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156 小倔龍的驚人變化

水霧飄渺,花香陣陣,溫泉仙境中栽滿了奇花異草,更有許多藤蘿與佳木疊繞在一起,形成了一道自然的屏障,將各處貴賓區分隔開來。
  蕭晨確實越過界了,當看到披著輕紗的燕傾城與海云雪時,他知道情況有些不妙,好在他修為高深,不死天翼輕輕一展,快速飛退出去十幾米。
  珂珂與小倔龍面面相覷,低頭著也向回走。
  還好,沒有人注意這邊,不然肯定要鬧出一場風波。
  當蕭晨脫去衣服,舒爽的沉浸入溫泉中時,漂亮的侍女送來了美酒,這是一個蠻族女子,白皙的皮膚水嫩無比,兩只可愛的耳朵毛茸茸,背后還生有一條狐尾,漂亮的蠻族小侍女輕輕的將盛有美酒的香木托盤放入溫泉水中,輕柔的道:“請問您還需要其他服務嗎?”
  “嗯?”蕭晨愕然,但看到小侍女水汪汪的大眼,立刻恍然,道:“不需要了。”
  “哦,好的,如果有什么事情您可以拉動這個鈴繩,我們會在第一時間趕來滿足您的要求。”小侍女扭著腰肢退走了。
  霧氣朦朧,蕭晨浸泡在暖洋洋的溫泉中,仰靠著池壁,聞著沁人心脾的花香,就著水中托盤喝著小酒,感覺渾身都放松了下來,真的是一種享受。
  “先讓身體舒爽下,然后再去找那個敗類算賬。”
  不得不說溫泉仙境布局賞心悅目,依山而建,園林風格,花草芬芳,在繁華喧鬧的天帝城中真的宛如出世凈土一般。
  要知道這里水霧繚繞,很難讓那些嬌貴的花草成活的,但是眼下所見百花爭奇斗艷,佳木郁郁蔥蔥,藤蘿纏疊繚繞。
  貢品佳釀很爽口,蕭晨難得有這樣放松的機會,渾身上下的毛孔都張開了,通體舒泰無比。一直以來他的身體處在極度繃緊的狀態下,此刻獨飲,在溫泉池中竟然有了一絲醉意。
  在這一刻他思維發散,想到了很多很多,意外來到長生界,今后他將何去何從?
  真的很想回到人間界,想念父母,想念朋友,想念一切熟悉的人,就連昔日的幾個仇人浮現在眼前,也覺得不再那么可惡了。
  如何才能回到人間界呢,來到這個世界后得到的信息讓他感覺有些無力感,就是堪破生死、達到長生境界的人,想要破碎虛空進入人間界都會九死一生。
  有了破碎虛空的實力,如果從人間界進入長生界,猶如順流而下,而從長生界進入人間界則如在激流中逆行,兩者間的困難不是一個級數的。
  “縱然九死一生我也想回去看看。”蕭晨自進入長生界時,就一直在朝著這個方向前進,那就是不斷努力修行,爭取有朝一日破入長生境界。
  像蘭諾這樣容顏永駐,三十余歲便達到長生境界的人,一千年也不見得出世一個,是名副其實的天驕仙子。尤其是在人間界靈氣匱乏的背景下,能夠修到那等境界,就更加顯得蘭諾的超塵脫俗了,是名副其實的絕代天驕。
  蕭晨不奢望三十余歲便步入長生境界,他給自己定下的是時間是,四十五歲前破入長生峰頂,這對于尋常人來說是一個高不可攀的飄渺目標。
  但是蕭晨不得不如此嚴格鞭策自己,他已經二十一歲了,而父母已經將快半百了,二十四年后不知道父母是否尚在人世,不允許他有一絲一毫的多余時間來揮霍。
  接下來的二十四年,是人生中最為璀璨的年華,是由青年步入中年的必經過程,那位人間界的少女是否會成為人妻?
  韶華易逝,紅顏易老。
  曾經的有過的感動,將會在時間的無情碾磨下支離破碎,蕭晨不敢奢望,二十四年過去后,如果對方還曾經記得曾經有一個叫蕭晨的青年,他已經知足了。
  “二十四年啊,我用青春來修行,但卻無法看到結果。”
  蕭晨心中有一絲酸楚。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那清亮的眼神、那長長的睫毛、那純真的笑顏、那纖秀的背影,慢慢遠去,慢慢淡去,蕭晨用力扯了扯黑亮的長發,而后猛的抬起了頭。
  “自尋煩惱,曾經喜歡過,曾經感動過,這就足夠了。”不得不說蕭晨心志異常堅定,他很快就強迫自己擺脫了那低落的情緒。
  “祝你找到一個真正值得托付的人。”蕭晨目光仿佛劃破了時空,仿佛再次看到了那個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靈慧少女。
  而后,他推開香木托盤,在溫泉中開始修煉,如果有人看到他這個樣子,一定會嘀咕這真是一個修煉狂人。
  珂珂也在舒服的泡溫泉,而小倔龍似乎也有了舒爽的感覺,它們皆露出了滿足的神態,在溫泉池中游來游去。最后珂珂更是向香木托盤游去,抓住酒壺咕咚咕咚喝了兩大口,結果嗆的雪白小獸一雙大眼淚汪汪,當場扔了酒壺,隨后一溜煙逃出了溫泉池。
  蕭晨并沒有深度修煉,很快他便覺察到有人在靠近,正是那個長有毛茸茸耳朵的蠻族小侍女。
  “公子我是來為您送酒的。”
  “放在這里吧。”
  當小侍女將托盤放入水中后,蕭晨問道:“里根家族的那個敗類在這里吧?”
  “這……您是說霍夫曼少爺嗎?”
  “就是那個敗類。”
  “這……”小侍女猶猶豫豫,似乎很為難。
  “你放心,我不會在這里大鬧。從你的神態我已經看出那個敗類就在這里。”蕭晨的話語很平靜,但卻給人一股極其強勢的感覺,道:“你去告訴他,我不去尋他,讓他自己給我過來!”
  “就……就這樣說?”小侍女感覺心中怦怦之跳,這人是誰啊?竟然這么囂張,那可是里根家族的少爺啊,能有幾個人敢惹那個家伙啊。
  “對,就是這么說!”
  “他要問您是誰怎么辦?”
  “他知道我是誰,如果他不知道的話死定了!”
  “哦,好的,我馬上去。”小侍女驚慌失措的跑了,感覺這絕對是一個狂人。
  當蠻族小侍女來到貴賓七區時,幾個紈绔子弟正在與幾名身著輕紗的漂亮女子在溫泉中調笑。
  “霍夫曼少爺還在嗎?”蠻族小侍女深知這幫膏粱子弟的惡習,對于這些光天化日下大膽調笑的少爺們心有畏懼。
  “呵呵,原來是個蠻族小丫頭,快過來陪本少爺。”一個小胖子沖著蠻族小侍女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道:“本少爺就喜歡異族女子。”
  蠻族小侍女急忙低聲道:“諸葛少爺,有人要找霍夫曼少爺,您知道他還在附近嗎?”
  “嘿嘿……”幾名紈绔子弟全都笑了起來。
  幾名風騷的女子也在水中吃吃的笑著,花枝亂顫,其中一名女子努了努嘴,道:“在房間里呢。”
  距離溫泉池不遠處的花木間,是一排精致的小木屋,上面纏繞滿了藤蘿,顯得非常自然和諧,其中一間小木屋內傳來若隱若無的呻吟聲,聞之令人面紅耳赤。
  “霍夫曼有人找你。”小胖子不懷好意的大聲喊道。
  “不要打擾我!”小木屋中傳來不耐煩的聲音。
  “真的不出來?是蠻族的美少女哦,不來的話我享受掉算了。”
  “砰”
  小木屋的門被猛力推開了,一個匆匆圍上浴巾的金發男子大步邁了出來,體毛很重,大腿以及胸部上的足有一寸多長,漆黑濃密,頗為嚇人,加之他身材高大,像個大猩猩一般。
  “嘖嘖,真是個蠻族的甜美小妞啊,哈哈……”霍夫曼大笑了起來,快步走了過來。后面跟著一個衣衫不整的黑發女子,一看就是個狐媚女子,腰肢扭動起來像是水蛇在游動一般,滿臉的春情。
  “霍夫曼少爺,有人……有人想請您過去一趟。”
  “嗯,怎么回事?!”霍夫曼立時收起了臉上的yín笑,雙眼中流露出警惕的目光,道:“是誰?”
  “具體我不了解,他說……讓您過去,在二號貴賓區。”
  聽到這里,霍夫曼徹底收起了心思,沉聲問道:“他到底都說了些什么,你按照原話為我復述一遍。”
  當聽完蠻族小侍女的述說,霍夫曼當時就立起了眼睛,怒道:“媽的,究竟是哪個狂妄的混蛋,居然敢指名道姓的罵我為敗類,讓我低頭過去,真是膩歪了!居然還敢口出狂言,他媽的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溫泉池中傳來小胖子的笑聲:“你這個家伙人品太差,仇家太多,居然都不知道得罪過誰。”
  霍夫曼瞪眼道:“諸葛坤你少說風涼話,你干的歹事還少嗎?!不說每天兩三件也差不多,每日都被人尋仇,你能記得清?”
  溫泉中一個年輕的公子哥摟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子,道:“這個人確實很囂狂,敢如此說話必有所倚靠,我覺得可能是你們最近惹的人吧。”
  “我惹的人多了,我怎么知道是哪個找死的東西。”霍夫曼惡狠狠的咒罵著,穿上一條浴袍,對著溫泉內的幾名公子哥,道:“走,我們一起去看看,教訓一下這個惹厭的該死鬼。”
  推開那些身材惹火的女子,幾名公子哥走出溫泉池,一起向著蕭晨所在的貴賓二區走去。
  “哪個王八蛋這么囂張?敢叫我霍夫曼上門謝罪,活膩歪了吧?!”人未到聲音先到了。裸露著胸前的一片黑毛,高大的霍夫曼猶如一個大猩猩一般壯碩。
  蕭晨看了他一眼,另外發現了一個熟人,四人當中的那個容貌還算過得去的公子哥,竟然是曼德家族寶貝丫頭卡娜絲的那個所謂的七哥,就是這個家伙曾經在斗獸場頗為傲氣的請過蕭晨去曼德家族做客,結果蕭晨未去,從而引發了一些列事情。
  蕭晨沒有搭理霍夫曼,看著卡娜絲的七哥,道:“以前見過了,怎么稱呼?”
  “羅古奧。”不知道為何,羅古奧沒有點破蕭晨的身份。
  “都自己報下名號。”蕭晨的話語很冷淡,帶著一股命令的語氣,仿佛將官訓斥新兵一般。
  “你他媽的是誰啊?!敢如此大言不慚,找死吧!”四人當中一個臉上有不少雀斑的黑發男子面露猙獰之色,道:“記住少爺我叫李東波,不是你能惹的起的,沒事不要裝深沉充老大。”說著他邁步向前,似乎想扇坐在泉池中的蕭晨嘴巴。
  “啪”
  響聲格外清脆,狠狠的大嘴巴,不過不是李東波打出的,是蕭晨狠狠抽出的,一巴掌將李東波抽的橫飛了出去,撲通一聲落在溫泉池中。
  “我干!”李東波落水后,頓時跳了起來,惱羞成怒的吼道:“你他媽的找死,小子你這次死定了。”
  蕭晨沒搭理他,對著霍夫曼三人道:“自報姓名。”
  “我干,你還真以為你是誰了?老子叫霍夫曼。”身高馬大的霍夫曼強壓著怒火,一步邁入了溫泉中,坐在了蕭晨的對面,與他結怨的人很多,他倒想看看眼前這個故作深沉的人能玩出什么花樣。
  “我叫諸葛坤。”像是地雷般的小胖子很從容,緩緩步入溫泉中。
  蕭晨險些被逗樂了,怎么諸葛家竟出胖子啊,這位比之諸葛亮與諸葛明不遑多讓,那腰圍頂兩個人捆在一起的了,那肥嘟嘟的臉蛋贅肉直顫動。本來蕭晨還要去找這個家伙呢,沒有想到他與霍夫曼在一起,這下省卻了很多麻煩。
  最后羅古奧也步入了溫泉中。
  四名公子哥中李東波與霍夫曼最為惱怒,對面那個人太狂妄了,他們恨不得立刻將之毒打一頓。
  “小子想找死的話不是你這么玩的!”霍夫曼冷冷盯著蕭晨,帶著一絲蔑視,只要他一聲令下,外面守護他的高手就會沖進來十幾人,會在第一時間將蕭晨剁碎,這是他有恃無恐的原因。
  “我真的無法理解,你這個金毛大猩猩如此蠢狂,為何能夠活到現在。”蕭晨嘆了一口氣,將霍夫曼差點氣死、憋死。
  “我干!”霍夫曼當時就想跳起來,不過又忍住了,殘忍的笑道:“好,我慢慢陪你玩。”
  “珂珂,去把外面的人都給我抓來,嗯?”蕭晨一愣,發現雪白小獸不知道什么時候早已消失了蹤影,他心中感覺有些不妙,這小東西最能亂來了,這么一會兒的功夫跑哪去了?隔壁似乎有幾名南荒佳麗在泡溫泉,不會跑那邊惹禍去了吧?
  隔壁的溫泉池中,幾名南荒佳麗正在手忙腳亂,一齊在水中圍堵雪白小獸。
  “抓住它,快,只差一點點哦。”
  “那邊那邊,快堵住它。”
  “哎呀,我差點抓住了。”
  雪白小獸在水中鬧的很歡,惹得幾名女子跑來跳去,不顧春光外泄的圍堵它。
  那修長的雪白的大腿,那如凝脂般的柔嫩玉臂,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輕紗飄舞,玉體招展,一派讓人流鼻血的景象。
  如果有一個男子站在這里,定然會承受不住,不是血液沸騰導致血管爆裂而死,就是激動的暈厥過去。
  可憐的珂珂,由于好奇而喝了兩大口酒水,嗆的它喉嚨像是著火了一般,逃出貴賓二區想要尋些美食,將那辛辣的酒水壓下去。不想來到了幾名美麗女子的泉池中,當下將她們的甜點掃了個干凈,但卻惹的一群女子圍追堵截,個個都是雙眼冒著小星星,一副恨不得將它使勁抱在懷中的樣子。
  雪白小獸還是能分出好壞的,知道她們沒有惡意,似乎非常的喜歡它,但正是這樣才讓它害怕,不想用神通對付她們,在溫泉中逃來逃去。
  唯有燕傾城沒有參與,因為她認出了珂珂,知道這是屬于誰的,她的一雙美目轉了又轉,嘴角漸漸泛起一絲笑意。
  “噗通”
  “哎呀,我怎么突然飛起來摔在水中了。”
  珂珂終于還是出手了,用禁錮神通定住了兩名女子,而后一溜煙逃回了貴賓二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