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114 龍龍龍

忽然間,一個如驕陽般的金發美男子映入蕭晨的眼簾,他穿過重重椰林,來到了這片區域,竟然是咒師蘭德。
  蕭晨臉上笑意未斂,坐在原地未動,與他對視著,道:“你果真有幾分膽色,居然敢來到我的面前,想向我挑戰嗎?”
  柳暮、牛仁、一真、柳如煙依然在談笑風生,并沒有因為蘭德的到來而有絲毫緊張,這是就是源于實力的自信,這樣幾個人坐在一起,就是獨孤劍魔來了也不見得能討到好。
  “好吧,我為我曾經的輕狂而道歉,不過其實根本不用道歉,因為你已經給了我最深刻與痛苦的教訓。要知道當初那一戰,你出手很無情啊,打斷了我足足三十幾根骨頭。”金發美男子蘭德在說這些話時,并沒有太多難堪,從容鎮定的坐在了蕭晨的對面,一雙碧藍如海的眸子透發著真摯的光芒,道:“幾天前我還在想要找你報仇呢,但是今天我突然想明白了。我們結怨太不值了。已經要離開龍島了,沒有什么比活下去更讓人激動與欣喜,走出龍島就讓我們忘記曾經的一切不愉快吧。不就是因為我太過傲慢與自負了嗎,結果我已經吃到了足夠的苦頭,我不想再錯誤下去了。今日來此想與你化解以往的恩怨。”
  蕭晨道:“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誰愿意與你生死相向呢?如果你是真心的,我接受你的建議,化解這段恩怨。”
  柳暮有些病色的臉頰涌上笑意,道:“蘭德,我聽說過你,不過在這之前并沒有看重你,在我的認知中二十招之內我可以取你項上人頭。不過,今日看你有如此胸襟,我不得不要從新認識你了。難得拿的起放的下,說明你的心境有所突破了。”
  “這樣說來我有機會與如此絕世美男子成為朋友,而不是仇敵了?”柳如煙嫵媚的笑著。
  蘭德點頭笑著:“我曾經絕望的以為,永遠的被困在龍島之上,突然意外驚喜的得知可以離開這里,確實對我的心境沖擊很大,許多事情看的開了、看的廣了。”
  “柳暮你可能看走眼了呢,蘭德不僅心境有所突破,且修為在接下來的幾年恐怕也將突飛猛進,他是一個漸覺醒的半神,是神的后裔。”
  “僅有的一點秘密都被你給道破了。”蘭德不可能否認。
  “天生半神?蘭德我很崇拜你哦!”柳如煙媚眼放電,勾魂奪魄。
  “真的?這下不愁對手了,以后定然要常去與你切磋。”一真和尚也驚訝的開口。
  “啥,讓我好好看看半神到底長啥樣子呀?”小胖子走到近前,認認真真的打量起蘭德來,讓眾人忍俊不禁,不得不說牛仁很能活躍氣氛。
  在這個過程中,姿容絕世的燕傾城一直保持沉默,沒有任何言語,甚至都沒有看蘭德一眼。
  “蕭兄我有個不情之請,能否恢復燕傾城師妹的自由呢?我們即將離開龍島了,就讓往昔的不快隨風而逝吧。”蘭德認真的看著蕭晨。
  “我以前并沒有打算與她敵對,但事情逼到了這里,想要放她那是不可能的。”蕭晨回絕道:“你相信我能與她化解仇怨嗎?你問她自己相信嗎?”
  其實,對于燕傾城的處理,蕭晨確實有些為難,龍島上許多人都知道他俘虜了燕傾城,如果眾人被困在龍島還好說,但是眾人即將進入長生大陸,不死一脈可謂勢力龐大。如果,進入長生大陸,燕傾城被他俘虜的消息傳出去,對于他來說可能會有很大的麻煩。現在一殺了之嗎?那樣以后麻煩會更大。這是他一直以來未敢輕舉妄動的原因。
  這幾日,柳如煙與柳暮他們幫蕭晨出了一個主意,那就是造成既成事實,與燕傾城真的結為夫妻,化解將來的危險。用他們的話說,你蕭晨做了不死一系的女婿,并不是將燕傾城當作女奴,不死一系還會找你麻煩嗎?當然前提是對外要讓燕傾城表現出心甘情愿方可。
  只是,讓燕傾城這樣配合,怎么可能呢!
  當然,還有一個致命的地方,蕭晨曾經殺死過王子風與劉月這兩個不死一系的青年高手,雖然沒有傳揚出去,但是有一個關鍵人物知道內情,那就是趙琳兒。當初,也就是她將消息傳給燕傾城的。如果不封住她的口舌,那事情將會變得非常糟糕。
  正在蕭晨想到趙琳兒時,她真的出現了,居然真的走進了椰林中,而那頭通體雪白如玉的小天馬遠遠的跟在她的后面,不愿意靠近人群,有些怯怯的望著這里。
  蕭晨幾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風華絕代的皇家天女居然敢出現在他的面前,真是太不同尋常了。他們之間的恩怨,可謂用生死來概括,當初真是要生要死。
  蕭晨騰的站了起來,如果不是趙琳兒,他不可能進入這個世界,心中難以保持平靜,冷聲道:“你居然敢出現在這里?!”
  傾城傾國的皇家天女臉色很冷,道:“我是來與你化解恩怨的。”
  不光蕭晨目瞪口呆,旁邊的幾人也都有些張口結舌之感。今天這是怎么了?怎么都來化解恩怨呢,蘭德情有可原,畢竟當初不過是因為傲慢與自負的原因在與蕭晨激戰的。但是趙琳兒與蕭晨可是一直以來都是生死相向的仇敵啊,這樣能的怨隙能化解嗎?且她的神態似乎并不是心甘情愿啊。
  就連蘭德也感覺有些不可思議,雖然他是先來者,但是畢竟他們的性質完全不同。
  “你與我化解恩怨?”蕭晨想笑,但卻沒有笑出來。
  “請你與我去見一個人。”說完這句話,趙琳兒不再理蕭晨,向著海灘走去。
  那里靜靜的站立著一條婀娜挺秀的身影,顯得孤傲而又出塵。在她的旁邊有一頭紫色的幼龍,她們正在眺望著金色的大海,是那名懂得時間神則的女子,不過此刻她的身體并未有彩霞繚繞。只是因背對著椰林這個方向,眾人依然無法看清其容貌。
  并不是什么陰謀陷阱,眾人沒有跟隨而去,蕭晨大步向著海灘走去。
  這個時候珂珂揉了揉朦朧的大眼,睡醒了過來,看著前方那個光亮如玉的小獨角獸,它的一雙大眼頓時亮了起來,嗖的一聲飛了過去,落在了小天馬的背上。
  小獨角獸如受驚的小兔子一般,想要飛逃,但是發覺無論怎樣也甩不掉背上的珂珂,委委屈屈的轉過了頭,看到珂珂的樣子,它恐懼的心緒才平復下來,好奇的打量著這個調皮的小獸。兩個很惹人愛憐的小家伙相互對視,樣子看起來非常有趣。
  蕭晨隨著趙琳兒一步步來到了金色的大海前,他終于看清了神秘女子的容貌,在剎那間他整個人呆住了,怎么可能,怎么會是她呢?!
  沉魚落雁之姿難以形容其無雙姿容,閉月羞花之貌難以形容其美貌,傾城傾國之色難以形容其絕色,鐘天地之靈慧,整個人看起來飄渺而又幽遠,明明站在眼前,卻仿若遠在云端,這是一種真正的超塵脫俗的氣質。
  其實,論容貌趙琳兒與燕傾城已經代表了天下的絕色,而眼前此人也不可能更漂亮了,不過其特有的氣質一下子讓她超越了前兩者,這是一種凡人無法擁有的仙家神韻,仿佛那已經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上天最為杰出的藝術品。
  她竟然是一代天驕神女蘭諾!正是她破碎虛空,才讓蕭晨與趙琳兒來到了這個世界。
  “很意外是嗎?”蘭諾微微一笑,如冰雪中綻放出一道美麗的彩虹一般,光彩絢爛奪目。
  “真的……很意外。”蕭晨如實回答。
  “當日虛空破碎之際,我前行之時看到你們沖了進來,本想阻止你們,但卻發覺根本無法逆轉,只得讓你們一同跟來。不想,你們卻成了仇敵。我們都來自人間界,不想看到你們生死相向,我想讓你們平息以往的憤怨。”
  蕭晨對這位天驕神女敬仰不已,這是人間界沉寂漫長歲月后,唯一的一個再次武破虛空的強者,且是這樣一個風華絕代、艷冠天下的女子,對她敬重與欽佩無比。他開口道:“我本不愿與她為敵,今日之果可以說都是她造成的,并不是我推辭,事實就是如此。”
  “哼,如果不是你殺了我的親如姐妹般的侍女,我怎會如此呢?!”趙琳兒絕美的容顏充滿了憤怒的神色。
  “如果不是你的那些手下仗勢欺人,圍殺于我,我怎會出手呢,為求自保,對于敵人我怎會容情呢?”蕭晨針鋒相對。
  “好了,你們兩個都不要提過去的事情了。”天驕神女蘭諾微微的笑道:“我只想問你們,我有心為你們調和,你們可否愿意。”
  一陣沉默之后,兩人都無聲點頭,他們都對蘭諾非常敬重。
  “好,既然你們愿意,那么請你們忘記往昔一切的不快,從此再也不準為敵,你們可愿發誓?”
  蘭諾真心在幫他們化解。兩人最后發誓不再為敵。這個結果讓兩人都很感慨,以前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的。不過,不再為敵并不代表兩人會友好相對,談到親近那就更不可能了。
  對于蘭諾的修為降到這等境界,蕭晨心中充滿了疑惑,要知道這可是一位能夠破碎虛空的神女啊,她居然只能將將壓制住獨孤劍魔而已。
  不過在聽完蘭諾的簡單述說,他立刻明白了。
  蘭諾破碎虛空時,已經達到了傳說中的涅槃境界。
  達到這一境界,將不生不滅,身心都處在寂滅的邊緣,在生與死之間徘徊,感悟生與死的奧義。如若徹底悟通生死之秘,再進一步便是長生之境,但如果久滯于此,便可能萬劫不復,形神俱滅。
  同時,處在這一境界的修者,他們的修為是忽強忽弱的,明滅不定,強時甚至可以發揮出長生不死者的實力,虛弱時其神通甚至還不如識藏境界的修者。
  涅槃之境對于修者來說,既是一次莫大的機遇,也是一次巨大的兇險。堪破生死之謎者,將會破繭化蝶,從此長生于天地間。而無所明悟者,就此將灰飛煙滅,最是殘酷不過。
  處在涅槃境界的蘭諾,破碎虛空,進入龍島之后,她的力量依然忽弱忽強。她不知龍島的秘密,這里封印一切神級力量,起初那浩瀚莫測的封印力量涌向她時,她選擇的是對抗,結果這位天驕神女險些被封死在荒島之上。
  蘭諾在龍島之上遭受到了極大的重創,一身修為險些被廢掉,不過她畢竟天資聰穎,險死還生后,很快發現了問題的本質,自動封印自己的修為,那浩瀚莫測的封印力量對她的影響才越來越小。
  但盡管如此,那封印的力量還是將她的修為壓制到涅槃境界波動范圍的最低點。要知道涅槃境界的修者,強時可以堪比長生者,弱時還不如識藏境界的修者。這個波動范圍的最低點,也就是臨近識藏境界。而她身體遭受的重創一時間也難以康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