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106 尋找力量

果然,蕭晨的擔心成真了。一聲震天的龍嘯劃過長空,一頭金光閃閃、煞氣沖天的獅王龍快速出現在那片區域,林木大片的倒伏,驚恐的慘叫聲傳來,其中有幾名修者幾乎在瞬間就被如山般的獅王龍撕裂了。
  龐大的龍軀如同黃銅澆鑄而成的一般,一個沖擊頓時夷平了一大片山林,山地在劇烈顫動,逃出去不遠的另幾名修者最終也沒有能夠躲過殺身之禍,直接被踩成了肉泥。
  蕭晨一陣沉默,修者們為了離開龍島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最后能夠尋到九頭龍王,恐怕也將死去多半人。
  惡鬼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神木斷面上,蕭晨沒有理會他,直接從另一個方向離開了,而后靜靜等待夜晚的降臨。
  當月光灑落而下時,圣山附近格外安寧,咆哮的蠻龍、兇獸都已經離去了。穿過叢林,來到氣勢迫人的圣山腳下,蕭晨再次感覺到了那絲熟悉的恐怖氣息。
  沒錯,雖然若隱若無,但是與那死城中氣息很相近,想再次進入死城這里無意是一處入口。但是誰會自尋死路呢?
  “你想讓將我誘入險地嗎?”魔鬼立身在不遠處的林間,靜靜的看著蕭晨,他活了無盡歲月,不可能上當受騙。
  蕭晨原本也沒有寄希望于將魔鬼再次封入死城去,來到這里不過是想看看圣山上是否有什么可怕的封印力量能夠毀滅惡鬼。只是,在山腳下他止住了腳步,圣山透發的那股異樣的氣息似乎比上次更加的濃烈了。
  黑紅色的山體像是被血侵染過一般,那一座座近乎崩塌的殘破宮殿,鐫刻滿了歲月的滄桑,給人以無限久遠地氣息,同時讓人心悸。
  珂珂對著蕭晨搖了搖頭。充滿靈性地小獸直覺非常敏銳。光亮如白玉的身子霞光點點,它示意蕭晨不要再上前了。
  希望落空了,蕭晨知道如果這次再貿然前進的話,可能會喪命在這里。他選擇了后退,沿原路返回,在路經通天神木附近時,幼龍的嘶吼聲引起了蕭晨的注意。
  如水的月光下,整片山林像是披上了一層薄紗。可以清晰的看到神木斷根附近有幼龍在爭斗,且竟然有三頭!嘶吼聲正是它們發出的。
  這頓時讓讓蕭晨格外關注,這里可是龍族地圣山附近啊,說不定當中有一頭是伴生龍王呢。他潛行匿蹤,慢慢接近了那里,結果讓他驚訝,三頭幼龍中竟然有兩頭是幼小的龍王。它們正在爭斗。第三頭小龍雖然不是龍王,但卻異常兇悍,竟然加入了龍王的戰團,它們在激烈的混戰。
  一頭幼小的龍王渾身上下紅光閃閃,像是熾烈的火焰一般在劇烈跳動,祖龍的頭是如此引入注目,光從龍體來看不好推測其是何種龍地后代。
  而另一頭幼小地龍王渾身上下金光閃閃,像是黃金澆鑄而成的一般,祖龍之頭也是格外醒目。身體像是個小獅子一般,當然不可能有皮毛,完全是金黃色的龍鱗。
  蕭晨對于紅色的小龍王不好推測其出身,但是對于金色的小龍王他條件反射般瞬間就想到了獅王龍,而且多半就是被他曾經光顧過的那個山谷中的另一枚龍蛋中出生的。
  兩頭小龍王都接近一米長。但是其威勢足以讓七重天的高手心驚。它們不受封印地限制,神性多余獸性。可謂通靈,能夠釋放出一些龍族特有的攻擊型法術。
  果然不虧是龍族的圣地,蕭晨如此感嘆。所有強勢龍族都集中在這里,因此也讓這里的小龍王的出生概率明顯高于其他處。竟然一下子出現兩頭幼小地龍王,如果再加上柳暮與一真和尚地青龍王、碧龍王,那等若這片龍族圣地最少出現了四頭伴生龍王。
  傳說中的小祖龍會否也在這片區域出現呢?蕭晨對此還是心生期望地,但是他也知道想看到小祖龍恐怕比看到九頭伴生龍王一起出現還困難。
  “嗷吼……”爭斗的小龍在嘶吼,戰況很激烈,讓蕭晨頗為驚異的是,那頭戰力明顯不行,不是伴生龍王的普通小龍居然非常的頑強,它已經受到了近乎致命的創傷,但還是一次次的沖過去,加入兩頭小龍王間的戰斗。
  很奇怪的小龍,居然如此的頑強與執拗,悍不畏死的向上沖。它看起來非常的普通,黑褐色的龍體傷痕累累,軀體像虎豹,頭顱倒也有些祖龍的影子,但是卻連一只獨角都沒有,力量與速度遠無法和那兩頭小龍王相比,更不會施展簡單的龍族咒語。身上的龍鱗掉了很多,血肉模糊,且身體沒有半點光亮透發而出,比起一般的龍族還有不如。
  只是,這頭小龍實在太過頑強與固執了,一次次倒在血泊中又一次次沖上前去。直至兩頭小龍王被激怒了,似乎惱恨這個實力弱小的第三者不斷干擾它們真正的戰斗,同時向黑褐色的小龍發出了致命的攻擊。
  一聲哀鳴,毫不起眼的小龍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蕭晨感慨無限,龍王的崛起果真是一個殘酷的過程,不少同類都要在它們蛻變與前進的步伐中倒下。而傳說中的祖龍所要經歷的恐怕就要更加慘烈了,畢竟它要面對的是最少九頭伴生龍王的挑戰啊!
  幼龍的戰斗與嘶吼聲很顯然早已被附近的蠻龍聽到了,但是它們卻不加干涉,任這種殘酷的爭斗繼續,這似乎是龍族的生存法則。
  最后,兩頭幼小的龍王痕累累的分開、離去了。山林中一片寂靜,唯有那頭衰弱的小龍在痛苦的低鳴,它還沒有死去,就在神木的斷根附近,龍血已經染紅了地面。
  蕭晨走了過去,發覺這頭小龍似乎已經處在彌留狀態,它的傷勢太嚴重了,胸腹間幾道恐怖的傷口翻卷著。都已經露出了里面五顏六色地內臟。明顯是活不成了。
  “咿呀……”珂珂使勁地扯著蕭晨的衣角,一雙靈動的大眼中充滿了憐憫之色。
  “你是想讓我救它?”
  珂珂用力點了點頭。
  “我也想救它呀,只是它的傷勢太嚴重了,根本不可能救活。”蕭晨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知道小龍的狀態引起了珂珂同病相憐的情緒。這里是珂珂的老家,它是個小棄兒,而小龍此時地狀態也很類似,已經等若被判了死刑。沒有人關顧,等若被這個世界拋棄了。
  “咿呀……”珂珂還是用力搖動蕭晨的小腿,而后它將自己頭上的寶樹帽子摘了下來,小心的將小圣樹的放在了小龍的嘴邊,將上面的墨玉葉塞入小龍口中。
  “吧唧吧唧……”重傷垂死地小龍吮吸了起來,它地神智早已模糊,這似乎完全是一種本能。
  一道道光華自小圣樹透發而出。流淌進了小龍的身體中。原本不清醒的小龍睜開了雙眼,先是迷惑的看了看珂珂與蕭晨,而后無比警惕的挪了挪重傷的龍體,但并沒有成功,劇痛讓他哀鳴了幾聲。
  珂珂再次將小圣樹向著它嘴邊遞去,但是小龍卻倔強的扭過了頭。
  “咿呀……”珂珂氣呼呼的用小爪子指著它的傷口。沒想到垂死地小龍居然搖了搖頭,回絕了它的好意,且傲然的立起了龍頭,只是可惜最后又無力的歪倒在了地上。
  很有意思的一頭小龍。即便將死之際,也是如此地孤傲。
  珂珂很無語,好心相助,對方卻這樣,小獸懊惱地收起了寶樹。而蕭晨則有些感慨。他打開了貼身的包裹。從中取出了光華閃爍地雪蓮之心,這是珂珂的美味。不過小獸的肚皮被生命甘露撐得圓滾滾,現在沒辦法享用,一直讓他保存著。
  “給它一點雪蓮之心試試吧。”
  珂珂眨了眨大眼,而后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蕭晨強行掰開倔強的小龍的嘴巴,將一小塊雪蓮之心塞了進去,這乃是罕有的天生靈粹之物,確實有著難以想象的功效,但是黑褐色的小龍卻將之吐了出來,根本不想接受救助。
  蕭晨為之無語,將掉在草間的那塊雪蓮之心碾碎,涂抹在了它的傷口上。只是,小龍猛力一個翻滾,磨掉了那些雪蓮之心,傷口更是噴濺出不少鮮血,倔強的讓人無言。
  最后,蕭晨強行將一塊雪蓮之心塞入它的口中,以元氣引導入它的體內,他站起身來對著珂珂道:“走吧,我們已經盡力了。”
  雖然已經走出了很遠,但還是能夠聽到那頭孤傲的小龍在痛苦的低鳴,很顯然以它那種傷害程度來說活不過今晚了。
  清晨,蕭晨從靜修中醒來,柔和的朝霞灑落在林間,點點金光似碎金在顫動。珂珂也迷糊的揉了揉大眼,從花草間懶洋洋的爬了起來。
  在龍族圣山無法尋到力量對抗魔鬼,蕭晨決定向下一個目的地前進,那就是海島外圍的樹人谷。他不會忘記那一晚看到的景象,一個血肉之軀的綠發青年從一個二十米高的老樹人體內蛻變而出。當時透發出的強大力量波動預示著其必然是一個超強存在,蕭晨甚至一度認為那名樹人能夠與兇龍抗衡。也許,他可以對抗魔鬼!
  龍島真的很大,加之樹木狼林,各種兇獸橫行出沒,需要小心的躲避,想要平安的走到海島邊緣地帶,最起碼需要幾天的時間。
  三天后蕭晨已經來到海島外圍地帶,在路經一座景色秀麗、靈氣氤氳的山谷時他發現了一種異象。金光像是水波一般自山谷內一座茅屋中流動而出,仿佛那里有一口金色的泉眼一般,陣陣祥和的氣息讓谷內的鳥獸都安靜了下來。這實在很神奇,很難讓人想象茅屋中到底發生了什么。
  滿谷都是青翠欲滴的蘭花樹,在蔥郁中粉紅、深紅、玫瑰紅、紫、淡紫、潔白色、橘黃等各色花朵,掛滿了株株花樹,鮮嫩欲滴的綠葉,將五六顏色的茶花映襯的分外嬌艷,朵朵花蕾都飽含著讓人迷醉的花香。
  在加上那不斷涌動而來金色光霧,讓整片花谷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這里仿佛如仙境一般,安謐而又祥和。
  蕭晨在不遠處靜靜的觀望,珂珂幾次想跑過去,但都被他攔住了。正在這個時候,臉色蒼白的魔鬼無聲無息的出現了,雖然沒有涌動出黑色冥霧,但隱約間也有陣陣陰森的氣息。他注視著茅屋道:“這是神的氣息。”
  這句話讓蕭晨震驚無比,神的氣息,怎么可能呢?難道龍島之上還有神不成?這里不是壓制神的力量嗎?決不可能有這個級數的存在啊!
  “確實是神的氣息啊!”魔鬼雙目瞇縫了起來,透發出兩道寒光。
  蕭晨心中大動,這樣說來是不是可以終結魔鬼的生命了呢?如果是一個神的話足以毀滅這個被壓制力量不能成功突破至神境的魔鬼。
  金色光華漸漸淡去了,茅屋中的祥和氣息也趨于平和,漸漸在流散。
  “唔,我明白了,這是神性的覺醒。”魔鬼繃緊的身體放松了下來,雙眼中的寒光也消失了。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