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154 明悟煉體

天帝城甚為古老,沒有人知道建立在哪個年代,甚至沒有人知道它是怎樣出現在南荒中的,這里有著許多難以想象的神話傳說。且由于它規模宏大,傳說影響廣泛,讓它成為整片長生大陸的一座名城。
  飛臨天帝城附近,蕭晨敏銳的感覺到了一股浩大、久遠、滄桑的氣息,第一次看到天帝城時雖然也有一些感覺,但是遠遠無法與現在相比。
  前方,仿佛沉睡著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又像是一片古老的空間另成一個世界。
  宛如駭浪滔天的汪洋在涌動,仿似浩瀚無垠的古大陸在動蕩,透過遠古的空間,向著現在、向著未來發出那陣陣令人心悸的波動。
  很難言的感覺,唯有用心去感應,才能夠體會到這令人不可思議的脈動,天帝城仿佛是一個巨大而又古老的生命體。
  十幾日的修煉,讓蕭晨的心境上了一個新臺階,他的神識凝練了很多,靈覺進一步變強,這是他能夠比以往更好的感應到天帝城不凡的主要原因。
  雖然無法突破蛻凡九重天,但是他的修為還是加深了許多,尤其是源于精神層次的修煉,讓他有了與以往大不相同的感悟。當然,對于**的七日祭煉,也是常人無法想象的,靈氣凝聚而成刀刃在血肉中、在骨骼中不斷沖擊。
  破壞、重組、破壞……如此往復,仿佛一塊神鐵經過了千錘百煉一般,去掉糟粕,留下精華,更加的凝練,血肉之軀仿佛真的經歷過一番重生,蕭晨的肉身在向著寶體之境前進。
  是的,這并非夸大,真實的情況確實如此。
  如果能夠始終這樣修煉下去,那么他的**將變成一具寶體,成為名副其實的肉身法寶,如果能夠修煉到極致境界,漫說直接抗衡神兵利刃,就是與傳說中的圣器相抗也不至于殞命。
  蕭晨相信,再次遇到九重天的高手,他將會有著很大的勝算,這些日子以來他的精神與**進行了一次升華,一般的同級高手多半不會是他的對手。
  當然,這個世界絕不缺少天才,像伍行風這樣的人也是不能以常理來衡量的,五行神通似乎將將可以抗衡四大散手,如果對方恢復到巔峰狀態,且也經歷一次蛻變升華的話,那么還將是一個異常可怕的勁敵。
  蕭晨要走的道路還很漫長,剛剛晉升入蛻凡境界九重天不久,后面還有識藏、御空、涅槃、長生四大境界呢,如果想堪破生死之天關,他還要需要闖過一道道天塹鴻溝。
  繁華的天帝城熱鬧非凡,自高空向下俯視,人流熙熙攘攘,各條大街之上人聲鼎沸,來自北地的商人,來自南荒的采藥人、捕獸者,來自西土的流浪修士,懷著各樣的目的在這座大陸名城中走動著。
  斗獸大賽還有兩個多月就要開始了,八方修者齊匯這里。
  氣勢恢宏的北斗學院大門口,美麗的女學生進進出出,不乏諸葛亮、海天云這類的人在附近徘徊,窺視美女。
  蕭晨降落在院中,三重院落靜悄悄,強大的神識掃過,發現了三具骷髏與小倔龍,不死天翼一展,來到了第二重院落。
  三具骷髏感應到他的氣息,推門而出,看起來非常的狼狽,偽裝在身上的皮質衣物等破敗不堪,仿佛經歷過一場驚險的大戰,雙眼中的透發出的靈魂之光也有些暗淡。
  小倔龍沒有出來,在三具骷髏的示意下,蕭晨穿過流水上的小橋,在佳木蔥蘢的涼亭中看到了躺在地上、獨自舔舐傷口的小倔龍。
  它的傷勢很嚴重,周身上下是一道道可怖的傷口,像是被劍氣生生撕裂過的。盡管知道即便是重傷,小倔龍也很難會有生命危險,且歷經磨難后它的潛能還會被激發,能夠得到一定的好處,但是蕭晨還是有些生氣。
  這是誰干的?竟然來到了他的居所無情出手。
  可以明顯看到,這里的假山,亭臺樓閣似乎都曾經崩碎過,新的假山、涼亭等都在最短的時間內重建的,就連那些藤蘿花草等也是重新移栽的。
  鮮血流了一地,將涼亭中的大理石地面染的一片黑紅,能夠聞到陣陣血腥的味道。
  蕭晨圍繞著涼亭轉了一圈,發現了事情的嚴重性。小倔龍的一雙大眼有些暗淡無光,無力的用舌頭不斷舔舐著那險些斷落下來的前肢,胸腹間的可怖傷口更是直到現在還在不斷滴血,可想而知當時受創多么的嚴重。
  如果是其他的靈獸恐怕早已身死多時了。
  “咿呀咿呀……”珂珂憤怒的叫著,跳到小倔龍的身前,一雙明亮的大眼瞪的大大的,似乎在詢問著什么。
  蕭晨將雪白小獸懷抱中的那些靈芝、老山參的天地靈粹碾碎,全部涂在了小倔龍的傷口上,耐心的為它處理著傷口。
  “吱呀”
  前院大門傳來聲響,海云天探頭探腦的走了進來,動作與其絕美的容貌很不相稱,他小心翼翼的來到了中院。
  “我需要一個解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兀的聲音嚇了海云天一大跳,緊接著絕美的容顏上展露出一絲笑容,道:“蕭兄你……真的還活著?”
  這個家伙有些讓人無語,見面就說這種不吉利話。
  “怎么說話呢,有你這么說話的嗎?”
  “這不怪我啊,你火并北地翹楚伍行風后已經失蹤了十幾天了,小道消息傳說你雖然勝出,但是也負出了難以想象的慘重代價,可能已經身殞了。”
  失蹤十幾日,居然傳出了這樣的流言,讓蕭晨感覺有些驚訝。
  “是誰闖到了我這里重傷了小倔龍,是曼德家族的人還是孫淼派來的人?”蕭晨來到天帝城后,與曼德家族的寶貝丫頭發生過沖突,還重創了她的堂兄盧木達,不過感覺依照那個小丫頭的頑皮心性不至于這么狠辣。他覺得最有可能出手的是孫淼。
  “似乎是……”海云天有些吞吞吐吐。
  “到底是誰?”蕭晨看出了他的猶豫。
  “是諸葛家的一個不懂事的小子和里根家族的一個敗類干的。”
  “諸葛家?!”蕭晨面色一沉,他只認識這個家族的死胖子諸葛亮以及那個酒色過度的家伙諸葛明。
  “不關胖子的事情,他雖然由于火眼金睛,擅于挖掘斗獸,在諸葛家有一定的地位,但是從血緣上來說算不得真正的嫡系子弟,行事哪能會這么囂張呢,再說他與你相識,更不會做出這種惹人生厭的事情。”海云天慢慢的解釋著。
  事情的經過很簡單。
  胖子看重小倔龍的事情被其手下人走漏了風聲,由于他的眼光向來精準,無論是諸葛家族中人還是外人對此都一向很信服,結果被被諸葛家的一個嫡系子弟諸葛坤聽到了風聲,想要搶他前頭接收小倔龍。
  不過諸葛坤也聽說了,這是一個有著人形暴龍稱號的殺星的戰獸,那幾日小范圍內正流傳著蕭晨大敗北地翹楚伍行風的戰績,一個橫空出世的青年強者不得不讓他忌諱。
  只是,沒過幾天便傳來小道消息,蕭晨雖然勝出,但最終因傷勢過重殞落了。這讓諸葛坤有些坐不住了,因為他曾經讓家中最有眼光的老斗獸師暗中觀察過小倔龍,得出的結論讓人吃驚不已,小倔龍潛能無限!有可能是不弱于龍王的幼小圣獸。
  這個消息實在太具有沖擊力了,這意味著著什么?不言而喻!
  諸葛坤非常忌諱九重天的蕭晨,沒有敢輕易動手,直至等了十幾天還不見他的身影,才密謀暗中盜走小倔龍。
  懷有同樣目的還包括里根家族的霍夫曼,就在同一天夜里,兩伙人在這座院落中相遇到了一起,展開了一場爭奪小圣獸的爭斗。結果,再次引來兩伙人,諸葛坤與里根家族的霍夫曼臨時聯手,與那兩伙人在大街上發生了激烈的混戰。
  最終不死門的高人帶領大批人趕到,隨后又引來了城主府的關注,這場風波才快速平息。
  這一切都發生在前天夜間,來的快去的也快。
  “里根家族……”蕭晨覺得有些耳熟,驀然間想到了在距離天帝城八百里之外的古路上相遇的那幾人,那個名叫凱迪洛的家伙不就是里根家族的人嗎,當時想強搶小倔龍,結果與其戰衛等人都被蕭晨滅殺了。
  “另外的兩批趁火打劫的人屬于哪方人馬?”
  “沒有查出來。多半不是天帝城的人,應該是來參加斗獸大賽北地高手,不然不死門與城主府的人應該能夠辨認出的。”說到這里海云天笑了起來,道:“現在你復出,多半會讓有些人心驚肉跳,嘿嘿……”
  老輩高手不能隨意出手,如果蕭晨不計后果的動手,確實會讓某些人害怕的。
  “說來這頭小圣獸真的太不凡了,那一晚幾方高手都想得到它,后來更是抱著自己得不到別人也休想得到的目的,想要殺死這個小家伙,結果令它重傷垂死,沒有人認為它在胸腹被洞穿的情況下還能夠活下來,但是它創下了一個奇跡。”說到這里,海云天搖了搖頭,道:“這頭小倔龍太過高傲了,不允許任何人幫它包扎傷口。”
  如今蕭晨平安回來,流言將不攻自破,海云天已經讓守護在附近的高手退走。
  “死胖子呢?”
  “胖子不好意思見你,畢竟諸葛坤是他們家族的。”
  “將諸葛坤和霍夫曼的行蹤告訴我。”
  這一次小倔龍傷的極其嚴重,蕭晨仔細檢查過發現,它的五臟六腑都被震碎了,這簡直是不可愈合的必死局面。
  但是,它始終沒病懨懨的活著,如此狀態可憐兮兮,甚為悲慘。
  盡管蕭晨的心境提升之后,心緒很難受刺激而強烈波動,但是現在他還是很生氣,那些人太過狠辣了,讓他涌起了強烈的殺意。
  海云天里已經離去了,蕭晨小心翼翼的照料著小倔龍,希望它能夠挺過這一難關。
  又是兩日兩夜過去了,小倔龍始終目光渙散無神,低著頭舔舐著自己的傷口,看起來令人揪心。
  蕭晨想到了一個挽救小倔龍的辦法,也許唯有龍族的圣樹才能確保它性命無憂!
  蕭晨七彩圣樹定于小倔龍的胸腹上,經過這一天一夜反復的嘗試,他終于再一次如在龍島上那般,與小圣樹實現了“同步脈動”。不過,這一次并不是將小圣樹納入他自己的體內,而是要將小圣樹植入小倔龍的臟腑中。
  燦燦光華在閃耀,氤氳光霧在流動,在七彩霞光的閃爍下,小圣樹像是融化了一般,緩慢的自小倔龍的傷口處“流動”進了它的體內。
  仿似開了天眼,蕭晨能夠清晰的看到小圣樹融于小倔龍的五臟六腑間,巴掌高的蒼勁樹干上,一片墨玉葉、一片白玉葉、一片碧玉葉、一片金玉葉閃動著柔和的神光,將那破碎的臟腑照耀的一片通明。
  珂珂一雙大眼瞪的溜圓,吃驚的看著這一切,似乎不明白圣樹為什么能夠長在血肉之軀中。
  朦朧的光輝慢慢將蕭晨的手掌推拒了開去,七彩圣樹徹底和他失去了聯系,圣樹在小倔龍的體內獨自與它建立其緊密的聯系。
  涼亭中流光溢彩,絢爛的霞輝繚繞在小倔龍的體外,一團團漣漪似的波動緩緩蕩漾開來。
  小倔龍的全身上下布滿了可怖的傷口,這個時候竟然流淌出晶瑩的液體,那絕不是血水,仔細觀看可以發覺竟然是七彩的粘稠液滴。
  時間不長,晶瑩的液體將小倔龍的體表都覆蓋住了,隨后讓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充溢出的七彩液體竟然將小倔龍包裹在里面,形成了一個七彩光球,最后怎么看怎么像一個巨大的繭。
  一個七彩龍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