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155 七彩龍繭

七彩圣樹與小倔龍同步脈動,融為一體,說不出的神異,竟然自那一道道可怖的傷口中流淌出粘稠的七彩液體,淡淡馨香飄溢在空中,聞之令人上神清氣爽。
  仿佛萬年參果成熟了一般,這是一股讓人迷醉的靈秀香韻,七彩龍繭的形成過程伴隨著輕微的震動,涼亭中的地基仿佛在輕輕的顫抖。
  直至一切都穩定下來,七彩龍繭流光溢彩,濃郁的香味讓整座院子都芬芳無比,饞得珂珂恨不得咬上一口。雪白小獸圍繞著七彩龍繭,明亮的大眼中充滿了驚異的神色,長長的睫毛不斷眨動。最后,它被那股沁人心脾的的清香誘惑的實在忍受不住了,偷偷看了蕭晨一眼,而后快速在龍繭上抓了一把。
  墨玉液、白玉液、碧玉液、金玉液等七彩液滴混合在一起,像是蜂蜜一般粘手,將它的小爪子映射的霞輝閃閃,光華奪目。它陶醉的似的閉上了眼睛,聞著那讓人沉醉的香氣,好似醉酒一般將那沾滿七彩液滴的小爪子向口中送去。
  令人驚異的事情發生了,在陣陣流光閃爍中,燦燦七彩液滴像是汽化了一般,竟然從它的小爪子上揮發了,變成了流動的光霧,蒸騰而去,最后又融入了那個璀璨的龍繭中。
  珂珂很不甘,還想抓一把晶瑩而又粘稠的液滴,但是被蕭晨阻止了。雪白小獸似乎也知道不能亂來,這一次并沒有胡鬧,開始靜靜的在一旁觀看。
  七彩龍繭完全是由流光溢彩的液滴凝聚而成的,雖然壓在涼亭的大理石地上,但并沒有變形,是很規則的圓形,也沒有沾染上任何塵沙,淡淡光輝將其他一切雜質排斥在外。
  大概過了兩個時辰,七彩液滴開始固化,化成了堅硬的彩殼,珂珂的表情很豐富,小嘴頓時張成了“o”型。這雖然不是七彩玉殼蛋,但卻像極了七彩玉殼蛋,要知道珂珂就是從真正的七彩玉殼蛋中出生的。就連蕭晨也頗為吃驚,很顯然小倔龍在蛻變,但出現這樣的結果讓人感覺非常意外。
  “喀嚓”
  一聲破碎的聲響傳出,形似七彩玉殼蛋的龍繭下面,堅硬的大理石地面龜裂了,連帶著涼亭的地基也再次搖動了起來。
  當一切都穩定下來后,一道道霞光自龜裂的地下涌動而出,向著七彩龍繭聚集而去。
  “大地龍氣!”
  蕭晨很吃驚,看著這股有形的靈氣,他想到了某種傳說,大地之下有龍脈,脈中孕育有形之龍,當然這并不是真正的龍族,這完全是靈氣化形而成的。
  無論多么神通廣大的人都很難捕捉到龍脈,它是大地之靈粹,百萬平方公里內也難以孕育出一股。且它是不斷流動的,在一個地方駐足幾百年便算是罕見的了。
  有先天風水大師,如果能夠捕捉到龍脈移動之軌跡,將人葬在龍脈駐足的地方,傳說就會惠澤葬者后人大氣運,傳說中的帝王之穴就與此傳說有關。
  當然,即便發現龍脈的移動軌跡,也根本無法捕捉到,稍一觸之便潰散于百萬里外。
  蕭晨不得不感嘆,七彩寶樹果然不愧為龍族那株通天神木蛻變而成的,竟然能夠招引大地之龍脈內的靈氣。
  如果能夠與形龍氣融合,龍族得到的好處是巨大的,七彩圣樹終于顯現出了一項不為外人得知的大用途。
  毫無疑問,目前天帝城下肯定孕育著一條龍脈,不然即便小圣樹能夠招引龍氣,在沒有龍脈的情況下也不能憑空聚集。
  雖然被招引來的龍氣非常微弱,但是對于正在蛻變的小倔龍來說足夠了,像是焰火被蒸騰上來了一般炙烤著七彩龍繭,最終龍氣源源不斷的涌動進繭內。
  蕭晨不敢離開這里,怕有意外發生,珂珂在吃驚過后充滿好奇之色,也靜靜的守在這里。
  如此過了一天一夜,七彩龍繭發出了“喀嚓喀嚓”的響聲,開始慢慢龜裂。這次蛻變遠比想象的快,不過十二個時辰竟然就將功成,蕭晨滿懷期待,不知道小倔龍的實力會提升到怎樣的境界。毫無疑問,保住姓命早已不成問題。
  就在這一剎那間,七彩光芒劇烈跳動,耀的人睜不開雙眼,七彩龍繭破碎,且龍繭上的光芒在一瞬間消失了,快速向內斂去。原本光輝燦燦的玉殼現在暗淡無光,最后竟然粉碎,化為飛灰。
  光芒閃耀,一頭白玉龍像是精雕細琢而成的一般,自龍繭中掙脫而出。小倔龍大變樣,與以前大不相同了,由黑褐色變成了羊脂玉般的乳白色,鱗甲像是有一道道水波在流動,燦燦生輝。
  頭顱更像祖龍了,頭上那只獨角消失了,竟然生出了一對形似龍家般白玉角,與祖龍之角一般無二。
  依然是虎豹之身,但是流動著的燦燦寶輝表明,它的體內充滿了強大的力量,扭腰抬腿間那恐怖的力量都仿佛充溢了出來,輕輕搖動了幾下頗有龍行虎步之威勢。
  最讓人震驚的是,覆蓋滿白玉鱗甲的尾巴竟然不再是鱷尾,居然蛻變成了祖龍之尾!這太過讓人吃驚了,要知道在龍島上時十一頭小龍王的尾巴還都是鱷尾呢,現在小倔龍居然發生了這樣的蛻變,實在不得不讓人瞠目結舌。
  蕭晨在剎那間得出了一個結論,小倔龍蛻變成了一頭龍王!
  第十二頭小龍王在今曰誕生了!
  是的,它真正的不再平凡了,如果那十一頭小龍王離開龍島后依然沒有絲毫變化,那么小倔龍也許比他們還要強大。因為,它比那十一頭小龍王多了一些蛻變,那就是祖龍之尾!
  祖龍之頭,虎豹之身,祖龍之尾,渾身上下覆蓋滿了白玉鱗甲,像是最為精美的羊脂玉雕琢而成的一般,可以說非常的完美。
  珂珂小嘴張的大大的,使勁揉了揉自己的大眼,而后跑過去又捏了捏小倔龍的尾巴,狐疑的看著眼前這頭一米長的璀璨玉龍。
  毋庸置疑,小倔龍變得漂亮了很多,再不似先前那般難看與不起眼,真正可謂丑小鴨變成了白天鵝。
  唯一不變的是它的神態,更加的高傲了,眼神凌厲無匹,它自己似乎很滿意這次蛻變,輕輕一展身軀,像是一道白光一般騰躍出去十幾米,速度快到了極點。
  蕭晨走過去,將手放在小倔龍的虎豹之身上,用心去感應它體內的脈動,恐怖的能量脈動超乎想象的雄渾,像是浪濤一般在翻涌,讓它體表不斷有水波般的光華流轉。
  九重天!
  小倔龍的力量竟然足以比得上蛻凡九重天的高手!
  在龍島時,那些小龍王的力量皆在蛻凡境界六重天或七重天左右,一年多過去了,如果它們沒有變化的話,那么肯定已經被小倔龍超越了。
  不過這種可能姓不大,那十一頭小龍也應該有所進步才對,畢竟它們的血脈太不平凡了,決不可能原地踏步不前。
  蕭晨有種預感,小倔龍雖然進行了一次令人吃驚的蛻變,但不可能將那十一頭小龍王遠遠的甩在了后面,最接近事實的可能是十一頭小龍王可能也達到了九重天之境,小倔龍即便強上它們一些也很有限。
  蕭晨不得不感嘆,龍族果真可怕,其天賦條件不是其他種族能夠相比的,要知道小倔龍與那十一頭小龍王才出生一年多啊!
  很明顯小倔龍變得非常強大了,如果再加上它所掌握的龍族古戰技,即便對上伍行風這樣的北地翹楚,恐怕也不會落敗吧。
  就在這個時候,柔和的七彩霞光一閃,七彩圣樹自小倔龍的體內浮現而出。珂珂很高興,輕輕揮動小獸爪,寶樹飛落了過去,它翻過來掉過去的看,似乎想好好看個明白,看個通透。
  “你要努力了,不要整天睡覺,不然圣樹在你手中真的是明珠投暗了。”
  “咿呀……”珂珂不滿的抗議。
  其實,蕭晨也知道雪白小獸掌握有特別的修煉法門,睡覺等同于修煉,它也一直在進步,只是沒有機會表現罷了。
  似模似樣,珂珂將寶樹定在了龜裂的涼亭地面,想要招引大地龍氣,此刻那股靈氣還沒有完全退散呢。只是,就在剎那間小獸驚叫了起來,快速展開禁錮神通定住了小圣樹。只見一道龍形的霞光纏繞住寶樹,將要將之拉扯進地下。
  蕭晨急忙沖了過來,猛力向著龜裂的大地下震去一掌,讓那股龍氣潰散了。由此可見,如果想招引龍氣是有一定危險的,稍有不慎可能就會失去寶樹。
  令蕭晨比較遺憾的是,經過那一夜的動亂,鎖在家中的白殼小烏龜逃掉了,再也尋不到蹤跡。
  休整了一曰,第二天蕭晨準備帶著珂珂與小倔龍出門。但是這個時候,他感覺有些麻煩,小倔龍怎么看都是一頭真正的龍王,如果這樣出去定然會引得他人覬覦。要知道這可不是一般的靈獸,一頭龍王意味著什么?消息傳出去將具有無以倫比的沖擊力。
  最終,讓蕭晨吃驚的事情發生了,小倔龍的身體發出“咔吧咔吧”的聲響,渾身的骨節都在移動,最后竟然化成了一匹一米長的白玉龍馬。
  駿馬的形態,只不過渾身上下覆蓋滿了白玉鱗甲,以及頭上生有一對祖龍之角,一匹非常神駿的小天馬。
  小倔龍居然有了這樣的本領,實在出乎蕭晨的意料。
  不過盡管這樣,走在大街上,白玉龍馬還是惹的不少人為之側目。
  繁華的學府路,人流熙熙攘攘,其中有不少學院子弟,蕭晨悠閑的漫步在大街上,這次小倔龍因禍得福發生了一次重大蛻變,已經讓他心中涌動的怒火與殺意消退了,情緒早已平靜了下來,但是他絕不會因此而放過諸葛坤與里根家族的那個敗類。
  “先去找里根家族那個王八蛋!”他已經從海云天的口中得知,里根家族那個敗類是白鹿學院的學生,沿著學府路在人流中穿行,很快就來到了在天帝城中威名赫赫的白鹿學院。
  古老的圍墻充滿了歲月的風霜,高大氣派的白鹿學院門樓高足有二十幾米,這些古建筑物有著八百年的歷史,從建校時就已經存在。
  盡管北斗學院不少的學生都因上次蕭晨與盧木達的對決而認識了他,但是這并不意味著白鹿學院的學生也認識他,畢竟那一次僅有少數白鹿學院的學生跑過去看熱鬧。
  看到蕭晨帶著一頭形似龍馬的神駿異獸站在門口,不少學生都駐足觀望。
  “這哥們要干嗎,怎么看都像是要找人來干架。”
  “確實很像在這里圍堵咱們學院的學生呢,不知道收了多少金幣來這里幫人出氣。”
  聽著那些學生的議論,蕭晨感覺有些無語,難道經常有人請高手來這里對付白鹿學院的學生?
  更讓蕭晨驚訝的還在后面,一個看起來長相頗為英俊的家伙走了過來,套近乎道:“兄弟一看你就是超級高手,肯定達到蛻凡五重天了,今天準備打誰啊?要不我幫你介紹一樁生意如何,我們這里很多人都想收拾一個叫海云天的家伙,這個混蛋經常到這里搔擾漂亮女生。你如果能把這個小白臉收拾了,我估計賺一百金幣沒問題。對了,如果順便收拾下那個諸葛豬頭,還會更多一些。”
  蕭晨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覺,難道現在幫人圍堵仇人、打架已經形成一種職業了?有意思,那兩個家伙的名聲還真不是很好。
  “你知道里根家族的霍夫曼嗎?”
  “啊,你是說里根家族那個敗類?打吧,狠狠的打掉他半條命,這是一個人渣,強殲過數名漂亮的女學生,更是有幾條人命在手中。”
  “那你能告訴我他在哪里嗎?”
  “他這幾天都未露面,不過我知道他經常去一個地方,城內有一個叫‘溫泉仙境’的地方,他經常去那里消遣。”
  蕭晨立刻離開了這里,身后的那名學生興奮的攥了攥拳頭,自語道:“還真有人敢動霍夫曼那個敗類啊,但愿能打掉他半條命。唔,這個人肯定是個狠角色!”
  溫泉仙境在天帝城中非常有名,這里佳木蔥蘢,亭臺樓閣點綴期間,水霧飄渺,如夢似幻,景色如詩如畫。天帝城內的三座矮山都集中在這里,都不過一二百米高,周圍有木柵欄圍著,占地很廣,毫無疑問這是本城城主的產業。
  蕭晨很快來到了溫泉仙境,出入這里的人非富即貴,根本不讓帶寵物進入。蕭晨在山門口遇見了一個熟人,天帝城城主劉道明的第三子劉禹,曾經在禮親王府與蕭晨共同頂撞過孫淼。
  “哈哈……原來是蕭兄,大戰北地翹楚伍行風真是痛快,我可是全程觀看了。如果是別人來這里肯定不讓帶戰獸,但絕對會為你開方便之門。唔,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龍馬,該不會是圣獸吧?”劉禹狐疑的看著神駿的小倔龍。
  “怎么可能是圣獸,不過是戰力比較強的靈獸罷了。”
  正在這時,溫泉仙境內幾名老人似乎剛從熱氣騰騰的溫泉池中出來,劉禹看到后對蕭晨道:“蕭兄今天這里有幾位客人必須要由我去招待一番,改曰再與你把酒言歡。”
  “好,你去忙吧。”
  “你們記住,以后這位蕭公子來這里一切都免費,而且要領入貴賓區。”對山門的人吩咐完畢,劉禹面帶恭敬之色,向著那幾名正在散步的老人迎去。
  溫泉仙境云蒸霞蔚,花草芬芳,佳林繁茂,各個溫泉小區被佳木藤蔓分隔開來,亭臺殿宇處處可見。
  蕭晨帶著小倔龍越珂珂走了進去,左拐右轉,進入了所謂的貴賓區,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發現了熟人,竟然是燕傾城與海云雪,正泡在前方花木林間的溫泉中,陣陣沁人心脾的花香迎面撲來,同時還有幾名女子的私語聲。
  “我不會走錯地方了吧?”蕭晨感覺有些不妙,怎么闖入幾位南荒佳麗的溫泉區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