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158 流氓遇到狂人

當第六個大嘴巴抽來時,諸葛坤閉上這里嘴巴,他知道說什么也白說,心中咒罵:“媽的,你以為你是誰啊,連諸葛家的少爺也敢惹,不要放我出去,一旦讓我離開這里,我找人捏死你!”
  像是能夠聽到他的心語一般,蕭晨一口氣抽了二十個大嘴巴,這才停下手來。
  “本人打人專打臉。”看著眼前的豬頭,蕭晨毫不在乎的放言。
  “你……過來!”蕭晨指了指霍夫曼。
  霍夫曼氣的牙根都癢癢,但是眼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蕭晨對諸葛坤與霍夫曼道:“你們兩個互抽嘴巴二十下,如果讓我滿意就到此為止了。”
  兩人當時就變了顏色,他們是何等的身份,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羞辱,四目中怒火噴涌。
  “怎么,還不服氣?讓我親自動手嗎?!”
  “我們自己來。”諸葛坤說完“啪”的一聲抽了霍夫曼一記嘴巴。
  “沒吃飯啊,用力!”
  “啪!”
  “哎呦,他媽的諸葛豬頭你真敢使勁?!”霍夫曼反手一個大嘴巴抽了回去。
  “啪啪……”
  響聲不斷,兩人互相忘記了對方的身份,完全是發泄著抽打對方,噼啪之上不絕于耳,最后互打了三十幾記才停下來。
  此刻兩人眼睛都被“封”了,周圍的血肉腫脹的厲害,壓迫的眼睛只能睜開一道縫,已經成了兩個血葫蘆。
  “好了,到此為止吧,沒想到你們如此仇恨對方。”蕭晨揶揄道:“現在我們來談談,看看怎么解決上次的問題。”
  羅古奧松了一口氣,蕭晨似乎并沒有向他動手的意思。
  但是霍夫曼與諸葛坤差點跳起來,現在談怎么解決上次的問題?剛才是在干什么,難道那算是白打了?難道事情才剛剛開始,根本還沒有完結?兩人險些暴跳起來。
  “小倔龍是一頭圣獸,但它卻被你們殺死了,你們兩個每人都準備一百萬金幣吧。”
  “我X!”霍夫曼驚的當時就爆了一句粗口。
  “一百萬?!”諸葛坤更是驚的差點倒在溫泉中。
  一百萬金幣那是什么概念?打死他們也拿不出。他們的家族實力遍布南荒,雖然他們不是家族的第一順位繼承人,但也都是嫡系,即便這樣他們自己的財產也不過仈jiǔ萬金幣罷了,一百萬金幣離他們實在太遙遠了,除非掌控家族。
  兩枚金幣可以擺上一桌上等酒宴,一百萬金幣可以想象多么的離譜。
  “怎么,你們有意見嗎?”蕭晨冷笑道:“圣獸是無價的,即便是財力驚人,也不見得買得到!偌大的南荒原始山脈,十年也不過捕到三兩頭罷了,更不要說最為稀罕的幼小圣獸了。培養得當的話,幾十年上百年過去,肯定會成為一個最為忠誠的九五境界的無敵強者。你們殺死的是圣獸,知道嗎?!”蕭晨拉著長音,對眼前的兩人惡狠狠的吼道。
  諸葛坤暗自咒罵:媽的,這個家伙獅子大開口,鬼才相信那是一頭圣獸呢,即便是的話也肯定沒死,不然你還能這么安穩的坐在這里敲我們竹杠?明顯是訛人!
  霍夫曼同樣感覺憋屈,向來是他欺訛別人,殺人、放火、強jiān的事情沒少做,今天怎么這么倒霉,遇到這了這個變態。他暗自發誓:不要讓我活著出去,不然我非整死你!
  “我全部身家也不過八萬金幣。”諸葛坤咬著牙,道:“你就是殺了我也沒有那么多啊。”
  “我也只有八萬多金幣。”霍夫曼憋屈的想吐血,自己說的話還真是耳熟啊,這種語氣不是別人經常對他說的嗎,今天這是怎么了?他自己怎么成了被敲竹杠的對象,真是風水輪流轉。
  “那好吧,每人先付八萬金幣吧,讓你們的人去取,我在這里等著。”
  說到這里,蕭晨從水中撈出兩個肚子發脹的家伙,兩個六重天的高手平日作威作福,是兩家少爺的貼身保護者,但今日實在太慘了,喝了一肚子的溫泉水。
  蕭晨將原話對這兩個三十歲的男子說了一遍,兩人滿含怨憤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各自的少爺。
  “還不快滾。”蕭晨冷喝了一聲。
  直到兩人遠去。諸葛坤、霍夫曼、李東波、羅古奧才回過神來,這……這個家伙竟然玩真的,真敢派人去兩大家族收錢?!
  竟然不是說說而已,難道這個家伙瘋了嗎?!
  將兩大家族的少爺狠揍一頓也就算了,老輩人物說不得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這是年輕一代的恩怨,但是這個家伙居然還敢上門索要巨額金幣,見過猖狂的沒見過這么猖狂的!
  老輩高手不能輕易插手年輕一代的恩怨,但這也是有個“度”的,也唯有蕭晨這樣對長生大陸“半通不通”的異域來客,敢如此一副“按規矩辦事”的樣子。
  老輩高手不能隨意插手,那是因為一些不成文的規定,但如果家族被掃落了顏面,他們就有借口出手了。
  諸葛家族與曼德家族都都乃是南荒中的頂級望族,非常看重顏面。如果蕭晨私下從諸葛坤、霍夫曼那里奪走幾萬金幣,還算屬于年輕一代的恩怨。但是像他這樣大模大樣派人去兩大家族索要巨額金幣,一副“按規矩辦事”的樣子,那就是算觸到底線了。
  里根家族內一個中年人得到消息后,在書房中眉頭輕皺,道:“這個蕭晨到底什么來頭,居然如此狂妄!”
  旁邊的一個仿佛已經融在陰影中的黑衣人稟報道:“根據調查顯示,他來自人間界,在龍島上有過不凡的表現。”
  “那是他自己說出來的,我不太相信他來自人間界。如此霸道的行事風格,讓我有了一個非常不好的預感,也許……他是來自南荒最深處!”中年人臉上露出一縷憂色。
  “根據調查顯示,他們從南海的那座古鎮來天帝城時,在路上莫名其妙消失了一個多月,整整晚到了天帝城三十多天,這段空白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里。”陰影中的人回答道。
  中年人臉上的憂色更重了,自語道:“一個月的空白期,一定是回到南荒最深處去了,我的猜想可能是真的。三十年前那個人就是來自南荒最深處,讓天帝城中一桿世家子弟吃盡了苦頭,最后因此險些惹出一場大禍!”
  “大人是說……流傳在南荒的古老傳說是真的,幾頭上古的王者隱在南荒最深處?!可是……不是說那一族全部被封了嗎?全部……所有……都在上古時期被封在那座島上了嗎?!”陰影中的人感覺有些口干舌燥,說話都有些結結巴巴了。
  “南荒深處的古老秘密比你想象的還要多!”
  與此同時,諸葛家族中諸葛坤的父親也在皺眉。
  “一個月的空白期啊,難道這個小子真的來自南荒最深處?與三十年前那個人的行事風格簡直一模一樣。”
  旁邊的人恭聲問道:“大人,南荒中真的有幾頭上古神話傳說中的古老存在嗎?它們真的沒有被封死?!”
  “那是當年那一族的幾個‘王’,逃脫出來了是極有可能的事情。即便它們已經不存在于世了,但是留下一兩條血脈絕對沒問題。”
  “怪不得從來沒有人能夠活著出入南荒深處……”旁邊的人有些懼意。
  諸葛坤的父親嘆了一口氣,道:“南荒最深處的秘密多著呢,那里可不僅僅那一族啊!”說到這里他回過頭來氣聲道:“這個小畜生壞事做盡了,該讓他記住一次血的教訓了,告訴他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干凈,我不會管!”
  溫泉仙境二號貴賓區,諸葛坤和霍夫曼露出一絲恨戾的笑意。
  這個蕭晨實在狂的沒邊了,竟然敢直接派人去兩大家族索要巨額金幣,說不定就會將家中的老不死氣出來一兩個,到那時看這你還狂不狂。
  李東波與羅古奧也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狂人咱現在惹不起你,看你能不能笑到最后,萬一惹出一個老不死的,你就死定了!
  然而,兩個去而復返的六重天高手帶回來的消息,直接讓諸葛坤與霍夫曼傻眼了,兩家人的話語幾乎一致,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干凈,別指望家里出面幫著擦屁股。驚的他們目瞪口呆,直至兩個六重天護衛將話語再次在他們耳畔輕聲重復一遍,才讓他們回過神來。
  這個蕭晨到底什么來頭,居然讓他們的父親有所顧忌,難道他的背景很深?!
  看到兩人的神態,李東波與羅古奧看戲的心態被破壞了,他們大約猜到了結果,真是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居然沒有把金幣送來,你們兩個繼續去喝水吧!”蕭晨直接將兩個六重天的護衛劈倒在溫泉中,而旁邊十幾名大肚皮的護衛正在不斷的干嘔吐水。
  “看來你們兩個是不服氣啊,那么我繼續給你們松動筋骨。”蕭晨笑著走向諸葛坤與霍夫曼。
  “停……停下!這次一定派人送金幣來。”諸葛坤咬牙沖著一個正在吐水的護衛道:“去找我的管家,讓他送金幣。”
  事已至此,霍夫曼也趕緊吩咐手下照辦,他憋屈的想吐血,暗自發狠誓,只要能夠順利離開這個鬼地方,到時候非找人弄死這個兇狂的混蛋不可,金幣一分不少的收回來。
  諸葛坤與霍夫曼內的心在滴血的同時,也暗自納悶,怎么家中對他們真的不管不問,這毫無道理啊!
  他們哪里知道,蕭晨的行事風格與三十年前的某人簡直一模一樣,又疑似來自同一個地方,讓兩人的父親深深忌諱不已。
  少半個時辰之后,只見兩隊人每人扛著一大袋金幣,向著溫泉仙境二號貴賓區走來,惹得不少出入溫泉仙境的人詫異不已。
  蕭晨感覺有些無語,這么多的金幣他一個人無論如何也拿不走。
  “你們有毛病吧?是不是想成心整我啊,都給我換成金票送來。”
  “呼哧呼哧”大喘氣,兩隊人快速退走了。
  但是,消息由此卻傳開了。出入這里的都是在天帝城有一定身份的人,許多都是諸葛坤與霍夫曼他們這個圈子里的人,不乏公子少爺之類的人,更有貴婦小姐等名流,甚至還有不少從其他地方趕來天帝城參加斗獸大賽的一些有實力的異地強人。
  “嘿,知道嗎,兩個敗類今天吃大虧了,被人整的拿數萬金幣來贖身。”
  “聽說了嗎,諸葛家與里根家的兩個紈绔今日吃癟了!”
  “天大的消息哦,諸葛坤與霍夫曼被人胖揍了一頓,打的都不知道東南西北了,現在還不得不乖乖的用金幣來換命。”
  “那兩個家伙平日太猖狂了,就知道早晚會吃大虧,不過那個蕭晨簡直是狂人中的狂人啊。”
  “那兩個家伙丟人丟的很徹底,不過這個蕭晨還真是猛啊,居然敢如此行事。”
  短短半刻鐘,溫泉仙境幾乎人盡皆知了這件事情,蕭晨想不出名都難了,在加上前陣子生生干翻北地翹楚伍行風,名聲直線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