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153 英雄倒下

北地翹楚伍行風敗了!
  一個富有傳奇色彩的青年高手,就這樣被一個昔日默默無聞的南荒青年打敗了,這樣的結果實在出人意料,傳出去的話恐怕會讓人很多人難以相信。
  蕭晨靜靜的立身在天空中,默默調息了一番,而后擦凈嘴角的鮮血,展開不死天翼快速離開了這里。
  那名能夠御空而行的老人并未有人追來,這意味著長生大陸那不成文的規矩影響很大,一般老輩高手不可隨意對青年一代出手。
  不過,想來如果他敢攻擊禮親王,那么老輩高手定然會無情滅殺他的。只是,不知道那位老輩高手是靈士還是術士,如果是武者的話那么太可怕了,畢竟曾展現過御空飛行的實力。
  蕭晨離去了,孫淼的臉色非常不好看,這真的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伍行風怎么能夠敗呢?為什么會敗呢?不可想象,伍行風在北地同輩中近乎無敵,除卻一兩人之外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一位長發黑亮的青年神色冰冷,默默無言的從一座閣樓中走出,來到孫淼身前,道:“十日內我會與蕭晨對決。”
  孫淼回過頭來看到是他,搖了搖頭道:“不行,伍行風已經敗了,你不能再隨意出手了。畢竟,南荒中的宇文風、趙重陽、獨孤劍魔都還未出手呢。”
  另一面,南荒精英的感受復雜難明,這一戰對他們的沖擊很大。伍行風的大敗,成就了蕭晨的輝煌,一名南荒高手將由此而崛起。
  沒有不敗的英雄,北地翹楚的不敗神話就此被打破,蕭晨借此橫空出世,南荒最強三甲在今日恐怕要從新排名。
  海云雪、卡娜絲等南荒佳麗都微微有些失落感,昔日的北地翹楚就在她們眼前倒下了。云淡風輕,曾經稚嫩的夢破碎,一切似乎不過如此,沒有不敗的英雄……燕傾城心情最為復雜,很希望蕭晨大敗一場,但卻不希望他重傷,希望借伍行風之手出一口惡氣。但是,在激戰的過程中她忽然發現,心緒波動很劇烈,很難明了。
  不死天翼展開,瞬息數十里,蕭晨在最短的時間內回到了自己房間內,將呼呼大睡的珂珂揪了起來,又將小倔龍與三具骷髏叫來,讓他們守護在門外,他開始運轉玄功療傷。
  雖然戰勝了對手,但是他自己也被瘋狂的伍行風擊傷了,而且傷勢很重。
  水行拳與火行拳交融在一起,形成的十一重能量大浪強橫無匹,縱是蕭晨晉升入蛻凡境界九重天,也難以承受。在交戰的過程中,就已經連續吐了七八口鮮血。
  霞輝自他的身體透發而出,皮膚閃爍著晶瑩的光澤,流動的能量像是有形之質,將他的身體包裹住了。天地精氣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向著蕭晨的身體涌動而去,接引日月精華草木靈氣修復身體。
  可以明顯看到,院中的花草,甚至附近街道兩旁的樹木,都有點點綠芒在飄動,這是一場瘋狂的掠奪,蕭晨的身體像是有著巨大的引力,剝奪一切的生命靈氣。
  直至兩個時辰之后,他的身體跳動出騰騰神焰,燦燦光輝仿佛烈火在燃燒,傷勢才徹底的穩住。
  這一次受創很嚴重,如果不是曾經吸收過幾枚龍蛋的精華,生命力之旺盛遠遠超越常人,這次恐怕會大事不妙,修為都可能會受到影響,需要長時間的靜養。
  神化的穴道像是孕育著無窮無盡的生命力,在短時間內穩定住了他的傷體,蕭晨長出一口氣推門而出。
  必須盡快徹底復原,不然在這天帝城中還不知道會發什么事情呢。
  蕭晨揪住珂珂沖天而起,展開不死天翼向著天帝城外飛去。
  茫茫南荒,萬里不見人煙,荒山大澤是這數萬里的主體。天帝城就像是一顆璀璨的明珠一般,坐落在萬里的南荒中,被無盡原始密林綠海所包圍。
  城外,是連綿不絕的原始山林,蕭晨尋到一座景色秀麗的平頂山降落了下來。
  前方一座雄奇的山峰上,一道飛瀑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直垂三千尺,從絕壁之上墜到山腳下。
  其他三個方向,峰青谷翠,郁郁蔥蔥,野獸的咆哮聲不絕于耳,不時有蠻獸閃現身影。
  蕭晨的神色很嚴肅,對著珂珂道:“我要在這里修煉,不要讓任何獸類靠近,保護好我的安全。”
  雪白小獸滿不在乎的眨了眨大眼,而后點了點頭,雪白如玉的身體在平頂山上留下一道道殘影,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蕭晨放松身體,心神沉浸入一種空靈的狀態,很快虛無縹緲了起來,仿佛融入了大自然中,與這山連接為了一體。
  雪白小獸珂珂奇怪的眨動著明亮的大眼,看到四周的花草樹木不斷顫動,大量大草木精氣透發而出,仿佛有一道道綠色的霞光在飄動。
  繁茂的林區到處都是植被,充滿了無窮無盡的草木精氣,一道道細小的綠色光芒,被蕭晨引入了體內,勃勃生機在流動,他的血肉、臟腑、骨骼,仿佛被輸送進無盡的生命活力。
  隨著時間的推移,八方綠色生命元氣能夠被肉眼清晰的捕捉到,一片氤氳綠霧繚繞在蕭晨的周圍。
  兩天過去了,蕭晨傷體徹底復原,體內力量洶涌澎湃,不過他依然在繼續修煉。
  晚間,月色朦朧,皎潔的月光灑落而下,遠處雖然獸吼陣陣,但是蕭晨依然沉靜如磐石。此刻他心中一片寧靜,四大散手戮神式、逆亂式、鎮魔式、崩裂式不斷向著他的心海烙印而去,讓他的體悟更加的深刻了。
  道之印記,難以琢磨,不可捕捉,但卻可以慢慢靠近,以空靈的心境容納。
  這是一種明悟,這是一種體驗,蕭晨感覺心境在升華,身未動,心在動,整片世界仿佛都明亮了起來。
  各種感受紛至沓來。
  璀璨星空中,一顆流星劃空而過,短暫而又絢麗。蕭晨的心隨之而動,人生若夢,宛如流星,尋常生命不過百年,來也匆匆,去也匆匆,與宇宙天地相比,實在太過短暫了。
  滄海桑田,亙古匆匆而過后,誰還會記得那短暫的生命,與永恒的天地相比,那曾經的一段段人生經歷實在太過微不足道了。
  但,短暫卻也美麗,人生若流星一般,亦可撞出絢爛光芒,朝著一個方向永恒的照耀下去。
  人生亦可永恒!
  需要在正確方向爆發出那縷不滅強光!
  蕭晨把握住了一縷道之印記,尋到了修煉的永恒方向,破開重重迷霧,心境歷程再上一個臺階。
  時間匆匆而過,一轉眼又過去了七天。
  月色如水,同樣的星空下,蕭晨的心境大不相同。
  這七日來他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他仿佛融入了天地萬物自然中,身心與這座平頂山凝結在一起,與這片原始山脈連通在一起,與這片天地交融在一起。
  他仿似能夠聽到樹木、花草的心語,能夠聽懂鳥獸的心聲,能夠感應到這片大地的脈動,他似乎真的融入了這片欣欣向榮的世界中,已經化成了一片葉、一朵花、一棵樹、一座山,他仿佛自亙古之際就坐在這里。
  微風輕輕拂動,各種草木花香在林間慢慢蕩漾開來,蕭晨似莊生夢蝶一般,不知己身是山脈,還是山脈是己身。
  柔和的月華似水波一般,讓林間像是籠罩了一層淡淡的輕紗。蕭晨站在山巔,仰望無限星空,他仿佛穿越了空間的阻隔,進入了那片無限星空中。
  一抹朝霞,劃破黎明。
  道道金光,灑落在原始山林間,無限生機蕩漾開來,猿啼虎嘯,鳥語蟲鳴,生動的世界真實的浮現在蕭晨的眼中,他已經徹底醒轉過來。
  仰天長嘯,億萬載為虛,真實只在今朝。蕭晨的身體宛如汪洋,海納百川般聚納四方元氣,日月精華、草木精氣,全部聚攏而來,一道道微不可見的圣潔光輝,在蕭晨的身體內流轉著,似甘露一般滋潤著他的**,讓他的臟腑、骨骼、血肉充溢上一層寶輝。
  心境已經提升,他在錘煉肉身!
  無盡的天地精氣仿佛水流一般在血肉中一遍又一遍流淌而過,最后天地精氣越聚越多,水流漸漸凝固,化成一道道鋒利的刀刃,在血肉中劃過。
  劇痛!
  忍受!
  仿佛有千萬把刀劍不斷自蕭晨的血肉、骨骼中穿過,一遍又一遍的錘煉著他的**,似乎要將這血肉之軀打造成一副永恒之體。
  又是七日過去了,八方靈氣飄散而去。
  云淡風輕,像是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般。
  “走了,我們該回天帝城了。你這貪吃的小東西,不給我護法,居然跑出去尋找天地靈粹。”蕭晨將珂珂抱了起來,而珂珂則抱著一堆靈芝、老山參等。
  “咿咿呀呀……”雪白小獸抗議。
  “大戰過后,我已經消失十幾天了,天帝城中一定有精彩的事情發生。”蕭晨展開不死天翼向著天帝城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