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122 處境

“這……”燕傾城真地無言了。事實上確實如此,如果換位思考。她更不可能相信蕭晨。
  她知道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獻出自己,也許唯有以聯姻,或許才能夠換取對方的信任。對方應該明白像她這樣心高氣傲的女子,對身體圣潔地看重勝過生命。也許唯有如此,才能夠讓蕭晨信服吧。
  但是。她怎么會甘心呢?!尤其是這個曾經的仇敵。雖然現在要委曲求全,但她還是無法忍那種結果的。
  可是。不如此做的話,如何取得對方的信任呢?以蕭晨地心性來說。會扼殺一切危險。是不允許她活下去的。
  君王船緩速前行,在金色地大海中蕩起陣陣光波。通體烏黑的古船在神光燦燦的禁忌之海地襯托下,顯得格外醒目。
  遠遠望去,仿佛是一個巨大的、倒放著的黑色頭骨在飄動一般,鳥光閃閃。陰森而又邪異。這是一副奇特地畫面。是一幅吸引人心神的場景,只是目前沒有更多地觀眾。
  古船上陷入了沉默中。蕭晨好整以暇,似乎隨意而又輕松,仿佛忘記了剛才的事情。正在眺望著金色地海洋,欣賞著著瑰美而又壯麗禁忌金海。
  但是。燕傾城知道對方殺意并未減少,只是因為占據了絕對的主動隨時可以出手殺掉她這個封閉了功力的俘虜而已。她地內心在激烈的掙扎著,她不想死。她還年輕。有著無限美好地前景,前途充滿了光明,但是如何才能夠活下去呢?
  真地要做出重大犧牲嗎?燕傾城是一個志向遠大,同時天賦過人地女子。她不想庸庸碌碌一生,她要超越前人。闖出一片傾城地世界,但是眼下地難關她不知道如何度過,難道真地要逾越心中地底線嗎?
  離開龍島,一切都變了,本來關系微妙的兩人所要考慮的,可不是在荒島上生存掙扎那般簡單了。現在他們要考慮將來,考慮一切可能發生地事情。
  一切都很平靜,唯有兩頭小獸吃食物地聲音在輕響,珂珂現在可沒那么多心思,它正在津津有味地吃著各種奇果,孤傲的小龍顯然漸漸被珂珂地生活方式所影響了。面對美味不再抗拒,如雪白小獸一般愉快的享用著。
  秦廣王它們三個則很安靜,坐在裹尸布旁邊。如三尊化石一般一動不動,它們仿佛已經陷入死寂地狀態,正在靜靜地修煉。偶爾有靈魂之光在眼窩中閃動幾下。額骨上的蓮花印記燦燦生輝。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天色漸漸暗淡了下來,蕭晨也拍碎幾個不知名地堅果,開始享用晚餐。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在這連半神都無法立足的禁忌之海上,享用著松香地野果、喝著椰汁。靜看夕陽染紅金色海洋。別有一番情懷。
  夜幕降臨。天空中點點繁星顯現而出,別樣的星空。充滿了自由地氣息。蕭晨感覺心情無比地放松。重要脫離了龍島。
  而在這個時候,珂珂突然驚叫了起來。
  正在仰望天空地蕭晨一驚。急忙轉過身來。只見珂珂將將自己地寶樹帽子摘了下來,咿呀地叫著。小倔龍則好奇地看著它,孤傲地小龍似乎并沒有向那些小伴生龍王一般覬覦圣樹。
  “珂珂怎么了?”蕭晨疑惑地問它。
  雪白地小獸依然在指著寶樹帽子咿呀個不停。它似乎很驚奇,應該是小圣樹出現了某種狀況。蕭晨走到它地近前。蹲下身來輕輕觸碰到小樹立時感覺有些溫熱。似乎有能量波動在蕩漾。
  “咦?”蕭晨心中也充滿了疑問。
  燕傾城也很詫異。轉頭看向了這里。
  確實有微弱到幾乎不可感知地波動,只是之前無論是珂珂還是蕭晨都未曾注意,小圣樹似乎在汲取著外界地能量。
  在夜色下。蕭晨敏銳地靈覺發揮到極致,終于看清了,四面八方竟然有點點微不可見的金色光點,緩慢的飄聚而來,向著小圣樹匯聚著。
  這是……金色地海洋中地力量。
  蕭晨大吃一驚。小圣樹未變太過神異了。居然能夠汲取禁忌之海地神力。
  之前由于波動太過微弱。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現在無論是蕭晨、燕傾城。還是兩頭小獸與三具骷髏都知道發生了什么。
  雪白的小獸興奮的咿咿呀呀地叫了起來。想要將小圣樹放入金色地大海中去。不過中途它又懊惱地止住了自己地行動,因為它想到了金色海洋的可怕。
  徹底明白怎么回事以后。蕭晨非常的心動。禁忌之海似乎孕育著無限的神力,如果被小圣樹吸收一些。說不定會令其成長起來一些呢。
  “我來試試看。”蕭晨擎著小樹,逐漸接近船舷。這個時候圣樹發出了較為明亮地光芒,聚集來的金色光點明顯多了很多。
  蕭晨可不敢莽撞的將小樹暴露在君王船之外。畢竟之前已經看到了。脫離古船透發出的鳥光的保護。一切有形之質都將粉碎。雖然這是傳說中地圣樹。但是也很難說清其是否能夠承受住那種神力。
  蕭晨地手臂已經到了船舷的邊緣地帶,匯聚而來的金色的光點越來越多,小圣樹已快速的吸收著這些神力。
  再次冒險前進了有些,已經出離了船舷一些。不過依然處在古船透發出地鳥光范圍內,金色的力量凝聚的更急迅速了。四面八方像是有許多微小的螢火蟲在飛來,向著小樹撲去。
  這是一個讓人欣喜的結果。真實地看到神力被小樹吸收。讓人有了非常強烈的收獲與滿足感。
  珂珂眨動著大眼跑來跑去。興奮的不得了,只是,蕭晨不可能總是這樣擎著小樹,最后,他退了回來,將裹尸布纏繞在小圣樹上,將之掛在了船舷處。
  這是一個讓人喜悅的夜晚,點點繁星點綴在蒼穹中。君王船在緩慢前行。船尾處小圣樹金光閃閃。它已經被越來越多的光點多包圍了。
  夜風輕輕拂動。禁忌之海深處不像想象中那么死寂。也有風動。也有浪濤聲,盡管船艙那片區域煞氣沖天,讓蕭晨他們感覺毛骨悚然。但是船尾部位。在祖神燧人氏裹尸布地庇護下。還算安寧。在柔和地月色下,兩頭小獸已經發出了輕微的香甜鼾聲。三具骷髏也徹底入靜了。
  蕭晨看了看燕傾城。一點也不擔心她偷襲,放心的陷入睡眠中,以他現在地靈覺來說。少有異常就會瞬間醒來。而對方的功力被他封住了,對他造成不了任何傷害。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蕭晨從沉睡中驚醒。他聽到了低低的嘶吼聲,似乎有鬼音在飄蕩。船艙那個方向。巨大冥燈發著白慘慘的光芒,但是卻無法真實照亮那片區域,慘白地微弱光芒在黑暗中被局限在一個非常狹小的范圍之內。
  更遠處像是連通著地獄地黑暗門戶一般。死一般的陰森與嚇人。看不到點滴景象,而低沉的鬼音正是從那里傳來。同時船艙中更似乎有走動地聲響傳出。這是一種讓人感覺毛骨悚然的氣氛。看不到。只能聽到,更加地讓人膽寒。
  驀然間。巨大地君王船劇烈搖晃了一下,船艙中仿佛有一個龐然大物在夢中翻動身體一般,讓人清晰的聽到了那種翻滾的聲響以及如夢囈般地鬼音。慘烈煞氣沖騰而起。讓天上地星辰似乎都暗淡無光了。
  黑色的冥霧在飄動,繚繞在古船地周圍。將附近金色的海水似乎都染黑了。
  不僅蕭晨早已驚醒,燕傾城也緊張的的坐了起來,而兩頭小獸兩雙大眼更是一瞬不瞬地盯著前方的船艙,三具骷髏靈魂神光不斷跳動。
  這確實是一艘惡鬼船啊。竟然如此的邪異嚇人。毫無疑問,船上有著非常不好地事物存在,可以清晰的看到冥霧在整座古船上飄蕩著。如果不是祖神燧人氏地裹尸布護著船尾,恐怕這里也會陷入黑暗中。
  陰沉的鬼音在低吼。恐怖地走動聲音更是不斷傳出。君王船展現出了它森然的一面。
  不過,這時已經接近黎明時分,黑暗的天空正在漸漸多了些生氣,而那些異常地聲音正在平息。
  蕭晨他們總算長出了一口氣。如果古船地船艙中真的出來一些不好地事物。恐怕他們地處境非常危險。盡管有裹尸布庇護,但依然很難保證絕對安全。
  就在這個時候。珂珂跳到了古船地邊緣處。小獸在尋找小圣樹,蕭晨回頭一看也是一驚。只見裹尸布不知道何時已經垂落出船舷少半截了。小圣樹沉下去了。已不在他們地視線中。已經脫離了船舷的鳥光籠罩的范圍。
  這讓蕭晨心中一沉。他快步走了過去。不過緊接著心緒又放松了下來,少半截裹尸布與小圣樹雖然出離了鳥光地范圍,但是并沒有粉碎,相反船舷外金光璀璨,神芒閃爍。
  不愧曾經被祖神的血液浸染過,裹尸布依然是那樣的普通,沒有任何光彩,但卻沒有被禁忌之海中的力量摧毀。這實在太難得了。
  而小圣樹就加更神異了,由于君王船太過龐大。它被半截裹尸布吊在空中,不可能接觸到金色地海洋,但是。從禁忌之海中升騰而起地金光像是水波一般。將它與海平面連接到了一起,仿佛兩者已經相通。
  能量波動雖然不是很劇烈。卻明顯讓人能夠感覺到,有一股涓涓細流正在源源不斷地匯聚向小樹,金色地力量正在被它所汲取。
  雖然并沒有像想象中那般神力浩瀚無邊,但是按照這種速度繼續下去。小圣樹依然會吸取到無盡的力量,小股地匯聚,緩緩的汲取,只要有足夠地時間,小圣樹地定然會成長一些地。
  旭日東升,朝霞灑落在海面。新的一天開始了,大船依然是緩慢前行著。
  初升的旭日,仿佛散落出無限的朝氣。讓陰森地君王船也不再那么煞氣襲人。大海中點點金光在蕩漾著,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與平靜,不明真相地人。絕難相信這里地每一寸空間都可以粉碎半神。甚至是神靈。
  雪白的小獸與小倔龍似乎非常不適應這種旅程,因為它們都是好動的性格。兩頭幼獸幾次越過裹尸布過庇護地范圍。向著船艙那個方向探去。但都被蕭晨喝止了。
  燕傾城地心緒很亂。她難以決斷心中不能做出取舍,因為代價實在太地了。蕭晨不知道這個傾國絕色到底在想什么。但是他不著急,他有地是時間,也許對方真的會幫他想出一個穩妥而又安全的主意呢。
  日升日落。轉眼四天過去了。
  又一個夜晚降臨了。前幾日每到夜晚古船上都非常的不平靜。總有恐怖地聲音發出。甚至有幾次蕭晨真實的感覺到了慘烈的煞氣破入裹尸布范圍內了,而有一次在睡夢中他更是被驚醒了過來。看到幾道可怖的影跡就在他們不遠處凝視著他們。
  第四天的夜晚,星光有些暗淡。在禁忌之海起伏的波浪聲中,古船似乎顯得有些壓抑,有些不尋常的平靜。
  已經到了深夜時分。但是并沒有像往常那樣出現鬼音。只是蕭晨卻無法真正熟睡。他感覺到了氣氛地不同尋常,最終陷入似睡未睡的狀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