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161 南荒深處

南荒,百萬原山山脈中也不知道隱藏了多少秘密,無盡神話傳說曾在這里流淌而出,為后人留下了不少或美麗活恐怖的故事。
  此刻,三位南荒絕頂青年高手幾乎不約而同結束了他們的修煉歷程,分三個方向分別踏上了歸途,目標天帝城!
  北地來了一個伍行風,更有小道消息傳說,另有北地兩大頂峰青年強者也先后來到了天帝城,要來約戰南荒青年一代的最強者。
  宇文風、獨孤劍魔、還有那英俊的藍發男子就是為他們而齊出。
  斗獸大賽的臨近,也是年輕一代的絕頂修者大對決的時刻在臨近,除卻南荒、北地外,也許還會有長生大陸更為廣闊的地域的青年翹楚會出現。
  毫無疑問,接下來將有一場颶風籠罩天帝城,一場八方云動的斗獸大賽也許會演變成一場修者對抗大賽。
  爭斗源于人,斗獸大賽因人而起,斗獸也是斗人!
  青年一代是最為朝氣蓬勃的一代,他們的對抗將會格外引人矚目,有的青年強者的生命會像流星般短暫而美麗,有的青年強者則注定將如恒星一般恒久與璀璨,他們的殞落與崛起無人能夠阻擋,現在的勝者也許就是幾十年后的這片大地的王者,幾十年后大大勢力格局也許現在就會初現端倪。
  海云天已經離去了,蕭晨一個人靜靜的思索了很長時間,海云天透露的息讓他非常意外,他已經決定“和稀泥”,隨便他們誤解去,或者他應該更加主動的誤導他們,有這樣一個身份很重要!
  居所雖然格局不大,但是園林式的布局依然賞心悅目,蕭晨在散步,路過中院的幾座亭臺,穿過一片藤蘿架,走上漢白玉的小橋,幾座石獸口中流出汩汩清泉,匯進小橋下的水池中。
  驀地,蕭晨的目光定住了,他驚異的看到了那頭跑掉的白殼小烏龜。
  漢白玉的石拱小橋下,一只白殼小烏龜追著一群金魚游的正歡。
  讓蕭晨感覺驚異的是,拳頭大的小烏龜游動的樣子真的一點也不像龜類,倒像是一個穿著龜殼的精靈,動作非常的輕靈與自然。
  “這……”
  最后更讓蕭晨目瞪口呆的是,它居然肚皮朝天,愜意的在池中仰泳,四只小龜爪非常的輕靈,沒有一絲笨拙的樣子。
  “這……是龜嗎?”蕭晨似乎有些不相信眼前所見,這只賊兮兮的小烏龜太古怪了!直至緊盯了好幾分鐘他才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當蕭晨嘗試將它撈上來時卻大吃一驚,白殼小烏龜將電光一般一閃而沒,輕輕晃動了一下就竄了上來,速度快的不可想象,珂珂與小倔龍嘗試抓它幾次都未果,簡直可以用來無影去無蹤形容。
  而且讓蕭晨震驚的是,那條黑鐵神鏈竟然不再鎖著它了,從龜殼上脫落在蓮花池中。
  白殼小烏龜正在賊兮兮的看著他,似乎是在笑,沒錯,就是笑,一點也不緊張害怕!
  “怎么會這樣,發生了什么?”
  直至,三具骷髏走來不斷比劃,蕭晨才明白發生了什么,上一次小倔龍重傷垂,白殼小烏龜喝了許多小倔龍流出來的鮮血,而后就賊兮兮的跑了,再次出現時那條鎖鏈就脫落了。
  蕭晨非常驚異,略微思索,而后像是對人說話一般,詢問在石拱橋上悠然自得的白殼小烏龜,道:“小賊你已經自由了,怎么又跑回來了?”
  蕭晨雖然看起來很平靜,但心中卻波瀾起伏,畢竟按照猜測這可能是一頭封印的龍啊!現在,竟然獲得了自由之身,不過總算沒有恢復龍體之原貌,不擔心它有強橫的破壞力。
  輕輕一晃,拳頭大的白殼小烏龜仿佛穿越了空間一般,出現在他的近前,而后賊兮兮的在石板上刻了三個古字。
  這讓雪白小獸珂珂一雙大眼瞪的溜圓,而后伸出毛茸茸的小獸爪使勁的揉了揉自己明亮的大眼,小倔龍同樣露出了吃驚的神色。
  瞠目結舌!看其古老的筆畫形態,像極了傳說中的上古神文,蕭晨僅僅認識那一個亙古來從未變過的“龍”字。
  觀察揣摩了很長時間,蕭晨吃驚的念道:“我……是……龍!”
  “你……”
  當蕭晨狐疑的推測出另外兩個字的意思時,頓時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態,盡管他的心境與昔日大不相同,提升了很多,但是還是忍不住震驚。
  原來的猜想被證實了!
  輕輕一晃,白殼小烏龜在漢白玉堆砌而成的石拱小橋上留下一道殘影消失了。
  第二日清晨,有人來拜訪,是一個鶴發童顏的老人,很難猜測其年齡,也許只有五六十歲,但細看又像百歲以上,雖然是一個老人,但眸子似海水一般深邃。
  這個老人非常的不凡,這是蕭晨的直接觀感。他猜測也許是某個大勢力的家主或長老,多半是為了他的身份而來。
  當老人說明來意后,蕭晨發現他猜錯了,老人根本不是為他而來,竟然是為秦廣王、閻羅王、輪回王而來。
  “我是一名靈士,對生命靈術很有研究,我想常與這三具骷髏溝通……”
  老人很和氣,委婉的表達了自己的意思,雖然說是想要與三具骷髏溝通,但是蕭晨感覺老人似乎想收徒,他似乎起了愛才之心,沒錯,就是愛才!那種神情是不加掩飾的。
  蕭晨有些驚訝,這個……老人怎么看上三具骷髏了呢?
  靈魂的光芒在閃爍,老人竟然能夠與三具骷髏直接進行靈魂對話!
  結果是無懸念的,三具骷髏想和老人一起去修行。
  “你不要擔心,如果你想看它們,隨時可以去對面的北斗學院,我就住在學院深處。”老人面帶笑容,道:“他們的靈魂非常的強大,這些日子以來每到深夜,我一個人獨自靜修時,總能夠感覺到那股波動,出于好奇才尋到這里。”
  聽完老人的簡要述說,蕭晨已經明白怎么回事,他不可能攔著,這是好事情,按照老人的說法,三具骷髏將來有一天可能會再生,這是一個機遇!
  當老人帶著三具骷髏離開后,死胖子諸葛亮滿臉笑容的來到這里,他看著老人離去時的背影,嘀咕道:“蕭兄那老人是誰?怎么跟我家中的一副畫像很像呢。”
  隨后,容貌俊美的海云天也來到了這里。
  當他們聽聞蕭晨講述那個老人后,胖子驚的險些一頭栽倒。
  “那位老人家還活著?!這……肯定是他,就是我家那幅畫中的人。”胖子的語氣非常的肯定。
  “到底是誰啊?”蕭晨被他勾起了興趣。
  “只知道他住在北斗學院,是一名精研生命靈術的靈士,曾經救過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性命。”
  海云天被他繞的有些發暈,他爺爺的爺爺的爺爺,那是多大的年齡啊?!
  蕭晨對此深感意外的同時,非常高興,三具骷髏似乎跟對人了。
  “蕭晨你最好小心一些。”
  這是海云天與諸葛亮對蕭晨的勸告,霍夫曼與諸葛坤雖然被他們的父親訓斥了一番,在沒有確切知道蕭晨的身份前,不允許他們再惹禍,但是這兩個人渣怎么可能會聽從勸告呢,秘密召集黨羽想要對蕭晨下手。
  而后兩人離去了。
  隨后,蕭晨帶著小倔龍與珂珂飛向了天帝城外的山脈中。他要繼續修煉,準備回來后再收拾兩個敗類。
  這個決定,險些將霍夫曼與諸葛坤憋死!好不容易安排好了,但卻找不到人了,就像使勁攥緊了拳頭,但卻發現擊在了空氣中一般,失去了對手的影跡。
  有力使不出,接下來的幾天,霍夫曼與諸葛坤郁悶的想吐血,太憋悶了。
  在荒山林間,蕭晨放任珂珂與小倔龍沖進原始山脈中,他自己靜坐在一條巨大的瀑布之下,**著上半身,任那如同雷鳴般轟響的三千尺激流自那斷崖上墜落而下,砸在他的古銅色的軀體上。
  三千尺大瀑布,懸掛絕壁前,白色的激流像是千軍萬馬在奔騰一般,震耳欲聾。如此高度,向下的沖擊力是不可想象的,但蕭晨就像磐石一般紋絲不動,匹練般的巨大瀑布像是巨大的鐵錘不斷擊打在他的身體上,一陣陣晶瑩的光華自他古銅色的軀體中閃爍而出。
  十日,巍然不動!
  蕭晨不僅僅是在煉體,更是在煉心,于震耳欲聾的瀑布聲中心如止水,神識在凝練與升華。
  第十一日,蕭晨睜開了眼睛,犀利的眼神宛如如刀鋒一般迫人,古銅色的軀體閃爍出燦燦光芒,一聲清嘯,滿頭烏黑的長發狂亂舞動起來,飛落而下的大瀑布竟然在剎那間倒流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