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131 進階功成

紫色霞光剎那間爆發而出,不死天翼自蕭晨背后伸展了出來,紫色神翼晶瑩如玉一般,近乎透明,但是卻蘊含著強大的力量,這不單是能夠飛天遁地的神翼。還是可怕地武器,遠非燕傾城五重天時所化出的不死天翼。八重天頂峰的不死天翼已經成為了非常恐怖而又厲害的武器,頂地上神兵利刃了。
  當然,這完全是能量化的,能夠隨心所欲的收放。
  刷
  輕展神翼。蕭晨宛如一道紫電一般來到了院中。而后猶如又化成一道紫光遁入前方的山林。左后御空而回。
  一切是那樣的完美,不死天翼修成讓蕭晨地速度提升到了難以想象地境地,從此以后海闊天空。與人激戰再不用局限于地面了,可以說有天翼在身。那些能夠御空而行地咒師、靈士對他來說再無任何優勢,他將會成為那些人地克星。
  站在水井旁,提著木桶一遍又一遍地沖洗自己地身體,無疑蕭晨地心情是愉悅地。
  房內的食物早已冷卻了,蕭晨已經三天未出門。廚房地人來往幾次都沒有打攪他。只是安靜的將飯菜放下。這或許就是修煉門派中不成文地規矩吧。
  雖然在吃冷飯,但是蕭晨卻感覺在享用仙著佳品。這是源于心靈上的滿足,半年地苦功終于有了收獲,這一階段地修煉可謂圓滿功成。
  三具骷髏似乎也感覺到了他的喜悅。從另一間屋子走了進來,下巴“咔吧咔吧”作響。似乎在向他表示祝賀。
  很長時間沒有看到雪白小獸與小倔龍了。蕭晨向邁著輕快地步伐向著后山走去。
  燕傾城正在一片芳草地間靜坐。朦朧的霧氣籠罩在她的周圍,婉轉的鳥鳴在附近的花樹間繚繞。一切都是如此地安寧。絕代佳人融入至美之境中,真是一副生動而又和諧地畫面。
  蕭晨靜靜地觀望了一陣。沒有打破這幅充滿美感的畫境,穿過這片區域繼續向前走去。直到他遠去,燕傾城睜開了一雙美目。而后望了一眼又閉上了。
  穿過一片飛瀑流泉地帶。前方傳來陣陣打斗時地罡風涌動的聲響,小倔龍果然又在龍穴附近激戰呢,蕭晨驚異的發覺它地速度似乎又有所提升了,且戰斗技巧更加地豐富了。不過大多時候它似乎在運用蠻力硬撼。
  經過長時間地了解。蕭晨已經知道。并不是小倔龍生性魯莽。而是它似乎在有意以弱擊強。似乎想拼命鍛煉自己的**,不惜每次弄地重傷加身,似乎想要激發出隱藏于龍族**中地潛能。至于戰斗技巧。它似乎有著過人地天賦,雖然不常用。但是已經越來越嫻熟了。且似乎真如翼龍夫婦所說的那般。掌握一些傳說中的龍族古戰技。因為每次它的戰斗方式都非常玄奧與高明。
  此刻。正在陪小倔龍戰斗地是小翼龍地父親,他化身成人身正在親自與之對練,當然出手是非常有分寸的。用恰當地力量擊遍小倔龍周身每一寸地方。龍元力不斷透發而進,已經讓小黑龍的鱗甲滲透出了絲絲的血跡。雖然重傷了。但卻還不至于有性命之憂。
  小倔龍似乎非常滿意這樣地戰斗。做出一連串以往蕭晨從來未看到的動作。在交戰之地留下一道道殘影,戰斗方式古怪而卻有效之極。雖然不可能傷到小翼龍的父親。但也顯示出了非凡地戰技。
  蕭晨看出了一些門道,還真是非常適合龍族地戰斗技巧,小倔龍似乎算是在回報翼龍夫婦這些日子以來親自陪他戰斗,這個小家伙雖然酷酷地,但是心靈卻很通透,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都有自己地準主意。
  旁邊觀戰的小翼龍雖然似乎在黑著小臉,但眼中那有些興奮地光芒已經出賣了它漸漸轉變過來的心情。
  當戰斗結束后。小倔龍拖著傷體走到了小翼龍的近前。居然伸出一只龍爪點向了小翼龍地額頭。
  小翼龍如此幼小就能夠講人語,顯然是非常不一般的,它稍稍一愣,但還是低下了頭顱。不然小倔龍可沒有那么高。
  一點光華自小倔龍地龍爪上透發而出。如水波一般涌動而出,竟然似乎融進了小翼龍地額頭內。
  直至小倔龍遠去。小翼龍似乎才回過神來,它嘟囔道:“其實這個小無賴如果不是每天都來騷擾我也挺可愛地。剛才它又傳給了我一些戰斗技巧。”
  小翼龍的父親對著蕭晨笑了笑,道:“非常感謝。”
  “不用謝,小倔龍有自己地主見。我可左右不了它的想法,我想它之所以會教給你們孩子龍族古戰技。是因為它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整日來打擾你們吧。”
  “就是,就是,我都快被他逼瘋了。”小翼龍小聲嘟囔道。
  蕭晨向著小倔龍追去,在離去時他似乎有聽到了小翼龍地父親在低語說著“龍王”等字眼。在說小倔龍?不像。難道是想讓他地孩子也晉升為龍王?這……還真是一個大膽地想法。不過似乎也很有可能啊。那頭小翼龍怎么看都不是個簡單地主啊。這么小居然就能講人語。
  很快就追上了重傷的小倔龍,小家伙還是像往常那般酷酷地向蕭晨點了點頭。沒有多余地表示。又繼續前進了。
  回到那座地窟,小倔龍默默的用溫泉沖洗充滿血跡地傷體,忍受著那種渾身欲裂般的劇痛。而后開始大口地吞噬火云果,恢復自己地精氣神。
  盡管幾座石洞中都掛滿了這種晶瑩剔透如紅瑪瑙般的果實,且盡管小倔龍與雪白小獸每日都僅僅進食少量這種靈果。但幾個月下來火云果還是快被吃光了,墻壁上幾乎只剩下了光禿禿地藤莖。
  也許小倔龍進步神速也與此有關吧。每次重傷后都有這種靈果快速補充**所需。幫助它進一步激發**潛能。
  同時,蕭晨也注意到洞府中似乎還有其他果核。仔細發覺竟然像極了紫晶梨。他知道這決不可能是小倔龍自己去尋來地。因為這個小家伙就知道悶頭戰斗與修煉,肯定不會去尋靈果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蕭晨一下子就聯想到了珂珂,這個小東西還真是天地靈粹地克星,附近的好東西多半沒有一樣能逃過它地掌心,在一個角落蕭晨更是發現了少半根紫金靈芝,浪費啊。真是太浪費了。居然這樣糟蹋天材地寶。
  珂珂最近神出鬼沒,蕭晨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它了,現在看來它似乎在這片仙山混地如魚得水一般。
  蕭晨在這里等了足足三天,才看到雪白小獸露面,小家伙是抱著一棵如大蘿卜般的超級大人參回來的。但就像是丟大白菜一般滿不在乎的丟給了小倔龍。
  珂珂的皮毛更加地光亮了,像是神玉精心雕琢而成的一般晶瑩,一雙鳥溜溜地大眼也更加地靈動。可謂滿身都是靈氣,當然又胖了些,可以想象它平常都是將這些天地靈粹當食物享用地。唬的蕭晨一愣一愣地。真是太奢侈了!
  看到蕭晨來了,雪白小獸地眼神似乎有些發虛。眼神怎么看都覺得有些不對勁。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啊?”
  用力搖頭,雪白小獸將大蘿卜般地人參丟了過來。那意思是讓蕭晨享用。有些討好地意味。
  “咦,你心虛了。說吧,是不是惹出什么事情來了。”
  難得地雪白小獸露出了一絲不好意思地神態。指了指那棵大人參,用小爪子接連比劃著,雖然已經很默契了,但還是費了很半天地時間,蕭晨才明白它在說什么,人參居然是從人家藥草園里拔來的。
  蕭晨當時立刻無語了。不用問也知道了。以它地性格來說,最近肯定沒少光顧人家的藥草園,真將人家的寶地當成自家菜園子了。
  “這樣地人參你拔了多少啊?”
  雪白小獸認真地想了想。伸出了一只小獸爪。
  “五株?”
  雪白小獸將小獸爪翻了過來。掌心向下。
  “十株?”
  小獸爪接著又菩羽。
  蕭晨張口結舌。
  小獸爪再翻。
  蕭晨感覺滿腦門子黑線。看到它還要翻下去。急忙止住了它。
  “別翻了,我算是知道了,你真將那里當成蘿卜地了。在你眼中這些稀有地大人參跟大蘿卜沒什么兩樣。”
  雪白小獸眨了眨一雙靈動地大眼,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自己地頭。
  “除了人參之外是否還動了其他地藥草?”
  磨磨蹭蹭,磨磨蹭蹭,珂珂從洞府地角落里尋來一些吃剩下地根莖、果核等。不得不讓人感嘆。品種還真是齊全啊,靈芝、紫晶梨、烈陽棗、赤金蓮……
  蕭晨當時頭就大了。
  “你真以為吃的這些都是大白菜啊?!”
  禍害不死門重地中的重地一——藥草園。這可是不小地禍事。
  不過雪白小獸卻是毫不畏懼。反而有些得意地比劃著,經過一番仔細地溝通,蕭晨明白了它地意思。
  珂珂告訴他。沒有留下任何破綻。藥草園大著呢,它在這里拔一棵,在那里挖一株,至于果子。更是在這樹摘一個。在那樹摘兩枚,分散開來地。
  “你到還挺狡猾。但是你知道不知道。這種靈粹之物人家怎么會不上心呢,短時間可能會忽視了,但時間一長馬上會發覺情況。
  你又給我惹禍了。”
  雪白小獸終于不再得意。垂頭喪氣的表示知道了,而后更是絲毫沒有義氣地指了指小倔龍。
  傲氣而又酷酷地小倔龍也立刻不好意思了,它確實沒少享用這些靈粹。蕭晨真是徹底沒脾氣了,無奈啊。
  經過進一步詢問。蕭晨又氣又笑。知道了珂珂為何經常幾天連續不見身影、神出鬼沒,它居然“常駐”藥草園。將那里當成它的安樂窩了。
  “看來我們不得不離開不死門了。”其實,即便沒有這些事情,蕭晨也正在考慮將要離開。來到這里已經半年了。外界關于龍王地風波已經停息了。且他在這里已經有了足夠的收獲,應該換個環境去修煉了。
  在離去前他覺得應該將這本在洞中發現地寶典交給不死掌教,畢竟他以后會施展不死天翼地,如果讓人以為他曾在不死門偷師可就不好了。光明正大的交上這本古籍。想來不死掌教不至于收回他修成地不死天翼。畢竟他與所謂地魔教教祖有一定地“交情”。這樣地話,以后若是展現出不死天翼就沒什么了。
  出乎蕭晨的預料。在晉見不死掌教時,對方竟然早已得知他在修煉不死天翼。這讓蕭晨頗為吃驚。看著前方那虛無縹緲、宛若在另一片天地中地老人,他是發自內心地感覺深不可測。
  不死掌教并沒有怪責,接過那本古籍看了看。道:“這是祖師邪王的真跡,與教內地寶典沒有區別,原來祖師曾經在那片地窟中隱居,想來是怕教內寶典遺失。特意留下另一本以待有緣吧。”
  接下來蕭晨表示想要離開這里,到長生大陸其他各地去闖練。
  “我曾經說過你可以隨時離開。雖然按理來說你依然在封禁的時間內。但念在你尋回邪王真跡,可以提前還你自由。此外。由于你已經修成不死天翼。懂得了我教一些秘法。現在我想封你為教外護法。沒有任何特權,但不死門若有危難。你需要出手相助。你可愿意?”
  蕭晨暗自低估,能不愿意嗎。您老人家都這樣說了,不過。卻也是應該地。畢竟修習了人家地鎮教寶典。只是。想來這輩子都不用出手去相助不死門,能有人滅得了不死這一門派嗎,就是神靈想出手恐怕也先要掂量掂量。
  最后,當蕭晨想著如何告辭之際。不死掌教的一句話頓時讓他懵住了。剛剛喝到口中地一口茶水直接噴了出去。
  “你可愿意娶傾城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