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113 妥協

小可憐這幅樣子讓蕭晨心中感覺很不好受。
  雪白小獸嗚嗚的一陣低鳴,而后仰頭望天,大眼中充滿了水霧,似乎在呼喚它的父母呢。
  “珂珂不要難過,總有一日你會再次見到你的父母的,而我會想辦法幫你將小圣樹奪回來的。”
  當蕭晨與珂珂離開這里時,在龍族圣山外圍地帶,終于碰到了幾名傳說中的老輩修者,雖然依然沒有尋到祖龍的蹤跡,但是出沒在這片地域的那頭獅王龍的后代這一次被他們聯手收服了。
  金色的小龍王非常威猛,渾身光燦燦,像是黃金澆鑄而成的一般,以形體而論,在小小龍王中應該算是較為出色的了。
  蕭晨并沒有出面,遠遠的看著他們離去。而讓他無比驚異的是,就在不遠處一頭龐大的獅王龍,將黃銅般的軀體藏于林木間,正在靜靜的看著小龍王被帶走,它并沒有阻攔。不過眼中充滿了不舍之色,是那種母親目送孩兒遠離的表情,非常的人性化,充滿了傷感之色。
  這讓蕭晨非常的震驚,獅王龍在主動送小龍王離開啊,誰說它們獸性多余神性的?這分明是非常清醒的樣子啊!也許,經歷過死城之劫后,它們渾渾噩噩的頭腦已經清醒了。
  顯然,龍族知道想要解開龍島封印唯有讓小龍王們順利離開這里方可,它們不得已想要借助人類的力量。
  先前也曾經看到過蠻龍阻止修者圍捕小龍王,殘忍的滅殺過不少修者的事情,也許那時它們憤怒與不甘,不想自己的后代,尤其是傳說中的龍王被人驅使與奴役。
  但是現在看來它們似乎妥協了,它們似乎已經意識到小龍王早晚要離開這里,進入那以人類為主導的長生大陸。或許,目前有個人類作為依靠更為穩妥,為了讓小龍王將來平安的生存下去,這些為父為母的蠻龍妥協了。
  又一頭伴生龍王被收服了,目前龍島之上已經有十頭龍王追隨在修者身邊了,只是傳說中的祖龍依然沒有蹤影。
  遠處傳來陣陣幼龍的吼嘯之音,蕭晨帶著珂珂依聲尋去,只見金色的小龍王正在與一頭黑褐色的小龍激戰,這根本不是一個級數的戰斗,黑褐色的小龍已經傷痕累累了,遭遇了幾處致命的攻擊。
  幾名老輩修者靜靜的觀看著小龍王的戰斗,而后其中一名須發花白的老人道:“還是上路吧,這種戰斗再多也無疑,小龍王需要更加強大地對手。”
  他揮動右手,一道靈力破空而去,瞬間將那黑褐色的小龍擊飛了,而后幾人帶著金色的小龍王遠去。
  又是它!
  又是那個戰意高昂,不屈不服,總是四處挑戰的孤傲小龍。
  蕭晨疑惑了,這頭小龍雖然看起來普通,但是似乎真的有些不凡啊,為何它每次遭受致命傷害后都能活下來呢?而且一次又一次的挑戰龍王,根本無懼同族王者的威壓。其性格是真正的龍族王者的特質啊,只是它的先天條件太差了些。
  蕭晨剛要有所行動,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他感覺到了一股慘烈的煞氣,那是屠的萬千生靈而凝聚成的特有的氣息。一頭龐大青色暴龍從對面的山林中閃現出了身影,一步步向著重傷垂死的小龍走去。
  蕭晨阻止了想要沖過去的珂珂,在暗中靜靜的觀察著。很顯然那頭暴龍一直隱伏在附近,先前一直未動,又一次證明龍族似乎已經妥協了。它并沒有阻止那些老輩高手帶走幼小的金色龍王,它或許如獅王龍一般希望小龍王依靠那些人能夠在長生大陸上平安長大。
  暴龍乃是最為強勢的龍種之一,周身上下神光閃閃,它一步步來到了衰弱的小龍身前。蕭晨不知道它想干什么,屏住呼吸,靜靜的觀看著。
  “吼……”低低的龍吼聲發出,暴龍垂下了巨大的頭顱,而后竟然伸出龍舌開始舔那頭滿身傷痕的小龍。
  暴龍并沒有任何惡意,反倒是有些溺愛,難道小龍是他的后代?蕭晨心中充滿了疑惑。
  不得不讓人驚嘆,讓神都要戰栗的強勢龍種暴龍的唾液真乃是療傷圣品,經過它的舔舐,小龍那些翻卷的傷口全都愈合了,且有晶瑩的光華在傷口附近流轉。
  處于昏迷中的黑褐色小龍無意識的低鳴了幾聲,似乎感覺到了身體狀況在變好。暴龍一步步后退,而后邁開巨步,踩在地上發出陣陣“隆隆”之響,離開了這片區域。
  蕭晨面對這種情況心中滿是不解,按照小龍的形態來說不可能是暴龍的后代,難道說龍族間非常和睦,成年龍對于其他族的幼龍也會盡心關照?
  當蕭晨走到這頭倔強的小龍近前時,它已經清醒了過來,這一次它并未再排斥蕭晨。非常平靜的看著蕭晨,不過依然有些孤傲。
  珂珂似乎被小龍的狀態吸引住了,暫時擺脫了這么多日以來的失落情緒,有些好笑的敲了敲小龍的頭,像是在挑熟瓜一般。這讓衰弱的小龍非常不滿,憤怒的瞪著雪白小獸。但是珂珂卻絲毫沒有覺悟,依然在它頭上摸索著。
  “不要找了,它本來就沒有角。”
  “咿呀……”珂珂回應蕭晨,指著一點微不可見的光點。
  蕭晨細看之下大吃一驚,一個米粒大小的龍角尖已經鉆了出來,不過太過微小了,且周圍也并沒有鼓起,很難讓人想象它即將長角。
  “真的要長角了,真是有些奇怪。”蕭晨自語著。
  這應該不是雙生角的一只,只是獨角,因為它生在小龍的頭頂中央。
  蕭晨給這頭倔強的小龍留下一小塊雪蓮之心,原本沒想到它會接受,不過因為他感覺那頭暴龍似乎又回來了,他必須表明態度并不想傷害小龍。出乎意料,這一次小龍并沒有拒絕,費力挪動了一下身體,將草叢間的晶瑩雪蓮心吞食了。
  很明顯這頭孤傲的小龍真是不怎么排斥他了,蕭晨征得珂珂同意,掰開稍大的一塊雪蓮之心留給了它,而后再次起身上路了。
  直至走出去很遠,他才回頭觀望,發現那片地域有金色的光芒在閃爍,居然是那頭獅王龍!
  …………半個月過去了,小祖龍依然沒有顯現出蹤跡,傳說中至強的存在為何沒有在龍島出現呢?老輩高手非常沮喪。
  實際進入龍島的老輩人物近百人左右,最終只剩下了二十幾人。而進入龍島的青年一代的修者有千人多,但目前只剩下了八十余人,可謂傷亡慘重。
  進入龍島的青年都可謂同輩中的高手,幾乎所有人都已經步入蛻凡境界。雖然看起來,龍島之上蛻凡境界的青年隨處可見,根本算不得什么,似乎蛻凡二字不過如此。但是要知道這些人都是精挑細選而來的,不然怎么可能有這么多的蛻凡境界的青年集中在一起呢。
  嚴格說來,進入龍島的上青年并不是長生大陸上的最頂尖青年強者,但絕對都是各大勢力與門派后輩高手中的前十名。
  各大勢力的第一青年高手肯定是不會派出的,那是他們未來的希望,不可能會派到這種險地。當然也有例外,有些實力稍弱的一些勢力組織就派出了自己的第一青年高手,但畢竟是少數。
  經過在龍島上的幾個月的磨難,這批青年高手都可謂經歷了一次畢生難忘的錘煉。短短幾個月,幾乎所有人的實力都再次突破了,那是生存危機使然,逼得他們不得不苦修。
  活著的這些人如果再回到長生大陸的話,絕對會成為各自勢力組織中青年一代的前五名,更為重要的是他們有了這番經歷,會更加努力苦修,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痛苦的經歷與磨難,將會成為他們人生中一份寶貴的財產。
  就在最后將要離開的這幾日,第十一頭龍王被咒師施羅德收服了,這頭幼小的龍王竟然是在海邊尋到的,是八臂惡龍的后代,祖龍之頭,八臂惡龍之身,渾身上下銀光閃閃,被眾人稱作惡龍王。
  原本施羅德想將之稱為銀龍王的,畢竟惡龍王不太雅致,不過卻已經被眾人叫開了,他也就隨眾而叫了。
  蕭晨得知這個消息一陣驚訝,他曾經煉化過一枚惡龍蛋,沒有想到另一枚惡龍蛋竟然化成了小龍王。
  至今還沒有祖龍的蹤影,蕭晨一度心有罪惡感的懷疑,小祖龍是不是在他煉化的那些龍蛋中呢?不過,最終他否定了這個想法,幾率實在太小了。
  烈陽當空,陣陣熱浪送來陣陣夾雜著腥咸味道的海風,金色的沙灘與廣闊的大海連成了一片,整體都是金色的。
  龍島被封困后,原本青碧色的大海,經過幾個月的變化,如今已化成了一片金海,也有風浪,也洶涌澎湃,但是卻一片死寂,沒有任何魚類遨游其間,沒有任何海鳥翔于空中。
  海岸邊那片青翠碧綠的椰林,灑落下一地的陰涼,一枚枚早已熟透的棕黃色椰果,圓滾滾堆簇在一起,在綠葉的襯托下格外的誘人。
  蕭晨、柳暮、一真、柳如煙、燕傾城等聚集在椰林中,而島上絕大多數的修者也都幾乎趕到了,因為明日就將請小龍王們召喚傳說中的神船。
  “蕭晨你果然平安無恙。”小胖子牛仁傻呵呵的笑著,帶著黑龍王走了過來。現在他是一個擁有三條獸魂的獸族后裔,雖然目前還只是在蛻凡境界五重天,但是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蕭晨、一真等人笑著與他攀談了起來。小胖子他們村落中的二十名族人都已經喝過九頭龍王混合的血液,徹底解除了詛咒,現在他們的心情格外的舒爽,終于有機會逃離這座島嶼了。
  到了現在,幾乎所有人都放松了下來,目前已經沒有爭斗了,所有修者都在海邊的椰林中休息,靜靜等待解脫之日的到來。
  一真和尚靠在椰樹干上,撫摸著他身旁的碧龍王,道:“回去后我會加倍苦修,一定要趕上獨孤劍魔。”
  柳如煙嬌媚的笑道:“大師也不要太過辛苦,反正你酒肉都能穿腸過,回去之后我幫你介紹個好姐妹吧。”
  柳暮聞言認真的點頭道:“是個不錯的主意,一真師兄雖然心境看似平和,但心中始終有些苦悶,確實該幫幫他。”
  “呵呵,柳暮用不用我也幫你介紹一個,我們可是同姓哦,當姐姐的會好好幫你挑選一個的。”
  “算了,你的那些姐妹我可承受不起。”柳暮連連搖頭。
  “可以給我介紹一個嗎?”小胖子牛仁憨憨的笑道:“我不嫌棄,就照你這樣的就可以了。”
  眾人一齊大笑。
  “要死呀!”柳如煙擂了他一拳,道:“不嫌棄?就照我這樣的?你是在說我很一般、很普通嗎?是不是想要這樣的呢?”尤物柳如煙指了指旁邊的燕傾城。
  “她呀,算了,我奶奶說了,這樣的女人不適合做老婆。”小胖子一臉憨厚的樣子。
  眾人再次莞爾。
  而柳如煙早已笑的花枝亂顫,性感的紅唇微啟道:“她呀,確實不適合做老婆,只適合做情人,你敢要嗎?”
  “有什么不敢要的。”小胖子滿不在乎的道。
  “你們……”燕傾城怒瞪著柳如煙與小胖子。
  “就是敢也不行,呵呵……”柳如煙白了一眼小胖子,道:“沒聽說過兄弟妻不可欺嗎?”
  “啥,兄弟妻不客氣?”
  ……將要離開龍島,幾乎所有人都放松了心神,海邊許多地方都充滿了笑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