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143 贏來一個漂亮跟班

短短半個時辰,蕭晨已經成了斗獸大街上的名人,竟然將曼德家族的寶貝丫頭卡娜絲贏來當作跟班,讓一幫看熱鬧的人瞠目結舌,暗嘆這個小子真有種,眾人起哄也就算了,這個小子竟然敢來真格的,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更過分的是,這個不知道來歷的小子竟然沒有絲毫的覺悟,大搖大擺的帶著美麗的小跟班到處閑逛,一副逍遙自在的樣子,讓一大群年輕人羨慕的直流口水。
  “狂妄的小子你真是太惡了!”藍發少女皺著彎彎的細眉,水靈靈的大眼閃爍著一絲怒火,道:“你還真敢讓我當你的跟班呀?!”
  “愿賭服輸,你要有這個覺悟,想反悔的話你自己可以走,我沒強迫你,不過想讓我直接取消賭約,沒門!”蕭晨一副散散漫漫的樣子,溜溜達達,帶著兩頭小獸東瞧西看。
  “認賭服輸,認賭服輸!”后方一大群人一起起哄。
  “好小子,你先狂吧,有你吃苦頭的時候。”藍發少女再也不似以前如同驕傲的小鳳凰那般了,現在簡直像個鴕鳥,使勁的低著美麗的頭顱跟在蕭晨的身后,生怕別人認出自己。但是這個可能嗎?在他們身后跟了一大群的紈绔子弟,嘻嘻哈哈的吵鬧著,生怕別人不知道似的,這都是與藍發少女有舊怨的本城紈绔子弟。
  蕭晨回頭看了看跟在后面的那群衙內,沖著一個長相英俊的不像話的小子喊道:“小白臉兄弟……有事相求誒。”
  這確實是一個俊美的年輕人,年歲與蕭晨相仿,不過二十幾歲的樣子,長發如瀑,肌膚如雪,眸子若秋水一般,身材修長,如果不是因為確實長有喉結,蕭晨非將他當成一個女扮男裝的美麗女子不可,真是漂亮的一塌糊涂,讓許多年輕女子都要嫉妒。
  “兄弟,我叫海云天,咱熟歸熟,但你不能隨便亂叫,不然我跟你沒完。”那個長相極美的漂亮紈绔子弟走了過來,雖然如此說,但他卻是一臉笑意,方才就是他以六千金幣的價格將那頭五彩仙鶴買走了,看得出他也是有背景的人,在成心和藍發少女卡娜絲作對呢。
  “小白臉你等著,我跟你沒完,別人都不敢買,而你竟敢買走我的彩鶴,落我面子。哼,我大哥回來后,非讓他扁你不可。”卡娜絲氣憤的對著海云天叫著。
  蕭晨看得出他們以往似乎有過節,不過他可不管那么多,親熱的對海云天道:“白臉兄,幫幫忙吧,我初來天帝城人生地不熟,想買處房產,給我介紹一處如何?”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俊美的紈绔子弟海云天滿口答應下來。很顯然他不是一般的人,已經看出蕭晨實力了得,他來自于一個大家族,有意想要結交這樣的人。
  南荒萬萬里,最不乏的就是土地,但這是于天帝城之外而言,對于天帝城中卻是另一番情景,可謂寸土寸金。
  不僅南荒中所有有錢人想住進來,就是大陸上其他許多王公巨富也想在此地置辦房產,因為關于天帝城有著許多古老的傳說,相傳這里是帝王之城,聚納大地之龍氣,住在這里有著莫大的好處,只是詳情又沒有人能夠說出。
  兩枚金幣就能擺上一桌上好的酒宴,六千枚金幣可想而知是多么大一筆財富,但是當蕭晨購買完一座院落后已經欠下海云天五千金幣了。
  整整一萬一千枚金幣的昂貴價格!
  不過,三重院落,亭臺樓閣,小橋流水的園林風格布局,確實讓蕭晨頗為喜歡。
  “兄弟不要肉痛。如果不是想交你這個朋友,且知道你跟那死胖子諸葛亮也是朋友,我是說什么也不會忍痛割愛給你的。”漂亮的不像話的海云天似乎真的有些舍不得,道:“你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
  說到這里他雙眼放光,與其絕美的姿容極其不相符,小聲道:“這可是天帝城的學府路啊,抬頭往對面看,你看看那是什么。”
  對面一片連綿不絕的古老圍墻,里面是一座座巨大的古老宮殿,仿佛一座皇城一般,大門就沖著這里,與蕭晨的家幾乎正對門,通過敞開的大門可以看到一些年輕的男女。
  “這是大名鼎鼎的北斗學院啊,毗鄰它的還有斗神學院與白鹿學院。要問天帝城最昂貴的土地在哪里,絕對是這條學府路啊。三大學院都在這里,里面美女如云啊!要不是我那個未過門的母老虎未婚妻知道了這處房產,打死我也不會轉賣給你的。每天傍晚坐在門口,看著那一個個年輕而具有活力的美女們進進出出,那絕對是世間最大的享受,閑時還可以混進三大學院,想想就幸福啊!”
  噴血,蕭晨感覺特無語,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小子還真是個色狼,不過被他說的確實心中挺癢癢的,對于男人來說這里還真是一處寶地,守著學院門口靜看美女來來往往的確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色狼!”藍發少女卡娜絲撇嘴道:“你跟諸葛亮那個豬頭經常在這里偷窺,早就上了三大學院的黑名單了,如果不是知道你們身后有斗獸宮,早就被這里的人大卸八塊了。小白臉你等著,我非告訴李玉那瘋婆娘不可,說你是罵她母老虎。”
  “你敢……”
  ……藍發少女卡娜絲灰溜溜的走了,盡管被海云天揶揄不講信用,但她還是逃了,用這丫頭的話說,一看蕭晨就不是好人,居然跟小白臉這個色狼走在一起,在這里呆著人身安危會受到威脅的,等過幾天再來還債。
  “那丫頭怎么進了北斗學院了?”
  “她是北斗學院的學生,不過身為曼德家族的寶貝丫頭,又蠻又野,逃課是經常的事情。”
  海云天也走了。
  蕭晨算是在天帝城安家了。
  這座院落一切都是現成的,他無需再裝飾,一切都安靜下來后他開始擺弄白殼小烏龜。靜下心來,閉上眼睛,雙手握住那條細細的黑鐵鏈,神識透發而出,向著那里沉浸而去。
  黝黑的鐵鏈不過幾根頭發般粗細,但這一刻仿佛放大了千萬倍,向著蕭晨靠攏而來,敏銳的神識前方是一望無際的黝黑。
  在黑暗中,許多小字逐漸發出燦燦的光芒來,晃的蕭晨感覺神識之眼刺痛無比,有些難以明辨那些筆畫。
  咬緊牙關,蕭晨不斷的平復起伏的心緒,讓自己身處空靈狀態,努力的將神識向前探去。
  痛!
  非常的痛!
  神識仿佛被侵蝕!
  身體仿佛要被撕裂了!
  汗水不斷自毛孔涌出,眨眼間蕭晨渾身都濕透了,這比經歷一場慘烈的大戰還讓他感覺難受,軀體已經劇烈搖動了起來,仿佛隨時都會崩潰而倒下。
  “龍”
  蕭晨終于看清黑鐵鏈上的字,但除了一個頻繁出現的“龍”字之外,竟然全都不認識!那繁復的字體,蒼勁的筆畫,簡直就像是一部神書一般,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代以前用過的古字,根本難以明其意。
  密密麻麻,細細的黑鐵鏈不過七八根頭發般粗細,長不過一尺,竟然刻滿了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古字,尋常人的眼睛是根本無法發現的。
  就是修為到了蕭晨這等境界,如果不是神識特別的強大,也難以窺見其中的秘密。
  不凡,絕對的不凡!
  當蕭晨的神識艱難的退出那無盡的黑色地帶時,他近乎虛脫了,直至調息了一個時辰才恢復過來,讓他大感意外的是神識似乎凝練了許多,他的精神出奇的好!
  窺視鐵鏈隱藏的奧秘,竟然能夠鍛煉神識,他覺得有必要將之當成每日的必修課。
  換洗之后,蕭晨看著這只拳頭大小的白殼小烏龜,再也沒有絲毫輕視之心。
  “這難道是一頭龍?!”他心中有了這樣一種莫名其妙的想法。很荒謬的猜想,天馬行空的思維,最主要的原因是在鐵鏈上看到了不少“龍”字,而鐵鏈鎖著小烏龜。
  “管你是什么,既然被我買來了,以后你叫‘小賊’。”看著探頭探腦,有些鬼鬼祟祟的小烏龜,蕭晨給它起了這樣一個名字。
  小倔龍對之不理不睬,珂珂卻總是喜歡翻過來掉過去的看它,似乎想從它身上尋出什么秘密或寶藏一般。可是,珂珂又比劃不出什么,似乎它也只是有某種預感而已,并未真個覺察到了實質性的東西。
  傍晚,夕陽染紅了天空。
  胖子與海云天哈哈大笑著來到了蕭晨的居所,愜意的坐在三樓的陽臺上,拉著蕭晨一起看著北斗學院大門口進進出出的學生,眼睛不斷放光。
  “哇塞,那個女子條太正了,曲線起伏玲瓏,太火爆了!”
  “唔,出來一個小家碧玉型,挺清純的,別有一番味道。唉,可惜了,插在了一牛糞上,旁邊跟著一個丑男呢。”
  “快看!絕對稱得上一個曼妙完美的背影啊,光看背面就讓人想入非非呀,蓮步款款,裊裊娜娜,真讓人流口水呀。我暈,怎么是她,媽的,是那個到處勾勾搭搭的女人,真是晦氣,沒轉身時居然沒認出來。”
  ……死胖子和小白臉簡直就是兩頭色狼,口水橫流,不斷的品評。
  “兄弟你真強。”胖子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對蕭晨道:“居然將曼德家族的寶貝丫頭贏來當跟班,真是大快人心啊,哈哈……我總盼著出來個人收拾她,老天終于開眼了,可惜沒有當面碰到,不然非得好好奚落奚落她,哈哈……不過兄弟你要小心呀,這小丫頭刁蠻著呢,一般人沒人敢惹她。知道嗎,她可有一個親大哥呀,號稱南荒最強的青年強者之一,除了那變態獨孤劍魔等少數幾人之外,無人是其對手。”
  暈倒!
  蕭晨現在才知道,似乎有了不小的麻煩。
  曼德家族掌控有“獸王斗獸宮”,是天帝城名副其實的大勢力之一。卡娜絲是曼德家族的直系,深受曼德家族的老族長喜愛,在加上有一個在年輕一代打扁南荒無敵手的大哥,性子格外的野。
  “快看,有一個身材極品的出來了。”海云天叫道。
  胖子與蕭晨也不禁趕緊觀看。
  “我暈倒!”
  “媽的,怎么是卡娜絲那個小妞啊,晦氣!”
  胖子和海云天幾乎同時叫了起來。
  “來,我在正式介紹一下吧。”胖子回過頭來對蕭晨,道:“這是‘洪荒斗獸宮’的海云天,是真正的紈绔子弟,與卡娜絲那小妞一般屬于家族中的直系。不像我遠離于家族中心呀。”
  一番簡要的介紹后,三人毫不見外的交談了起來。
  “最近我們要抓緊訓練小倔龍,聽說三個月后天帝城將舉辦一場規模浩大的斗獸大賽,每贏一場都將有無比豐厚的獎金。這不再是幾座斗獸宮的較量了,北面的幾座大城都將來人。更有傳說,將是一場圣獸的大戰。當然,是分級別的,小道消息傳說幼小的龍王、強大的小圣獸有小級別的生死戰……”
  “必然是八方云動,與其說是斗獸大戰,不如說是不同大勢力間的對抗,是一次各自實力的比拼與展現……”
  “毫無疑問,天帝城將風起云涌!我可聽說了,不少青年強者都會隨各自的家族長老來這里,很有可能會引發一場青年強者的大對決呢。”
  蕭晨很期待這一切的到來。
  “狂妄的小子我又來了!”
  三人正談話呢,藍發少女卡娜絲闖進了院內,插著小蠻腰,眨動著水靈靈的大眼,大聲沖著樓上喊道:“蕭晨,我大哥回來了,要與你決戰,趕快下來接受失敗吧,地點就在北斗學院廣場,別忘了帶上你那只可拍的白色小獅子。”
  “我暈,這丫頭真把她哥找來了,這下麻煩大了。”胖子直縮脖子。
  海云天手一抖,茶水灑落了出來。
  “有什么可怕的,我們去看看。”蕭晨如今修為大進,很想找一個強勁的對手來大戰一番。而藍發少女的哥哥乃是與獨孤劍魔同級的存在,正合他心意。
  “走,去北斗學院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