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160 彪悍的南荒佳麗們

尖叫聲、咒罵聲……一片混亂!
  蕭晨展開不死天翼快速追到了幾名女子的身后,發現衣物都在卡娜絲與海云雪的手中,立刻出手。
  兩道朦朧的光輝化成巨大的龍爪,向著兩人的小蠻腰抓去。卡娜絲氣極,揮手打出一道粉紅色的光輝,海云雪也打出一道綠芒,兩女現在只想逃離這里,早已羞氣的失了方寸,渾然不知是手中衣物的原因惹的蕭晨緊追。
  幾道崩碎響聲傳出,兩道朦朧的光輝成功將婀娜秀麗的海云雪以及青春靚麗的卡娜絲席卷住,抓了回來。
  “放手,走開!”
  “還我衣服!”
  蕭晨將兩女抓住了,不過姿勢卻有些不雅,兩只龍光之化的龍爪緊緊的箍匝著兩女那似柔柳般的小蠻腰,雖然沒有真正接觸,但也足以氣的兩女臉色通紅、咬牙切齒了。
  “蕭晨我跟你拼了!”卡娜絲不斷掙動,雪白的浴袍滑落下一截,露出胸前的一片雪白柔膩,美麗的弧線很是惑人心神。
  “走光了。”蕭晨滿不在乎的道,騰出一只手來很認真的為她將浴袍拉好,道:“很有‘內涵’。”
  “你……”藍發美少女卡娜絲直接暈了過去。
  “小姐請把衣服換給我吧?”蕭晨對著海云雪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笑的很燦爛。
  南荒大美女搶他衣服,怎么聽都覺得味道不對勁。
  海云雪身材修長,曲線優美,嬌體凹凸起伏,曼妙到極點,她僅僅比蕭晨矮一拳,婀娜的嬌軀比之尋常的美女修長不少,可謂好到極點,是名副其實的超級大美女。
  濕漉漉的長發透發著陣陣馨香,雪白的肌膚似凝滯美玉一般滑膩,一雙迷蒙的眸子仿佛有霧氣在繚動,挺直纖秀的瓊鼻下那鮮紅潤澤的雙唇看起來性感無比,雪白的貝齒輕輕咬著下唇,她輕聲對蕭晨,道:“你快放開我。”她在盡量保持穩靜。
  她已經將蕭晨的衣服丟在了地上,她實在怕了眼前這個彪悍男了,但即便在這種境地下很沉著,并未太過荒亂。
  未容蕭晨放手,二號貴賓區的花木林外傳來海云天興奮的聲音:“蕭晨我來觀看你如何坐收贓款來了……”
  聲音很急促,海云天似乎在飛縱而來,但緊接著聲音便戛然而止,而后傳來氣急敗壞的叫聲:“蕭晨我和你拼了,你竟敢調戲我姐姐!”
  海云天已經穿過花木林,飛快沖了過來。
  如果是別人肯定感覺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但是蕭晨卻很沉著,撤去龍形光爪,且一步上前扶住了海云雪,道:“小心別栽倒。”
  海云天氣極,大叫道:“蕭晨你……”
  “你什么你啊,不要亂猜,不是你想象的那樣,不信問你姐姐。”
  海云雪第一時間掙脫了出去,而后對海云天道:“沒有什么,我先回去了。”就是有什么,她也不可能說啊,更何況似乎真的沒什么。
  看到兩人都如此鎮靜,海云天狐疑的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直至海云雪的背影消失,他才回過神來,惡狠狠的對蕭晨,道:“我方才絕對沒有看錯,你想對我姐姐不利,蕭晨我警告你,咱們熟歸熟,但是你敢打我姐姐的主意,我和你拼命!”
  “很富有挑戰的問題啊,等我哪天閑暇無事時去挑戰下。”
  “你敢!”說到這里,海云天吃驚的看著蕭晨,道:“你在干嗎?”
  此刻,蕭晨正熟練的鋪好筆墨,將暈倒在地上的卡娜絲的雪白小手沾上墨汁,在一張白紙上按指印。
  “沒事,她欠我錢,讓她留下借據。”
  海云天目瞪口呆。
  后方,諸葛坤、霍夫曼瞠目結舌,這個蕭晨他媽的簡直太囂張了,就是美女也不放過,還真是見鬼了的“一視同仁”啊!連曼德家族的寶貝丫頭居然也敢如此對待。而讓他們感覺口干舌燥的是,蕭晨抓住卡娜絲的纖纖玉手,按了不只一張白紙,而是一張又一張,足足仈jiǔ張。
  “走了,沒事了。”蕭晨似乎絲毫不覺的過分,熟練的做完這一切穿好衣服,帶著珂珂與小倔龍揚長而去。海云天緊跟著追了出去。
  溫泉仙境不少人在向這里趕來,蕭晨輕巧的躲避過了所有人離開了此地。
  在回去的路上,當海云天聞聽到此中經過后,有一股想吐血的沖動。
  “蕭兄你……太生猛了吧?這個……玩,是不能這樣玩的,你就不怕惹的諸葛家族或者里根家族跳出來個老不死的滅了你?”
  當海云天聽到蕭晨的解釋后,簡直是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態,道:“你……聽誰說的?!老輩人物不出手是有一定的限制,前提是你不能太過分。我真是無語了……我勸你還是趕緊跑路吧,不然你死定了!”
  “咱們相交一場,我幫你一把,為你找人說說情去。”說完這句話海云天跑了。
  然而,很快海云天又回到了蕭晨的居所,進來就吵嚷道:“蕭晨……你太不夠意思了!”
  “兄弟你不至于吧?我真的沒把你姐怎么樣,我抓她時沒怎么用力,扶她腰時也是輕輕的……”
  “蕭晨我跟你拼了!你抓我姐哪里了?你干嗎扶她腰?!”絕美的海云天立時又急了。
  蕭晨感覺有些無語,看樣子根本無需解釋的,這個家伙似乎不是為他姐的事情問罪來,這樣倒顯得有些欲蓋彌彰了。
  好半天海云天激動的情緒才平靜下來。
  而直到這個時候,蕭晨驚異的從海云天口中了解到他似乎被某些人誤會了,竟然有人覺得他身份非同一般。
  “你來自南荒最深處?!”海云天不滿的道:“實在太不夠意思了,枉我與你相交,居然都不告訴我你的真實身份。”
  說到這里,海云天壓低聲音,神秘兮兮的道:“既然你來自那最可怕與不可測的南荒最深處,那么小倔龍肯定是一頭龍王吧?絕對是它們的后代!”
  蕭晨快速的消化著這些信息,多多少少的了解了他自己的“身份”,自語道:“對,我是來自南荒最深處,現在是這個個身份,將來也是……”
  在蕭晨自語之際,南荒大海像是發生了海嘯一般。
  一個高大魁偉的青年手持鐵劍,一劍劈去,驚濤拍岸,亂石穿空,卷起千重滔天大浪,一股恐怖的力量爆發而出,大海被生生分開,海水傾瀉向兩旁,一條平坦的大道直通碧海深處。
  “我獨孤劍魔可以出關了!”正是那自龍島歸來,苦修一年有余的南荒強者獨孤劍魔。
  在不遠處,還有一頭獅虎之身,祖龍之頭的幼小龍王,正在狂暴的仰天怒吼,正是追隨獨孤劍魔的紅龍王,是十一頭小龍王中最為兇殘的那一頭。血紅色的鱗甲燦燦生輝,周身上下血色光芒騰騰跳動,仿佛熊熊燃燒的神焰一般。吼嘯之聲似奔雷一般震耳欲聾,其實力比在龍島之際明顯強大了很多。
  與此同時,南荒中部的原始老林中,兇獸咆哮,蠻獸奔逃,一個黑發青年身體宛如鋼鐵鑄造而成的一般,**著上半截古銅色的軀體,渾身是血,在蠻獸群中沖殺。
  野性十足!
  七八米長的兇獸在他手中就像是稻草人一般,伸手一抓就會被撕裂成兩半,隨意幾次劈斬,就碎裂了幾具巨大的蠻獸。
  魔性十足!
  狂野的讓人害怕,閃爍著寶輝的古銅色的皮膚完全被血水染紅了,眼眸比野獸還要兇狂,閃爍著刀鋒一般的冷芒。
  像是能夠縮地成寸一般,染血的古銅色魔軀在荒林間留下一道道殘影,所過之處血浪噴涌,兇獸群不斷奔逃,留下一地巨大的死尸,血霧將森林都染紅了。
  殺性十足!
  最后,可怕的魔軀直接從一個十米長的蠻獸身體中穿過,他才停止殺戮。
  來到一條大瀑布前,任直下千尺的激流沖擊著他那古銅色的高大魔軀,冰冷的眸光似乎能夠斬破水簾,透發出兩道可怕的光芒,望向天帝城的方向。
  “我宇文風該該回去了!”一拳轟出,發出奔雷聲響的大瀑布,在剎那間竟然向上倒流。
  天帝城北,八百里外的荒脈中,一個青年如古老的石雕一般,靜靜的盤坐在一座石山之上,在他的身上感覺不到任何生命波動,一頭灰白的長發似那枯萎的花草一般隨風而脫落,身體上充滿了灰塵,像是歷經了無盡歲月,已經徹底石化了。
  直至天空中的烏云飄去,光明驅除黑暗,一縷霞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山林間婉轉的鳥鳴聲響起,他在剎那間爆發出勃勃生機,漫天灰塵飛揚,自他身上迸發了出去。
  那枯敗的灰色長發全部隨風而散,一頭水藍色的長發瞬間長到披肩長,閃爍著亮麗的藍色光澤,顯得無比的健康。
  這個是一個異常英俊的青年男子,他長身而起,眺望天帝城方向,自語道:“伍行風已經領教過了,下一個該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