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145 四大高手

一招敗敵!
  蕭晨靜立于場中,而王銘已經倒飛了出去,旁邊的盧木達像一道光一般快速沖了過去,將王銘接住了,一絲血跡自王銘的嘴角溢出,雖然沒有生命之憂,但是顯然他已經失去了戰力。
  場外早已喧囂不堪,所有人都吃驚無比,王銘是北斗學院的學生,六重天的修為在學院中已經算的上高手了,不是沒有能夠勝過他的人,但是今日卻被一招挫敗,不得不讓人瞠目結舌。
  消息飛快了出去,短短的片刻間中心演武場已經聚集了近千人。
  “我來戰你!”四大高手中的再次走出一人,中等身材,有些瘦弱,長相一般,不過眼神中有著一絲凌厲之色,走進場中自保姓名道:“我叫徐楓。”來人很干脆,沒有多余的話語,身形在剎那間虛無縹緲了起來,整個人仿佛化成了一道影子,讓人捕捉不到其氣息。
  觀戰的人卻已經紛紛議論了起來。
  “徐楓天生的靈士,六重天的修為,院內少有敵手,掌控有可怕的神通!”
  “能夠隱去自己的行蹤,殺人于無形!”然不可能傳到場內對決的兩人耳中,就在眾人的注視下徐楓的身影突然消失了,化歸于無形間。
  晚霞染紅了天空,紅色的霞輝讓演武場都一片赤紅,眾人目瞪口呆,再也尋不到徐楓的蹤影。
  就在這剎那間,蕭晨忽然動了,快速自場中央移開。輕飄飄的飛出去五米遠,一道刺目的光芒席卷了他剛才的立身之處,顯然徐楓發動了凌厲地襲擊。
  不過沒有擊中蕭晨后,那點光芒瞬間消失,沒有留下絲毫波動,蕭晨不禁皺了皺眉頭。
  場面一下子靜了下來,觀戰的人都停止了議論,靜靜的看著這一切,這是一場特別的對戰,蕭晨修為雖然強橫。但是敵手是隱形的,對于他還是有著一定的威脅的。
  “喀嚓!”
  一道絢爛的巨大閃電劈出,蕭晨的一截衣角在剎那間化為飛灰,如果在晚上半步的話他地身體恐怕也變成了一截焦炭,沒有人會懷疑這道閃電的威力。空氣中飄蕩著那特有的焦糊氣味。
  險而又險的避了過去,蕭晨的眉毛再次皺了皺。
  演武場陷入極靜中,似乎連眾人地呼吸聲都能夠聽到。所有人都在緊張的關注著這一切,因為也許下一秒鐘就將決出勝負了。
  “哧”
  一道璀璨的刀芒自虛空中突兀地斬出,直取蕭晨的頸項,只是在接近的剎那間,蕭晨像是軟藤受力一般,軀體彎成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弧度,差之毫厘的躲過了刀芒。接著。他像是敏捷的獵豹一般旋轉身體,貼著刀芒出擊的方向撲去。
  雖然刀芒已經消失了,徐楓早已消失不見蹤影,但是蕭晨似乎已經鎖定了對方。直取某一虛空,沒有絲毫多余地動作,一拳轟出,簡單而又直接,拳頭近乎晶瑩,透發著燦燦的光輝,狠狠的砸落在下來后發出了“喀嚓”一聲脆響。首發君子堂
  一聲悶哼發出。徐楓的身影閃現而出。飛快倒退而去,他地一條手臂已經扭曲了。很明顯已經被蕭晨一拳崩斷了臂骨。
  “很好!”這是蕭晨對徐楓的評價,盡管對方在六重天境界,但掌有隱身這樣的神通靈術,蕭晨還是比較看重的。
  不過,徐楓聽在耳中卻惱怒無比,對方比他還要小上幾歲,但是說話的口氣卻像在長輩指點晚輩一般。“再來!”他并覺得自己失敗了,身形飛快隱去,又消失在了當場。
  “你不是我的對手。”蕭晨沖著一片虛空發話,驚的隱在那里地徐楓身形一震,急忙換了個方位。
  蕭晨見他不收手也不再多說什么,這個時候他已經開啟了那未聞未看便先覺地神通,徐楓的一切都清晰地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如果讓徐楓知道方才蕭晨故意封閉了靈覺,一定會驚的目瞪口呆,他不會想到蕭晨有意在如此鍛煉自己的身體反應速度,根本未將他這個對手放在同等級之上看待。
  當然蕭晨是不會說出自己有著這樣一門神通的,不會讓人知道自己有著未聞未看便先覺的能力。
  “轟”
  能量風暴浩蕩在演武場中,蕭晨一拳將隱身的徐楓砸飛了出去,骨碎的聲音清晰的傳遍了演武場。
  徐楓的另一條手臂也垂了下去,同時雙腿也已經變形,他的身體明顯的發生了多出骨折。
  場外觀戰的人一片喧嘩,這個名為蕭晨的家伙簡直就是人形兇器啊,徐楓的實力在北斗學院中那是極為出眾的,能夠壓制他的人真的不多。
  但是,現在卻被蕭晨捶打的如同稻草人一般翻飛,這似乎有些不可想象,難道那個家伙是鋼鐵澆鑄而成的嗎?
  看著蕭晨身材挺拔,容貌英俊的樣子,根本不想是那種練過金鐘罩鐵布衫猛人啊,但是……他的表現卻像極了一頭兇獸,挨著就要骨斷筋折啊!
  俊美的一塌糊涂的海云天直吸冷氣,嘀咕道:“這哥們出手可真夠狠啊!”回頭看著旁邊的諸葛亮,道:“胖子,你小心點呀,到時候你少對小倔龍打歪主意,不然你這豬胳膊豬腿挨上他就折,碰上他就斷啊,小心豬頭都被打破了。”
  “簡直不是人!”旁邊的藍發少女卡娜絲水靈靈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使勁咬著紅紅的嘴唇,貝齒晶瑩,嬌俏的瓊鼻一皺一皺的,樣子有些可愛,不滿地小聲嘟囔道:“這個家伙難道是鐵打的。這么厲害,堂兄他待會不會也打不過他吧……”
  此刻,北斗學院早已人聲鼎沸,全院大半人都趕到了此地,演武場外已經被圍得水泄不通。
  北斗學院與戰神學院、白鹿學院緊鄰,四大高手對決未明高手的消息,已經傳到了另外兩座學院,不少學生都已經直接翻墻過來,向這里趕來,想看看到底是哪個狂人趕來北斗學院“挑場子”。Junzitang.com
  徐楓不可能再戰了。簡直就像是被一頭暴龍踩過一般,全身骨骼斷裂多處。
  第三人大步走入場中,這個人身材高大魁偉,長相粗獷,有著一股匪氣。他很干脆,道:“許龍,來戰你!”
  “轟”
  一拳砸來。拳風破空,罡氣涌動,紫色的光芒像是虹芒一般激發而出。
  蕭晨沒有躲避,一拳相迎,緊握的拳頭光華閃閃,皮膚晶瑩如玉,雖然沒有罡氣噴發。沒有鋒芒激射而出,但是卻發出了隆隆的雷鳴之聲。
  “轟”
  直接對抗,兩拳碰撞在了一起,蕭晨紋絲未動。許龍用力的抖動著手臂,倒退了七八步,右掌雖然沒有骨折,但是明顯腫脹了起來,淤血遍布右掌皮肉中。
  場外所有人倒吸冷氣。
  “這家伙簡直就是一個人形暴龍啊!”
  “許龍七重天的修為,有鐵拳的稱號,但是卻被那家伙以拳轟退。兇獸啊!”
  “許龍是我們學院目前的最強弟子了吧。居然被他穩穩壓制,那個家伙實在太兇獸了吧!”
  “錯。許龍七重天地修為,是我們外院的最強弟子,內院中秘密培養的兩個王牌應該比他強。”
  毫無疑問,蕭晨一拳將外院最強弟子崩退,鎮住了觀戰的所有人。
  “這個兇悍的大猩猩,簡直就是一頭野獸!”曼德家族地寶貝丫頭小聲嘀咕道。
  “刷”
  破空之響傳出,許龍竟然沖天而起,他漂浮到了半空中,抬手打下一道道紫光,激射向蕭晨。場外很多人都非常的驚訝,顯然除了少數人之外,沒有人知道他這個武學高手還是一名靈士。
  許龍已經不敢與蕭晨直接對抗,旋飛于空中,不斷俯沖而下,想要與蕭晨游斗,耗盡他的力量。
  只是,這只是他一廂情愿地想法,在眾人的驚呼聲中,許龍目瞪口呆,蕭晨竟然展開一對能量光翼沖天而起,直奔他來。
  “天啊,這頭人形暴龍簡直無敵了,居然會“你懂什么,那是不死一門的奇功。他居然修成了不死天翼,這簡直就是靈士與咒師的克星啊,會飛的人形暴龍太可怕了!”
  如果蕭晨細細傾聽,鼻子一定會氣歪了,所有人都已經將他當成了一頭人形暴龍,一頭無敵的兇獸。
  許龍想要躲避,但是不死天翼展開,哪里容他逃避,蕭晨的速速實在太快了,眾人眼前一花,發現蕭晨與七重天境界地許龍已經撞在了一起,兩人間劍氣縱橫,刀氣彌漫,強光刺眼,勁氣澎湃。
  空中能量流劇烈動蕩,不斷的洶涌,發出陣陣雷鳴般的轟響。
  許龍畢竟是七重天的高手,與蕭晨接連對轟了十幾記,但最終還是支撐不住了,在一片隆隆般地拳風中,被打的倒飛了出去,一串血花灑落而下。
  觀戰的都是修者,眼睛都特別的毒,已經看到許龍的兩條手臂變形了,顯然又被打的骨折了。
  “許龍也骨折了!”
  “這個家伙太強了吧,我猜想內院中的那兩個秘密培養地王牌也不過如此吧。”
  “媽地,這個家伙真是名副其實的兇獸啊!”
  這個時候,戰神學院與白鹿學院地不少學生也趕到了這里,看到這種場面,紛紛大聲起哄喊叫了起來。
  “哥們你真強,北斗學院外院第一高手都讓你給滅了,兄弟加把勁,干脆打進內院去算了。”
  “兄弟待會咱交個朋友,我是白鹿學院的。”
  “哥們你還真是人形暴龍啊,太強了,打的北斗學院的高手沒脾氣啊。姐姐我支持你!”
  北斗學院眾人聞聽這些人的話語,紛紛對他們怒目而視。
  “喂,那個戰神學院的那個丫頭你起什么哄啊?!”
  “白鹿學院那個家伙你還敢來我們學院?上次跑我們北斗學院女生宿舍,被人打跑地事情你忘了。”
  一個女生接口道:“且,北斗學院又不是禁地,怎么就不能來。喂,場中的暴龍兄弟再接再厲啊,回頭去我們白鹿學院,姐姐幫你紹漂亮的學妹。”
  在喧囂不堪中,盧木達走入了場內。雖然算不上多么英俊,但卻有著一股別樣的氣質,沉穩無比,具有一派高手風范。
  “我說過你能戰勝他們三人,我今日便不為難你。”
  “今日不為難。想必明日會找我吧。”
  “確實想與你另約時間較量。”
  “早就知道你會這樣說。擇日不如撞日,就在今天吧,一并了斷。”
  兩人的話語清晰的傳到了場外。演武場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盧木達是誰?八重天的高手,如果不是剛剛出師北斗學院,外院第一高手的名頭肯定還是他的。
  盧木達淡淡笑了起來,道:“好,很干脆,那就在今日吧,你需要休息嗎?”
  “不需要。直接開戰吧!”蕭晨一步上前,像是具有縮地成寸的大神通一般,一小步卻瞬移了十米遠。
  罡風浩蕩,右手斜劈而來。閃爍著燦燦地金屬光澤,蕭晨對上盧木達可不敢小覷了,這是真正與他同級的高手。
  “刷”
  盧木達輕飄飄如風中飛葉一般,隨風而動,漂移出去八米遠。蕭晨凌空沖起,雙腿在前,在空中橫掃而來。如鋼鐵澆鑄而成的雙腿。如果真個抽在人身上必定要骨斷筋折。
  很顯然盧木達已經看出,蕭晨非常的狂野。力量強大而又生猛,不愿與之硬撼,他橫移數尺,而后騰空而起,在空中一個倒翻,雙腿像是剪刀一般,分上下剪向蕭晨的腰際。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火石花間,快地不可思議,許多人都只看到了幾道殘影而已,具體拼斗的動作根本沒有看清。
  蕭晨非常的冷靜,剪刀腿是最基本地殺式,但凡武者都知道威力奇大無匹,但是沒有幾人能夠用的好。蕭晨并不驚慌,沒有躲避,反而猛的在空中橫移,加快速度向著盧木達撞去。
  “這個小子太狠了!”
  “強,這哥們夠厲害!”
  “真是人形暴龍啊,夠狂!”
  場外的高手都能夠看清,不少人在議論,特別是白鹿學院與戰神學院的人開口更是毫無顧忌。
  蕭晨如此向前沖,腰際直撞盧木達雙腿間,這種化解剪刀腿的方法太過狠辣了,盧木達的雙腿在剪到他之前,身體最脆弱地部位肯定會被他先撞上。
  “野獸!”卡娜絲嘟囔道。
  許多人都紛紛驚呼。
  盧木達畢竟是高手,沒有想到蕭晨如此兇悍,快速沉穩身形,身體像是重逾萬鈞一般,快速墜落向地面,躲避過了蕭晨的凌厲攻擊。
  與此同時,蕭晨頭下腳上,直直的俯沖了下來,雙掌如刀一般攻至,璀璨光芒映的那雙手掌如玉一般閃爍著寶輝。
  洶涌澎湃地能量像是有形之質,像是萬鈞巨錘砸下來了一般,大地已經喀嚓喀嚓作響,無形的勁氣已經地面發生了龜裂,一道道巨大的裂縫蔓延了開去。
  強風鼓蕩的盧木達長發狂亂舞動,他已經不能躲避了,那如山岳般的力量已經自上方籠罩住了他,只能硬撼,根本無法退縮。“轟”
  像是兩座巨山轟撞在了一起,狂風洶涌,勁氣澎湃,璀璨的光芒耀的人睜不開雙眼,可怕地無形力量像是狂暴一般浩蕩了開去。
  最里層觀戰地人像是遭受了重擊一般,身體劇震,不由自主的倒退,不少人受到了波及,演武場中一陣大亂。
  場中央,蕭晨與盧木達猛烈硬撼一記之后,兩人像是兩道電光一般糾纏在了一起,殘影道道,掌影紛飛,一道道刺目地光芒不斷爆發而出。
  兩人激烈大戰在了一起。
  “飛起來了,飛起來了!”
  “是珍稀的飛天羽衣,想不到盧木達竟然有這樣一件寶衣。”
  場外驚呼,盧木達竟然沖天而起,飛到了天空中。蕭晨一展不死天翼,也御空而行。在空中激烈大戰起來。
  北斗學院幾乎所有學生都已經趕到了中心演武場,白鹿學院與戰神學院的高手也趕到了不少,學院中不少老輩高手也被驚動了,開始關注這場比斗。
  “蕭晨你完了。”盧木達說不出的自信,喝道:“陰陽之--------絕滅!”
  蕭晨感覺到了強烈的不安,也大喝道:“戮神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