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157 溫泉仙境

不得不說霍夫曼的確是壞事做盡了,殺人放火、強jiān女學生、霸占人財產,差不多隔斷時間就會鬧出一條人命,什么壞事都做過,幾乎每天都有人打上門來尋他報仇。
  幾日前臨時得到消息,去爭奪小倔龍的事情根本沒被他放在心上,反正又沒有成功,也不是他一個人做的,他未將這次行動當回事,還不知道眼前這個“茬子”是誰呢。
  “你他媽的誰啊?”霍夫曼一臉兇惡之相,平日間橫行霸道慣了,容不得別人在他面前正常說話,非要對他點頭哈腰才算正常。
  “你的嘴巴很臭!”一道流光閃過,一聲清脆的響聲發出,霍夫曼的臉上出現一個清晰的巴掌印,整個人險些倒在溫泉中,結結實實的一個大嘴巴。
  “我干,你敢打我,你媽的找死!”霍夫曼也算的上一個高手,蛻凡四重天的修為足夠他在尋常修者間橫著走了。被人這樣抽了一個大嘴巴,簡直就是奇恥大辱,他滿臉兇煞之氣,惡狠狠的撲了過來。
  蕭晨現在何等修為?蛻凡九重天!霍夫曼與之相比,當真是天壤之別,根本不夠看。蕭晨對這個家伙惡感升到了頂點,就那樣背靠池壁坐在溫泉中,抬腿一腳踹了出去,重重腳影晃在霍夫曼的眼前,讓他又驚又懼,四重天的修為竟然根本無法躲避。
  一腳瞪在了霍夫曼的臉上,頓時讓他鼻血長流,身子倒飛了出去,撲通一聲栽倒在溫泉中。霍夫曼痛的涕淚橫流,感覺鼻子像是碎裂了一般,眼睛都要睜不開了。
  “媽的,來人,給我將這個雜碎剁爛了!”霍夫曼大叫,何曾吃過這樣的大虧,向來都是他虐別人,今天發生的事情對他來說不可想象。
  “來人,給我殺了這個混蛋!”旁邊的李東波也是大叫,如果不是霍夫曼讓他先克制,他早就喊人了,方才他可是結結實實的挨過一個大嘴巴。他叫人的過程中,暗自腹誹:霍夫曼你他媽的活該,剛才老子挨打時你讓我克制,現在自己裝十三,出大丑了吧,活該!
  在剎那間,十幾條人影沖了進了過來,與此同時珂珂鬼鬼祟祟的逃了回來,看到這里如此熱鬧,還以為幾個女魔頭派人抓它來了呢,剛想逃走就被蕭晨叫住了。
  蕭晨本來想讓小倔龍收拾這些人的,看到珂珂回來,便道:“回來,將這些人都給我定住,讓他們泡溫泉。”一時間也忘記問它方才去了何處,有沒有惹禍。
  七彩霞光閃爍,十幾條人影全部被定住了身形,而后被拋進了溫泉中,隨后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們的身體壓在了水下,氣泡不斷冒出,泡溫泉變成了喝溫泉。
  蕭晨悠閑的靠在池壁上,自斟自飲,喝著美酒。
  “你到底是誰?”霍夫曼變了顏色,這次的尋仇者明顯不同于往常,修為深不可測,還有這樣一頭奇怪的小獸,看起來是個狠角色。
  “到現在你還不知道我是誰?!”蕭晨冷笑著,道:“幾日前你可是還想搶奪我的圣獸呢!”
  “你……你是蕭晨?!”霍夫曼再次變色,他看了看旁邊的白玉天馬,有些狐疑的看了看蕭晨,這頭天馬雖然很神駿,但是決不可能是那條小倔龍,也正是由于這個原因讓他一直沒有想到眼前人的身份。
  蕭晨像是看出了他的疑問,森然道:“你們殺死了我的圣獸,一頭潛力無限的圣獸!說吧,你們想怎么賠。”
  “你……胡說,那怎么可能是圣獸呢,不過一頭丑陋的亞龍獸罷了!”霍夫曼的語氣明顯不再那么強硬了,不敢在口吐臟字,他可是聽說過眼前這主,這些日子以來不少人都在議論,連伍行風都給干爬了下了的狂人,那絕對是個超級危險的角色。
  蕭晨被氣笑了,寒聲道:“丑陋的亞龍獸?那你們為何還去搶奪?!”說到這里,他一個巴掌就扇了過去,身材高大的霍夫曼頓時被抽飛了,噗通一聲栽倒在了水中。
  旁邊的李東波臉色慘白,他真的沒有想到惹到了這個傳說中的人形暴龍,那可是九重天的變態啊!再說,若論家世的話,他可不能跟霍夫曼相比,沒有什么太過強硬的倚靠。
  “你他媽的!”霍夫曼摔倒后,氣的臉色鐵青,爬了起來后用手點指著蕭晨,道:“媽的,好,今天我認栽了,小子這件事情不能這么算了,你等著!”說罷,他轉身就想走。
  蕭晨又是一巴掌扇了出去,一道光芒閃過,霍夫曼再次結結實實的挨了一記,臉頰腫脹的厲害,狼狽的摔倒在了溫泉中。
  “敢跟我充光棍?敢跟我耍橫?你還不夠資格!”蕭晨寒聲道:“誰讓你走了,今天我不發話,你敢再邁一步試試?!”
  霍夫曼當著平日損友的面徹底丟了顏面,簡直欲發狂了,站起來又罵道:“你媽的找死啊!我是里根家族……”
  這一次蕭晨不再客氣,猛力一揮手,一道流光閃過,霍夫曼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拉到了蕭晨的近前。蕭晨抓住他劈劈啪啪正反十個大嘴巴,霍夫曼的臉整整大了三號,腫脹的厲害,一片青紫,充滿了淤血。
  “跟我說話敢帶臟字,活膩歪了你……”
  旁邊的李東波、諸葛坤、羅古奧皆一陣發寒,這主簡直太囂張狂妄了,將里根家族的少爺就這樣像是拎小雞子一般揪住打,狂的上天了。
  這種事情他們沒少干,一般都是羞辱尋常的弱者,或者上門尋仇的苦主,一般都是地位與實力遠差于他們的人。
  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像蕭晨這么狂的人,怎么說里根家族在天帝城也是排在前幾名的古老家族啊,實力籠罩南荒,那不是一般的大,居然將他們的少爺這樣揍,實在太猖狂了。
  “我X……”霍夫曼怒極,但是看到蕭晨那冰冷的眼神,他又突然啞火了,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籠罩了他,眼前的人此刻太可怕了,那種冰寒直透到了他的骨子里。
  毫無疑問,眼前的這個人是一個狂人,根本不在乎他背后的家族,眼下如果他再敢叫囂的話,肯能會被毫不留情的殺死!
  “怎么不罵了?繼續張狂啊!”
  “我……”霍夫曼徹底的蔫了,心中涌起了深深的懼意,這個蕭晨絕非善男信女,一言不合可能就會要動手殺人了,他還怎么敢繼續口出狂言。“你說怎么辦吧,我想與你私了幾日前的誤會。”
  “誤會?哼!”蕭晨冷哼了一聲,將他用力推開,霍夫曼一下子翻倒在了水中,不過這一次爬起來后,卻再也不敢造次。
  “你過來!”蕭晨重新坐好,喝了一杯美酒,沖著李東波勾了勾指頭。
  這種做派讓霍夫曼與李東波等人想罵娘,你以為你是天帝城的大佬啊,居然如此狂妄。
  李東波心驚膽戰的走了過去,再也沒有先前的囂狂之色,眼前的主絕對是狠角色中的狠角色,早知道如此他絕不會冒頭惹禍。
  蕭晨輕輕拍了拍他的臉,道:“你剛才不是很囂張的要扇我的臉嗎,不是說我找死嗎?怎么現在害怕了?”
  “砰”
  蕭晨一腳將李東波踹飛了出去,濺起一大片水花。
  “過來!”
  李東波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又走了過來。
  “啪”
  蕭晨一巴掌又將他扇飛了出去。廢了好半天勁,李東波才再次爬了起來。
  蕭晨并不是恃強凌弱,更談不上心性殘忍。主要是這幫人沒一個好鳥,霍夫曼平日強jiān女學生、謀財害命、殺人放火,壞事幾乎都做盡了,他的狐朋狗友能有什么好人,如果不是心有顧忌,蕭晨很想活刮了這幫人渣。
  他覺得自己如此做,已經算是夠手軟的了,對一幫喪盡天良的家伙還有什么可留情的。沒有再搭理李東波,蕭晨仰頭喝下一杯美酒,對著諸葛坤勾了勾手指,道:“胖子輪到你了。”
  身形不高,像是地雷般的諸葛坤,走起路來是一身肥肉都在顫動,滿臉的笑容,道:“蕭兄,上次真的是誤會,請放心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少說廢話,本人的戰獸死了,你拿什么來陪,你如何讓我滿意?!”蕭晨現在就是想教訓一下這幫紈绔子弟,就是他說破大天也要抽他一頓。
  旁邊的小倔龍一直冷眼看著這一切,如果不是看蕭晨正在收拾他們,它自己早就沖上去了。
  “蕭兄你聽我解釋……”諸葛坤身為諸葛家族的嫡系子弟,身份可謂非常的不一般,何曾這樣低三下四過。但是今天被困在了這里,不由得他不如此,當下必須想辦法離開這個鬼地方才行。
  “啪”
  蕭晨似乎迷上了抽嘴巴,一個大巴掌印在了諸葛坤的肥臉上。俗話說打人不打臉,但蕭晨就是要削他們面皮。
  諸葛坤鼻血頓時被打出來了,但是依然滿臉笑容站了起來,道:“蕭兄手下留情啊,我是諸葛亮的堂弟,上次真的是誤會,請耐心聽我解釋,相信我們會成為朋友的……”
  “跟你們這幫人成為朋友,我直接自殺算了,你們還有人品可言嗎?!”
  蕭晨身材挺拔,坐在溫泉中,結實的身體閃爍著古銅色的寶輝,勻稱修長的身體上仿佛纏繞著一條條虬龍一般,顯得剛健有力,黑色的長發自然披散在肩頭,長眉入鬢,明亮有神的雙眸如刀鋒一般犀利。
  看在諸葛坤等人眼中,覺得充滿了魔性,讓他們感覺如被狼盯上了一般。
  流氓遇到兇人有理說不清,是的,如果他們是流氓,那么蕭晨就是一個絕世大兇人,讓這幾個人涌起一股無力感。
  貴賓二區“兇人”收拾流氓之際,在隔壁的貴賓一區幾名正在戲水的美女正在小聲議論。
  “剛才那頭小獸到底哪里跑過來的,真是太可愛了。”
  “就是啊,雪白雪白的樣子,像是白玉雕刻出來的一般,毛茸茸的一團閃爍著亮麗的光澤,真想用力抱在懷中。”
  “是呀,我很想養一只留在身邊,那頭雪白小獸真的很有靈氣哦。”
  幾個漂亮女子很陶醉,似乎已經將珂珂抱在了懷里,絲毫不掩飾內心的喜愛,沒有外人在場的情況下她們不在乎春光外泄,粉臂**、豐乳肥臀白晃晃的刺人眼睛。
  曼德家族的寶貝丫頭卡娜絲大眼睛嘰里咕嚕的轉個不停,一臉慧黠之色,道:“不如我們出去轉轉,說不定能夠尋到它呢。即便它有主人,我們也可以買過來呀,我們這樣一群青春美少女,誰會對我們說‘不’呢?”
  她早已認出那是蕭晨的小寵獸,如此說不過是想借機給蕭晨添麻煩,說著她用玉臂碰了碰旁邊很恬靜、露出了大片雪白肌膚的海云雪,道:“不要裝文靜了,又沒有外人。我的主意怎么樣,去不去?”
  “去,一定要尋到那頭雪白的小獸。”旁邊兩名女子非常贊成這個提議。
  另一邊燕傾城微笑著看著這一切,她是新加入她們這個小團體的,并沒有表態,不過內心很同意藍發少女卡娜絲這個提議。絕美的容顏上露出了一絲異樣的神色,她能夠想象蕭晨麻煩纏身的狼狽樣子,她覺得絕對應該報復下這個可惡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