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140 閉月羞花

蕭晨并沒有抗拒,身體很放松,他并不是一個死板的衛道士,微笑著面對著這一切,感受著火舞纏繞在旁的青春活力,火紅的發絲輕拂在他的臉上,柔柔的、癢癢的,曼妙軀體的觸碰更是讓他感覺到了一絲悸動。
  火舞就像一個活躍的精靈一般,嫵媚的笑著,旋轉玉體,倒在蕭晨懷中后,又輕盈的旋舞了出去,看著旁邊已經目瞪口呆的胖子,她吃吃的笑了起來,玉掌輕拍。
  八名青春靚麗的女子魚貫而入,都是十仈jiǔ歲的樣子,正是風華正茂的年齡,她們托著食盤,分兩次而來,送入十六道精致的菜肴,還有兩壺美酒。
  火舞扭動著柔軟纖細的腰肢來到玉桌旁,拉著蕭晨一起做了下來,她幾乎坐進了蕭晨懷中,這個性感嬌嬈的美麗女子真是極具誘惑之態。
  看到旁邊傻笑的胖子,火舞再次輕拍玉掌,四名青春少女挑著歡快的舞步,翩翩然出現在殿中,她們一起圍繞著胖子,將他也拉坐在玉桌旁,胖子嘿嘿的笑著。
  面對醇酒佳人,此情此境真是一種極致享受。
  火舞嬌媚的笑著,整個人柔嫩的仿佛要滴出水來了,玉臂伸展,皓腕輕揚,雪白的玉體幾乎要靠在了蕭晨的懷中,端起酒杯,伸出纖纖玉指,送到蕭晨的嘴邊,柔媚的道:“公子請用。”水汪汪的大眼一眨不眨的看著蕭晨。
  旁邊的胖子也被四女圍繞著,更有一女坐在了他的懷中,讓胖子沉醉不已,看到火舞繞在蕭晨身邊如此待他,讓胖子驚訝的的肥肉亂顫不已,仿佛此刻是他享受到了無邊美艷之福。
  雖然佳人相伴,坐于花叢中,但是蕭晨心中卻很平靜。火舞修為真的非常不弱,竟然在蛻凡境界,雖然真正實力還不好推測,但足以說明問題了。有這樣的修為還如此笑臉迎客,肯定是有大問題,可以說閉月羞花殿絕不是一般的地方啊。
  旁邊的死胖子早已經與四女連連舉杯,嬌笑聲、碰杯聲交融在一起,讓胖子雙眼冒綠光,在四位姿容或清麗活性感的女子身上掃來掃去。
  “蕭公子怎么如此沉默,我敬蕭公子。”火舞像是一條美女蛇一般,雪白的玉臂舉著酒杯在蕭晨眼前劃動出曼妙的影跡,即便坐在蕭晨旁,部分肢體也可以舞動出美妙的姿態。
  “兄弟要放開啊,不知道哥哥我有多么的羨慕你呀,真想與你易地而坐呀。”胖子笑著道:“火舞姑娘,我的兄弟可全拜托給你了。”
  繚繞在胖子身邊的四位年輕美貌的女子,紛紛開口道:“我們每人來敬蕭公子一杯。”
  一時間這里鶯聲燕語,好不熱鬧,更有惑人心弦的曼妙舞姿,不遠處冰琴的天籟琴音更是叮叮咚咚,讓人心醉。
  遠有冰雪之姿的玉女,近有火辣奔放的性感妖嬈女,醉人居中歡聲笑語,一派讓人迷醉的風光。
  蕭晨并非死板之人,方才不過才推測閉月羞花殿的能量有多大罷了,一時失神。現在回過神來,完全放開,所謂的逢場作戲不過如此,過于古板拘禁,于人于己都不好。
  “千嬌百媚,紅塵醉。春風起,柳絮飛,英雄氣短兒女情長,長劍化成繞指柔……”火舞翩翩如蝴蝶,同時歌喉甜美,讓人渾身酥醉,她就在蕭晨的身邊起舞。旁邊的四女也是纏著胖子,舞動起來,甚至拉著胖子的手,讓笨拙的隨之同舞。
  而這個時候,人影晃動,又有幾女出來,坐在琴臺的幾張瑤琴前,代替冰琴開始撥動琴弦,冰琴自己則步入了殿中央,也開始起舞,群舞飛揚,與火舞的熱烈大不相同,她像輕柔的風,像拂動的柳。
  同時又有四名女子從寢殿走來,來到冰琴被后,舞動著曼妙的嬌軀。火舞帶著這邊的四女迎了過去。
  一時間殿中歌音繚繞,舞姿曼妙,讓人沉醉不可自拔。尤其是清冷如月,具有詩書華韻的冰琴也翩翩然在桌前舞動時,真是讓人感覺韻味非凡,她與火舞前后反差如此之大,給人以極其另類美感。
  更讓人感覺迷醉的是,冰琴最后竟然也纏繞于蕭晨身邊,看起來具有才情氣質的女子如此姿態,實在讓人感覺訝異。
  能夠感覺到那柔軟的嬌軀以及那陣陣的幽香,如此近距離接觸任誰也要想入非非。
  旁邊的胖子很驚訝,若有所思,似乎看出了什么。
  直到冰琴遠去,與火舞匯合在一起,在殿中央舞動起來,胖子才小聲低估道:“不對呀,她們以往可是對來客從來沒有這么主動過啊。”
  蕭晨沒有說什么,但是心中卻已加了小心,他猜測到了一種可能,這里的人也許知道他在龍島的一些事跡。不過這沒什么,那些都不是秘密,如果實力足夠,想了解龍島發生的一切,那些肯定都會被人知曉。只是不知道她們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是想拉攏他,還是看出了珂珂與小倔龍的不凡呢?
  旁邊的珂珂與小倔龍似乎不理解這一切,好奇的在軟椅上看著諸女的舞姿。
  一邊欣賞著前方的美妙麗人起舞,胖子一邊與蕭晨交談,說的都是一些關于斗獸的話題。
  “現在天帝城形勢很復雜,居然有龍王閃現了身影,更有幾頭小圣獸被人帶到了這里,如果小倔龍能夠戰敗它們,唔,那可真是……”說到最后,胖子近乎夢囈。
  “知道共來了幾頭龍王么?”
  “似乎有兩頭吧,不過我查了很久,都沒有查到他們的來歷,連那兩頭龍王的賽績我都無法查閱,被幾座斗獸宮列為了機密,就是我們家族的也不例外,那些老古董不想讓我接觸到。”
  蕭晨聽到這里皺了皺眉頭,原本他還想從胖子的渠道了解一下這個問題呢,沒有想到那些人竟然如此謹慎小心。
  “小倔龍現在肯定不能與那些圣獸碰撞呢,現在應該盡快激發它的潛力,以我最為專業的眼光來看,它的能力被高度的壓制了,我相信只要好好的開發,它絕對不會比小圣獸差的。”胖子難得的認真了一次,看著旁邊的小倔龍下出了這樣的結論。
  蕭晨被醉人居的那些女子不斷敬酒,有些頭暈,對方似乎知道他是修者,根本不讓他以玄功化酒,最后他無奈找借口出來透氣,想將酒水煉化出體外。
  月色柔和,滿天星斗。
  正在這時,竟然看到了一條熟悉的身影,與他一般站在沁人心脾的玫瑰花圃旁,正在煉化酒水。
  “是你這混蛋?!”聲音如天籟般優美,但卻很有敵意,帶著一絲意外,帶著一絲憤憤,似乎和蕭晨有仇一般。
  蕭晨驚訝,竟然是女扮男裝的燕傾城,當時就笑了起來,道:“原來是你這小妞。”
  絕美的燕傾城雖然作男子打扮,但是風華絕代的姿容是難以掩蓋的,膚若凝脂,眸若秋水,修長的玉體,曼妙的身姿,似花樹堆雪一般清新,如神玉自然而成型一般瑰美,真是翩翩然,豐神如玉,男裝更有一股另類美,此刻的她鐘天地之靈慧,讓天上的明月都黯然失色。
  蕭晨的“小妞”兩字極其輕佻,尤其是在這樣的一個似皇宮般的風月場所,就讓更加的喻意不一般了,讓燕傾城氣極。
  “你……你這家伙……不要臉!”燕傾城非常氣憤,感覺受到了調戲。
  蕭晨感覺很有趣,以往不是與她生死相向,就是以絕對的實力壓制她,頭一次見到她這樣一面,更加輕佻的道:“怎么,不服氣嗎?燕小妞你可沒資格說我,你不是也來到這里了嗎。不過我奇怪你一個女子怎么也跑到了這里,該不會喜好什么特別的‘口味’吧?”
  燕傾城似乎喝了不少酒,臉色紅撲撲的,眼睛也有些水汪汪,聽到蕭晨的這些話氣的腳下不穩,虛晃了兩下,而后低聲咒罵道:“你是一個混蛋……流氓!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來到這里是為了辦壞事?!”
  玫瑰苑有醉人居、千嬌閣、清雅軒三殿,蕭晨看了看,發覺燕傾城是從清雅軒出來的,他笑道:“那你能來這里干什么呢?跟人家吟詩作畫,還是品茶論道呢?”
  “你管不著!”
  “我看是你口味特殊吧……”
  刷燕傾城化成一道紫光,向著蕭晨連斬五記掌刀,在玫瑰叢旁留下一道道優美的殘影,不過連續幾次都被蕭晨擋住,最后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皓腕。
  “放手,我不與你爭,這里不是一般的地方,沒人敢在這里放肆。”燕傾城低聲道,氣憤與羞惱被抓住了手腕,但卻不敢大聲喊。
  看的出她確實有些醉態了,臉色緋紅,少女特有的體香快被酒香的味道掩蓋住了,可想而知她喝了不少的酒。
  “不是我對手,就不要亂動手。”蕭晨轉身離去,同時嘟囔道:“小心點,一個女人不要亂往這種地方跑,你們掌教可是把你許配給我了……”
  聲音雖然小,但是卻被燕傾城清晰的捕捉到了,她已經喝的昏昏沉沉,遠沒有平時那般清醒明智,氣道:“你不要亂說,不然我與你沒完!”
  “怎么會是亂說,你不是修煉碎魔種神了嗎,你們掌教都告訴我了,你不能離我太遠的……到時候不嫁給我嫁給誰……”
  蕭晨雖然是在用微不可聞的聲音的低估,但還是被燕傾城聽到了,立時氣極:“掌教怎么會這樣,連這些都告訴你……蕭晨你再亂說,我與你拼命!”
  “怕你?!”蕭晨挑釁的看了看她,而后繼續向著醉人居走去,一邊走他心中一邊思量,燕傾城為何來到了這種地方呢,一定有某種原因。
  一道酒箭被燕傾城逼出了體外,而后她也向著醉人居走去,道:“好,今天我與你沒完,不過不是武斗,既然來到了這里,就按這里的規矩,我們酒斗一場。”
  蕭晨看到燕傾城追來,知道她雖然將酒水逼了出去,但一時還沒有真正清醒過來呢,挑釁的看了看她,而后只一句輕佻的話語就讓燕傾城氣的追了上來。
  “燕小妞你行嗎?”
  “沒想到你這混蛋這么可惡,我要讓你醉上一個月!”
  當胖子看到蕭晨帶回來一個豐神如玉的青年后,有些發愣,冰琴與火舞則露出異樣之色,似乎看出了什么,旁邊的八名艷麗舞女則眼睛火熱無比,因為燕傾城實在太過美麗與俊俏了。
  過了好半天胖子才嘿嘿笑了起來,他已經看出這是一名真正的絕色女子,小聲對蕭晨道:“兄弟你行啊,如此國色天香真是讓人自慚形穢呀,美的讓人目眩,而你居然能能夠將她帶進這種場所……”
  燕傾城進來后也不多說話,不斷倒酒,連喝十杯,而后挑釁的看著蕭晨。每一杯都能裝酒一兩,等于她一口氣喝下一斤度數很高的佳釀。
  蕭晨也不多言,也連著喝了十杯,看到兩人拼酒,火舞與冰琴等女子立時推波助瀾起來,胖子更是唯恐天下不亂。
  這是一場混亂的拼酒斗會,不多時火舞吐著芳香與酒氣來到蕭晨身邊,道:“你這位漂亮的朋友什么來歷啊,真是夠可以的,我方才去清雅軒看了看,所有姐妹都醉倒在了地上,都是被她一個人灌的。”
  “殿內所有人都一起喝。”燕傾城在不打算放過蕭晨的同時,似乎也不想放過胖子、冰琴、火舞等人。
  火舞與冰琴相互使了個顏色,讓旁邊的美麗女子齊上,準備喝倒燕傾城。只不過燕傾城出手抓住了她們兩人,不讓她們逃離,似乎鐵下心要灌醉蕭晨的同時,讓她們也醉倒。至于胖子,早已喝的朦朦朧朧了。
  “我知道你們是修者,但是我們拼酒是就拼酒,誰也不許出去逼出酒水。”燕傾城挑釁的看著所有人,不過也是早已臉色紅撲撲,吐氣如蘭,美眸浮現水霧。
  醉人居內鶯鶯燕燕,推杯換盞,胖子最先流著口水抱著兩名艷麗的女子一起醉躺倒在了不遠處的紅地毯上。
  這是一場別開生面的拼酒大會,一名女扮男裝的絕色美女,帶著兩個異常美麗、但卻氣質不同的女子拼斗,同時逼迫蕭晨對飲,分外讓人迷醉。
  燕傾城的酒量讓蕭晨目瞪口呆,最后他帶著不甘倒在了地上,憤憤的最后自語:媽的,這個女人……真能喝,我居然醉倒了……最后燕傾城扶著早已醉倒的火舞與冰琴,眼中射出兩道異樣的光芒,如果蕭晨清醒一定知道那是神識方面的法門,可以了無痕跡的引導人說出心中的秘密。
  她對視著冰琴,以微不可聞的聲音道:“說,閉月羞花殿是不是藏有一頭龍王……”
  “是……是的……”
  燕傾城也是強弩之末,在問出滿意的答案后,也軟軟的倒了下來,向著蕭晨傾倒而去……殿中漸漸安靜了下來,除卻遠處琴臺旁的三名女子外,所有人都已經醉倒了。
  珂珂和小倔龍有些迷惑,它們在一旁享用著美食,靜靜的看完了這一切。
  琴臺旁的三名女子面面相覷,而后從遠處走了過來,先是看了看蕭晨,其中一名女子道:“很有男人的英氣,不過沒有另一個俊美。”
  她們的目光都停在了燕傾城的身上,看著如夢似幻般的容顏,其中一個女子嘆道:“這真的是一個男人嗎,讓身為一個女人的我感覺有些自卑,實在太漂亮了。”
  纖纖玉指忍不住撫摸向那如玉的容顏,只是像是觸電一般又收了回來,驚道:“女人,竟然是一個女人!”
  “怪不得,男人怎么可能這么漂亮呢,真的太美麗了!”
  “恐怕唯有閉月羞花殿傳說中的花皇才能夠與之相比吧。”
  “沉魚落雁宮中的那位花帝也應該有此絕色姿容。”
  看著玉體橫成的燕傾城,三位美麗的女子很嫉妒。
  “白白讓我心動了,居然是個女人,哼,不可原諒。”
  聽到這句話,三人當中最小的那個不過十六七歲的女孩俏皮的笑了笑道:“不能這樣算了。”
  說到這里,她們開始擺弄燕傾城的姿勢。
  燕傾城本來就壓在蕭晨的身上,通過她們的擺弄,兩人間的姿態明顯變得無比曖昧。燕傾城不僅與蕭晨相擁,一只手更是探入蕭晨的衣襟中,而蕭晨的大手也被那個俏皮的女孩抓住,埋入了燕傾城胸前的內衣中。
  “呵呵……期待他們醒來。”
  “我們會不會太邪惡了?嘻嘻。”
  “不會,很好玩,呵呵……”
  三個少女離開了大殿,珂珂與小倔龍卻眼睛明亮了起來,悄悄的離開了這里,向著閉月羞花殿深處潛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