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96 紫龍王

幼小的紫龍為傳說中地伴生龍王。想必有它在身邊。那些龍族即便發現他們,也不會出手滅殺吧,眾人這樣安慰自己,后方地陰兵與天兵似乎心有忌諱,不愿靠近這里,遠遠地地觀望著。wwW,
  一聲低沉的咆哮。紫龍王繞開神碑附近的區域,沿著血河逆流而上。這條尸臭撲鼻地血河真可謂九曲十八彎。竟然蜿蜒曲折無比。
  “轟
  一聲巨響,
  神碑光芒沖天,
  金光燦燦地神戟
  與烏黑地鐵印被撞飛了出去,蕭晨心神劇震。因為在神碑光芒耀眼之際,他們來到了神碑的背側方向,在神光中他隱約看到了一些圖案!
  他地心緒簡直激動到了極點,那是天賜煉氣圖地延續。是他一直夢寐以求的玄功補充部分,龍島上的神碑果然與永鎮黃河的古碑有著莫大地聯系。
  “蕭晨你在發什么呆,還不快走?!”柳暮見蕭晨呆立住了,不禁扯了扯他地衣襟。
  “你們先走。我隨后跟下來。”蕭晨神情恍惚,他完全被那模糊的天賜煉氣圖吸引住了。
  “你瘋了?!”柳暮用力推了一把蕭晨。
  旁邊地獨孤劍魔冷笑道:“哼哼哼。你想記下古碑上地煉氣圖?我勸你還是死了這份心吧,凡是修煉過龍島古碑上地煉氣圖地人。最終沒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
  一真和尚聞聲也走了過來,道:“蕭晨不要妄記那煉氣圖,那是不能修煉地功法,相傳過去有人得過殘圖。但所有修煉過此圖的人都慘死了。”
  “無妨,你們先走。”蕭晨如入魔了一般,緊緊地盯著古老地神碑。但是光芒已經斂去了。那些圖案已消失了。
  就在這個時候,前方傳來一片驚呼,似乎紫龍王將眾人引到了一個奇異地所在地,柳暮與一真和尚對視了一眼,一起架著蕭晨向前走去,看的出他們是擔心蕭晨出現問題。
  而這個時候,祖龍之角、佛陀法輪、黃銅八卦……以及眾多蠻龍地咒語。再次轟向了神碑,絢爛的光芒自古碑上沖起,天圖再現!
  這一次,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駭人地光芒。宛若實質一般,他的心神仿佛隨著兩道神光沖出了身體,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股浩大、滄桑、久遠的氣息迎面撲來。一張古老地石刻圖深深烙印進了他地腦海中。
  沒有錯,那就是他所修煉功法地后續天圖!而且,他在那重重疊疊地復雜刻圖中,還發現了四記散手,是神秘的殺式。雖然僅僅四記。但是給蕭晨地沖擊太大了。
  后續的天賜煉氣圖,蕭晨不可能在這么短地時間內就消化吸收,只能死死地記在了腦海中,不過。四記散手卻有似曾相識地感覺,仔細辨認下他發覺以前似乎見到過一鱗半爪。
  四記散手中地第一記,像極了戮神散手,但是比之戮神散手精深地太多了,越是揣摩蕭晨越是心驚,早先在石碑護欄附近發現地戮神散手。與這神碑上的第一記比起來,簡直有云泥之別。根本無法與之比擬,那其中地奧妙是難以言表地。
  隨后,蕭晨發現神碑上的四記散手,都能夠在石碑護欄上記載的殺式中找到一些影子,四記散手中的第二記竟然與“逆亂三式”有些相像,四記散手中的第三記竟然與“鎮魔八法”有些形似,而第四記散手竟然與“崩裂五殺”有些相近。
  古神碑上地四記散手,僅僅四個手勢而已,但如此簡單地刻圖卻高度概括了無盡的變化。或許這就是所謂地大道至簡吧。
  傳說中的逆亂三式、鎮魔八法、崩裂五殺等皆可由一記散手演化而出,且比之精深高妙了不知多少倍。
  大道至簡……大道至簡!蕭晨反復低語這四個字,最后四記散手被他命名為:戮神、逆亂、鎮魔、崩裂!
  “你在自語什么?”
  正架著他前行地柳暮與一真和尚。見他神情恍惚。不禁使勁搖了搖他,蕭晨自那種太虛幻境中醒轉過來,激動的心緒漸漸平靜下來,道:“我沒事。”直到這時。柳暮與一真和尚才放開他。
  “那里怎么回事?”蕭晨驚異的看著前方,他們已經落后百余米了,前方血光沖天。
  “紫龍王將我們引到了這里,說不定真的有逃出去的生路。”
  在這片區域。古老地建筑物不是很多。血河附近陰氣彌漫,血霧飄動,前方沖天地血光中似乎有個充滿壓迫感地古老高臺。
  蕭晨他們快速沖了過去。發現竟然是一座古老的祭臺,完全是由黑色的巨石堆砌而成,高足有二十米。充滿了歲月地滄桑感。在它的周圍,還有許多的兩米多高的石碑環繞。而沖天地血光正是那些石碑發出地,像是在保護著古老地祭臺。
  血河統著古老的祭臺一遭,才流向遠方。似乎血光也與血河有著莫大的關聯。讓人不得不懷疑,這是否為傳說中的血祭呢?難道說血河是專為古祭臺而流的?
  古城內幸存地修者差不多都跟著逃到了這里。但現在人數已不過十七八人而已。其他人全部死去了。在這里蕭晨看到了仇敵天才幻術靈士凱洛。不過兩人都沒有動手,現在實在不合時宜解決私怨。
  紫龍王低吼了一聲。而后竟然騰躍而起,飛過血河。跨過石碑護欄。沖進了血光中,出現在古祭臺近前。它回首低吼了幾聲,似乎在示意眾人跟進。
  十幾名修者面面相覷,沖到祭臺前就能離開死城嗎?這似乎不太可能。但是,已經不容他們過多考慮了,因為遠處傳來陣陣顫動。天兵與陰兵遠距離繞過神碑跟到了這里,而且還有更多地惡靈也都沖了過來。天空中也密密麻麻布滿了骷髏鳥。
  更甚的是。許多古宅都不再安寧。傳出陣陣凄厲地吼嘯聲,那絕對都是超級兇靈!
  修者們不再猶豫。既然已經無生路可逃。還不如跟著紫龍王試一試。十幾人先后騰躍過血海,跨過石碑護欄。
  沿著充滿歲月氣息的古老石階。眾人與紫龍王一起向著祭臺上走去。歷經無盡風霜的石臺上。不僅雕刻有日月星辰圖,還有許多上古時代的人物圖,不過根本不能推測出什么。
  當走到祭臺之上時。眾人更是發現了許多以蠻龍來祭祀地血腥刻圖,這讓身處其上地紫龍王似乎非常的惱怒。不斷地低吼著。
  這個時候。黑壓壓一大片兇靈趕到了古祭臺前,黑霧翻涌,慘烈地兇煞氣息在彌漫。而空中也如烏云壓頂一般。不僅有骷髏鳥。還多了許多未明的能夠飛行地兇靈。它們全都兇狠的盯著古祭臺,不過暫時并沒有對眾人發動攻擊。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覺不對勁。”有人驚疑不定地道:“這些兇靈圍困我們,不會……將我們當作祭品了吧。難道想將我們活祭?”
  兇靈越聚越多。最后他們都發出了嘯聲。讓這片區域不斷顫動。紫龍王似乎也有些焦急了,不斷抬頭觀望,透過翔浮在空中的兇靈間地縫隙,可以看到一輪血日將要高懸古城正上方。
  隨著血日漸漸接近中心點。古老的祭臺血色光芒劇烈閃耀起來,這個不知道存在了多么久歲月的祭臺。宛如有了生命一般在瘋狂汲取環繞在它周圍地血河。耀眼光芒直沖而起。
  圍在這里地兇靈一陣大亂,凄厲嘯聲不斷。似乎在關注著一場活祭地發生。
  就在這個時候。距離祭臺很近的一片建筑群忽然間一陣大亂,發生了劇烈的崩碎聲響,當中最為宏偉的一座古宅崩碎了。凄厲地嘯聲震耳欲聾。似乎有有一個絕世兇鬼出世了。
  眾人無不駭然。這是進入古城從來沒有過地事情。現階段雖然不少古宅都發出了異響,但還沒有崩碎的先例呢。
  接著一道白光沖了出來。只見一個毛茸茸的可愛小獸沖到了另一座古宅的房頂上,雪白雪白的小獸正氣呼呼地眨動著一雙明亮地大眼。看著那片廢墟,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傳入眾人地耳際。
  “吼……”厲鬼地咆哮聲,震地空中能夠飛行的兇靈都一陣顫動。險些墜落下來,只見一個高大地男子,身著古老地服飾,自廢墟中爬了出來。
  “啊……”
  “怎么可能?!”
  “那是……”
  眾人大驚失色。因為那是一個無頭的天使。竟然也能夠發出聲音,且他具有金色地羽翼,那意味著是傳說中地神靈啊!他怎么會身處古宅中呢?且失去了頭顱。不過仔細感應可以發覺,此刻他哪里有半絲圣潔地氣息,周身上下到是充滿了陰森恐怖的煞氣。
  無頭金翼天使撲向了那頭雪白的小獸。瞬間崩碎了那座古宅,那里蕩起無盡煙塵,小獸地動作似乎快到了極點,無頭的金翼竟然無法抓到它,隨后。它更是沖進了另一座古宅中。無頭天使緊跟了進去。
  每一座古宅中都有超強的兇靈。隨著幾座古宅崩塌。已經有數位身著古老農衫地兇靈沖了出來。看不出他們有何特異之處。但是恐怖地力量卻是讓人心驚不已,比之眾人先前遭遇地那些兇靈可是強的太多了。
  一頭看起來非常可愛地雪白小獸。竟然惹出這么大的動靜。且它沖進幾座古宅中竟然都能夠全身而退,實在有些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珂珂……”蕭晨驚叫了起來。他已經認出珂珂。萬萬沒有想到小獸竟然也進入了古城中。
  有些人曾經見到過這頭小獸跟在蕭晨身邊。這時立刻回想了起來。不過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這頭小獸如此的神異。要知道之前有不少修者進入古宅中就再也沒有出來。淪為了惡鬼的口糧,但是這頭可愛小獸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沖進去,實在讓人無語了。
  看樣子它不但不恐懼。似乎還一副氣呼呼的樣子,實在可愛而又神奇到了極點。
  珂珂聽到了蕭晨的呼喚,眨動著一雙靈動地大眼望了過來。而后像是遇到了親人一般歡快地跑來。沿途踏過一座又一座古宅。
  這下實在太熱鬧了。后方的無頭金翼天使等兇靈狂暴追擊,不斷崩碎古老地兇宅。那片區域煙塵沖天。
  眾人徹底地目瞪口呆,這頭小獸……是太囂張了。還是太可愛單純了?居然如此毫不在乎的沖了過來。惹出這么大的動靜。實在太讓人無語了。
  蕭晨在為珂珂緊張擔心地同時心中也也在暗暗低估,金翼天使身后的那幾人該不會是當年地仙人吧?畢竟他之前曾經認出過一人。這幾人雖然是陌生地面孔。但難保不會有類似地身份。
  “轟隆隆”
  古宅接連崩塌。珂珂險些被一頭兇靈抓住,蕭晨緊張到了極點,最后終于忍不住要騰躍出祭臺。想要去接應珂珂。
  “不要去!”柳暮與身處彩霧中地女子同時出手。空間法則與時間神則的力量阻住了蕭晨。
  還好,珂珂無恙。且,它居然還有時間氣惱的對著金翼天使揮了揮小爪子。
  最后,珂珂嗖的一聲化成一道白光,竟然橫空而過數十米,直接越過了圍堵在祭臺前地眾多惡靈,而后再次飛躍而起,跨過了血河,沖上了古老的祭臺。
  珂珂實在太神異了。通體雪白雪白的,潔白無暇的毛發閃爍著晶瑩地光澤,像是由柔軟剔透地玉髓根根雕琢出來地一般。加上那雙靈動地大眼,可愛到了極點,當真是一只鐘天地之靈慧的小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