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126 相遇

在茂密的林地間走出去數十里,沿途他們躲避過不少修者,終于來到了不死一門的重地。只見前方仙霧繚繞,秀山朦朧,實在是一處鐘天地之靈慧的寶地。
  再往前走,花香鳥語,飛瀑流泉,宛如進入了神仙的洞天福地。
  蕭晨的心緒波動,這絕對是一處圣地啊,不死一系的祖師邪王在人間界留下了天大的威名,實乃震古爍今的人物。在人間界他從來沒有想到過能夠與邪王有交集,畢竟那是千百年傳說中的人物,對于他來說太遙遠了,但而今卻來到了不死門的重地。
  那位驚才絕艷的邪王真的隱居在此地嗎?
  “邪王在此嗎?你們平時能夠看到嗎?”蕭晨問旁邊的一名弟子,頓時令那名弟子臉色黑黑的,怪異的望了他幾眼,卻沒有回答他。
  “不至于這么記仇吧?把你丟入海中的是這頭雪白小獸,不是我啊。”如此滿不在乎的話語,讓那名弟子氣的直接扭過身去,遠離了他三米遠,不再看他。
  走進這片風景秀麗的仙山之中,白猿歡跳,壽鹿銜果,更有仙鶴翔舞,清泉叮叮咚咚,殿宇亭臺點綴在山水間,仙氣朦朧,果真是一處超塵的凈土。
  驀然間,蕭晨看到兩頭龐然大物在這處仙地上空盤旋飛舞,竟然是兩頭黑色的翼龍,身長皆有十七八米,龍翼伸展開來足有三十米,渾身上下的龍鱗閃爍著燦燦光芒,雙翼伸展開來鼓蕩起陣陣罡風,將乳白色的仙舞吹的不斷流動。
  “兄弟你們這里怎么有翼龍啊?”蕭晨頗為驚訝。
  有個不死門的弟子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道:“這是我教七祖收服的護教黑龍。”
  “好大的氣派啊,居然收服這等兇猛的翼龍護教,了不起啊,這可是半神啊。”
  在山門處,蕭晨更是看到一只生有三頭的巨大怪獸,身長足有十米,渾身上下披著墨甲,形似老虎,靜靜的匐臥在那里,樣貌非常的兇猛,不用說這也是護教的兇獸。
  “哎呀,師妹你終于平安無恙的回來了,我可是為你擔心了好長時間啊。”一個頗為俊朗的青年男子帶著一些人迎出了山門,看起來是個厲害的角色,不經意掃向蕭晨時眼眸露出一縷精光。
  “傾城見過秦毅師兄。”
  “師妹怎么跟我見外了,呵呵,快去和我見掌教師伯吧,他老人家等你多時了,回頭師兄為你接風洗塵,好好慶祝一下你平安回來。”秦毅笑吟吟的說著,而后回過頭看了看黑色的小倔龍,道:“這是一頭龍王嗎,是師妹收服的嗎?”
  “不是,那是蕭晨收服的。”
  “哦,這位蕭兄待會我們多多親近。”直到這時秦毅才正式轉過身來看向蕭晨。
  “好的。”蕭晨隨意的應和道。
  走入這片洞天福地,不久之后燕傾城就見不死門的掌教去了,除卻那位二師兄外,其他弟子似乎對秦毅都頗有懼意。
  蕭晨被安排進一片緊鄰翠竹林的客舍,等了大約能有一個時辰,有人來請蕭晨,不死門的掌教要見他。三具骷髏與兩頭小獸沒有跟隨,蕭晨讓他們靜等在這里。
  在路上蕭晨又見到了秦毅,雖然對方含笑著與他打招呼,但直覺告訴蕭晨這個秦毅似乎并不是很友善。
  “蕭兄成為了我師妹修煉碎魔種神的鼎爐?”一邊走秦毅一邊問道。
  “是啊,碰巧之下我與傾城小姐有了這等因果。”
  “唔,很奇怪啊,我看蕭兄似乎比我師妹修為強上不少,她怎么會這樣選擇呢。”說到這里,秦毅笑著看蕭晨道:“一般來說修煉碎魔種神都會選擇最最敵視的人,這樣才能夠快速促進修煉者進境突破原有的境界,蕭兄與我師妹有隙嗎?”
  雖然話語很平淡,且有些關心的味道,但是這話中有話啊,既有挑撥又有警告的意味。
  “是嗎,修煉碎魔種神還有這樣奇怪的規矩?”蕭晨笑著道:“可是我與傾城小姐是共患難的至交啊,在龍島上我們可謂相互幫助與扶持才一起活了下來,她說因為相信我才選擇我做鼎爐的,因為一旦她修煉神功失敗,也不會擔心受制于我,因為她知道我不會害她。”
  秦毅神色不動,笑著道:“多謝蕭兄的照顧,不然師妹若是有危險,掌教師伯定然會很傷心的,她可是掌教師伯特別看重的人,這一次派遣她去就是要磨礪她一番,將來好委以重任,說不定將來的掌教可能會是她呢。”
  “這樣啊,原來傾城小姐這樣被貴派掌教看重啊。”
  兩人邊走邊談,可謂“鬼話連篇”。
  “蕭兄將來可有什么打算?”秦毅笑著問道。
  “沒什么打算啊,如果貴教不嫌棄,我想打擾一番,常住一段時間,好與傾城小姐多多交往。”蕭晨毫不臉紅的回答道。
  秦毅的臉色不禁抽動了一下,不過快速恢復了過來。蕭晨暗笑,小子跟我裝,就不相信你沉得住氣。
  因為蕭晨修為遠高于燕傾城,過段時間燕傾城碎魔種神正式開始修煉后,與蕭晨的聯系必將緊密起來,可以說除非奇跡發生,不然將會徹底受制于蕭晨。
  秦毅稍微平靜了一下,笑道:“蕭兄可不要多想啊,師妹是掌教師伯看重的人,將來可能會接替大位的,凡想成為死門掌教者都不能與外教修者接觸過密的。”
  “這可不是好消息啊,我對傾城小姐仰慕之極,我倆互有好感,但我也不希望因為我的緣故讓傾城放棄掌教之位啊。”蕭晨真是面無愧色,自然而又認真之極。聽的秦毅火往上撞,真想給他來兩下子,但他身為不死門青年一代的強者,卻不能做出這種無禮之事。
  蕭晨不知道旁邊的弟子可是將這些話都記了下來,不消片刻就會傳到燕傾城的耳中。
  不多時他們來到了一座氣勢恢宏的殿宇前,秦毅停了下來,讓另外的女弟子將蕭晨引了進去。
  這座宏大的殿宇內很安靜,香煙裊裊,一個須發皆白的老人盤坐大殿內,滿臉皺紋堆積,看起來足有七八十歲的樣子。給人一股非常奇異的感覺,老人明明坐在那里,但是卻仿似感應不到他的存在一般,仿佛那里只有一團空氣,而非一個盤坐的老人。
  高手,絕對的高手!身為不死門的掌教,最起碼應該是個半神吧。
  “你就是蕭晨?”
  “是,見過前輩。”雖然蕭晨對不死門的一些弟子不感冒,但是對這個老人還是有著一絲敬畏的。
  “是你殺死了王皓師弟?”不死門的掌教開門見山,直接問出了這個問題。
  “呃……”蕭晨頓時一愣,這件事情是無法抵賴的,當初神船之上所有人都看到他以戮神之式結果了王皓的性命。雖然是因為珂珂禁錮了王皓的行動能力,但是蕭晨明顯感覺到王皓雖然同是不死門的上代人物,但是與眼前的老者實乃天壤之別,根本無法與之相比。
  當下,蕭晨開始講述龍島上的事情,這些話語早已在君王船上和燕傾城對過了,他們的話必須一致才行。
  在蕭晨與不死門的掌教交談之際,燕傾城已經是又羞又氣的趕到了大殿外,她已經得知了蕭晨方才與秦毅說過的話語,其他不少弟子也都聽說了,小聲議論著蕭晨可能會成為不死門的姑爺。
  “師妹他在亂說話?”
  “那好,既然他在亂說,我們幫你收拾他。”
  “太可惡了,竟敢敗壞師妹的名聲,要給他一些教訓。”
  有些男弟子憤憤不平,不遠處秦毅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顯然他在教中青年一代地位不低,沒有人在他近前喧嚷。
  不少女弟子則是一副看戲的樣子,燕傾城平日不僅深得老輩高手寵溺,不少男弟子也都圍著她獻殷勤,難得有這樣吃癟的時候。
  大殿中不死門的掌教問了蕭晨不少問題,而后殿內一陣沉靜,很長時間都沒有聲音。過了足有一刻鐘,不死門的掌教才開口道:“從龍島平安歸來的有很多人,我不久前得到密報,你曾經在龍島之上收過傾城為女奴,可有此事?”
  說到這里,老人不再虛無縹緲,仿佛從一片空間穿越而出,真實的顯現在大殿內,頓時間一股根本無法抵擋的強大威壓將蕭晨籠罩了,讓他險些精神崩潰。
  “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與傾城小姐完全是為了活下去,才迫不得已演了一出戲而已,讓外界以為我們敵對,以為傾城小姐失去了戰力。”
  不死門的掌教死死的盯著蕭晨很長時間,眸光近乎實質化,像兩把利劍一般穿透進蕭晨的心海,短短的片刻中蕭晨已經通體皆汗,近乎虛脫了。
  不過,他到底還是硬抗了下來,寧可崩潰也不能據實相說,不然他可能會死的很慘。在這一刻,蕭晨深深的感覺到背后有一個強大的師門真是太重要了。
  當那股威壓消失之際,蕭晨險些栽倒,讓他驚愕的是,他看到不死門的掌教仿似真的破進了另一片空間,讓自己的身體處在虛無縹緲間,整個人如同一道虛影一般。
  “走吧,我去看看那頭雪白的小獸到底是何異種。”
  聽到不死門的掌教這樣一說,蕭晨頓時一愣,珂珂竟然引起了這個深不可測的老人的注意,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似乎看出了蕭晨的擔憂,老人淡淡的道:“我沒有惡意,只是不久前接到密報,你的那頭小獸不是龍王,但卻不次于龍王,我想看看到底何異種。”
  當蕭晨走出這座大殿時,見到外面已經圍了不少不死門的弟子,大多數人皆笑吟吟,有些男弟子則對他怒目而視,燕傾城更是面色不善的截住了他。
  “蕭晨你……”燕傾城的話語快速收住了,其他弟子也趕緊恭敬的退向了兩旁,因為他們看到掌教跟在后面走了出來,飄渺如同一團云霧一般。
  不死掌教淡淡的看了眾人幾眼,而后向前走去,蕭晨跟在其后,先是沖著燕傾城道:“傾城小姐一會兒我去找你。”而后又對著眾人道:“各位一會兒見。”
  眾人一陣發呆,而后有些人立時攥緊了拳頭,但是沒有人敢在掌教面前多語。
  很快蕭晨與不死門的掌教就來到了那片竹舍,小倔龍與珂珂一同沖了出來,不死掌教看到它們后眼中立時射出兩道神光,一瞬不瞬的盯著它們。
  兩頭小獸似乎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與不死門的掌教立時對峙了起來。
  “好奇怪的兩頭小獸。”不死門的掌教輕聲自語道。
  “吼……”似乎感覺到了不死門掌教的強大,小倔龍沖著他發出一聲怒吼,似乎想要與之決戰似的,惹得老人露出了淡淡笑意道:“雖不是龍王,但卻有龍王的品質。”
  珂珂則轉動著大眼,圍繞著老人轉了起來,它似乎很好奇這個老人為何這樣關注它們。
  “這頭雪白的小獸更是奇怪,我需要查一部古籍才能確定它的身份。”
  就在這時,三具骷髏走了出來,他們都套著魔鬼的皮蛻,看起來枯瘦怪異無比,但是當不死掌教看清他們的容貌后卻是大驚失色,比之看到兩頭小獸時的樣子還要激動,口中喃喃著:“這是……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