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142 太混蛋了

蕭晨看到珂珂如此,立時便要買白殼小烏龜,要知道雪白小獸向來都是靈粹的克星,它的眼光向來獨到,多半看出小烏龜的不凡了,不然怎么會如此敢興趣的翻過來掉過去的看呢?
  不過,蕭晨怕引起賣家的注意,哈哈大笑道:“我尋了很久了,終于發現了白殼的烏龜,哈哈,白龜湯可是一種大補藥啊。”
  地上的白色小烏龜猛的一顫,似乎受到了驚嚇,不過卻沒有人注意。
  而幾個剛剛湊過來買家聞聽到后面的話后,立刻無趣的退走了,賣家更是翻了翻白眼,有氣無力的道:“我說小兄弟,我這是一頭斗獸,不是補藥,你來錯地方了吧。”
  “沒有,反正是賣,你就當藥材賣算了。”
  無論是這個老板,還是旁邊的人聽了都比較無語。
  “好吧,你打算出多少錢?”
  “這么大點一個小烏龜,兩枚金幣吧。”
  “你……你買菜呢?快走人吧!”賣家無奈的了揮了揮手。
  “兩枚金幣還少啊,兩枚金幣足以擺開一桌豐盛的酒宴了,這個白色的小烏龜雖然很罕見,但也不應該貴的太離譜吧。”蕭晨毫不在意的翻弄著小烏龜,發現這個拳頭大的小東西真的有些與眾不同,一雙眼睛像黑寶石一般燦燦有光,很有靈性,正在怯怯的看著他,似乎真怕被燉湯。
  “兄弟,我這是斗獸,你開的價格實在太離譜了,你還是趕緊走開吧。”賣家以為遇上了青皮無賴。
  “這頭小烏龜是斗獸?不過拳頭大小,沒有利牙。又無利齒,它能都斗什么?你也太糊弄人了吧,怎么隨便抓個東西就跑來賣啊。”
  這個老板似乎也很不好意思。道:“雖然戰力不強,但是它畢竟算斗獸,能擊敗比它大很多倍的東西。”
  聞聽此話,立刻圍上來七八個人。
  蕭晨漫不經心的問道:“都擊敗什么了?”
  “擊敗過一頭惡犬與一只金雞。”
  “暈,老板你在開玩笑吧,人家的賣地小斗獸都是珍惜品種,能夠殺死七八米長的巨型兇獸,您到好,實在太讓人無語了。弄個小烏龜原來只會偷雞摸狗呀,看它縮頭縮腦的樣就像個小賊。”
  旁邊地人都哄笑了起來。再無人圍觀。全都散了。
  老板也被說的面紅耳赤,辯解道:“這只小烏龜本來就是準備買一贈一送出去的,我又沒真打算坑人而將它單賣。要不。你買這頭狼王崽吧,我免費將小烏龜送給你。不管你是拿回去燉湯,還是哄小姑娘用,都是好東西啊。”
  “嘿,老板你真有意思。一口價五枚金幣,我買走小烏龜去燉湯。至于你的狼王崽還是算了吧,我又不打算吃狗肉。”
  “拿去!拿去!”老板用力揮手。他實在受不了蕭晨了。再讓蕭晨在這里呆一會兒,保不住周圍的人都以為他賣的是補藥呢。而不是斗獸。
  “那趕緊打開鎖鏈吧,一只小烏龜還至于鎖上。”蕭晨發現小烏龜上面的白殼上,靠近頸項部位被穿了一個小洞,一條黝黑的精細的鎖鏈拴住了它。
  “先說好,我打開后如果它掉可不管我地事情了。”老板不滿的低估道:“這頭小烏龜怪里怪氣地邪門,跑起來快如一陣風一般,開始還以為是個好東西呢,沒有想到只會偷雞摸狗。”
  “還真偷雞摸狗呀?”蕭晨笑了起來。
  “可不是嗎,偷了我不少金幣。”
  “嘿,還是個貪財地小東西呀。”蕭晨細細的打量著小烏龜,他已經知道這頭小白龜肯定不尋常,因為那條鎖鏈與龜殼上被穿透的小洞,怎么看都有些年代了。
  直到付完錢將小烏龜提在了手,蕭晨才隨意地問道:“老板你是在那里捉到它的?”
  “我是從一個挖藥人手里買來的。”
  “你還真是當藥材進的貨呀?那我開始時沒說錯話啊老板難得的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態,尷尬的道:“那個挖藥人挖到了一棵罕見地老人參王地同時,也挖出了這只小烏龜。”
  “我暈,挖出來的?!”蕭晨琢磨了會兒,道:“那條鎖鏈是你給穿上地?”
  “不是,我買的時候就有,應該是那個挖藥人穿的吧。”
  蕭晨不說什么了,提著小烏龜,帶著珂珂與小倔龍轉身就走,憑著感覺他覺得有可能撞天運了!
  那條細小的鎖鏈他竟然扯不斷,以他這樣的修為來說實在有些不可思議,隨后他以敏銳的靈覺細細觀察后發現,黝黑的精細鐵鏈上似乎刻著一些肉眼無法看清的小字,這絕不是挖藥人穿上去的。
  走出去不多遠,蕭晨敏銳的捕捉到了一絲異常,身后竟然有人跟蹤。
  “什么人呢?”蕭晨不動聲色,依然漫步目的的溜達。
  天帝城各方勢力盤根錯節,不僅有幾座實力深不可測的斗獸宮,還有幾座修者學府,更有閉月羞花殿與沉魚落雁宮這樣的帝王***場所,最為重要的是南荒許多大勢力都在此有部署,包括類似于不死門這樣的南荒大教,實在是一個異常復雜的地方。
  “蕭公請留步。”
  蕭晨轉過身來,發現并不認識追上來的這個年輕人,這是一個混血兒,藍色的長發,黑色的眸,似乎有著一絲天生的驕傲與優越感。
  “有事嗎?”
  “我家老爺有請。”
  “你家老爺是誰?”
  “見了就知道了。”
  “對不起,如果不說的話,我根本不會考慮。”
  青年人多少帶著一絲傲氣,道:“在這天帝城沒有幾人敢拒絕我家的。”
  蕭晨轉過身不再看他,繼續向前走去,道:“我說不去就是不去。”面對有些敵意的邀請。他不可想隨便亂闖。
  “你不要后悔。”說完這句話,年輕人快速離去。
  天帝城一處占地極廣,規模宏偉的宮殿群。一個大殿內傳出一個老人的聲音,道:“他不來?”
  “是地,而且態度非常傲慢。”正是曾邀請蕭晨的男。
  “唔,年少輕狂啊。”年老的聲音古井無波。
  “他這是蔑視我們啊,不能輕易放過他。”年輕男道。
  大殿一個年輕女地聲音:“他現在是不死一脈的護法,按照各大勢力間不成的規定,上代人不能輕易對年輕一代出手,不然會引起大干戈、大麻煩的。唔,這個家伙很麻煩的。根據他在龍島上的表現,應該有蛻凡境界重天或七重天的修為。在年輕一代算是高手了。”
  過了一會兒。那個老人的聲音才傳出:“依照在龍島發生的情況來看,那頭雪白小獸實在很非凡,不差于龍王。我們這座斗獸宮很需要它。老輩人物肯定不能出手地,不然不死門不會坐視不理的,只能年輕人間解決問題啊。或許……你們應該想辦法拉攏一下他。”
  年輕男道:“哼,即便他修為達到了七重天又如何?我們這里有與獨孤劍魔在南荒齊名地青年強者,殺他如切菜,就以年輕一代地處事方式來解決他。”
  年輕女的聲音:“不可,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如此。”
  “晚了。我回來的時候小妹已經去了……”年輕男語音帶著一絲笑意。
  “她地修為怎么可以去。你怎么能這樣讓她去,事情肯定會鬧大的……”年輕女似乎有些不滿。
  “就是讓她吃虧后才能請動那位出手呀。”
  蕭晨依然在自由的閑逛。觀看著那些奇特神異的小斗獸。但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感覺天空傳來陣陣異樣的波動。
  不少人都抬頭仰望,只見一只形如仙鶴的彩色巨鳥降落了下來,竟然直取蕭晨而來。
  蕭晨安撫住了小倔龍,又按住了珂珂,抬手一道金色劍氣打向空,撲過來的彩色巨鳥快速閃開,而后在不遠處降落下來,惹得周圍地人紛紛躲避。
  “你就是那個狂妄地蕭晨?”一個藍發少女驕傲的如同小鳳凰一般,挺著豐滿地胸脯走了過來,她身材嬌小,不過卻曲線玲瓏,人長的很甜美,長長的睫毛,水靈靈的大眼,只是神態卻很倨傲。
  蕭晨確信沒有見過這個女。
  “咦,那不是曼德家族的那個最能惹禍的小丫頭嗎?”
  “就是她,人家家族掌有斗獸宮,這是實力的象征,飛揚跋扈一些也算正常。”
  “這是一個麻煩精啊。”
  “你找我有事嗎?”蕭晨問道。
  “我七哥請你去我家,聽說你不屑一顧?”
  蕭晨比較無語,何曾不屑一顧過?
  “哼,不要以為是不死門的護法,就以為沒人敢奈何你,同輩間的較量是無所顧忌的。今天我給你一些教訓。”藍發少女踱著幽雅的步走了過來。
  蕭晨略微思索,就推測出了很多事情,各大勢力間忌諱很深啊,老輩似乎不可以隨便出手。既然如此,他完全可以借勢!如果真是年輕一代的人找上門來,根本不用擔心打了小的惹出老的。
  想到這里,蕭晨漫不經心的問道:“你是誰家被寵壞的小丫頭啊?成天這樣胡鬧,不怕被人抓住賣掉?”
  藍發少女明顯頤指氣使揚慣了,聽到蕭晨的話語,彎彎的眉毛立時皺了起來,斥道:“你這人太可惡了,看我的厲害,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你這個紈绔弟。”
  蕭晨真是無語了,這小丫頭還真能顛倒黑白,到底是誰是紈绔,誰是衙內啊?不過隨著修為的提高,他的心境也在提高,很難讓他出現情緒波動,笑道:“你這小紈绔,實在欠敲打。”
  藍發少女瞪著水靈靈的大眼,氣道:“你果真如七哥說的那樣,神氣而又倨傲,哼,本小姐來教訓你了。”
  “別說了,趕緊過來吧,早等你出手了。”
  蕭晨滿不在乎的輕松樣,讓少女越看越氣憤,道:“我不能白與你動手,我們要有些彩頭,如果打的你滿地找牙,你要把那只可愛的小白獅送給我。”她的一絲毫不掩飾的看著珂珂,露出無比歡喜的神色,一雙大眼都已經彎成了月牙狀。
  “如果你輸了呢?”
  “本姑娘怎么可能會輸呢?同輩從來沒有人勝過我。”
  “是人家不愿意勝你吧,哈哈……”蕭晨大笑,覺得這個小丫頭很有意思。
  “來吧,我輸了的話將我的彩鶴送給你。”少女指著不遠處的五彩仙鶴,道:“它可是一頭超級斗獸。”
  “好,放馬不過來吧。”
  “你竟敢如此小覷我。”藍發少女像是幽靈一般,動作非常的迅速,向著蕭晨撲去。
  蕭晨一驚,少女的修為確實不弱,竟然達到了蛻凡四重天的境界,只是與他相比還是差的太多了。身形微微晃動,蕭晨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藍發少女并不慌亂,凌空旋飛了起來,輕盈如天使翔舞,向著蕭晨連拍出一百零八道掌影。
  不過,這一切都在一記掌刀的作用下停止了下來,蕭晨輕輕一記掌刀將她震飛了出去,同時在她耳畔劃過,一個被生生切下來的耳墜出現在他的掌。
  “哦哦哦,輸了輸了……”
  “曼德家的寶貝丫頭輸了……”
  旁邊圍著的一大群人都一起起哄。
  藍發少女氣的直跺腳。
  “好吧,我沒注意,這次讓你僥幸贏了,彩鶴暫時歸你。我們再來,我會贏回來的。”
  蕭晨看著這個長相甜美,但卻一臉懊惱神色的小丫頭一下被逗笑了,道:“你還有什么可輸的?”
  “輸了當老婆!”
  “輸了嫁給他!”
  旁邊的人真是唯恐天下不亂,一起起哄,氣的藍發小丫頭惱怒無比,不斷瞪眾人。
  半個時辰之后,曼德家族內部,幾個年輕人在無奈的議論。
  “小妹惹麻煩了,把她心愛的彩鶴輸出去了,結果被那個臭小當場在斗獸市場給賣掉了,那可是一頭超級斗獸啊!”
  “小妹的東西也有人敢
  “城的幾個紈绔弟有什么不敢的。”
  “最糟糕的是小妹接下來又輸了。”
  “又輸出去什么了?”
  “不只知道,只知道這個時候成了那個混賬小的跟班了,正在跟著一起溜大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