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148 狂人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
  大廳中的幾名女子皆秀麗多姿,鐘天地之靈慧,乃是南荒中的絕世佳人。孫淼盡管是天羅國的禮親王,見過無數漂亮女子,但是此刻也有了一種悸動,江山如畫,美人如詩,愛江上更愛美人。
  幾日來天帝城城主劉道明都不來見他,似乎根本未將他這個親王放在眼里,讓他暗氣暗生,直到現在看到幾名南荒佳麗相互輝映,他才有了一絲異樣的心思。如果將大廳中的幾名女子都收入王府中,那真是齊人之福啊,他心思大動,但又無聲的嘆了一口氣。
  這些女子何等人物?都是超級大勢力中的精英后代,這些大勢力絕非僅僅局限于天帝城這么簡單,整片南荒萬萬里都是他們的天下,南荒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古老地域,這里的人根本不服從天羅國,帝國雖然強大,但也鞭長莫及。
  南荒的無冕之王就是這些人的家族,從某種程度來說這些年輕人與他這個禮親王是平等的,縱然使出種種手段能夠得到其中一兩名女子就已經是極限了,將所有南荒頂級佳麗收入王府,那真如做夢一般,縱算帝國皇帝也不能!
  眾人從新落座,孫淼向燕傾城問道:“傾城你可知蕭晨這個人?”
  如此稱呼,以及那平和的語氣,大廳中的幾人都覺察出了什么。
  海云雪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這樣來她可以安下一分心了,如果這個年輕的親王對她家族做出重大許諾,盡其所能的拉攏,她可能會很麻煩的,身為大家族的子女,有些事情是需要聽從家族安排的,尤其是女子。
  看起來酒色過度的諸葛明,眉頭稍稍輕皺了一下,傾國佳人誰不喜歡?身為男人,他自然也有一番心思,尤其是像不死門這樣的真正實力大派,如果能夠與之結盟,那真是一大臂助。不過他想了想暗道,算了,這畢竟是一國親王,以后如果想往北面發展,還是有需要借助于孫淼,南荒佳麗又不僅僅是燕傾城一個,大廳中幾個極品女子都有著強大的背景。
  這些男女都短暫的露出了不同的表情。
  燕傾城以為孫淼得悉了龍島上的事情,她曾經被蕭晨捉住過,這是一件讓她每每想起都很羞惱的事情。如今,當著這么多的人面被問起,她感覺臉頰有些發燙。
  在場確實有兩三人知道一些龍島上的信息,畢竟他們是一些大勢力的核心子弟,許多機密是能夠接觸到的。但并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眾人看她如此神色,都感覺很詫異,敏感的覺得有“故事”。
  “這個人修為不錯,不是一個肯吃虧的人。”燕傾城如此說,令在場的這些年輕精英一時間都沒有揣摩出其中的味道,不知道她為何這樣講。
  “南荒藏龍臥虎啊,今日這個蕭晨虐打了本王的親兵。”孫淼雖然話語平靜,但是在場的人感覺到了他的怒意,也許是因為燕傾城最開始的神色,讓這個年輕的親王更加的不滿了吧。
  “本王府中也有幾名俊杰,對修煉一途很有心得,追隨本王來到南荒,就是想見識一下南荒高人的奇功,本王想讓他們與那蕭晨比試一番,諸位覺得如何?”
  孫淼乃是天羅國的親王,如此年齡身居大位,豈是一般的人,這些話語顯現出了他的強勢,向南荒傳達了一些信息。同時,最后的話語,又帶了一絲征求的意見,在詢問這些人是否與蕭晨有瓜葛,免得誤傷。
  “嘻嘻,當然好了,我很期待這一戰。”卡娜絲一臉無害的純真笑容,眾人都感覺有些無語,曼德家族怎么把這個小丫頭派來了,她明顯不是該家族中年輕一代坐鎮主事的人啊,也許在場唯有她一個人可以完全憑著個人喜好“亂說”。
  諸葛明露出淡淡的笑意,道:“也許這是個好主意吧……”
  另外有幾人點了點頭,雖然沒有說什么,但已經表示同意。他們的目的各不相同,讓蕭晨挑釁挑釁這個王爺又如何,蕭晨的背后肯定有大勢力支持,他們樂見這種事情發生。
  海云雪微笑著看著這一切,什么話也沒有說。
  燕傾城皺了皺眉頭,想要說什么,但是看到眾人如此態度,她略微思考了下,便沒有表態。
  孫淼在細心的觀察著眾人的神態,一切了然于胸,平和的笑了笑,道:“既然如此,我派人請那個蕭晨。”
  他心中有著諸多猜想,不管這個叫蕭晨的家伙是不是城主劉道明指使的人,他都要捏一捏,畢竟他的親衛被蹂虐了是不爭的事實。
  在家里低調的修煉了幾日,今天惹來莫名其妙的麻煩,蕭晨今天火氣很重,不知不覺間又來到了斗獸一條街。
  三具骷髏、珂珂、小倔龍都留在了家中沒有跟來。
  對于那些聞所未聞的斗獸,總是能夠給人以新奇感。蕭晨不斷的估算著那些戰斗力極強的小幼獸,想象著它們長成之后能夠達到何等境界。
  但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人破壞了他的心情,居然又是禮親王的人,讓他走一趟。
  由于知道前這位不好惹,這次來的親兵沒敢驕橫跋扈,但那種優越感是不加掩飾的。這讓蕭晨非常的反感,直接拒絕了,親王就了不起啊,這又不是天羅國,這是天帝城,你能奈我何?!
  “不去,沒時間!”
  這些親兵當時就傻眼了,這位也太傲氣沖天了吧,這就是自稱低調的那個家伙,居然毫不買親王的面子,實在是囂張狂妄到極點啊。
  “這位兄弟還是請跟我們走一趟吧,我們王爺可真想見見你啊。”
  “有你們這樣請人的嗎,第一次找我麻煩,第二次派人拿我,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性呀!”
  “先前不都是誤會嗎,兄弟不要見怪。”能讓這些親兵如此說話,早已算是破例了,平日這幫人在天羅國都驕橫摜了,哪會跟人如此低聲下氣。
  “我真沒時間。”蕭晨確實不想去,去了人家的地盤,萬一打起來多半要吃虧。
  說吧,蕭晨轉身就走。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個能打的混混嗎,幾位統領要是親來,看你還能這么驕狂。”旁邊有人小聲低估道。
  蕭晨頓時惱火,這幫家伙還是真是欠揍啊。
  “你們最好離我遠點,別讓我再看見你們礙眼。”
  這幫親兵當中那個小校尉尷尬而又惱怒,但還是盡量保持笑容。不過他身后的那些驕兵,卻不滿到了極點,紛紛羞惱的嘟囔著。
  “見過狂的沒見過這么狂的。”
  “果真是蠻夷之地的作風。”
  “王爺真是多此一舉,非要叫他過去對決干嗎,直接派幾位統領將他打廢了捉回去再比一場不就行了。”
  “看來幾位統領真的要在大街上出手了。”
  ……你二姥爺的!
  蕭晨頓時惱了,他已經聽明白了,那個禮親王派人來叫他,竟然是想讓他與人對決。叫到府中,讓一些手下與他激戰,而禮親王與一幫貴客要在旁飲酒觀戰。
  耍猴呢,當蕭某是什么人了?!
  “乒乓叮當”
  一通狠揍,蕭晨將十幾名驕狂的親王兵丁都給打趴下了,而后狠狠的用腳踩了又踩,斷胳膊斷腿是不可避免的,讓人來人往的大街一陣大亂,圍聚上來很多人觀看。
  “這不是上次將曼德家族的寶貝丫頭贏回去當跟班的人嗎?”
  “這個家伙真是了得啊,居然將禮親王的親兵胖揍了一頓。”
  “這家伙到底什么來頭啊,這么高調行事。”
  “真是痛快啊,看著還很是解氣。”
  ……當十幾名親兵連瘸帶拐的回去后,孫淼當時就差點踢了桌子,這也太不給他面子了,連續三次將他的親兵給打回來,這家伙誰啊?媽的,簡直狂上天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王爺我去將人為您拿來!”站在孫淼身后的一個二十七八歲的青年走出,長相一般,但身上有著一股凌厲之氣。
  “好,王西川你將他給我拿來。”說到這里,孫淼又皺了皺眉頭,似乎想起了什么,道:“劉海波你跟他一起去。”
  今天他當著一些客人的面,接二連三的丟面子,早已動怒,不過卻已經知道這個混混似乎不好惹,派了兩個新招來的青年高手一起去。
  此刻,蕭晨已經跟海云天走到了一起,不得不說洪荒斗獸宮勢力非常龐大,海云天已經得到了一些信息,找到蕭晨后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皺了皺眉頭,道:“這個人很強勢,我對他沒什么好感,竟然想打我姐姐的注意,我很想教訓他一頓。”
  從海云天那里了解了這個親王的一切,蕭晨思索了片刻后,道:“再來請我的話,就去見識下,看看他能奈我何。”
  “嗯,我去聯絡下城主府的那幾個紈绔子弟,看看能不能將他們當中一人請出來,讓城主的公子和那個強勢的親王叫板去。”
  蕭晨聽聞此言,立時就笑了。
  “不一定成功呀,那幾個紈绔可不是草包啊,都不是省油的燈,多半要渾水摸魚。”海云天想了想,而后告別蕭晨離去。
  王西川帶人剛出來,就發現了蕭晨,正沿著大街向這個方向走來呢。
  這真是夠惱人的,這個家伙難道成心在附近晃悠,等著打人呢?!想到這里他與劉海波快速迎了上去。
  “你是蕭晨?”
  “是我,聽說你們王爺非要見我不可,那我就去見見他。”
  “哼,王爺不是一般人能隨隨便便就能見的。”王西川擺明了想要在大街上動手。
  你以為你是誰啊,如此姿態說話,如果不是你們王爺三番兩次派人打攪我、請我,我真的會來嗎?蕭晨直接無視他,向前走去。
  “我說的話你沒聽見嗎?!”王西川在他身后喝問。
  “你是哪一頭啊?你說的話算個毛!”因為今天連續發生了幾起事件,蕭晨心中早已充滿了怒火,因此說話很粗。
  連回頭都沒回頭,無視他繼續前進。
  王西川立時就要沖上去,怒火直沖頂門,這個混混太猖狂了,竟敢跟他這個禮親王的侍衛副統領如此說話,果真是蠻夷之地的人。
  不過旁邊的劉海波一把拉住了他,道:“這個家伙反正要進王府,沒必要現在動手,進去了后讓他在眾多賓客面前慘敗,豈不是更加折辱他。”
  “對!”王西川咬牙切齒。
  一行人憤憤的向著王府走去。
  所謂的親王府,乃是孫淼在天帝城置辦的房產,因為天帝城太有名氣了,北方、西方等超級大貴族都在這里置有產業。
  親王府占地廣闊,格局非常講究,既有西方的城堡式建筑,又有東方的亭臺樓閣等,殿宇連成片,中西合并,園林風格迥異,讓人感覺很新奇。
  噴泉揚灑,石拱小橋下,水流波動,金鯉擺尾。奇石堆砌,佳木蔥蘢,奇花異草隨處可見。
  王西川與蕭晨一同進入王府的,雙方的火氣都很大,一路上根本沒有什么言語。
  而蕭晨更是未用任何通報,直接闖過阻擋,進入了孫淼宴請賓客的大廳中。
  大廳內,地上鋪著厚厚的金絲毯,這些貴客每人一桌,各自盤腿而坐,身為主人的孫淼坐在大廳中央,大廳兩側共坐了十名貴客。
  看到清麗女子海云雪時,蕭晨明顯一愣,他知道這個膚色雪白,美麗動人的女子定然是海云天的姐姐。隨后,又看到了絕美的燕傾城,在大廳上掃視了一遍,最后竟然毫無顧忌的坐在了藍發少女卡娜絲的身邊。
  “小跟班你可不盡職呀,這幾天怎么都不見你去我的府上報道呢?”
  看到蕭晨坐在她的身邊,卡娜絲就已經皺眉了,現在聽到如此話語,漂亮的臉蛋頓時通紅,氣呼呼的道:“你……你這個家伙,回頭找你算賬!”
  狂妄,絕對的狂妄!這個家伙居然就這樣闖了進來,大搖大擺的坐下,都沒有搭理大廳正中央的禮親王,諸葛明、海云雪、燕傾城等人神色各不相同,眾人知道這下有好戲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