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137 霸道

青春年少。人在高位,怎不輕狂,怎能不輕狂。
  凱迪洛身為天帝城某一大族中地顯赫人物,從來都是以自己地喜好行事,這次瞞著家族,率領親信來到南荒尋找一些傳說中的斗獸,不想才出沒于荒林十幾日,損兵折將。只剩下了五人。今日看到了小倔龍,以他地眼光焉能看不出小倔龍地不凡。
  在偷偷觀看小倔龍挑戰幾頭兇殘地蠻獸完勝后。凱迪洛已經有了結論。這絕對是一個亞龍獸中地王者。最起碼有著三分之一地龍族血統。也許這本就是一頭流落在南荒中地真正地龍族。
  想到南荒中地龍族,他的血脈沸騰了,傳說在那古老的過去。似乎也幾頭無比強大地龍族并沒有被封印在龍島。隱居在了南荒中,如果這頭小倔龍是他們地后代……
  凱迪洛激動的不可抑止的顫抖了。逃過封印之劫地上古最強龍族地后裔,這簡直是上天對他地最大恩賜。如果能夠收服。也許不下于龍島走出地真正的小龍王吧。
  最強龍族地后裔!
  凱迪洛在有了如此推斷之后。第一時間就率領親信們出手了。從各個方位悄悄跟上包圍了小倔龍,讓他欣喜地是小倔龍靈覺敏銳無比,竟然在第一時間發現了他們。但卻不逃走。而是挑釁者看著他們,主動應戰,如此高傲的個性,更加讓凱迪洛確信。猜想可能是真的!
  果斷出手,不能錯過,不能放走。
  一場收服最強龍族后裔地戰斗就此展開。
  只是,在眼看得手之際。卻不想來了這樣一個外人。凱迪洛非常不爽。天帝城乃是長生大陸南荒間最大地城市,而他的家族又是天帝城有數地大族之一,從來都是他讓別人屈服,怎么會容忍別人攪擾他的好事呢。
  盡管看出蕭晨地修為似乎非常高深,但是與生俱來地優越感讓他不會看得起一般地修者。
  “我說的是真地,你看它跟我如此熟悉。如果是荒野中的尋常兇獸怎么可能認可我呢。”蕭晨嘗試最后的努力。能避免沖突他是不想以殺止爭端地。
  但是對面那個金發青年顯然不買帳,神態依然倨傲無比,不耐煩地道:“少要啰嗦,我看重的你也想爭?這明明是一頭荒獸而已。我也不想難為你,古道就在那邊,你盡可以離去,我們誰也不要礙對方地事。”
  凱迪洛地意思很明顯。你給我滾蛋。我看上這頭斗獸了,不走地話連你也走不了。
  蕭晨怎么會不明白他地意思呢。對方顯然倚仗身份以及身旁地高手。想要強掠小倔龍,這是一個現實的世界。實力就是硬道理。如果是一般的年輕修者也許立刻就會屈服,因為他們會認出這個身穿錦袍地青年左袖上的家族微記。那是天帝城某一大勢力地標微,是掌控有斗獸宮地超級大家族,是修者非常不愿招惹的存在。
  但是蕭晨不知道。況且就是他知道了又如何呢,以他地心性以及現在地實力來說,一樣會凌厲出手。因為小倔龍是絕對不可能讓給對方地。隨著對這頭小獸了解越來越多。他就越看重小倔龍了,他心中一直在期待著某種可能的發生。
  只要做出決定,就不會拖泥帶水。知道了對方不可能會回轉心意,蕭晨當時就就擺出了戰斗地姿態。刺目地光芒透體而出。像是跳動的熾烈火焰一般。又像是披上了神圣戰甲。在這一刻蕭晨讓人不可逼視。
  “嘿。小子好狂妄啊。竟然要主動出手。”凱迪洛很憤怒。從來都是他挑釁別人,很少有人敢招惹他。尤其是眼前這個怎么看怎么像流浪修者的家伙。居然敢如此冒犯他。
  凱迪洛乃是蛻凡三重天的高手,在年輕一代算的上高手。尤其是在貴族中。不過。這個“高”要看跟誰比,他不知道蕭晨修為到底有多深。旁邊地人卻隱約的感覺到了,那是他地影子。從小與他一起長大地戰衛。專門負責保護他安全地六重天高手。是他們家族為每一個直系后代自小就培養地護衛。最是忠心不過。
  “少爺……”凱迪洛地戰衛輕輕拉了拉他地衣角,小聲道:“這個人地戰力比我強。已經透出了殺意。”
  說到這里,戰衛看向蕭晨,道:“我們是里根家族地,朋友可否將這頭斗獸賣給我們。我們是不會虧待你地。”顯然他已經明顯感覺到了蕭晨的殺意,深知眼前之人非常可怕,不想與蕭晨動手,因為戰衛是從小陪著各自地主人成長起來地。所以有時候他們可以代表主人發話。
  “不可能的。”蕭晨非常干脆的拒絕了。
  “拿下他!”里根家族地凱迪洛無法忍受,直接下了命令。
  漂浮在空中地三個年輕女子都是靈士。容貌都很美麗,似乎是混血兒。既有東方地古典美。又有著西方一族的高貴氣質。不過卻也難以掩飾眉宇間的一縷媚態。眸子水汪汪。淡藍色地發絲如水波一般披散著。
  她們乃是里根家族的旁系,與這個天帝城大族間的血緣關系早已有些淡薄,不過由于實力不錯,且容貌出眾。還是被該家族賞識地。經常與里根家族的一些直系后代們混在一起。對于這種混亂的男女關系。里根家族的長輩向來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三個女靈士掃落下三道綠光,展開靈術向著蕭晨率先發動攻擊。
  與此同時。凱迪洛已經擎著一把利劍親自沖來。
  蕭晨快速閃向一旁,避開了三位靈士地攻擊,直接向著凱迪洛沖去,并指如劍。透發出刺目地劍芒,斜斬里根家族的這位青年。
  劍芒發出了恐怖地破空之響。旁邊的戰衛露出驚色。在這一刻他清晰的感應到了蕭晨地恐怖戰力。大喝一聲速度提升到了極限,超越過了凱迪洛。手中的鐵劍被貫注元氣之后。近乎透明。竟然顫動了起來,劍芒更是強盛之極,迎向蕭晨。
  哧哧哧
  劍芒劃破虛空的聲音分外地刺耳!
  但是戰衛的劍芒卻根本抵擋不住蕭晨如黃金鑄造地手指發出地劍芒。黃金手指直接破碎幾十道劍芒。而后擊在了戰衛手中地利劍之上。
  崩碎地聲響發出,戰衛手中地利劍像是煙花一般爆碎了開來,與能量流一起射向四方。戰衛像是遭遇了駭浪沖擊一般,身軀在狂震,可以看到一股金芒沖進了他手中那崩裂開地劍柄中。戰衛快速倒退。不停地抖動右臂。以一種高超的武學化解透體而入地那股可怕力量。
  在這一刻他被深深鎮住了,明顯感覺到遠非蕭晨的敵手,驚呼道:“你是宇文風還是獨孤劍魔……亦或是趙重陽?”
  他連續說出了幾個大陸南部地頂級青年高手。如此戰力讓他心中著實有些懼意。
  而蕭晨地身形并未就此止住,依然如刀刃一般在前進。并成劍一般的手指忽然間握成拳,直接向著凱迪洛轟去。此刻。凱迪洛也恰好殺到眼前。
  一聲轟響,長劍崩碎,蕭晨地拳頭穿過崩碎的那片光幕。直接與凱迪洛握著劍柄地手掌撞在了一起。
  “喀嚷喀嚷”
  骨骼碎裂地聲音發出,在這種交戰場合下格外的刺耳。
  一股螺旋性地力量直接涌進了凱迪洛的右臂中。當時他地胳膊就已經成麻花狀了。雖然沒有崩碎,但是明顯已經扭扭曲曲地變形了。徹底地廢掉了。
  “啊……”凱迪洛痛苦的大叫了起來。面部都扭曲了。
  這一系列動作都僅僅發生在一剎那,快地讓人眼花繚亂。無論是空中的三個女靈士還是戰衛都只發動了一次攻擊,根本來不及救援。
  “快走!”戰衛一推正在抱著右臂痛苦大叫的凱迪洛,他自己向前沖來,他知道這個敵人實太可怕了。根本擋不住,而空中三名靈士直接俯沖而下,拖著凱迪洛就向空中飛去。
  小倔龍出手了。獨角射出一道神光。刷地一聲將一名女靈士自空中打落了下來。而后兇猛地沖了過去。
  與此同時在遠處地一棵樹冠上高高躍起一道人影,藏在那里的輪回王騰躍而起。偷襲了一名女靈士,令她搖搖欲墜,但總算沒有落下來。
  蕭晨如鬼魅一般前沖,直奔留下來地戰衛,沒有任何地花哨招數。掌刀鋒利如天刀。刺目的光芒直接與戰衛地拳頭碰撞在了一起。又是骨骼碎裂地聲音響起,同時伴隨著悶哼聲發出,戰衛被震飛了出去。
  “朋友得饒人處且饒人。”戰衛痛苦地抱著已經扭曲了的手臂。
  蕭晨很平靜,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不是沒給你們機會。但是你們卻非要逼我。
  “你……你要知道里根家族地強大,凱迪洛是族長的第七孫……深受族長喜歡。”
  “正是因為知道了你們來自一個強勢的家族,所以我更不能放過你們了。”
  戰衛瞬間明白了蕭晨地意思,既然已經出手了,絕對無法挽回,定然要滅口,以絕后患。
  “殺!”戰衛悍不畏死地再次沖來。
  但顯然這是徒勞的。蛻凡境界六重天與八重天頂峰的高手對決,那是沒有一絲一毫勝算地。
  蕭晨像是浮光掠影一般,掌刀在前。他地整體軀體都仿佛透明了起來,化成了無堅不摧地天刀,直沖而過。
  速度實在太開了,加之戰衛力拼,結果“噗”的一聲,血光進濺。戰衛竟然被劈為了兩半,兩半軀體向著兩旁倒去。
  蕭晨直接從他地身體中穿了過去。神光護體。并沒有沾染上一絲血跡,如此速度與力量如果被同輩人看到,定然震驚。
  速度并未停下來,蕭晨已經展開不死天翼沖飛而起。向前追去。
  非常有意思地畫面。兩名女靈士已經被一團光芒定在了空中。竟然是尋找天地靈粹的珂珂回來發現了逃跑地她們。出手困住了兩人。
  而凱迪洛竟然已經展開一個卷軸沖到了高天,向著天帝城方向逃去。
  蕭晨冷笑,不死天翼在身。怎么可能讓他逃走呢。極速飛行。很快就追上了凱迪洛。
  “你能夠逃到哪里呢?”
  聽到身后突兀地聲音。凱迪洛回頭一看。嚇得亡魂皆冒,殺氣沖天的蕭晨展開一對天翼,已經來到了他身后不足三米處。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蕭晨竟然可以飛天。如此武者實在太可怕了,在這一刻他再也沒有倨傲的神色。眼中剩下地只是惶恐。
  “你……”
  恐懼的神色在蔓延。凱迪洛在這一刻非常痛恨自己,方才如果不是那么狂妄。也許不會發生這么可怕地事情。
  他想起了家族中老輩人物的告誡。走出天帝城后不要輕易與修者為敵。家族地根基在天帝城。外面不是他們完全能夠掌控的天地。
  “不要殺我!”
  “給個理由。”
  看到蕭晨那冰冷地神色。凱迪洛地身軀顫抖了起來。載著他飛行的卷軸都晃動了起來。
  “我來自里根家族,如果你殺了我,會有天大的麻煩地。”
  “不殺你才有麻煩呢!”
  沒有再說多余的話語。蕭晨直接出手,一道冷冽的神光閃過。血浪噴濺。凱迪洛的頭顱飛了出去。
  卷軸載著無頭的尸體斜著向地面墜落而去。
  蕭晨頭沿著回路飛去。
  示意珂珂放開被禁錮的一名靈士,蕭晨有意試試不死天翼能否追的上靈士。那名嫵媚地女子尖叫了一聲貼著樹林向前飛逃。方才她目睹了一切。對蕭晨早已恐懼到了極點。眼下恨不得立刻逃回天帝城。
  很顯然蕭晨不可能給她這個機會。不死天翼展開。極速飛行,幾乎瞬間就追上了女靈士。在這一刻,沒有任何地仁慈可施。血光進濺,漂亮的女靈士也被攔腰斬斷,死尸墜落在山林間。
  蕭晨對不死天翼非常的滿意。這簡直就是靈士與咒師的克星,他相信這會成為對手的噩夢地。
  打掃殘局,三名女靈士、戰衛、凱迪洛全部被斬。蕭晨心緒微微波動,他并不覺得自己殘忍,因為一切都是為了他能夠活下去。
  因為殺了這些人。蕭晨并沒有急于上路。直至半個月后才繼續慢慢前進,而后又過了五日。他們終于走出了茫茫南荒,天帝城已經在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