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123 禁忌之海

終于,珂珂活潑好動的性格讓它沒能忍住,最終還是逾越過了裹尸布的界限,跑到了船艙那片區域。雪白的小獸可謂膽大包天,居然蹭的一聲跳到了那盞長明不滅的冥燈之上,好奇的在上面觀看著。
  “嗚嗚……”凄厲的嘯聲雖然不是很大,但卻能夠清晰的傳入蕭晨他們的耳際,陰風嗖嗖的吹了過來。
  在剎那間小獸全身雪白光亮的長毛都立了起來,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它一大跳,急忙跳了下去。而小倔龍則戰意高昂,已經將半截身軀探進了船艙中,黑色的龍鱗閃爍出點點光華,似乎在渴望一戰,不管那是鬼是獸是人。
  蕭晨驚醒了過來,他感覺很無奈,這兩頭幼獸都不是尋常的獸類,想真正壓制它們老實不動,似乎不太可能,但這樣大膽的去探索,實在是不妥。
  “吼……”
  一聲巨大的咆哮聲傳來,那是充滿了死亡氣息的可怕音波,好戰的小倔龍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生生自船艙中震退了出來,幽幽鬼音同時響起,像是有千百個人在同時低語、哭泣一般,分外的嚇人。
  雪白的小獸與小倔龍一陣猶豫,看不到的敵人讓它們意識到處境不妙,不自覺的向后退去。
  與此同時,船艙中涌動出陣陣黑色的冥霧,像是烏云一般在翻滾,隱約間看到數十條猙獰的兇影在晃動,似乎想要沖向兩頭幼獸。
  刷神光閃爍,珂珂的神通禁錮術展現而出,七彩光團罩向前方,將十幾條影跡全部籠罩了,而后猛的砸向了船艙深處。
  像是打破了某種平衡一般,原本還算祥和平靜的金色大海,在剎那間陰風怒號,冥霧滔天,君王船在猛烈的抖動著,船艙內發出了讓人戰栗的恐怖嚎叫聲,慘烈的煞氣瞬間籠罩了附近的空間。
  陰森恐怖的氣息,讓這片區域仿佛陷入了幽冥之地,天上的星光全部掩去了,吼嘯聲震耳欲聾,那是名副其實的鬼音,大船在猛力的搖動著,它在晃動著前進。
  “還不快回來。”蕭晨真的有些發怒了。
  兩頭小獸慢慢后退了回來,依然有些緊張的注視著前方。
  “我不是告訴過你們不要去那邊嗎?”
  看到蕭晨第一次這樣責問它,雪白小獸委屈的指了指船艙方向,而后又做出張牙舞爪的樣子。蕭晨仔細聆聽才明白它的意思,船艙中竟然有恐怖的鬼物在窺視他們,兩頭小獸正是因為發現了兇物心懷叵測,才沖了過去。
  “神獸的直覺果然厲害。”蕭晨不得不感嘆,他那未看未聞便能先行感知的靈覺居然在古船上失效了,沒有發現異常,無法看透船艙深處有何異物,但兩頭幼獸卻敏銳的察覺到了。
  “看來是我錯怪你們了,給你們的點獎勵,蕭晨將雪蓮之心掰下一些開始分發它們。”
  “咿呀……”珂珂不滿的叫道,似乎在說那都是它的。
  經過細心觀察,蕭晨與燕傾城都感覺到了,船艙方向似乎真的不明的鬼物在窺視著他們。這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信號,古船以這樣的速度行駛,他們可能要在禁忌之海上瓢潑很長一段時間,如果事情越來越嚴重的話天知道會發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轟”
  大船再一次的猛烈搖動,讓蕭晨他們一陣吃驚,方才船體竟然傾斜了,仿佛要傾覆在禁忌之海中一般,一聲低沉、但卻無比恐怖的嘆息聲在古船內響起,仿佛有一個實力通天的惡鬼自沉睡中醒來。
  這是一種無言的壓抑,讓人感覺喘息都異常吃力,真真切切的有一種窒息感。
  這種氣氛讓蕭晨他們驚心不已,現在這種狀況太讓人擔憂了,就連天不怕地不怕的珂珂都平靜了下來。唯有小倔龍雙目中露出了熾烈的光芒,它竟然戰意高昂,似乎隨時都準備沖過去,與它在龍島面對伴生龍王時那種不屈不服的狀態一樣。
  蕭晨急忙按住了它,開玩笑,這種狀況下絕不能有外界的力量去激怒船艙中那未知、但卻異常可怖的存在,只盼天光早些放亮。
  不過,恐怖的氣氛持續了一個半個時辰之后,又慢慢的消散了,并沒有任何事情發生。黑色的冥霧漸漸收斂,天上的星光又露了出來,像是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般。
  偶爾間,船艙那里發出陣陣鬼音,但是蕭晨他們卻情愿總是處在這種狀態下,因為這種鬼嘯低鳴遠無法和剛才那種壓抑的氣氛相比較,相比較來說這些鬼音已經算是柔美的樂章了。
  畢竟,他們能夠真實的感受到這些并不能威脅到他們的生命,而方才伴隨著一聲嘆息出現的那種可怕的氣氛才是最危險的。
  東方的天際終于出現了一縷朝陽,而后紅色的太陽跳出了海面,新的一天開始了,夜晚的可怖氣氛徹底一去不返。
  中午的時候,蕭晨欣喜的發覺,船舷下的小圣樹透發出的光芒越來越盛烈了,七彩小樹被金光所籠罩。將之拉回船上可以看到它竟然生出了第四片葉子,或許說是一片幼芽比較合適,幾顆金色的幼小葉片雛形已經生出。
  這讓人感受到了滿足的喜悅感,真夠真真切切的看到小圣樹成長,這是一種可以看到的收獲。
  巴掌高的小樹并沒有長高,其樹干蒼勁有力,宛如虬龍,上面仿佛又多了些許滄桑的氣息,從下到上依次是墨玉葉、白玉葉、碧玉葉、金色的幼芽,很顯然金玉葉有可能會在禁忌之海中成型。
  當然最高興的莫過于雪白的小獸。
  蕭晨再次將小樹放在了船外,他也期待小圣樹進一步成長,很想知道它最后長成之后會怎樣。在茫茫禁忌之海中緩慢前行,接下來的幾日中雖然古船上不時有恐怖的事情發生,但總歸沒有危險出現。
  時間過的很快,在這種有些危險而又緊張的氣氛中過去了十天之久,小圣樹金色的玉葉已經接近長成了,金光燦燦,同時晶瑩剔透,宛如玉器,上面流轉著無盡的神力。
  平日從禁忌之海中汲取的力量并不是很多,但長時間的積累還是積攢了足夠的力量讓它成長。
  而行駛了這么長的時間,大船的速度似乎快了不少,而禁忌之海的顏色也漸漸發生了變化,由金色漸漸向淡金色轉變。蕭晨知道可要到禁忌之海的外圍了,他們極有可能將要脫離這里這片可怕的海域。
  燕傾城又驚又喜,看到了徹底脫困的希望,但她也知道留給她的時間不多了,她必須要做出決斷了。
  真的要出離禁忌之海了,海水的顏色逐漸向淡金色轉化,君王船的速度已經超過了尋常人小跑的速度。很明顯禁忌之海的外圍神力下降,阻力大大減少了。
  而就在第十四日,發生了一件異常神異的事件,悠悠佛聲從遠方傳來。
  這實在太過怪異了,這本是禁忌之海,雖然處在邊緣地帶,但是依然不可能有人能夠安然身處其中啊,現在居然有佛音輕傳。
  “身是菩提樹,心若明鏡臺……”
  聲音漸漸清晰無比,悠揚悅耳,是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仿佛充滿了無盡的佛力,隨著一遍又一遍的傳來,似黃鐘大呂一般響在蕭晨他們的耳畔,如醍醐灌頂一般,讓人感覺心智如受啟迪一般,似乎有了某種感悟。
  只見,一個超塵脫俗的身影,一身白衣勝雪,腳踏金色禁忌之海而來,說不出的飄逸出塵,宛如謫仙臨世一般。
  近了,又近了,漸漸能夠清晰的看到,他所穿的是僧衣,整個人空靈無比,不沾染任何塵世俗氣,上半身有淡淡白霧籠罩,讓人看不清其真容。
  “身是菩提樹,心若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蕭晨與燕傾城非常吃驚,居然有人能夠在禁忌之海中踏波而行,這似乎有些不可想象,這人毫無疑問有著不可思議的大法力!
  緊接著剎那間,他們同時倒吸了一口冷氣,微風輕輕拂動,吹散了白衣神僧上半身的霧氣,讓其全身都顯露了出來,竟然是一個無頭的尸體……一個超塵脫俗的無頭和尚!
  霧氣輕輕飄蕩,一瞬間又將他的上半身籠罩了,但是蕭晨與燕傾城卻真實的看到了方才的景象,雖然僅僅是匆匆一瞥。
  飄逸出塵,神圣無比,但卻是一具無頭尸體,這實在太詭異了。盡管充溢著仙佛的氣質,但卻讓人感覺有些恐懼。
  白衣無頭僧人似謫仙一般輕靈,與蕭晨他們交錯而過,踏波而去。但是,不過短短的半刻鐘他又折返而回,再次追上了古船。而后如此往復,總是在古船的周圍飄蕩著。
  在這一刻,他的氣質雖然超塵脫俗,但是卻給人的感覺像是幽靈一般,很難讓人有正面的聯想。
  “難道是……傳說中佛教禪宗中那位天才人物……”燕傾城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蕭晨也早已意識到了,這個無頭和尚很可能是傳說中那個豐神如玉、驚才絕艷的神秀和尚。
  “身是菩提樹,心若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這首畿子可謂名傳千古,即便不是佛教中人也人盡皆知。
  只是,當年那為驚才絕艷的神秀和尚卻是個悲情人物,他的這首畿子才剛剛出世,但卻成為了陪襯他人的綠葉。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首幾乎同時出世的畿子出自六組慧能之口,讓人拍案叫絕,徹底將神秀和尚的光芒掩蓋了下去。
  五祖弘忍本欲傳位神秀和尚,但正是因為后一畿子的出世,讓他徹底改變了決定,因為他知道另一人或許能更適合接受傳承。
  如果沒有慧能出世,神秀或許會走上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的。神秀成就了慧能,如今“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千古流傳,但如果沒有神秀,絕不會有慧能的這首畿子。
  一位驚才絕艷的佛家大圣,但卻被徹底的掩蓋了光芒,熟悉此中詳情的人沒有會忘記這位被埋沒的了佛家天才人物。
  “傳說中的佛家大圣神秀……”蕭晨喃喃自語,他感覺不可思議,那是人間界數千年前的人物,想不到在這長生界卻能夠相見,盡管失去了頭顱,盡管不在正常的狀態,但還是讓他心中波瀾浩蕩,也許今后他還能夠看到更多的傳說中的人物。
  無頭和尚跟了數十里,最終隱沒在了禁忌之海中,沒有再繼續追下來。
  “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會這樣呢……”燕傾城也心緒激蕩,難以平靜,自語道:“龍島果真可怕,周圍的禁忌之海中竟然有這樣的人物……”
  兩日后前方碧波翻涌,淡金色的海洋徹底轉變了色彩,駛出了禁忌之海!終于擺脫被詛咒般的區域,蕭晨與燕傾城皆激動不已。就連兩頭小獸也是一陣歡躍,唯有三具骷髏古井無波,非常的平靜。
  但就在這個時候,震耳欲聾的龍嘯聲宛如在自九天傳來,在碧海上空滾滾激蕩,震的海水都劇烈翻騰起來。
  遠處,一艘七彩大船閃爍著霞光,乘風破浪而來,像是一條巨龍一般,竟然是那艘神船。它曾經載走了一真、柳暮等人,蕭晨沒有想到在這里居然與之相遇,隱約間他有了不好的預感。
  果然,神船自禁忌之海外圍地帶直接向著他們這里沖撞而來,蕩起無盡大浪,似乎想要掀翻君王船。
  “吼……”一聲沉悶之極的鬼嘯在君王船發出,通體烏黑的鬼船絲毫不示弱,像是有著有靈智一般,發出了咆哮聲給予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