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146 人形暴龍

戮神式,雖然僅僅是一記散手,但卻妙到毫巔,這乃是千錘百煉的一式散手,是大道無形的高度概括之精華,與其說是一記殺式,不如說是的一式有形的“道之印記”!
  蕭晨修煉戮神、逆亂、鎮魔、崩裂這四式有一段時間了,雖然已經能夠領會了其中的一些奧義,能夠以之殺敵,但可以說還沒有真讓這道之印記融刻入靈魂中。
  他初步掌握了道之印記的殺人法門,但卻還有領會其中真髓,畢竟這實在太難了。無形大道寄托于有形一式中,就是長生境界的人也很難領會到其中的真義。
  雖然道之道印記未入靈魂印記中,但是近一年的修行已經讓蕭晨對之克敵法門有了深入的領悟,尤其是道之印記的第一式散手戮神,更是領悟最多。
  面對八重天境界的強敵,從開始對決到現在,蕭晨沒有絲毫輕敵之心,在這一刻聽到對方大喝之時,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向他籠罩而來,他沒有任何猶豫,全力展開四大散手的戮神式。
  越是危險,蕭晨越是心中寧靜,無我無物無他,內心世界一片空靈,仿佛超脫了戰場,已經成為了一個旁觀者,但是手中已經劃出了道之印記。
  戮神式,石破天驚,四大散手中的第一記如其名一般,主要體現在一個“戮”字,一道道細小的霞光瞬間照亮了天空。
  雖然夕陽早已西下,天色徹底黑暗了下來,但是天空中卻是璀璨無比,仿佛有無數顆星辰匯聚到了半空中。絢爛的光芒像是神光普照一般瑰麗。
  但這并非神圣的美麗,這是如驚濤駭浪般地死亡之光,短暫的平靜剎那間被打破,天空中雷光暴動,殺氣沖天。
  像是山崩地裂了一般,狂暴的能量劇烈浩蕩,演武場都跟著猛烈搖動了起來,可想而知天空中的這次對決有多么的激烈。
  盧木達的這記陰陽絕滅手的確堪稱天下頂級奇功。有著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大能,如果是一般人被其一掌籠罩地話,那真是尸骨無存。
  他一掌漆黑如墨,一掌晶瑩剔透如白玉,兩種不同的顏色出現在左右雙掌。迸發出海嘯般的狂霸勁氣,攪動起七重能量駭浪,將虛空仿佛都絞碎了,天空中似乎打開了一道地獄之門,向著蕭晨吞噬而去。
  地面上眾人感覺到強大的威壓與能量動蕩,可以說是最先從陰陽絕滅手浩蕩而下的,震地下演武場都在崩裂。
  非常可怕的一擊,盧木達僅僅翻了一下手掌。就造成了如此可怕的后果。
  蕭晨的清晰的看到一座地獄宮浮現在虛空中,陰慘慘的古老宮殿前,那一座座猙獰巨大的兇魔浮雕栩栩如生,一個巨大的黑色門戶仿佛向著蕭晨敞開了。
  這絕對是蕭晨遇到最為詭異地一戰,一記陰陽絕滅手竟然引出如此可怕的幻境,真是匪夷所思。黑門之后巨大的吸引力仿佛要將之絞碎。
  戮神式,道之印記,像是一輪金陽劃空黑暗的古老宮殿,自這片幻境的長空之上撕裂而過。讓這毀滅性的危險氣息在不斷減弱!
  戮神光芒,透發出地纖細霞光在黑暗中格外的醒目,竟然是一把把看似真實的刀與劍,不過都是微型的,最長不過三寸,古意昂然!
  千萬道神劍與天刀,沒有一把式樣相同。造型各異。仿佛自遠古劃破時空而來。
  詭異地對決,幻境與幻境的對決!但力量卻是真實的。
  盧木達驚駭不已。陰陽絕滅手乃是曼德家族的立足根本,該家族之所以屹立南荒數百年不倒,且愈來愈強盛,與掌控這一神學是分不開的,唯有家族力量的強大,才能是他們站的更高更穩。
  陰陽絕滅手乃是古老傳說中地奇功,名震南荒無數載,是被他們家族中人無意間得到地。
  同級對抗,只要此絕學一出手,即便是時間靈士與空間靈士等王族修者出現,恐怕也要退避,其他人就更不要說了,少有人能夠抗衡。只是,今日盧木達徹底的呆住了,虛空中浮現地出地獄宮幻象在慢慢的崩碎,那成千上萬把三寸長的劍與刀,斬破一切阻擋,粉碎一切力量。
  空中大崩潰!
  在連續數十聲激烈的大碰撞中,一切都化為了流光,天空中慢慢恢復了平靜,蕭晨的嘴角溢出絲絲血跡,這是他玄功突飛猛進后第一次受傷。
  盧木達臉色蒼白,靜靜的立身在虛空中,而后突然間仰面翻倒,一大口血水噴出,栽落下半空。
  很顯然他敗了,敗的很徹底!
  “結束了!”
  “八重天境界的盧木達竟然失敗了!”
  “南荒青年高手排名將要改寫了!曼德家族中那個變態、獨孤劍魔等幾人身后將要刻上這個蕭晨的名字了。”
  “二十余歲的八重天高手又多了一位啊!”
  “可怕!”
  北斗學院的中心演武場已經沸騰了,所有人都感覺震驚不已,蕭晨連敗四大高手,更將盧木達挑落,這改寫了南荒頂級青年高手的排列格局!
  “我暈呀,這個變態恐怕不會比卡娜絲的大哥差多少吧?”諸葛亮有些后怕的縮了縮脖子。
  海云天也嘆了一口氣,他乃是實力高深的修者,最是了解情況,道:“現在你該死心了吧?他實力這么強,背后肯定有大勢力,不然怎么可能得傳如此厲害的玄功呢。在南荒中老輩高手相互顧忌不好隨意出手的情況下,他滅幾個青年一代的人還是很容易的,勸你還是別對小倔龍起歪心思了。”
  “哥!”藍發少女卡娜絲快速向場中跑去。
  自空中墜落而下的盧木達已經被人接住了,看著跑近的卡娜絲,有些虛弱的苦笑道:“沒有想到他這么強……”
  “哥你沒事吧,都怪我不好,等大哥回來以后……”
  “他方才已經手下留情了,不然我不可能活下來……”
  遠處,北斗學院的幾名老人相互看了看,而后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態,其中一人沉吟了一會兒,道:“方才那是……戮神式?!”
  “像,像極了!”
  “陰陽絕滅手名震南荒,想不到竟然遇到了克星。”
  “應該是盧木達功力稍遜一籌,不然勝負不好說。”
  “陰陽絕滅手乃是曼德家族的瑰寶絕學呀!”
  演武場喧囂不堪,北斗學院與戰神學院還有白鹿學院的學生爭執了起來,北斗學院大敗,另外兩個學院的學生言辭不當,險些引發沖突。更是人激將,想讓北斗學院中秘密培養的內院高手出戰。
  看到蕭晨自半空中落下,海云天與胖子快速跑了過去。
  “快走吧,今天你一戰成名了,但眼下麻煩事情也不少,還是先避避風頭吧。”
  蕭晨點了點頭,帶著小倔龍與珂珂,隨著二人快速向北斗學院外沖去。
  沒有人敢阻擋蕭晨,人形暴龍的表現讓人心有余悸,沒有人想斷胳膊斷腿。
  出離北斗學院的大門,胖子長出了一口氣,道:“兄弟你這么強呀,瞞的我好慘,嘿嘿,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來學府路看妹妹了,還怕什么啊……”想到得意之處他嘿嘿的笑了起來。
  俊美的海天云手撫額頭,有些頭痛的嘀咕道:“真不知道把你這家安排在學府路是對還是錯,以后肯定有熱鬧看了。”他轉過身來,道:“今天本來我想請你們去沉魚落雁宮的,但是現在還是避避風頭吧,不然恐怕會引起麻煩的,過幾天我們再好好聚一聚。”
  毫無疑問,蕭晨的名字已經上了三大學院的榜單,被不少人關注著。幾日來他深居簡出,整日都在修煉。
  當然,他肯定有出門的時候,比如說去吃飯。他不愿委屈自己的腸胃,每日間都去外面的吃。不過盡管很低調,尋一些不太熱鬧的地方,但有些麻煩是無法躲避的。
  “前面的人站住。”
  幾名軍士跑過了過來,全身鎧甲閃爍著金屬特有的光澤,手中長刀雪亮。
  “我們懷疑你與一件兇案有關,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這純粹是惡心人,看著眼前幾個軍兵的冷笑,蕭晨很容易推測出這幾個家伙有意責難他。
  “你們有什么證據嗎?”
  “去了就知道了,快走吧。”
  媽的,蕭晨有些惱火,這是有人成心給他找不痛快啊,雖然不在乎眼前這幾個軍兵,但是他也不想當街殺人。
  是的,仔細想想還真不能亂來,要說本城最大的勢力是哪一股,那肯定是天帝城的城主。
  “快走!”旁邊的一名兵士很不耐煩的吼道。
  蕭晨靜靜的看著他們,沉聲道:“希望你們一直這么囂張下去。”
  “老子是禮親王的士兵,就是當街殺了你也無罪!”一名士兵眼中露出了狠色。
  “你種你再說一句?!”蕭晨一步上前,在人間界時,他連皇家公主都敢殺,更何況長生大陸一地親王的士兵。
  這些士兵雖然驕橫跋扈,但是被蕭晨那凌厲的眼神掃過,感覺全身發寒,幾人張了張嘴,想要出口的怒罵聲竟然生生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