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100 收獲龍王

蕭晨決定要去死城附近去觀探一番,一定要弄個明白,不然心中難安。
  柳暮與一真和尚短時間內不打算去探索死城,現在他們的首要人物是培養兩頭小龍王,直至兩頭伴生龍王有了足夠的自保實力,且不愿離開他們為止。他們現在需要尋找一處修煉的地方,現在龍島上太復雜了,唯有實力才是硬道理。
  歷經死城一劫,以及之前的一場殺戮,島上的修者死了數百人。如今,整座龍島之上僅剩下百余名修者,這些人幾乎都是獨行者,如果當日他們也參與了聯盟對決,被迫進入死城,恐怕現在龍島上的修者剩不下幾人了。
  蕭晨本想立刻去死城附近觀探一番的,但是發覺那片區域煞氣沖天,血光刺目,他改變了主意,現在那里太過兇險了,決定暫不冒險。
  走在山林間,幾人驚異的發覺,這些地域根本沒有降下過血雨,似乎僅僅骨海與死寂的深林中出現了那場罕見的血雨景象。幾人感嘆,那片區域果真是大兇之地,而他們卻在那個夜晚湊巧殺入了那里,真是在自尋死路。
  龍島之上景色秀麗之地多不勝數,很快蕭晨他們就尋到了一座靈山,這里佳木蔥蘢,藤蘿疊繞,可謂花香鳥語,靈氣氤氳,更有飛瀑流泉點綴其間。
  經過死城一劫,見到這樣美麗的靈地,眾人都感覺賞心悅目,身心放松。
  一片竹林間有一個澄凈的小湖,此刻蕭晨正在湖中暢游,洗去滿身血污,似乎心靈也得到了一次洗禮,心中一片空靈與寧靜。在不知覺不覺間,他竟然在湖中運轉起玄功,整片湖水都蕩漾了起來,蕭晨被蒙蒙霧氣所籠罩。
  隨后,湖水又平靜了下來,他仿佛融入了小湖中,周圍的魚兒都不再懼怕他,在他身邊游來游去。蕭晨感似乎真的融入了天地中,成了大自然的一部分,最后他沉入了湖底,陷入奇妙的武境中,整個人已經不需要呼吸,無盡靈氣自他的肌膚融入他的體內,濁氣被自然排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蕭晨才睜開雙眼,自湖底升起,浮出水面。金色的霞光,自東方灑落而來,讓他沐浴在絢爛的朝霞中。
  小湖邊正在散步的柳暮驚異無比,道:“難道你一晚上都在湖中?”
  “唔,應該是這樣,我也沒有想到,居然從昨天傍晚一直沉睡到現在。”蕭晨甩了甩濕漉漉的長發,向著岸上走去,他的體表閃爍著晶瑩的光澤,像是涂抹上了一層玉華一般。
  “你似乎發生了很奇特的變化。”
  “我也感覺好像發生了一些變化。”不過蕭晨卻無法清晰感知到,究竟發生了怎樣的變化,但就在這個時候他言道:“一真也過來了。”說完這些話時,他一時間愣住了,因為他還沒有看到一真,也沒有聽到聲音,但是卻完全感應到一真在接近。
  果然,一真從不遠處的竹林間走了過來,印證了他剛才的感覺。
  柳暮目瞪口呆,直到一真出現在他的視野中才發現的,修為到了他們這種境地,走路是無聲的。而蕭晨居然靠著靈覺,先一步感應到一真來了,雖然說距離不是太遠,但這種先知先覺的靈覺也實在太過神異了。
  “我們的好俘虜還真是勤快,居然在為我們準備早餐,有烤黃羊腿、有鹿脯……椰汁……”蕭晨一一道來,柳暮快速沖進竹林中,發現果然如蕭晨所說的那般,燕傾城在柳如煙的監督下,正在準備那些早餐。
  對于蕭晨突顯的這種靈覺,柳暮與一真和尚都吃驚不已。
  “不用眼睛,不用耳朵,你可以感知多遠的距離?”柳暮問道。
  “大概能有百余米吧。”
  “真是可怕,以后沒有人可以偷襲你。”一真和尚頗有感慨的道:“這似乎是修者達到識藏境界才會有的現象啊。”
  蛻凡、識藏、御空、涅槃、長生為修者的五大境界,一旦進入識藏境界后,修者就會有一些奇異的神通顯現,蕭晨這種無需看、無需聽,便能夠先知先覺的本領,已經算得上一種神通。
  蕭晨剛剛破入蛻凡境界七重天,離識藏境界還有段距離呢,但卻已經有神通涌現,這絕對是罕見的事情。
  “開飯了……”尤物柳如煙在竹林間招呼三人。
  享用著美女提供的豐盛早餐,感應著不遠處的花香鳥語,清泉山澗,一切是如此的愜意,幾日來緊張的情緒終于徹底的舒緩了。
  在這片花香鳥語,佳木蔥蘢的靈地,蕭晨以放松的心態的修煉,真元越來越凝練,功法的完善讓他感覺能夠比以前更快的吸收天地靈氣了。
  不得不說,柳如煙真是“盡職盡責”,居然真的想將燕傾城調教成一個傾城尤物,每天都勤加指導,讓燕傾城羞惱的暗咬銀牙。
  三具骷髏在修煉,柳暮與一真和尚也在修煉,所有人都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按照柳暮的說法,在龍島上修煉一年頂的上過去修煉三五年,因為在這里實力不濟就有身死的可能,逼迫的每個人都不得不想方設法做出突破。
  唯有珂珂最是悠閑,沒事就去挑釁兩頭小龍王,結果惹的這片區域鳥驚獸逃,龍嘯震天。
  “蕭晨你所施展的是真正的戮神散手?”
  一真正在與蕭晨切磋,見他施展出戮神散手,詢問之后驚訝無比,道:“傳說中的戮神散手達到一定境界后,可以干凈利落的屠掉神,是極端可怕的殺式,但是似乎沒有人能夠練到完滿境界。”
  一真見蕭晨以現在這種修為就已經能夠發揮出巨大的威力,真是有些心驚的感覺。蕭晨沒有藏私,將這一記散手教給了他,但是一真和尚以佛家心法催動,根本難以發揮出威力,似乎這專門是為神碑心法而創建的殺式。
  當聽到蕭晨介紹,還有逆亂、鎮魔、崩裂三記散手不弱于戮神時,一真和尚真是有些無言了。事實上,蕭晨目前僅重點修煉了戮神,因為一記散手可演化出無盡變化,這第一記散手的精髓他還沒有掌握呢。
  其實,一真和尚進入古城經歷一番生死磨練后,收獲也是巨大的,佛陀法輪中一部古經文永遠的烙印進了他的心中,同時佛陀法輪將他的修為生生從五重天提升到了七重天。
  在這座景色秀麗的靈山修煉了幾日,蕭晨他們明顯感覺到海島中心那片區域的煞氣似乎變弱了,而這一天已經是死城出現的第七日了。
  蕭晨匆匆離開了這里,前往骨海附近去觀探。而柳暮與一真因為青龍王與碧龍王的緣故,沒有前去,三具骷髏也沒有前往,繼續在這里修煉,只有珂珂歡喜的跟著蕭晨上路了。
  以他現在的修為來說,數十里路根本算不得什么,很快就進入了死寂森林,而后來到了骨海外圍。
  這里隱伏著幾十名修者,都在觀望著死城,密切的注視著那里的一切。蕭晨來的正是時候,天空中的血海正在慢慢隱退,而死城中的黃銅八卦、神戟、鐵印化成三道光束離開了死城,至于佛陀法輪則再次嵌入了古城門樓上。
  隨后,眾多蠻龍飛出了死城,它們的神通似乎在飛快的消弱,出離死城后竟然全部降落到了地上。最后是祖龍之角與祖龍之爪飛出古城,向著圣山方向沖去。
  所有人都驚異無比,蠻龍的神通似乎真的失去了,他們僅僅擁有了七天的神通,便又被打回了原形。無論是龍類中的王族獅王龍與暴龍,還是尋常的蛇象龍等都以蠻力奔向遠方,再無一頭龍能夠飛行。
  七日!
  神秘的七日!
  為何會發生了這些事情呢?!
  骨海中的死城也漸漸虛淡化了,最后竟然自茫茫白骨地中徹底的消失了,唯有一座高達百余米的古老神碑矗立在那里。一切都不見了,像是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般。
  不過,無論是死寂森林,還是茫茫骨海中,都有血雨的痕跡,這是唯一留下的證據。
  直至蠻龍全部遠去,林內一片寂靜,過了很久才有修者向著骨海中走去,想要看個究竟。數十名修者當中大多數人都沒有進入過死城,血雨降臨時他們沒有身處這片恐怖的兇地中。其中包擴咒師施羅德與靈士藍雨,這兩人與蕭晨有過一面之緣,其他人蕭晨幾乎都不認識。
  蕭晨也走進了骨海中,在這里他發現了獨孤劍魔,以及身處彩霧中的神秘女子,曾今進入過古城的幸存者差不多都來了,他們最為關心這一切。
  忽然間,蕭晨感覺有人在窺視他,這是不看不聞,卻先知先覺的感應,是他最新擁有的神通。在背后五十米遠,有一個面色蒼白的青年男子,正在打量著他。
  雖然隔著一段距離,但是蕭晨卻感覺這個人非常的危險,他有一種感覺即便是獨孤劍魔都不可能是那個人的對手。
  雖然沒有回頭觀望后,但是靈覺已經清晰的捕捉到了那個人的形貌,這是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中等身材,算不上英俊,臉色異常蒼白,仿佛沒有血液在流動一般。
  不知道為何,蕭晨心中涌起一股怪異的感覺,似乎曾經在哪里見到過對方,但一時間卻想不起來。
  臉色異常蒼白的青年,顯然不只僅僅窺視蕭晨,還在窺視獨孤劍魔、藍雨、施羅德等高手,這一切都被蕭晨清晰的捕捉到了。
  他想干什么?蕭晨不動聲色,依然以先知先覺神通關注著他。驀然間,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神光,他感覺心中泛起絲絲寒意。他“看”到了青年的左手腕有一塊紅胎記,與他腦海中的某段記憶驚人的吻合了起來。
  他曾經在雪山中挖出三口冰棺,里面各有一副蛻下來的人皮,三張人皮的左手腕都有這樣一個紅胎記,完全的一模一樣。到了現在,蕭晨終于知道為何感覺這個青年眼熟了,如果讓青年那蒼白的臉頰褶皺起來,再將他的頭發變成稀稀疏疏的白發,那簡直和那三張人皮的容貌一模一樣了。
  冰棺中的老鬼!
  蕭晨暗暗倒吸了一口涼氣,怎么會這樣?原來的猜想竟然成真了,居然真的有這樣一個邪異的老鬼存在!如此說來,這個老鬼豈不是一直生活在這座龍島之上,最起碼也經歷過數百年的歲月了。
  但是他為何窺視我呢?蕭晨有了這樣的疑問,被這樣一個邪異的老鬼盯上,任誰也會感覺很危險,天知道這個老鬼在打什么主意。
  到了現在,再看老鬼那年輕、但卻蒼白的容貌,真猶如一具活尸一般,說不出的陰森嚇人。最終,老鬼遠去了,而后自這片骨海消失。
  這是一個大患,要想辦法防備,甚至除掉他。就在蕭晨心緒不寧時,他又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蠻族青年強者凱奧似乎在他身后不遠處東張西望呢。但是,蕭晨緊接著大吃一驚,雖然氣息非常像凱奧,但是人卻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