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147 道之印記

當街殺人那是不可能的,但被幾個軍痞挑釁而不還手那更是不可能的!
  蕭晨被截住時并未怎么發作,隨他們來到了內城河的河畔,那里有一名校尉帶著幾名士兵在等待。見到蕭晨后不容分說,上來就是一馬鞭子,朝著蕭晨的臉上抽去,同時口中喝道:“不知死活的東西!”
  “啪”
  校尉愣住了,他鞭子還未觸及到對方呢,自己的臉上已經出現了一個大手印,一個響亮的大耳光。
  “你敢打我?!”校尉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憤怒到了極點,舉起鞭子再次抽了下來。
  “你算個屁!”
  在這種情況下,蕭晨認為無法辯說,也無需辯說,更無必要辯說“啪!”
  又是一個大嘴巴,狠狠的扇在了校尉的臉上。
  校尉的鞭子還是沒有觸及到蕭晨。
  “該死!”兩個大嘴巴抽的校尉氣的簡直血管都快崩裂了,他是禮親王的兵衛,何曾受過這個,向來是他打人,從來沒有人敢動他。
  “啪!”
  又是一個大嘴巴,抽的他雙眼冒金星。
  “鏗鏘鏗鏘”
  周圍是拔刀的聲音,八名士兵擎著雪亮的長刀快速沖了上來,無需那名校尉命令,狠狠的向著蕭晨身上砍去。
  “當當當……”
  清脆的金屬顫音響起,八把砍來的雪亮長刀紛紛折斷,八人立時變色,看到蕭晨竟然是以手掌截斷長刀的,他們知道遇上了大麻煩。
  “啪啪”
  那名校尉已經被蕭晨揪住了衣領,沒有多余的話語,蕭晨連續正反抽了他四個大嘴巴,惡狠狠的道:“你以為你是誰,親王的士兵就了不起?!”
  “小子,你犯了謀逆之罪,還不快放開我!”
  “謀逆?!”蕭晨冷笑:“你真以你是什么人?!”
  看到校尉兇狠的眼神,蕭晨火起,揪著他又是兩個大嘴巴,抽的校尉蒙頭轉向。
  “我是禮親王的士兵,冒犯了禮親王是殺頭之罪!”校尉依然嘴硬發狠,沖著蕭晨大吼,同時掙扎著想要反抗,但是他怎么掙開八重天境界的蕭晨呢。
  “我還以為你是皇帝、能代表的了一個皇朝呢!”打都已經打了,蕭晨怎么可能會束手束腳呢,又是正反四個大嘴巴,抽的校尉牙齒都早已飛出去了幾顆。
  旁邊的八名士兵有些傻眼,同時畏畏縮縮,在天羅國都城之時他們何曾遇到過如此待遇,心中紛紛畏懼不已,暗罵南荒之地果然野蠻無比,連親王的士兵都敢打,不當一回事。
  口中一半的牙齒被扇飛后,校尉已經服軟了,再也不敢說狠話,唯唯諾諾,有問必答。
  “真的嗎,不是你們王爺授意,而你是受本城人所托?”
  “我發誓,說的話都是真的。我不該貪那五百金幣,那個該死的豬玀找上我,想教訓一個青皮無賴,我怎么知道是您這樣的高手……”
  到了現在,校尉都什么都說了,他知道惹上了一個狠角色,在這南荒之地,最不服王化,如果對方真個野蠻的殺死他,那就太冤枉了。
  “將那人的體貌特征等一系列詳情都告訴給我。”
  當校尉講完所有事情后,蕭晨抓起他猛力摜入了河中,其他八人在受到了一定的皮肉之苦后,也被蕭晨扔入了河中。
  在城內無顧忌的殺人是很過分的,所以他沒有傷害這些人的性命,但這樣的懲罰是免不了的。雖然對方是親王的士兵,但是他并不害怕,南荒可謂天高皇帝遠,地理環境實在太過荒遠了。
  雖然隸天帝城屬于長生大陸南部的強國天羅,但是最高統治者鞭長莫及,因此天帝城長期都處于半獨立狀態,城主是南荒的半個統治者,這里的大勢力都不將天羅國當回事。
  ※※※※※※※※※※※※※天帝城驚現龍王,更有不少小圣獸隱現影跡,三個月后斗獸大賽即將開始,惹得八方云動,不少人從北面趕來。
  天羅國禮親王孫淼政途平坦,甚好斗獸,盡管對天帝城城主陽奉陰違的做法很不滿,但還是來到了天帝城,是第一批趕到的強勢人物之一。
  天帝城處于半自立狀態,城主劉道明對皇族向來不尊敬,禮親王孫淼對他甚是不滿,因為天帝城城主竟然裝聾作啞,沒有迎接他。盡管孫淼是暗中來的,但許多城中的大勢力都知道了,城主劉道明焉能不知。
  孫淼不過二十余歲,便已經身在大位,受如此待遇,焉能不動火,不過幾天來他一直隱忍未發。他已經和城中的一些大勢力家主有過接觸,今日更是設宴請了一些大家族的年輕人,以示友好。
  這些家族即便勢力龐大,手眼通天,但名義上畢竟屬于天羅國子民,所以肯定會積極讓家族中的年輕子弟出席的,不怕因此而得罪城主劉道明。
  這是一場私下的小聚會,來的都是一些大家族年輕一代的精英人物。
  正在這個時候,孫淼忽然得到一條消息,氣的臉色驟變,道:“過分,不知死活!”
  宴請的人還未到齊,剛剛來了幾位而已,一名漂亮的女子看孫淼臉色不是很好,開口詢問道:“王爺怎么了?”
  “有人將本王的親兵扔到河里去了。”孫淼雖然話語平靜,但是這座的幾名年輕男女都不是一般的人物,怎會感覺不出他壓抑的情緒波動呢。
  “哦,究竟是什么人敢如此大膽冒犯王爺神威呢?”一名看起來有些酒色過度的男子問道。
  孫淼忍了天帝城城主劉道明幾日了,今日又發生如此事情,心情壞到了極點。
  “來人!”
  毫無疑問,將親王士兵扔到河里的人正是蕭晨,此刻他正在城中轉悠,尋找那個校尉說的地痞刀疤臉呢。
  果真讓他尋到了,因為刀疤臉就在平日出沒的那條街上,根本沒有躲避出去。蕭晨已經隱約間猜到了什么,沒有急于動手,在一條小巷中堵住了他,沒有讓刀疤臉看到他的真容。
  定住刀疤臉的穴道,先是狠抽了一頓嘴巴,而后喝問道:“你賄賂過禮親王的兵衛?”
  刀疤臉被抽的早已腿軟筋酥,他現在雙目竟然短暫“失明”了,什么也看不見,沒用蕭晨多問什么都說了。
  刀疤臉是城內一個大勢力的小頭目,但是指使刀疤臉做事的人卻另有其人。
  “果然是這樣……”蕭晨有些憤怒。他不想再追索下去了,因為他知道真正的幕后人物肯定早已抹除痕跡了。
  禮親王的士兵、刀疤臉、以及刀疤臉的“上家”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角色,不過他們的卻都隸屬于一些不弱的勢力。
  這是有人成心惡心蕭晨,給他找麻煩呢,如果他一沖動,直接一層層追索下去,將會得罪一大批小人物,小人物并不可怕,但是有時候卻能夠起到一些特別的作用,說不準就會惹出他們所屬的大勢力。
  比如像現在,禮親王孫淼已經動怒了,他已經隱忍城主劉道明好幾天了,現在天帝城中一個“混混”竟然也敢出手動他的士兵,這實在讓人無法忍受,傳出會讓人笑話他這個親王。他不是沒有想到可能是城主的挑釁,但是他需要回應這種挑釁。
  這就是小人物的力量,幾名親兵理所當然的將蕭晨說成了一個城中的“惡霸”。
  當親王的兩名貼身侍衛帶著一隊士兵上街捉拿蕭晨之時,年輕氣盛的禮親王才有些后悔是不是小題大做了呢?
  當蕭晨被這隊士兵在一條街道上攔住時,頓時惱了,所謂的天羅強國都讓天帝城半獨立出去了,這些人竟然還如此囂張的不分青紅皂白的在大街上拿人,還真是霸道,有如此勇氣將天帝城收回去好了。
  “告訴你們那個所謂的王爺,好好的審一審那幾名被我打回去的士兵,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這人很低調,不愿意惹事,但并不代表怕事!”
  低調,才是最牛叉的炫耀!這是親王小隊所有人的感慨,“低調”他娘的過分了,連親王都不放在眼里,太狂妄了!
  沒什么好說的,直接拿人,這些人一起沖了上去,料想這個城中的惡霸很快就會被打的服服帖帖。
  只是,除卻兩個親王侍衛是蛻凡四重天的高手之外,其他人都是一些所謂的“精兵”,跟修者相比簡直不入流,怎么拿的下蕭晨。
  僅僅片刻間,大街上躺了一地人,就連兩名親王侍衛也不例外,蕭晨毫不客氣從他們身上踩過,道:“將我的話告訴給你們親王,我這個人很低調,別惹我!”
  媽的,躺在地上的人都想罵娘。低調,才是最牛叉的炫耀啊。這人誰啊?這么狂!
  少半個時辰之后,當禮親王孫淼看到這群鼻青臉腫的人后,鼻子都氣歪了。
  “他說他很低調?讓我別惹他?!”猛力拍碎身前的茶幾站了起來,怒道:“一個城中的混混就敢如此對我無禮,找死!”
  不過,他猛然又想起了什么,對著一名親衛道:“去,好好審一審那幾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孫淼道這些親兵的德性,最先回來的那個校尉肯定沒說實話,不過他也懶得追究,畢竟這是他的人啊,打狗還要看主人呢,他就是想找那城中惡霸算算帳。不過,這一次既然那混混說讓他好好審一審這幾人,那還是問問吧,也許真有什么內情。
  “王爺因何發怒?”一個青年男子詢問。
  被宴請的青年男女能有仈jiǔ人,這些都是各大家族精英人物,盡管年輕,但卻都非常的老練。
  “一個城中的混混藐視本王威嚴!”孫淼已經認定是城主劉道明指使的,面色非常不好看,向這些人詢問道:“你們是天帝城的人,聽說過一個叫蕭晨的混混嗎?”
  在座的這些青年男女皆神色一動,聞聽此話后,神態各不相同。
  “啊,是他!”一名藍發少女驚訝出聲。
  “卡娜絲你聽說過這個混混?他在城中很有名嗎?”孫淼問道,他對這個曼德家族的寶貝丫頭很喜歡,覺得這個漂亮的少女似乎很率真,不像其他的大家族傳人那般世故。
  “當然聽說過,這可絕對是超級大混混啊,本城有名的惡霸!”卡娜絲氣呼呼的道,同時臉色有些緋紅。
  其他家族的年輕男女都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不過沒有人說話,他們這個上層圈子的人有些風吹草動,就會人盡皆知。
  幾日前,曼德家族的寶貝丫頭吃癟,將自己輸出去當人家跟班的事情,這些人都聽說了。
  孫淼怎么會看不出這些人的異樣呢,開口向旁邊的一個男子問道:“諸葛明你知道這個人嗎?”
  這是一個看起來酒色過度的年輕人,臉色蒼白,眼圈發黑,但是在座的人沒有人敢小覷他,都知道他們這一家族的厲害。
  “唔,我聽說過這個人,似乎……很狂妄啊!”諸葛明淡淡的道。
  在座這些人心思各不相同,不過都知道諸葛明似乎有意向那個蕭晨發難。
  “混混,惡霸,狂妄……”孫淼雖然起初很憤怒,但現在已經慢慢冷靜了下來,在座的人可都是南荒大勢力的子弟啊,他們口中的狂妄家伙肯定不是一個小混混那般簡單。
  “海云雪你知道這個人嗎?”孫淼再次發問。
  這是一個極其美麗的女子,如果蕭晨在這里的話,一定會非常驚訝,因為這個人與海云天長相很像。完美的容顏,雪白的肌膚,清亮靈動的眸子,長長的睫毛,挺直嬌俏的瓊鼻,紅潤的性感的雙唇,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如黑色的瀑布一般,正是海云天的胞姐。
  “唔,我似乎聽說過。”海云雪彎眉微微皺了皺。
  “報,燕傾城小姐道。”
  “有請!”
  海云雪娥眉舒展了開來,輕笑道:“王爺還是問問傾城小姐吧,她也許知道。”
  驚艷!
  這是孫淼看到燕傾城的感覺,來自不死門的女子實在太美麗了,真可謂沉魚落雁之姿,閉月羞花之貌,再加上大廳中的另外幾名極其出色的漂亮女子,讓整座大廳都仿佛光燦燦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