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129 地窟

蕭晨目瞪口呆,好烈性的春藥啊,估計他如果誤服,雖然不至于出大問題,但也肯定會出丑。
  秦毅這個小子還真不是個東西,不過總算還不是多么心狠,沒有下烈性毒藥。蕭晨沒有什么猶豫,想玩就陪他玩唄,以玄功將食料中的粉末小心翼翼的吸附到了掌心,而后沒有任何猶豫的將大部分投入了水缸中。
  “利益均沾”,反正隱居在后山的人都是超級高手,料想不會出大亂子,頂多也就讓那些老大爺、老婆婆們上竄下跳一會兒罷了,要真是徹查就找秦毅算賬去吧。
  當然,蕭晨也不想就這樣便宜秦毅,以超絕的身法無聲無息來到了秦毅的居所,這個跨院不算小,居然有專門的茶房,他毫不客氣的將剩下的粉末摻入到了茶葉中。
  第二日果然熱鬧,后山傳來幾聲憤怒的吼聲,不過很快就平靜了下去,但是事情肯定沒完,廚房肯定要遭到徹查。
  讓蕭晨意想不到的是,后山中招的老大爺們與老婆婆們雖然若無其事,但是另一個出乎他想象的人中大招了,就是在后山禁閉的燕傾城,在后山林地間不斷尖聲大叫。
  “蕭晨你給我出來。”
  “我知道是你陷害我……”
  “啊啊啊,該死的蕭晨……”
  最后燕傾城硬是殺到了蕭晨的居所,臉色潮紅,整個人都在顫抖,顯然藥性正烈呢,不過以她的修為來說倒也無大礙。
  發生了這種事情,秦毅立時緊張無比,而秦長風最了解自己的兒子,似乎覺察到了什么,結果走入秦毅處不多時,也就是喝碗茶的時間就發出了一聲怒吼,最后老頭到沒什么,秦毅則開始在自己的院子中裸奔……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不過據傳秦毅給掌教找去狠狠的訓了一頓,如果不是顧忌秦長風的面子可能會重罰一番。
  只是燕傾城臉色潮紅的在蕭晨院內“跳舞”,其實是“發飆”,則被不死門內的幾位女子傳的“有聲有色”,當然肯定是改良的香艷曖昧版。
  時間過的很快,蕭晨來到不死門已經三個月了,每日都在靜靜的修煉,戮神、逆亂、鎮魔、崩裂四大散手中的戮神已經被他能夠很好的掌控了,而逆亂也有所悟了,至于鎮魔與崩裂還只是能簡單的運用而已。
  當然,并不是他天分不夠,最主要的原因是近來他正在鉆研不死門的鎮教寶典,“神魔不滅印”被他反復精研,他想嘗試將之濃縮成一記散手,一式以弱擊強的“不滅印”。
  毫無疑問不死門的鎮教寶典博大精深,但是他并不想全部涉獵,只要汲取到其中的最精華的部分就足夠了,如果真的能夠有效的融入自己的功法中,必將讓其功法再上一個臺階。
  想法固然好,但真正實施起來太艱難了,三個月來他強行沖關,結果五次咳血不止,險些肉身崩潰,靈魂也是幾次遭創,可想而知這門功法的玄奧與艱深。
  這還只是抽取其中部分精華而已,如果真個徹底從頭修煉,那么必將更加耗費心神,難怪不死門可以長盛不衰,有這等奇功可參悟是有著很大保障的。
  當修煉到第四個月時,蕭晨終于有所小成,“不滅印”初具形態,同時期四大散手中的逆亂也能夠很好的掌控了。
  而在這四個月的過程中,蕭晨也在苦苦參悟“不死天翼”,能夠御空而行是他夢寐以求的,即便不能修成不滅印,也一定要修成能夠飛天遁地的神翼,這是四個月來他最為上心的事情。
  只是不死天翼的修煉似乎比不滅印還要艱難,他每天都在苦思,但是進展卻很緩慢,他的背后只浮現出兩道朦朧的紫霧而已,距離化形成神翼還差的遠。
  在這幾個月中,三具骷髏每日都在默默修煉,幾乎足不出門,對于他們來說只要有安靜的修煉所在就可以,沒有任何所需。雪白小獸珂珂整日間神出鬼沒,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好在還算聽話,沒有偷跑入不死門的那些禁地。
  至于小倔龍生依舊如往昔那般總是戰意高昂,每日都往返于后山與那座地宮間,幾乎每天都要去后山尋那頭小翼龍廝殺。那頭翼龍雖然也可以稱之為“小龍”,但也足有三四米長了,比之小倔龍可大的多了。小倔龍可謂屢敗屢戰,每天都是血淋淋爬回地宮舔舐傷口,吞食火云果恢復體力。
  到最后看到小倔龍如此不要命的死戰,小翼龍都害怕了,不是它不想一戰殺死小倔龍徹底解決這個亡命徒,而是小倔龍似乎殺不死,無論多么重的傷都能活下來,仿佛有著不死身一般,且越戰越強。
  不死門內的眾人已經習慣每日間的龍嘶獸吼了,而不死掌教等人看向小倔龍的目光則慢慢發生了變化,他們覺察到了小倔龍的不一般。
  時間總是在不知不覺間自指尖劃過,蕭晨來到不死門已經半年了,他終于將不滅印修成了,當然所謂的修成也只是如同戮神、逆亂、鎮魔這三式一般能夠掌控運用,并不是真個能夠揮灑出至高奧義。
  四大散手并入不滅式后可以稱之為五大散手了,而蕭晨對于不死天翼的修煉可謂鍥而不舍,屢敗屢戰,期間通過觀看與小倔龍爭斗的小翼龍受了不少啟發。
  又是一個清晨,霞光灑在后山間,讓朦朧的霧氣閃爍出五彩光芒,繚繞在林地間、花草中,更顯得瑰美,這片秀麗的凈土如同仙鄉一般。
  “蕭晨你好大的膽子,掌教師伯可沒讓你亂闖后山,只是讓你在前面靜修而已,你竟敢跑到我教重地來……”燕傾城正在迎著朝陽吞吐霞光,一道道如夢似幻的光彩縈繞在她的身旁,將她襯托的超塵脫俗,美麗的無雙的容顏傾城傾國,讓人不可正視。
  “呵呵,那你去你的掌教師伯那里告狀好了。”蕭晨輕笑,幾乎每日都來后山,那些隱居在此地的不死門老輩人物既然沒有開口,燕傾城如何奈何他。
  看到蕭晨那滿不在乎的笑容,燕傾城恨的牙根都癢癢,這么多日子以來她可謂暗氣暗生,教內流傳著不少關于她與蕭晨曖昧糾纏的事情,盡管知道是她的師姐妹等人在推波助瀾,但也不是事出無因。
  隨著外界關于龍王爭斗的風波漸漸平息,當初龍島上發生的許多事情都已經流傳了開來,關于她與蕭晨間的糾葛更是早已在不死門小范圍內傳播了開來,讓她看到蕭晨就雙眼發黑,尤其想到正在修煉碎魔種神大法,以后可能會導致更為嚴重的后果,她恨不得咬上蕭晨兩口才解氣。
  “姓蕭的你不要得意,我早晚會將曾經的一切都還之與你的。”
  “好呀,我期待。再有半年你的不死魔功就將徹底轉化成碎魔種神大法了吧,到那時似乎我就可以掌控你了。唔,我想想怎么辦呢,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有著正常男人的一切需求,似乎該結束這種苦行僧似的的枯燥修煉了。我覺得現在我們可以好好聊一聊,談一談你和我的事情。”
  “去死!你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懶得理你,沒什么可以和你談的。”
  “我是男人啊,你是女人,談一談我們之間的事情,就是談一談男人和女人的事情。”
  說完這些話,蕭晨轉身就走,因為他知道再說下去,燕傾城就要徹底發飆了,同時因為他感覺暗中似乎有些老大爺們正在看著他。
  燕傾城絕美的臉色黑黑的,婀娜挺秀的曼妙軀體在微微顫抖,真想沖過去將蕭晨踹倒在地狠狠的踩他那張可惡的笑臉。
  不多時小倔龍來了,對著崖壁下的龍洞長嘯,對里面的小翼龍挑釁,三米多長的小翼龍最近總是被動應戰,心中可謂氣憤而又郁悶,對這個沒事總來找它打架的小怪龍又氣又惱,偏偏打不死。
  雙翼一展它飛了過來,而后猛的撲擊而下,今天它似乎想要盡早結束戰斗,上來就全力搏擊,一雙鋒利的龍爪像是天鉤一般,撕裂出陣陣罡風,向著小倔龍的脊背抓去。
  刷刷刷龍影晃動,小倔龍在原地留下幾道殘影,速度快的不可思議,快速躲避了開來,結果原地的巖石被小翼龍直接抓裂了。
  蕭晨看的暗暗心驚,小倔龍的進步速度真是太快了,方才連續的移形換位,就像人類中的高手在施展玄妙的身法一般,沒有人教這頭小倔龍人類的修煉之法啊,難道它與珂珂一般天生掌握有神秘而又高深莫測的法訣?只是那不是龍王的特權嗎?
  許久沒注意了,小倔龍的那只獨角已經完全長出來了,光芒燦燦,顯得神異非凡,小倔龍的體質似乎發生了不小的變化,力量比以前大的多了,速度也更加的快了。
  “嗷吼……”
  兩頭龍激烈的打斗了起來,盡管小倔龍還不是翼龍的對手,但是卻悍不畏死,異常的兇悍,那真是一個小亡命徒啊,讓小翼龍束手束腳。
  最后,渾身鮮血長流的小倔龍敗走了,而就在這個時候蕭晨出手了,他將想要飛回龍穴的小翼龍以封神光幕籠罩住了,讓這頭小翼龍非常的憤怒,不斷的掙扎。
  “小家伙別慌,我只是想看看你如何運轉龍元力于雙翼的,一會兒就放開你。”蕭晨盡全力拘禁住小翼龍不斷的探索著。
  雙手摸索著細碎的鱗甲,感受著里面澎湃的龍元力,感應著那些力量如何在翼龍的雙翼間流轉,結合著不死天翼的修煉法門,蕭晨一邊思索一邊運轉玄功沖擊自己背后的脈絡。
  半個時辰之后,蕭晨終于若有所悟,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感覺有些不對勁,小翼龍安靜了下來不再掙動了,同時他發現地面上出現大片的陰影。驀地抬頭仰望,只見兩頭龐然大物鋪天蓋地而下,鼓蕩起陣陣罡風。
  暈了!
  蕭晨放開小翼龍抬腿就跑,在外面巡視的兩頭成年翼龍回來了,正好被它們發現了這一切。
  哪里能夠逃的掉,眼看著那巨大的龍爪向著蕭晨籠罩而去,不過最終并沒有撕裂而下,兩頭成年翼龍一前一后降落了下來。光芒閃爍,龐大的龍軀消失不見了,一對青年男女截住了他的去路,男的的挺拔英武,女的美麗嬌艷。
  雖然知道成年翼龍都有半神境界的修為,都能夠化形成人,但是親眼看到還是讓蕭晨有些吃驚,更主要的原因是他方才還欺負人家的孩子呢,被抓個正著,焉不心驚。
  “那啥,我沒有惡意……”蕭晨被逮個正著,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這可是兩個半神啊,光顧著研究不死天翼了,怎么忽略了小翼龍的父母了呢。
  “嗚嗚……他欺負我的,還想偷我們的寶藏。”不遠處那頭小翼龍哭著飛了過來,開始奶聲奶氣的告黑狀。
  他@#%¥……蕭晨有些無語了,這頭小翼龍居然也能講人語,且非常的流利,明顯告在黑狀呢!要知道翼龍最看重寶物了,幾乎每頭成年翼龍都一個不大不小的寶藏。這不是陷害他嗎,不過細想想也算不上陷害,這樣收拾他也是正理。
  刷的一聲,光芒閃耀,蕭晨被這對夫婦待到了龍穴內。
  “想要讓我們原諒你,想辦法讓那頭來自龍島是小龍教給我們孩子傳說中的龍族古戰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