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139 天帝城

閉月羞花殿占地極廣,簡直就是一座人間天宮,漢白玉的臺階雕龍刻鳳,自那黃金大門一直延伸到大街之上,這在人間界絕對是不允許的,龍鳳漢白玉臺階乃是皇家唯一能使用的。
  琉璃瓦,黃金門,光彩湛湛,宏偉的宮闕氣勢非凡,但卻不迫人,黃金門外,漢白玉臺階兩旁站著十六名美貌少女,兩邊分別站了八個,可謂姿態各不相同,有的身材火爆,曲線玲瓏,有的纖秀清麗,甜美嬌柔,還有的嫵媚多姿,魅惑無限,極盡撩撥之態,當真是各有千秋。
  “嘿嘿……怎么樣?”胖子得意的笑著,道:“這只是迎賓的妹妹而已,真正的佳麗在殿中呢。”
  白玉通道,黃金門,映襯的這些年輕而具有活力的美貌女子,透發著極其誘人心弦的美感與媚態,不愧為胖子口中的規格最高的銷金窟。
  蕭晨也暗暗咂舌,隨著胖子一起走進殿內,里面可謂雕梁畫棟,金碧輝煌,絕不是人間界那些風月場所能夠相比的,這完全是按皇宮來建造的啊。
  胖子已經將那只盧蘭貓交給了手下,而那些手下已經自動停在了大殿之外,沒有人跟進來,似乎不允許他們這樣的人進入。
  殿內,巨大的花瓶,光澤晶瑩,陳列在屏風前,墻壁上更掛有非常珍罕的名人字畫,沒有客人喧囂,沒有鶯鶯燕燕嬉鬧,這里根本沒有一絲風塵之色。
  “原來是諸葛公子駕臨。”一位二十五六歲的美麗女子迎了過來,沒有風塵媚笑,臉上只有讓人舒服的淺笑,紅唇貝齒,眼眸清亮,非常動人。
  即便是在人間界時,蕭晨也從來沒有去過風塵所在地,他還算得上潔身自好,不過卻也聽說過風月的一切。這就是傳說中的老鴇?只是怎么看也不像啊,根本沒有那種俗媚之態,倒像是是一個溫婉多姿的江南才女。
  “秀蘭好久不見,你還記得我呀,小弟可是想死你了。”諸葛亮一雙眼睛直泛光芒。
  “怎能忘記諸葛公子呢,您可是我們這里的貴客。”微笑中帶著一絲絲媚意,酥的胖子一身肥肉直顫,禁不住的向前走了兩步,似乎想要再進幾步,不過最終又忍住了,似乎有所顧忌,他嘿嘿的笑著:“秀蘭你可真會說話,我這身價一年也來不了幾次啊,來的人哪一個不是一方財閥大主,我可愧不敢當什么貴客。”
  “呵呵,諸葛公子太謙虛了,玄黃斗獸宮的諸葛亮誰人不知哪個不曉,一雙火眼金睛,最是能夠搜奇獵艷,短短幾年間已經挖出了十幾頭戰力非凡的斗獸,你可是天帝城的名人啊。”
  胖子呵呵的笑了起來,顯然非常受用。
  “諸葛公子還沒給我介紹你這個朋友呢。”
  “罪過罪過,他叫蕭晨,是一名潛力無限的修者,更是一個掌有稀世斗獸的大金主。”胖子嘿嘿的笑著,又對蕭晨道:“這是閉月羞花殿的八大花相之一秀蘭姑娘,是天帝城鼎鼎大名的才女啊。”
  聽到“稀世斗獸”四字,花相秀蘭明顯動容,不過異樣之色很快消失了,她淺笑道:“見過蕭公子,蕭公子一看就風骨非凡,真可謂一表人才啊,想來不久之后就會名動天帝城。”
  “見過秀蘭才女。”蕭晨很平靜,不過心中卻在注意觀察這名女子,因為她始一進來,這個女子看到他時臉上就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異樣之色,難道她聽說過自己,蕭晨心中開始留意。
  秀蘭的一雙清亮的眸子盯著小倔龍,眼中是難以掩飾的驚訝,似乎很吃驚,道:“這一定就是那頭稀世斗獸吧,我雖然不太懂斗獸之學,但也多少聽人說過,憑著一種感覺我敢肯定這頭小獸如果好好培養,早晚有一天會名震天下,恭喜蕭公子啊。”
  “那就要請秀蘭姑娘通融了,允許我們將這頭小獸帶進去。”
  “沒問題,如果是別人那絕對不行,閉月羞花殿不允許帶斗獸進入,但今天可以為兩位破例一次,如此稀世斗獸確實應該帶在身邊。”隨后,她溫婉的笑了起來,道:“兩位公子請進吧,不浪費你們的寶貴時間了。”
  閉月羞花殿,殿宇重重,占地廣闊,穿過這層宮殿,蕭晨他們被人向后領去,殿宇與殿宇相連的庭院中小橋流水,亭臺花山,可謂典雅而又美麗。
  “剛才那個花相是老鴇嗎?”蕭晨小聲問胖子。
  諸葛亮身形一顫,看了看前方領路的俏麗小丫頭,而后用微不可聞的聲音對蕭晨道:“媽的,我說兄弟你小聲點,知道就行了,如果被她們聽到,你我非被扒層皮不可,她們身后的勢力大著呢,這閉月羞花殿絕對是與幾座斗獸宮并列的存在。”
  風月場所居然也能開到這種規模,蕭晨真是有些吃驚,看著胖子心有忌諱的樣子,明顯可以推測出這座皇宮似的“花殿”不僅外在有帝王的氣勢,就是內里的實力也肯定是天帝城少有人敢惹的。
  “唔,我明白,我已經看出來了,那個花相確實非凡,無論怎么看都沒有一絲風塵之色,倒像是一名才女佳麗,根本不像老鴇。”
  前方領路的那個清純的小丫頭似乎聽到了這些話,回過頭來白了蕭晨一眼。
  胖子聽到這些話急忙抓住蕭晨的手,低聲道:“我說兄弟你不要亂說話了,這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風月場所,花相在這里身份非同一般,一般的客人她們都不見,平日只與貴客說上一兩句話而已,她們可從來都是不能招惹的,更不要說賣笑什么的了。后面這片地帶才是真正的銷金窟。”
  連續穿過了四重殿宇,蕭晨他們才停下來,這里已經能夠聽到歌舞之音,但卻沒有聽到喧嘩吵鬧之聲。
  在一座大殿中有人接待了他們,一個漂亮的小丫頭用托盤托著一個小冊子,來到了他們的面前,清脆的道:“請兩位爺點花。”
  胖子有些驚色,道:“今天可以點花?”
  “是的,這是秀蘭花相吩咐的,要后面好好招待兩位公子。”小丫頭不過十五六歲,正是青春靚麗的年紀,好奇的打量著兩人。
  “兄弟今天我們可是承了大人情了。”胖子笑著對蕭晨道:“閉月羞花殿有有十大花苑,平日可都是花苑的人來選人,可不是咱們選花苑,只有那些頂級貴客才有特權。”
  蕭晨感覺有些不理解,怎么本末倒置了,有這樣做生意的嗎,來這里的男人是不是很賤啊,居然被花苑的人選,他覺得太過荒唐了,到底是誰在享受啊?
  似乎看出了他的不滿,胖子笑道:“雖然是被選者,但這里的女子沒有一個會讓客人失望,不然怎么敢如此呢。”隨后他又低聲道:“無論是什么行業,如果做到最頂級,就有這樣的魄力與膽識,當然最終保證會讓客人們滿意的。”
  “兩位爺選好了嗎?”
  胖子翻了翻那本群芳譜,而后道:“就選‘玫瑰苑’的‘醉人居’吧。”
  曲徑通幽,穿過兩重宮殿,前方花香陣陣,沁人心脾,流泉汩汩,各色花卉爭奇斗艷,當然盛開最為熱烈的還是玫瑰,百花的芬芳在整座玫瑰苑內繚繞著。
  胖子為蕭晨講解道:“閉月羞花殿共分十大花苑,每個花苑又分為幾個居或閣,咱么選的就是玫瑰苑的醉人居,早就聽說這里的兩位女子一個千嬌百媚,一個清麗如玉,是難得的冰火雙重頂級鮮花啊,絕對是玫瑰苑的兩位花魁。”
  如此講究,真是蕭晨太驚訝了,這里果真非凡。
  “兩位公子請。”一個jiān細的聲音在他們身旁響起,蕭晨回頭一看是一個唇紅齒白的少年,只是聲音讓人有些不敢恭維,太過娘娘腔了。
  胖子諸葛亮偷笑,小聲解釋道:“這是玫瑰苑中的小太監,只在苑中行走,進不得‘居’或‘閣’。”
  蕭晨感覺有些暈,居然連太監都有,這……似乎真的完全是按照皇宮的規格來建造的啊。
  玫瑰苑有醉人居、千嬌閣、清雅軒三殿,雖然似乎當家花魁不多,但是這里花費甚高,一居一軒的花費是足以讓尋常人仰視半年的收入。
  沿著筱靜的花路走過馥郁芬芳的花林,來到玫瑰苑中的醉人居門口,小太監便止步不前了,由站在兩旁的兩個小丫鬟挑起翠玉簾,將蕭晨他們兩人請進屋內。
  此刻已經是晚上,無論是院中還是屋內都早已掌起了讓人迷醉的玫瑰燈。
  對于兩個帶著小獸進來的人,小丫鬟們很好奇,不時打量。
  “請進藝殿。”小丫鬟在前帶路。
  胖子又開始解釋道:“藝殿就是醉人居賞藝的地方,后面才是寢殿,嘿嘿……我們先去賞藝喝酒。”
  當蕭晨與胖子跨進一間美輪美奐的殿中之時,叮叮咚咚的琴音響起,柔美動聽無比,仿佛九天仙音繚繞而下。
  “千嬌百媚,紅塵醉。春風起,柳絮飛,英雄氣短兒女情長,長劍化成繞指柔……”琴聲繞耳,讓人迷醉的歌音也同時響起。
  殿中飄蕩著淡淡的馨香,如蘭似麝,令人沉迷。古色古香的琴臺前,一名女子清麗多姿,黑發如瀑,眸子如水,洋溢著一股靈氣,專注瑤琴,沒有一絲輕浮,有的只是詩書沉淀的華韻。
  “這是醉人居的冰琴小姐。”胖子小聲對蕭晨介紹,同時嘿嘿的笑了起來,道:“怎么樣,不虛此行吧,如此女子平日只養在王侯深院中,尋常哪里能夠得見。”
  蕭晨有些感嘆,如此女子確實少見,放在別處,怎么看怎么是大家閨秀啊,應該是王侯府宅中才能培養出來的郡主小姐,但是聽胖子的意思冰琴僅僅是閉月羞花殿玫瑰苑的兩名花魁之一,不得不讓人驚訝與感嘆。
  香氣拂動,一個曼妙的身影從屏風后舞出,體態修長勻稱,美的讓人目眩,身材實在好到了極點。一頭火紅色的長發像是熾熱的火焰一般在舞動,美麗的容顏嬌媚無比,一雙大眼水汪汪,仿佛能夠說出話來。瓊鼻挺直,紅唇潤澤,舌頭輕舔雙唇,可謂嫵媚到了極點。雪白頸項如玉一般,雙峰挺立微顫,小蠻腰盈盈一握,豐臀渾圓,**修長。
  這絕對是一個妖精,她穿著一身緊身的網狀黑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將婀娜嬌軀的玲瓏曲線完全的勾勒了出來,外面披著一條白紗,隨著優美的舞步而隨風舞動,讓她閃動著無限的青春與活力。
  火紅的長發,雪白的肌膚,黑色網狀的緊身衣,輕柔的白紗,這樣組合在一起,給人一股強烈的視覺沖擊。
  “這是火舞,與冰琴并稱為玫瑰苑的雙魁。”
  她果真像火一般熱烈奔放,與冰琴的氣質截然不同,叮叮咚咚的琴音在彈奏,冰琴一雙充滿靈氣的美目也在打量著蕭晨二人,她的玉指如精靈一般在琴弦上跳躍著,輕柔協調無比,真是說不出的動人。
  而火舞的舞姿卻更加奔放與熱烈,曼妙的嬌軀已經舞動了過來,圍繞著蕭晨與胖子翩翩如花蝶一般。
  兩個花魁如此琴音與舞姿已經算是最好的招呼語,無需其他美詞,如此就已經讓人沉醉。
  蕭晨已經看出,火舞應該是一個修者,而且是一名修為不弱的修者,不然嬌媚的軀體不可能有這種柔韌性。群舞飛揚,火舞已經到了蕭晨身邊,纏繞在了他的身上,更是做出了一個可謂大膽之極的動作,輕輕在他耳邊親啄了一下,玉體火熱無比,帶著絲絲的馨香,像是美女藤一般圍著蕭晨纏繞。旁邊的胖子眼睛都已經直了,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