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141 迷醉

這注定是不是一個平靜的夜晚,雪白小獸珂珂與小倔龍敏捷的像兩道影子一般無聲無息,它們都那是天生的異種,與生俱來的靈覺讓它們完全能夠避險而行。
  恢宏的閉月羞花殿,殿宇重重,如花美人,嬌艷佳麗,盡皆匯于此地,這里絕對是男人最為向往的天堂,沁人心脾的馨香繚繞在廣闊的殿宇間。
  只是,兩頭小獸對這些完全沒有感覺,它們在憑著本能在前進,因為燕傾城迷醉前問出的話語清晰的傳入了它們敏銳的耳朵中,它們想尋到藏在閉月羞花殿中的龍王。
  只是如皇宮深院的殿宇與園林太過廣闊了,它們花費了很長時間,不斷排查,始終沒有尋到目標,只是依稀間有所感應而已。
  “水……”
  寧靜的夜晚,醉人居大殿中,燕傾城似乎在夢囈,此刻她與蕭晨纏繞的狀態太過曖昧了。
  其他熱也都早已沉醉不醒,大殿內唯有花香陣陣,非常的安靜。
  后半夜,兩頭小獸尋到了一處地宮,隱藏于地下的宮殿,它們以敏銳的靈覺查到下面有龍王的氣息。而這個時候,幾道黑影也從十大花苑中向這里趕來,兩頭小獸發現了后來的人,無聲無息間退走了。
  直至看到那幾人先后進入地宮,它們才跟進,只是不多時它們便像受驚的小兔子一般逃了出來,地宮中傳出陣陣低沉的獸吼聲,珂珂與小倔龍飛快逃回了醉人居。
  閉月羞花殿不再平靜,這一晚重重殿宇深處,地面還和空中有十幾條人影在晃動,不過騷亂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可以想象閉月羞花殿實力的強大。
  朝霞灑輝,閉月羞花殿的的水晶玻璃透進一縷縷霞光,經過里面的鏡子不斷反射,讓旭日的光輝能夠灑滿大殿的每一個角落。
  燕傾城朦朦朧朧醒來,感覺自己似乎抱著一個大布偶,但是卻有些奇怪,怎么會有體溫呢?顯然她還沒有完全清醒,迷糊了兩秒鐘,嬌柔慵懶的睜開一雙迷人的眸子,在剎那間她險些尖叫出聲。
  她竟然抱著蕭晨躺在地毯上,相擁而睡了一晚,這真是一個讓人抓狂的場面,對于她這樣一個天之驕女來說簡直不可想象。但是她到底不是尋常女子,安靜的沒動,先是觀察了一番,發現蕭晨確實還在熟睡。
  她羞憤的將自己的纖纖玉手從蕭晨的衣襟中退出,而后舉起如玉般的右掌,很想就此拍落下去,徹底解決這個一直壓制她,讓她幾番受盡委屈與屈辱的男子。
  只是,最終她又無力的垂落了下來,碎魔種神大法已經開始,對方乃是她的鼎爐,如果發生意外,那么她必將遭創,近乎死亡。現在,他們的命運已經聯系到在了一起,一損俱損,一榮俱榮。
  燕傾城憤憤的從蕭晨的懷抱中,移出自己的手腳,但卻不敢動作過激,免得驚醒對方,那樣的話更加的尷尬。
  只是,那只微微伸進她衣襟間的大手,卻是讓她銀牙咬的直響,美麗的額頭充滿了黑線。雖然此刻未觸及她的身體,但是天曉得這一夜來是否一直相安無恙。
  “你這豬頭,睡的這般死!”燕傾城費力將壓在她身上的一條大腿推倒了一旁,但就在這個時候蕭晨的似乎也將醒來了,像是在伸懶腰一般,兩只手臂都伸展了起來。
  還未來得及將那只大手從她的衣襟附近推走,此刻卻驚訝的發現那只大手竟然……“啊……”燕傾城驚叫了起來。
  燕傾城一腳將蕭晨踹開了,像是受驚的小白兔一般跳了起來,姿態雖然優美之極,但絕美容顏上卻充滿了狼狽不堪的神色。
  蕭晨迷迷糊糊的睜開了雙眼,在燕傾城能夠殺人的目光中,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迷迷糊糊的道:“渾身酸痛,怎么感覺被暴龍壓了一晚啊。”
  燕傾城氣極,簡直就要立刻發飆了。
  “你這家伙,太混蛋了!”
  只是,蕭晨接下來一句話卻讓她徹底沒脾氣了,恨不得立刻逃走。
  “方才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抓到了一只大白兔……”蕭晨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奇怪自語道:“似乎感覺到了柔軟滑嫩……”
  “你這缺德的家伙該下地獄!”燕傾城長發如瀑,烏黑亮麗,只是玉顏早已掛滿了紅霞,臉色緋紅,像是喝醉酒了一般,一雙大眼更是水汪汪,氣憤的竟然如尋常小女人一般跺腳。死死的抱著豐挺的胸脯,仿佛怕受襲一般。
  “我做夢抓兔子關你什么事?!”蕭晨還在看著自己的右手,似乎有些回味。
  “你去死吧!”燕傾城羞憤的將玉桌上的一盤水果砸向蕭晨,而后逆轉修長的玉體,像是一陣風一般逃出了醉人居,遠遠的聲音傳來:“蕭晨你等著,只要你還在天帝城,本姑娘和你沒完!”
  “哈哈哈……”看著燕傾城狼狽逃走,蕭晨一改方才的迷迷糊糊狀態,眼神變得犀利無比,顯然很清醒,他放聲的大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火舞與冰琴也相繼醒來,她們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不過似乎有些曖昧。
  不遠處胖子擺脫纏繞在身旁的女子也爬了起來,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迷迷糊糊的道:“虧大了,竟然喝醉,在這里睡了一宿。不行啊,冰琴姑娘,火舞姑娘,我們這次實在太虧了,居然都沒有進入寢殿。”
  氣質脫俗、容顏清麗的冰琴,容貌嫵媚、性感妖嬈的火舞,皆笑了起來,同時道:“這又不怪我們,是你自己醉在了這里。”
  天色已經放亮,梳洗過后,蕭晨與胖子走出了醉人居。
  玫瑰苑,花香陣陣,鳥兒鳴聲婉轉動聽,亭臺樓閣,小橋流水,在朝霞下分外生動和諧。
  “諸葛公子,恭請下次再臨閉月羞花殿。”
  “蕭兄我們肯定還會再次見面的。”
  醉人居傳來尤物火舞與才女冰琴動聽的聲音。
  走在這條最為繁華的大街上,即便是清晨也是人來人往,這里通常都是這樣,白日有白日的喧囂,夜晚有夜晚的激情。
  “蕭兄那女扮男裝的小妞什么來歷,竟然把我們都灌醉了,太可惜了啊!”胖子到現在還很遺憾沒有進入到寢殿呢,憤憤的道:“等咱上位了,一定天天住在這里,更要見上一見那位傳說中的花皇。嗚嗚……說到底都怪那小妞,不過她可真是漂亮的邪門啊,該不會是與你有什么吧?”
  聽著胖子碎碎叨叨的話語,蕭晨真的想大笑,但是卻有些笑不出來,因為他再次看到了燕傾城,正在大街的對面咬牙怒瞪著他呢。
  “稍等,我去去就來。”蕭晨走了過去,看著美麗不可方物,讓霞輝都黯然失色的燕傾城,道:“你在等我?”
  “呸,你這流氓,誰會等你!”雖然是男裝,但依然豐神如玉,燕傾城臉色紅紅的,憤憤的道:“掌教傳話,如果你在天帝城遇到危險,直接向人表明身份,你為不死一脈的護法。”她似乎非常不滿掌教的這個決定,氣惱的道:“掌教實在太過分了,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對你,我真想暴打你一頓。”
  蕭晨大笑,很喜歡看燕傾城如此郁悶的樣子。
  “你等著,我早晚找你算賬的!”燕傾城羞惱的瞪了一眼蕭晨,而后轉身消失在街道拐角處。
  “蕭兄我有急事,晚上去找你。”胖子在對面揮手,沖蕭晨喊道:“你就住在那家客棧,千萬不要換地方呀。”隨后他急匆匆的與一名手下離開了這里。
  蕭晨帶著兩頭小獸,悠閑在這條最為繁華的大街上走著,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流,他心中在不斷思量,可以預想在不久的將來,天帝城必然風起云涌,龍王、圣獸聚于這里,那么相應的高手也會隨之而來,他有一種預感,這一次必然會八方云動。
  吃過早餐后,蕭晨他們進入了一個獸吼震天的市場中,在那個地方人山人海,那里是可以進行斗獸買賣的自由所在地。
  太過喧囂了,這里聲音噪雜無比,每一處聚集大量人群的地方都有大鐵籠子,里面關閉著奇異的巨獸。
  “且,那些人太老土了。”一個英俊的金發男子與一個漂亮藍發的女子,并肩而行,他們的身后跟著幾個隨從。
  蕭晨距離他們不遠,能夠清晰的聽到他們的談話聲。
  “真正好的斗獸怎么可能關在籠中呢,越是那些超大型的巨獸越是不堪,十幾米長又如何,只是唬唬那些不懂行的人罷了。”金發男子的聲音似乎充滿了不屑。
  藍發女子不滿的撇嘴道:“那你還來這里干什么?”
  金發美男子一雙海藍色的眼睛看向前方,道:“當然是來這里淘寶啊。去那些賣幼獸的地方看一看,說不定運氣好就能碰到一頭上佳的斗獸呢。那些賣主也許根本不知道他們的斗獸價值。要知道十年來,已經先后有兩人從這里買到幼小的圣獸了。”
  “真的?這怎么可能呢?”漂亮的藍發女子一雙大眼撲閃撲閃的,充滿了驚訝之色,似乎不怎么相信。
  “表妹你初來天帝城不了解情況,但卻有其事啊。南荒不同于其他的地方,這里原始荒林數萬里,天地異獸橫行出沒,是斗獸的最重要產源地之一。就連許多普通山民都以此為生,常年在群山中尋找異獸,賣到城中來。他們當然不可能捕捉到強大的異獸,但他們卻自己的方法,經常能夠尋到幼小的靈獸,甚至運氣好時能夠撿到稀世幼獸。說來你也許不信,十年來有兩頭幼小的圣獸都是被普通的山民在大山中撿到的,他們不知道價值,當成了尋常的小兇獸在天帝城售賣。如果被懂行的人看到,那無疑等若在廉價的故紙堆中發現了巨大的寶藏啊。”
  “且,十年才發現兩頭小圣獸,如此撞大運的事情你也想碰到啊?”藍發女子雖然很心動與向往,但卻還是調皮的打擊道。
  “我可沒說非要撞天運,淘到小圣獸,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但是,這里卻經常能夠有人淘到戰力不錯的幼小靈獸。”
  蕭晨聽的暗暗點頭,這里似乎還是一個尋寶的好地方,左右無事,他帶著兩頭小獸悠閑的跟著兩人進入了幼獸買賣交易的地方。
  這里明顯規格高了許多,沒有大鐵籠,沒有獸吼聲。倒是有許多水晶小房子,有著許多千姿百態的小動物,有的甚至才巴掌大,還沒有睜眼呢。
  暈!
  蕭晨感覺有些無語,看來斗獸這一行業確實徹底的精細規范化了,連幼獸都這么講究的來買賣。蕭晨發現,當他來到這里之后,有不少人都在頻頻打量跟在他身邊的小倔龍與珂珂。
  “走,我們也來淘寶試試看。”蕭晨笑了起來,小聲對兩頭小獸,道:“今天全靠你們的眼光了。”
  “來看看呀,碧眼金毛神狼仔哦!”一頭一尺長的金色小狼眼冒兇光,被關在一個水晶小房子中,他的主人叫賣著。
  “上古異種白玉犀牛王幼子哦。”旁邊,一個水晶小房子中一頭雪白如玉,近乎透明的小犀牛長近一米,渾身上下霞光點點,也被人叫賣著。
  “三頭獅王獸,懂得咒術的天生靈種……”一頭如宛如黃金鑄造成小獅子,全身上下金光閃閃,仿佛有烈焰在跳動一般,三個頭一模一樣,威武不凡,它不過半米長,它的主人也在叫賣著。
  蕭晨已經看出來了,這幾頭小獸都非常的不凡,似乎被某種力量封鎮住了,不然他們的主人不敢將它們如此放在水晶小房子中。任誰看了這幾頭小獸,都會知道非常強大,所以圍了很多的人,自然也被標注了到天價。
  蕭晨只看了一眼,就倒吸了一口涼氣,絕對買不起啊,真是天價!
  居然都是十萬金幣起價的!
  忽然間,珂珂跑了起來,頭也不回的向前面沖去,那里人流比較稀少。
  當蕭晨追上來時,發現珂珂竟然翻弄著一只拳頭大的白殼小烏龜,在鋪展在地面上的羊毯上滾來滾去。
  發現沒有被放在水晶小房子內,蕭晨沖過去后立刻叫道:“老板,小烏龜多少錢,我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