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116 召喚神船

牛仁的奶奶大聲喊道:“大家沿著虹橋上船,前往不要嘗試凌空飛度,因為無論是海上,還是空中都充滿了封神的力量,沒有神船七彩光芒的保護,定然會立刻粉身碎骨。”
  沒有人敢拿生命開玩笑,眾人有條不紊的踏上神船。而這個時候十一頭幼小的龍王與蠻龍們終于完成了告別,全都悲嘯著向著神船沖來。當幼小的龍王登上神船后,七彩光芒閃耀的巨大神船,立刻顫動了起來,竟然將要啟航了。
  “不要耽擱了,所有人動作都快些。”神船上的人大喊。
  蕭晨對著柳暮與一真等人道:“走吧,我們也該上船了。”
  就在這個時候,蕭晨忽然有一股不好的預感,仿佛有一個巨大的深邃洞穴將要吞噬他,他急忙閃避。但終究還是晚了,他連敵人都沒有看清,因為他們的身后已經沒有人了。一個巨大畫卷卻已經展開,將他與燕傾城以及三具骷髏籠罩了進去,空中裂開一個巨大的縫隙,將他們吞噬了。
  “該死的!”蕭晨忍不住咒罵,他被人算計了,但卻不知道敵人是誰,后方無人,前方是很混亂的登船人。
  一股莫名的巨大力量拉扯著蕭晨與燕傾城,不知道要將他們傳送到何處,而后方那個破碎的大裂縫就要閉合了,蕭晨竭盡全力想要逃回去,但發現卻難以成功。
  珂珂也在他的身邊,雪白的小獸憤怒的發出一聲低吼,兩只獸爪猛力的揮動著,幾道光幕透發了出去,“嗖嗖”幾聲似乎卷進來幾條人影。
  光明一閃,徹底陷入了黑暗中,在這死寂的虛無中,時間仿佛停滯了一般,蕭晨知道這似乎是在穿越空間。
  海灘之上,柳暮等人驚呼,繼而憤怒。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有人以空間卷軸算計了他們,這實在可惱可恨到了極點!在這關鍵時刻,將他們傳送到別處,擺明想將他們困在龍島之上,永遠無法離開。”
  時間不等人,盡管柳暮與一真憤怒無比,但是在海邊尋了一圈也沒有發現蕭晨的蹤跡,而這時候神船就要啟航了,他們不得不登船。
  在經歷過近似時間停止的一種奇妙感覺后,蕭晨感覺眼前忽然一亮,他們穿越過死寂的空間,出現在了現實世界中。
  眼前是無盡原始山林,耳畔是陣陣野獸的嘶吼聲。
  蕭晨發現除了他與燕傾城以及三具骷髏外,旁邊還有三個須發花白的老人,而珂珂正在憤怒用小獸爪指著他們。
  “珂珂,是他們暗算我們的嗎?”蕭晨問道。珂珂用力點了點頭。蕭晨幾乎狂暴,他根本不認識幾人,卻遭如此陷害,實在快出離憤怒了。
  三個老人也是驚怒無比,其中一人大叫道:“怎么會這樣?我們怎么也來到了這里,十里傳送啊,這里距離海邊最起碼也有十里,我們來不及登船了!”
  “師叔你為何想害死我?”這個燕傾城也驚怒的叫道。
  被燕傾城稱作師叔的老者憤怒的道:“你與這個小子傳出恥事,還有什么面目活下去,讓你們一起困在龍島已經是法外開恩了。但是,我沒有想到……如此簡單的事情,怎么將我們也搭了進來。”
  本來以為可以簡簡單單,可以輕松屠掉不死門的恥辱制造者,但是老者萬萬沒有想到會這樣,他驚怒的對著另外兩人吼道:“你們兩個都是咒師,難道不懂得卷軸嗎?那是什么破卷軸?!”
  “不要多說了,快走也許還來得及。”那兩人已經當先飛起,想要向著海邊方向沖去。
  燕傾城的師叔也如鬼魅般向前沖去,根本顧不得再殺蕭晨與燕傾城。
  “咿呀……”珂珂憤怒的揮動著小獸爪,絢爛的光幕瞬間籠罩而去,將他們罩住了,而后生生拉了下來。
  “珂珂不要理他們了,我們快走。”蕭晨喊完這些話,快速向著海邊沖去。而燕傾城與三具骷髏也緊隨其后,三個老人驚怒交加的看著他們離去,萬萬沒有想到是那頭小獸讓他們自食了惡果。直至珂珂他們徹底消**影,他們三人才恢復自由,緊跟著向著海邊沖去。
  蕭晨終究還是錯過了神船,十里之遙對于他這樣的高手并不算太遠,盡管途中充滿林木的阻擋,但是也很快就沖到了海邊,繞過那些蠻龍的阻擋,他正好看到神船緩緩啟航,離開了海邊。
  僅僅離去七八米,但是那條連在岸上的七彩虹橋已經收回去了,他就這樣錯過了,因為他不可能穿越那可怕的禁神領域。
  珂珂似乎感覺到了蕭晨的絕望,雪白小獸竭盡全力展開禁錮術,將要封住自己與蕭晨跨過這段距離,但是蕭晨阻止了它,他知道小獸的能力,目前來說它還沒有那么強的神通。
  “蕭晨!”
  “蕭晨!”
  ……七彩霞光籠罩的神船上傳來柳暮、一真等人遺憾的喊叫,神女蘭諾、柳如煙、小胖子牛仁等也充滿了無比惋惜的神色。
  “怎么會這樣,那幾個王八蛋到底是誰?”柳暮憤怒的大叫。
  “蕭兄我不會忘記你的。”小胖子牛仁也喊道。
  “蕭晨……”對于這種情況,一真和尚也是無可奈何。
  十一頭伴生龍王一上船,祖龍神船便自動啟航,根本無法逆轉。
  “好好的活著,如果將來我有能力,會來救你的。”蘭諾輕輕揮了揮手。
  這種承諾,聽在別人耳中,或許以為是虛話,但蕭晨卻知道,蘭諾確實有這個資格。他大聲的沖著神船喊道:“再見,再見了,我會永遠記得你們的!”
  也有人喊著燕傾城的名字,但是這又能怎樣呢,她也只能無言的揮手。
  許多認識的、不認識的人都站在船尾向著海邊揮手,包括柳暮、一真、柳如煙、蘭諾、牛仁、蘭德、甚至有趙琳兒、以及天才幻術靈士凱洛等。
  正在這個時候,燕傾城的師叔與兩名咒師也沖到了海邊,他們仰天悲怒的大叫道:“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呢!”
  “王皓師叔這是你自作自受,害人也害己!”燕傾城如果不惱恨那是不可能的,唯一離開洪荒龍島的機會竟然這樣被廢掉了。
  王皓不過是想順手毀滅兩個人,結果沒有想到會鬧成這樣一個結果,他后悔到了極點。早知如此,他決不會如此。旁邊的兩個年老的咒師更是捶胸頓足,最后他們一起目露兇光看向了蕭晨與燕傾城。
  大船正在緩緩駛去,不過眾人還是能夠看到這里的一切,遠處傳來柳暮等人對蕭晨的擔憂以及痛罵三名老者的聲音。
  獨孤劍魔充滿遺憾的聲音傳來:“蕭晨你真是可惜了,我以為你再過幾年可以是我一個不錯的對手呢,可惜可嘆呀!”
  蕭晨對著珂珂道:“禁錮他們。”
  雪白的小獸早已氣呼呼了,根本沒有可客氣的,七彩光幕剎那間籠罩了三人,根本沒有給他們任何機會。雖然三人已經是識藏境界的高手,但是依然無法擺脫珂珂的禁錮術。
  “珂珂,可不可以讓我的力量進入光幕中滅殺他們?”蕭晨希冀的問道,如果不能親自動手廢掉這三人,他實在難以出掉心中那口郁悶之氣。
  雪白小獸點了點頭,表示可以。
  蕭晨大聲沖著漸漸遠去的神船喊道:“獨孤劍魔你沒什么可惜可嘆的,現在也可以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玄功。”他將那把烏黑的斷刀握在了手中,而后立劈而上,雖然僅僅一刀斬出,但是仿佛有千百道刀芒沖天而起。而珂珂全部將之納入了光幕中。
  “啊啊啊……”慘叫聲傳來,王皓以及兩名咒師的右臂上的所有血肉被剔了個干干凈凈,只余白骨。
  遠處獨孤劍魔看的明白,那絕非是單純的刀芒沖擊掉了血肉,那是一股巧勁,是千百道絢爛的小刀一刀刀割掉的。他為之動容,大聲喊道:“好手段,那一刀可有什么名稱?”
  “戮神!”蕭晨大聲喊道。
  神船漸漸遠去了,再也無法聽清船上人的喊話,也無法看清他們的影跡,七彩神船漸漸消失在金色的海洋中。
  王皓三人最終被丟進了禁忌之海,就連珂珂的光幕也無法阻擋那種毀滅性的力量,三人在剎那間被粉碎了。
  竟然會是這樣一個結果,很讓人無言的結局,蕭晨看向燕傾城,兩人一陣沉默無語。
  “在一座荒島之上可怕的不是有敵人,而是只剩下獨自一人,燕傾城你現在想的是否還是要殺我呢?”蕭晨看著這位不死傳人。
  “就是因為只剩下了我們兩人,所以我才覺得更加害怕了。”燕傾城直言不諱。
  蕭晨一陣無語,他們兩人的思想還真是不一樣,他嘿嘿笑道:“看來以前我太過正人君子了,如果早點將你當作一個女奴,也許你現在就不覺的可怕了。好吧,好吧,現在我只是一個男人,而你只是一個女人,我們談談男人和女人的事情吧。”
  “你……不要胡來,不然我立刻自殺。”燕傾城的聲音有些顫抖。
  蕭晨輕笑了起來,道:“想自殺你就自殺吧,我不會阻攔你的。”
  “你……”燕傾城婀娜挺秀的嬌軀不斷向后退。
  被迫留在龍島,蕭晨最開始時確實很郁悶,但現在已經調整好了情緒,因為他知道還有一艘“君王船”可以帶他離開這里,因此他還有心情調侃燕傾城,道:“女人你在想什么呢?我有那么可怕嗎?”
  三具骷髏面面面相覷,它們緊緊的跟著蕭晨。
  知道蕭晨再調侃她后,燕傾城氣的將臉扭向了一邊。而蕭晨則帶著珂珂向前走去,道:“小兇獸這下我們又要在龍島上生活下去了,一直等到你拿到小圣樹為止。”
  珂珂聽到“小圣樹”幾個字,立刻興高采烈起來,直接忽略了“小兇獸”三字,歡快的跑來跑去,而后跟著蕭晨一起向雪山進發。
  燕傾城在后面緊緊的跟隨著。
  “喂,女人你干嗎總是跟著我,不是怕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嗎,趁早遠離我吧。不然,你會很危險的。”
  “你封閉了我大半功力,不跟著你,我怎么辦,難道等著喂野獸?”燕傾城沒好氣的回應道。
  “你想殺我,而我有這個人又不是很殘忍,不愿殺你,所以只能封閉你的功力了。要不這樣吧,不如你自殺算了,這樣我們都不為難。”
  燕傾城一陣無言,感覺眼前這個男人太可恨了,這是擺明了拿她調節情緒來緩沖郁悶呀。
  目前來說,蕭晨不可能殺死燕傾城,魔鬼說過他似乎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褪盡死氣,也就是說想要取回珂珂的圣樹,蕭晨要在龍島呆上一年呢。如果只有他一個人,悶也悶死,留下燕傾城,即便是仇人,也可以不再那么孤單。
  “蕭晨我警告你,不要打我的主意。”
  蕭晨嗤笑,道:“你警告我,那有用嗎?與其說警告,不如說是誘惑我吧。放心吧,漫漫孤島長夜,我們會有共同話題的,不會讓你失望的。”
  這種回應似是而非,讓燕傾城又是擔驚又是受怕,當然更多的是羞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