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107 與眾不同的小龍

“究竟是怎么回事?”蕭晨問道,盡管不愿意與魔鬼打交道,但有些事不能不問他。
  “神的血液在凡體中燃燒了起來,這是神性的覺醒,也就是世俗人口中的神之傳承,神的后裔在接受祖先的部分力量。”
  這則消息讓蕭晨有些驚訝,不過卻沒有方才那么吃驚,他開口問道:“他很強大嗎?”
  魔鬼波瀾不驚,非常平靜的道:“他的祖先再厲害,傳承到他這一代,也不可能再現出完整的神源力了,三十歲前能夠達到半神之境就不錯了。但此后想要再有所突破,就需要打破自己血液的中神力的禁錮了,不然一生的成就將就此止步了。”
  蕭晨立刻恍然大悟,這不就是一真和尚與柳暮對他所說的半神嗎?有些人是天生的半神,他們是神的后裔,隨著年齡的增長,會激發出祖先傳承給他們的力量。
  不過這樣的家族非常稀少,且并不是每代人都能夠擁有這樣的力量,因為隨著歲月的流逝,一代代的傳承下來,隱伏在這一家族體內的神之血液必將越來越稀薄,常常十幾代中偶爾有一個人因外因刺激而覺醒就不錯了。
  茅屋中的人會是誰呢,他現在達到了何等的境界呢,會不是一個熟人呢?蕭晨很想上前去觀探。
  “不過是神之源力復蘇而已,想成為真正的半神起碼也要三十歲以后。現在他地力量沒有增加多少,我想殺死他的話像碾死一條臭蟲一樣簡單。或者,你也可以。”魔鬼說話時云淡風輕。絲毫不將有望成為半神的人看在眼里,這就是絕對強勢者擁有地資格。
  蕭晨大步向前走去,想要看個究竟,而這個時候金光徹底的收斂了,一條影跡沖破茅屋向著高天飛去。
  “蘭德!”蕭晨實在太驚訝了,竟然是金發美男子蘭德,與他可謂有著不淺的怨隙。
  “蕭晨!”蘭德立懸浮在高空中,俯視著下方。他也滿是驚異之色,沒有想到會在這里與蕭晨相遇。沒有多余的話語,一片金光像是水波一般傾瀉而下。
  “戮神!”蕭晨一聲輕喝,雙手間沖起一道道霞光,一道道刀劍之影沖天而起,崩碎了那些金色的光波,而后竟然逆襲向蘭德而去。
  蘭德急忙沖天而起。而后向著遠方遁去。“有機會再與你較量。”蘭德的話語遠遠的傳來。并沒有怨憤與惱怒,他的心境似乎平和了許多,仿佛已經忘記了當初慘敗地事情。
  “隨時等你。”蕭晨回應,居然有這樣一名可能會成為半神的敵手,實在出乎他的意料。不過,細想想也許并不意外,燕傾城何許人也,如果蘭德沒有潛力的話,她怎么會與之交好呢?定然是看重了他將來有成為半神的可能。
  只是……半神又如何呢。蕭晨堅信只要自己努力,即便對方傳承了神之血脈又如何?他所修煉的幾記散手中有一式名字就叫戮神,難道還怕一個半神嗎?只要修煉到最高境界沒什么可怕的。
  一天后蕭晨終于來到了樹人谷,只是他失望地發現那名綠發男子已經離開了這里,幾名樹人也早已不見蹤影。當然也不可能尋到早先逃回龍島外圍地趙琳
  “你是在尋找那名老樹人嗎。想讓他來對付我?”魔鬼真是名副其實的神出鬼沒,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樹人谷中。道:“他確實不弱,但即便他蛻變成了人身,終究也還不是我的對手。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如果被他發現小圣樹,他肯定也會爭搶,因為他是一名樹人,比我更需要啊。說不定會直接撕破臉皮,毫無顧忌的出手呢。”
  蕭晨沒有回應,在龍島邊緣地帶漫無目的走著,其實他在仔細搜尋那些樹人的下落。
  “你不會真想引他出手吧,想讓我們兩個爭奪?”魔鬼笑了起來,道:“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會很高興地看著他出手滅殺你搶走圣樹的,這樣一切就都與我無關了。我會另尋他搶奪,這樣也算是為你報仇了,當然我會救下這頭小獸的。”
  珂珂正在熟睡,不然小獸一定會沖過去。
  在龍島外圍尋覓了幾天,沒有絲毫收獲。隨后,蕭晨幾次來到一片陰暗的沼澤地,幾次又都退走了。那是輪回王等三具骷髏早先棲居的死亡沼澤。
  對于那個十幾米高,有著一對巨大地腐爛羽翼地不死之王,蕭晨心中印象實在太深了。盡管當日并沒有真正看清,但是其造成的魔云蔽月地可怕景象足以說明其實力的強大,是被蕭晨劃為與兇龍一級的可怕存在。
  能夠借用他的力量嗎?蕭晨實在沒有任何把握,弄不好就會惹出一個殺人惡魔,可能會如同魔鬼一樣可怕!
  夜晚繁星點點,蕭晨終于再次來到了死亡沼澤地,沒有時間耽擱下去了。魔鬼明顯的不耐煩了,再沒有辦法將之除掉的話,恐怕他的生命就危險了。
  這幾天珂珂這個小迷糊每天都是乖寶寶的樣子,大半時間都在香甜的酣睡,蕭晨知道小獸可能真的在認真修煉呢,奇怪的夢中修煉法門。
  尸瘴在飄動,像是一條條黑帶在舞動一般,陰森的沼澤地中非常的寂靜,沒有鳥獸敢緊接這里。
  魔鬼似笑非笑的看著蕭晨,不緊不慢的跟在他的后面,這兩日來他幾乎寸步不離蕭晨了,不再像以前那般暗中跟隨。
  略作猶豫,蕭晨閉住呼吸,大步邁入了沼澤地中。一層光霧浮現而出,護住了他與熟睡中的珂珂。踩著泥濘地陰暗之地前進,途徑一片片枯骨地。偶爾能夠看到幾道慘白的月光灑落進黑暗中。
  終于進入了沼澤地的中心地帶,蕭晨看著前方那片白骨堆,心中一陣發毛,那種直透人心間地煞氣是如此的邪異,像是黑色的火焰一般在在白骨堆中跳動。他知道那個十幾米高的不死之王就在骨堆下的泥沼中。
  回頭看了看魔鬼,蕭晨萌生了退意,因為這個惡鬼顯然知道有這樣一個地方,而此刻卻絲毫沒有懼意。這似乎已經足夠說明問題了。
  “嘿嘿……”魔鬼雖然在努力使自己的笑聲柔和,但是在如此夜深人靜的死亡沼澤地中還是非常陰森的。“我看你還是退后吧,不然不死之王出來之后,浩蕩出地死亡尸氣可能會傷害到你。好久沒和這個老朋友打招呼了,今天就和他敘敘舊吧。”
  蕭晨徹底無語了,兩個鬼物竟然是朋友。他無言的后退著,心中真是有些感慨。在這龍島之上想找到一個克制魔鬼的人。恐怕希望徹底的落空了。
  “老朋友我來看你了。”魔鬼輕輕一揮手,那一大堆白骨全部漂浮而起,移向了另一片地域。黑色的冥霧猛烈的自地下沖擊而起,像是熊熊燃燒的黑色焰火一般劇烈翻涌。
  一聲讓人頭皮發麻地鬼嘯自地下傳出,接著魔云遮月,無盡地黑霧剎那間沖上了高天,將那自參天古木枝葉間穿下的月光徹底的遮擋住了。
  一個龐然大物自泥沼中出現,十幾高的軀體透發著慘烈的煞氣,雖然隔著有些遠。且有黑霧涌動,但是蕭晨還是能夠看到不死之王腐爛的尸身,以及那對巨大的腐爛羽翼。陰氣浩蕩,可怕的暗黑力量在死亡沼澤中沖擊著,而那凄厲的嘯聲更是讓人脊背都在冒涼氣。
  看不清他地頭臉。難以猜測出他的喜怒。但還是可以真切的感受到他的威壓以及他的力量,這個不死之王或許真地能夠戰敗魔鬼。只是……他們會戰斗嗎?
  他生前難道是一個天使嗎?蕭晨這樣猜想到,不然怎么可能會有一對羽翼呢,但是體形未免太過巨大了吧。也許當年龍島被封印之前,曾經在島上發生過激烈地戰斗吧,不死之王非常有可能是在那個時期殞落的。
  兩道冰冷地光芒像是利劍般逼向蕭晨這里,不死之王似乎想要對他不利。
  “老兄弟放松,不要和一個小輩一般見識,是我想見你。”魔鬼靜靜的立身在不死之王身前。
  冰冷的目光轉移了方向,不死之王與魔鬼向著更遠處走去,他們似乎真的是舊識,打消了蕭晨心中最后一絲期待。
  不過,才僅僅過去片刻鐘,遠處的沼澤中忽然響起了劇烈的崩碎聲響,那是林木的粉碎的聲音,無盡的陰霧在浩蕩,劇烈的能量波動在翻涌。
  不死之王與魔鬼打起來了!
  蕭晨在第一時間選擇遠遁,速度快到了極點,當真如風似電一般,幾乎在片刻間就徹底的逃離出了死亡沼澤。
  那對死兄死弟居然開戰了,沒有比這更好的消息了。蕭晨登臨上一處高地,飛上一棵數十米高的巨樹之冠,眺望著死亡沼澤地域。
  無盡的陰霧在翻涌,居然徹底將那片交戰之地淹沒了,根本看不清點滴戰況,只是劇烈的能量波動能夠讓人感覺到大戰有多么的激烈。
  隨著濃重的死亡冥霧不斷的向西翻涌,原先的戰場裸露了出來,方圓百余米的地域仿佛被流星撞過一般,地面竟然下沉了不知道多少米,已經成為了一片巨大的地窟,黑咕隆咚不知道深有多少米。
  可想而知不死之王與魔鬼的戰力有多么的強橫,崩碎地面上所有有形之物不算,還讓那片地域沉陷。
  遠處有人影在晃動,海島外圍還有修者,這激烈的大戰驚動了他們,不過那些人感受到濃重的死亡氣息后就飛快的退走了,看得出他們很小心。
  激烈的大戰持續了一刻鐘才停止,蕭晨期待魔鬼戰死的結果出現。
  只是,他又一次猜錯了,當所有冥霧消散之際,現場出現一個方圓三百余米的巨大深坑,而不死之王與魔鬼竟然坐在坑邊上交談著什么。
  雖然看不真切,但還是能夠感受到那種氣氛,他們并不是死敵,偶爾間還能夠聽到陰森森的笑聲,兩個兇靈相談甚歡。
  這是怎么回事?
  蕭晨百思不得其解,兩個兇靈方才還生死相向呢,轉眼間居然又融洽相談了,轉變的未免太快了。
  “哈哈……我解脫之日一定不會忘記老兄弟的,我們是最親密的朋友。”遠處傳來魔鬼的大笑聲。
  隨后魔云翻涌,不死之王回歸了隱居的沼澤地下深處。陰風拂動,青葉飄零,魔鬼出現在巨大的樹冠之巔,與蕭晨相距不遠,坐在一個枝椏上,道:“你考慮清楚了嗎,我真的已經沒有耐心了。如果你能夠讓小獸心甘情愿的將圣樹借我用上一年,他日定有厚報。”
  蕭晨保持沉默,將圣樹送給魔鬼還能要的回來嗎,似乎珂珂的成長離不開圣樹呀,為了活命真的需要妥協嗎?
  “龍島之上除卻龍族與那些洪荒兇獸,沒有人能夠威脅到我,但龍族絕不會對我出手。你也看到了,不死之王與我很有交情。每次我蛻變新生后,都會來與他切磋一番,他是我最強大的盟友。”
  “他是誰?有著怎樣的來歷?”
  聽聞此話,魔鬼抬頭仰望著空中的那輪明月,幽幽嘆息了一聲道:“我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我又怎知道他是誰呢?我只知道自己是從死城中逃出來的,而他是一具腐爛了無盡歲月的尸體……”說到這里,魔鬼竟然浮現出一縷憂傷的神色,仿佛真的不是惡鬼,只是一個憂郁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