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127 不死掌教

不死掌教這種表情、這種神色讓蕭晨大吃一驚,難道他曾經見過魔鬼的容貌不成,這完全是因驚而出神的樣子啊,只是這怎么可能呢?
  不死掌教不過七八十歲的樣子,而魔鬼早已在龍島上存在無數歲月了,不可能離開過那里,不死掌教是如何看到過其容貌的呢?
  在剎那間蕭晨有了一個大膽的聯想,魔鬼該不是不死一脈的前輩人物吧,甚至該不會是邪王吧?而不死掌教之所以如此吃驚,應該是看到過魔鬼的雕像或畫像。
  但是,他又很快推翻了魔鬼為不死一脈前輩人物的猜想。要知道這一脈的祖師邪王存在的歲月都比不過魔鬼,邪王乃是一兩千年前的人物,而魔鬼在龍島已經歷蛻皮數十張了,每一次蛻皮時間間隔都為百年以上,小胖子牛仁他們那個村落可是有清晰記載的。
  “老人家您為何如此激動,難道你您曾經看到過這樣的容貌?”蕭晨開口問道。
  以不死掌教這種高深莫測的修為焉能看不出是三具骷髏在套著蛻皮,他慢慢平復了自己波瀾起伏的心緒,道:“看到過,我真的看到過,但是……太讓我感覺不可思議了!這……這是巧合,一定是巧合而已。”
  三具骷髏靜靜的看著這一切,一副無所謂的沉靜樣子。
  “你們隨我來。”畢竟乃是深不可測的高手,不死掌教又恢復了古井無波的樣子,帶著蕭晨他們向著山林中走去,沿途飛瀑流泉,穿過一片片花香鳥語的地帶,宮殿越來越少,他們來到了非常安靜的后山。
  這里絕對是不死一脈的重地,雖然建筑很少,但都是一些古建筑物,看起來歲月非常悠久的樣子,兩頭翼龍的巢穴就在此地,一頭小翼龍正在一座石山上的巨大洞穴旁獨自玩耍。
  香煙裊裊,幾座石塔前都有巨大的銅爐,里面插著粗大的香支。雖然沒有看到人影,但是蕭晨的靈覺告訴他,這里絕對有不世高手守護,他感覺到了一種無言的壓迫感,似乎在警告著他們不要亂來。
  推開一扇斑駁的朱紅色大門,走進一座古建建筑中,連續穿過幾重殿宇,他們在一座大殿中停了下來。
  古殿內很空曠,沒有任何多余的擺設,唯有正中間供奉著一幅古畫,讓蕭晨大吃一驚的是,古畫中的人物竟然是一個神態祥和的老人,與魔鬼衰老狀態時的樣子一模一樣。
  “這……”他感覺有些張口結舌,難道推測的時間有誤,魔鬼真的是不死一脈的祖師?!
  不死掌教先是恭敬拜了一拜,而后認真觀看古畫,與三具骷髏進行細微的比較。
  “太不可思議了,竟然一模一樣啊!”不死掌教如此感嘆著。
  右眉心中的一顆紅痣都一般無二,且左手腕的胎記也在畫像中清晰的勾畫了出來,這都與三具骷髏套著的魔鬼蛻皮一般無二。
  “這三張皮蛻是在龍島上發現的嗎?”不死掌教向蕭晨詢問。
  “是的。”
  “你們是如何尋到的?”
  “碰巧之下自冰層中挖掘出來的。”
  “這樣說來那個人曾經去過龍島,因為這個原因消失在了這個世上。”不死掌教似乎有些感慨。
  “那個人是誰,很強嗎?”蕭晨忍不住問道,因為不死掌教實力深不可測,整個人仿佛破開了空間,隱身在另一片天地中,給人不真實的感覺,而這樣一個人卻因魔鬼蛻皮而心緒激動,可想而知魔鬼必然有著不可思議的身份。
  “很強,非常強,強的讓人難以望其項背!”
  蕭晨知道魔鬼必然有過人之處,不然怎么可能是從死城中唯一逃出來的鬼物呢,生前必然是了不得的杰出之輩。不過聽聞不死掌教如此評價,他還是忍不住吃驚,當得起如此評價,恐怕不會下于不死一脈的祖師邪王吧。
  “他到底是誰?”
  “先不要問他是誰,你將其中詳情向我說一遍。”
  “好吧……”蕭晨將能說的全部說了出來,聽的不死掌教一會兒皺眉,一會兒驚訝。
  “他竟然是唯一逃出死城的人。”不死掌教自語道:“在封印的龍島之上能夠穩定在超越半神境界,果然驚世駭俗,要知道龍島上的封印力量是弒神的。”
  不死掌教似乎陷入了追憶中,自語道:“他是從人間界破碎虛空而來的,在人間界時自創震古爍今的不世奇功,打遍天下無敵手,就是初期進入長生界時也是所向披靡,抬手間將尋上門來的神靈都打的灰飛煙滅。用行動為我們這些后代弟子樹立了強大的自信,人是不畏神靈的,是可以超越神靈的。”
  蕭晨也聽的很激動,種種跡象表明這個人似乎就是不死一脈的祖師邪王!
  “是千古奇才邪王吧?”蕭晨不得不這樣推測,因為邪王的功法是自創的,是古往今來資質最強的人之一,幾乎沒有幾人能夠趕得上。
  “不是。”
  “不是?!”這讓蕭晨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這座宮殿中供奉的畫像乃是邪王親自繪制的,那人比祖師邪王的身份要久遠的多啊。”
  不死掌教這些話語讓蕭晨大驚失色,比邪王的身份還要高,邪王不是不死一脈的祖師嗎?那個人的身份真是讓人無從推測了。
  “年輕人你來自人間界,應該聽到過一些傳聞吧,當年人間界曾經有一個號稱天下第一大教的門派,雖然早已分崩離析多年了,但是想必還應該有些傳說。我們的祖師邪王就是從那個大教中分出來的。”
  “天下第一大教,你是說魔教?”
  “不錯。祖師邪王的武功起初就是傳承于魔教,直至后來祖師才自創出傲視天下的不死奇功,號稱能夠與碎魔種神分庭抗禮的功法。祖師雖然在長生界創立了不死一脈,但飲水思源,并未忘記自己的啟蒙師門,雖然那個師門早已分崩離析了。祖師還是親手繪制了魔教教祖的畫像,供奉于殿內。”
  “魔鬼是……魔教教祖?!”蕭晨感覺口中發干,聲音有些顫抖,一切都太過不可思議了。魔教教祖那絕對是一個曾經橫掃天下無敵手的恐怖存在啊。
  “正是魔教教祖,曾經創下碎魔種神、天魔功等一系列蓋世功法的絕代人雄!魔教雖然早已分崩離析了,但是那些殘留的支脈依然是長生界中的大教,而在后世弟子中邪王是唯一一個能夠與魔教教祖相提并論的人物。”
  雖然都已經進入了長生界,但即便是邪王都沒能夠見到過魔教教祖,因為他們之間相隔的年代太遠了,魔教教祖過早的在長生界消失了,這也是魔教分崩離析的最主要原因。
  大殿中的畫像是邪王為表達尊敬之情,特意去魔教遺址尋其雕塑與圖像而親手繪制供奉于此的。
  “想不到啊想不到,魔教教祖竟然逝于龍島之上,怪不得這么多年來無數人尋找都未果呢。”不死掌教感嘆著。不過知道魔鬼還陽之后,他還是非常激動的,這意味著魔教教祖數年之后可能會重新登臨長生大陸。如果傳出去,這絕對會是一個石破天驚的重大消息,就是不死邪王知道也會重新出世的。
  魔教教祖的潛質天下少有人能及,死軀重新煥發活力,如果離開鎮封神之力量的龍島,其修為必將連續突破幾個境界,恢復當年的神通不會太遙遠。
  蕭晨趁機向不死掌教詢問邪王如今在何方。
  “邪王祖師已經八百年未回本教了,誰也不知他如今的下落,本教若無生死危難的話祖師多半永遠都不會回來了,他早已放下了一切。”
  接下來三具骷髏脫下了魔鬼的蛻皮,這是魔教教祖的真身遺蛻的,現在當著該教分支掌教的面說什么也不能再繼續穿下去了,三張蛻皮被當成圣寶供奉在畫像前。
  知道魔鬼與蕭晨的關系后,不死掌教與他的關系自然發生了明顯的變化,雖然平靜下來后依舊古井無波,但是已經不似方才那般了。
  “我知道你與傾城都沒有說實話,不過沒有關系,在那種惡劣的環境中發生都什么都很正常。我更知道王皓對我與傾城的師傅一直不滿,對傾城出手也在意料之中,看在魔教教祖的情面上我就不追究這件事情了。不過,以后你若膽敢對不死一門不利,我出手是不會容情的。現在外面很亂,關于龍王的爭奪風波還沒有平息,你暫時就在我教修煉吧,何時離去你自便。”
  這樣對于蕭晨來說已經算仁至義盡了,托庇在不死門即便有人懷疑小倔龍是龍王,也沒有人敢打上門來,他可以安心的在此修煉。
  隨后不死掌教又走進另一重古殿中尋出一本古籍,認真的查閱起來,只是最后他搖了搖頭,道:“奇怪,這頭雪白小獸到底什么來頭呢,這本古籍收錄了眾多的天地異獸,但它卻不在此列。”
  蕭晨將背包中的七彩玉殼翻了出來,但是不死掌教觀看許久之后依然無絲毫頭緒,最后道:“天下間若論典籍之豐富莫過于佛教,以后若是有機會你可以去佛教走上一趟,問個究竟。”
  蕭晨在不死一門中安定了下來,每日間都在竹舍中默默修煉,在這長生大陸上實力才是硬道理,想要更好的活下去,他要不斷突破方可。
  幾日來不死門中沸沸揚揚,許多弟子都在議論蕭晨將可能成為不死門的姑爺,燕傾城將要嫁給他。很顯然這決不是某位男弟子所為,是門中實力與地位不次于燕傾城的幾位女弟子暗中謀劃的,有人的地方有江湖就有斗爭,一切如此簡單而已,這就是人性。
  這確實讓燕傾城羞惱無比,同時也讓不死門中不少男弟子抓狂。
  期間也曾有弟子來挑釁,不過都被珂珂毫不客氣的丟了出去,蕭晨也任由雪白小獸發威,因為他知道這樣貿然來挑釁的人都是上不得臺面的角色,真正的人物是不會如此行事的,即便有所行動也是謀定而后動。
  如此過了一個星期,不死門中一個實權人物歸來,秦毅的父親秦長風,與王皓一般雖然名義上是掌教的師弟,但是按年齡來說差了一輩,不過五十歲而已。
  秦長風始一歸來就鬧的沸沸揚揚,聲稱要治蕭晨與燕傾城的罪,他已經得知了王皓被殺的秘密消息。
  一時間不死門中風風雨雨,不過在不死掌教的壓制下,也沒有鬧出太大的亂子,但最終燕傾城被禁閉于后山,而蕭晨這個外人也獲罰,將要被封在不死重地一年。
  只是,與其說是封在這里,不如說是強制要求蕭晨修煉而已,不死掌教對他還算可以,封制他的所在介于后山與前山間,景色非常秀麗。
  蕭晨樂得尋個安謐的地方靜修。
  只是樹欲靜而風不止。晚間,某座院落中秦毅將一個藥包交給身邊的一人,道:“這個分量足夠了。”
  那人接過藥包咽下一口口水,道:“這……可是一包烈性春藥啊,這么多該不會鬧出人命吧?”
  秦毅笑了笑,道:“不會,那個家伙修為非常深厚,出不了大亂子。”
  而此刻蕭晨被雪白小獸珂珂從靜修中驚醒了過來,這些日子來珂珂整日間神出鬼沒,經常不見蹤影,不知道它在忙些什么。
  雪白小獸口中銜著一串晶瑩剔透的紅色果子,透發著沁人心脾的果香,而小獸爪中抓著一本古籍,它的神色非常的興奮,一雙大眼使勁的眨著,將古籍與晶瑩的紅色果實同時向蕭晨遞去。
  蕭晨奇怪的看著它,當接過古籍時驚的目瞪口呆,因為封面有四個古字:不死魔功。
  居然是不死一脈的鎮教奇功,竟然被雪白小獸給偷來了,蕭晨驚的心中怦怦亂跳。
  “你……從什么地方找到的?”他感覺口中有些發干,這可是不小的禍事啊,這小家伙未免太過亂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