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124 神秀

“小心!”蕭晨大聲提醒著船上的人與獸。雪白小獸珂珂靈巧的沖到船邊,將吊在外面的小圣樹提了上來,緊緊的抱在了懷里。
  七彩光芒沖天,神船宛如劃破時空而來在快速接近。惡鬼船也是在剎那間提速,蕩起無盡風浪,魔氣沖天,快速向前駛去。碧海在猛烈的動蕩,兩艘巨大的古船相互之間仿佛有著莫名的引力,彼此化成兩道光束沖到了一起。
  “轟”
  伴隨著一聲震天大向,宛如天翻地覆了一般,無盡碧浪涌上高天,將天上的太陽都遮掩住了,滔天海水充斥在空中,漫天碧波揚灑。兩艘古船雖然沒有真個碰撞到一起,但卻宛如真實相撞了,兩者之間相距不過十丈遠,七彩光芒與黑暗魔氣在狂暴的沖擊與涌動著。
  隱約間,可以聽到陣陣龍吟與鬼嘯,天地中一時間霞光繚繞,一時間又陰風怒號,這種莫名的天地異相聲勢浩大驚人無比,宛如天翻地覆了一般。
  浩瀚碧海中充斥著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一股讓人感覺戰栗的強大波動在天地間浩浩蕩蕩,直如銀河墜落九天傾斜而下一般,無處不在,沉重如萬萬鈞山岳壓身。
  在這一刻,表現最為奇特的是小倔龍,在蕭晨他們都努力穩定身形、趴伏在船上之際,它昂然直立了起來,對著前方的神船不斷長嘯,小小的軀體竟然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巨大音波,雙目中更是神官燦燦。
  前方浩蕩著一股毀滅性的力量,整片海水都幾乎沸騰了,那完全是力量使然,白色浪濤鋪天蓋地,仿佛世界末日將要來臨一般。小倔龍卻怡然不懼,堅定的面對著這一切。
  就在蕭晨他們以為更加可怕的沖擊來臨之時,兩艘古船忽然間又交錯開了。神光閃動,魔氣翻涌,兩艘古船錯身而過,但就在剎那間神船上一道七彩光芒沖擊而來,沖開了君王船上籠罩的烏光,筆直的向著小倔龍席卷而去。
  “趴下!”蕭晨喝喊,因為他感覺到了那道神光的危險性。但是小倔龍充耳不聞,像是一座石像一般屹立在那里。燦燦霞光并沒有將它擊殺,而是像水波一般將它籠罩了。
  接著又是一道神光沖擊而來,這一次并不是射向小倔龍,而席卷向雪白小獸緊緊抱在懷中的小圣樹,連帶著珂珂都被包裹在了里面。
  龍船沖向了禁忌之海,君王船駛向相反的碧海而去。一場預想中即將發生的毀滅性大沖撞竟然這樣避開了。
  而兩頭小獸此刻卻茫然無知,仿佛被兩道神光定住了身形,雖然已經遠遠離開了方才那片區域,但是光芒還沒有消散。直至又過了少片刻后,它們才猛烈掙動起來,非常有靈性的檢查自己的狀態,真如警覺的人類一般。不過,兩頭小獸并沒有任何異常,七彩光芒似乎并未造成一絲一毫不好的后果。
  碧波翻涌,君王船越來越快,在駛離禁忌之海后它的速度在不斷提升,最后化成一道烏光向著長生大陸方向沖去。
  廣闊的大海中不時有海島被甩向后方,君王船乘風破浪,仿佛在飛翔一般,再無任何阻擋,發出陣陣低沉的嗚嗚之聲,如此過了幾日已然駛出去了萬余里。不得不說,這片空間浩瀚無邊,比之人間界要廣闊的太多了。
  如此過去多日之后,數萬里海域已經在身后,君王船開始慢慢減速,仿佛間前方撲來一股浩大而又古老的氣息。
  蕭晨知道多半距離長生大陸不太遠了,這種若有若無的浩大氣息應該是屬于長生大陸的,他心中暗暗驚異,這個世界果然不一般。
  “燕傾城你有什么辦法讓我信服嗎?”
  聽到蕭晨如此問,燕傾城心中多少有些懼意,她知道再無決斷的話,蕭晨絕不會手下留情。她想出手,但是卻感覺無力,但要做出女人的妥協,異常的不甘心。
  燕傾城沉默良久,最后忽然笑了起來,像是解脫了一般,這大出蕭晨的預料。
  “你笑什么?”
  “和你做個交易吧。”
  “和我做交易,你現在還有什么資本呢?”
  燕傾城又是猶豫了很長時間,仿佛徹底下了決心,道:“你聽說過碎魔種神嗎?”
  “碎魔種神?!”蕭晨頗為吃驚,一瞬不瞬的盯著燕傾城,道:“人間界似乎有這樣一門功法,為傳說中的第一天功。”
  “人間界那是不完善的功法,是種魔,長生界流轉的是種神,兩者不可同日而語,碎魔種神奇功即便是在長生界也算得上無上功法,我將它與你交易如何?將之傳給你,你放我走。”
  “哈哈……你以為這樣就可以?”蕭晨大笑了起來,道:“所謂條條大路通長生,碎魔種神再神妙,于我來說也沒有太大的吸引力,你要知道在這長生界最頂級的功法并非僅僅一個碎魔種神而已。”
  燕傾城嘆了一口氣,下定了決心,道:“好吧,這個交易不成,就換另一種方法吧。既然你聽說過這門功法,就應該知道它的魔性與神性。”
  “是,我知道,這門功法雖然修成之后,威力強大到極點,但是也‘魔’到了極點,在修煉的過程中需要以人為鼎,存在著極大的危險。”
  “你說對了,修煉碎魔種神需要一個鼎爐,來寄托自身的一縷執念,是各種功法中最為艱難的法門,兇險到了極點。且在這個過程中,如果功力低于鼎爐,那么必將反受制于鼎爐,無法反抗,無法擺脫,無法掙扎,你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千百年來,可以說真正能夠修成者不過三四人而已。”
  “你想告訴我什么呢?”蕭晨問道。
  “我想讓你當我的鼎爐,你能知道這意味著什么,修煉碎魔種神者的人一定會選擇修為遠遠低于自己的人方可,而像我這樣修煉這種功法,成功幾率實在太渺茫了。可以說,我的一縷執念寄于你身體中,等若我們的命運聯系到了一起,我不可能害你,因為你死的同時我也活不成了。且,我功力低于你,你沒有任何的危險,受制的人是我……”
  蕭晨笑了,而燕傾城則在咬牙,這等于變向的妥協了,如此受制于蕭晨,一切都可能會發生。
  “蕭晨你應該相信進入長生大陸后我不會害你了吧。不過,我有個條件,當我將一縷執念寄入你的身體中后,你不可以對付我,三年內我們不相見。”
  蕭晨笑了,搖頭道:“這怎么可能呢!三年不相見,你一朝功成,到時候我豈不是成了你修成正果的真正鼎爐了,到時候受制于你,憑白成為你的階下囚。”
  “古往今來不過三兩人真正修成這門功法而已,你太過高估我了,且對于自己太過不自信了,你難道覺得你的修煉進度會被我追上嗎?好吧,如果你不自信可以取消三年之約。”燕傾城挑釁的看著蕭晨,絕代姿容有著一種另類的誘惑。
  “據我所知,碎魔種神一旦開始修煉,最起碼需要一年時間才會形成受制因果吧。”蕭晨明顯意動,不管多長時間,兩人有了這樣的聯系,只要燕傾城沒有功成,他殞的話燕傾城必殞,而燕傾城殞落的話他不受絲毫影響。當然,前提是燕傾城無法超越他,無法修成這門千百年來也沒有幾人修成的功法,如果在這種占盡各種有利條件的情況下受制于燕傾城,蕭晨覺得自己可以撞豆腐去死算了。
  “不錯,是需要一年的時間,但既然執念已入你體,你還有什么可怕的呢?你如果有絲毫閃失,我都會跟隨遭創。”燕傾城在拿自己的命運賭,她想搏上一搏,在萬般無奈的境地下想修煉此功來妥協。也許在這個過程中受制于蕭晨,但是一旦有朝一日她修煉成功,那么他們的關系將徹底扭轉。
  “好,既然如此我無話可說了。不過我有些懷疑,這門功法似乎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的吧。”
  “確實不是每個人都能都得到的,不死一脈中除卻少數祖師有這門奇功的修煉法門外,其他人皆不知曉,我之所以得到,有另一番奇緣。”燕傾城沒有說,蕭晨也沒有追問。
  接下來有些麻煩,蕭晨破開了燕傾城的封印,使之恢復了功力,以他現在的修為來說根本不擔心其反抗逃走。
  經過近乎神幻的一番經過,在陣陣霞光中、在種種神魔幻象中,一道靈光自燕傾城雙目中射入蕭晨的體內,在剎那間他們之間產生了某種聯系。
  與此同時,前方一片浩瀚無垠的大陸出現在他們的眼中,一股滄桑與久遠的氣息迎面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