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163 懸空的神島

蕭晨悵然無比,兩頭小獸就這樣被人卷走了,他默默的站立在虛空中,掃視著八方。與兩頭小獸相處這么長時間,突兀的分別實在讓他很失落。
  黑色的獸影,森寒的鱗甲,唯有這么一點信息,蕭晨牢牢記在心中,他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修行,如果有朝一日能有一番成就,定然會來這里尋找兩頭小獸。眼下他不指望了,明顯可以看出那黑色怒風中的狂人不是他所能夠對付的。
  蕭晨降落在懸浮的神島上,靜靜的在這里眺望著遠山。雖然不抱什么希望,但是他還是想在這里等上幾天,如果進入荒脈中的老不死們對上那個狂人就好了,雖然獲勝的希望很渺茫,當總歸有微乎其微的可能。
  驀然間,蕭晨感覺很奇怪,背著的包裹在顫動,打開一看竟然是一條黑乎乎的長布,并不是因為它不干凈,之所以黑是因為上面沾染滿了血跡,由于年代太過久遠而顯現出暗黑色。
  竟然是燧人氏的裹尸布!
  得自龍島的染血神布,當然并不能完全確定為燧人氏的裹尸布,這只是魔鬼當初的推斷,以及蕭晨的猜想。
  如果猜想是真的,毫無疑問燧人氏早已死了。但是,長生大陸上有許多傳說,都直指一個地方,那就是南荒,傳說燧人氏一直隱居在南荒中。看著這黑色地染血神布。蕭晨驚異不已,要知道從得到它時開始。從來沒見到有異常出現,哪怕是在禁忌之海中航行之際。
  而這看似平常無奇的血布在今日竟然第一次出現了異常地波動。
  當將黑色的血布抓在手中時,它竟然無風自動,而后“嘩啦啦”的抖動了起來,如黑色的大旗面一般在空中招展。
  山林中很平靜,連一絲微風都沒有,懸空的神島上也沒有異常的能量波動,但是黑色的血布就是在如此情況下猛烈的抖動著,像是有一雙無形的手在舞動著它。
  蕭晨用力攥住一角。任它“嘩啦啦”地抖動。謹慎而又仔細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神識外放而出,掃視八方。
  沒有一絲異常情況出現,沒有人靠近,除了周圍時時傳來的獸吼聲,這里并沒有絲毫的不妥。
  怎么回事?
  難道暗中有什么人在窺視嗎?
  與裹尸布有關?
  蕭晨在默默掃視周圍半刻鐘后,否定了這種猜想。又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難道是這個地方的原因,懸空的神島難道與燧人氏有關嗎?
  黑褐色的神島像是一塊隕石一般,上面并沒有任何地生命氣息,唯有那殘碎的瓦礫似乎在訴說著當年的輝煌。
  “嘩啦啦”
  裹尸布突然猛烈的震動了起來,似乎要脫手而去,蕭晨急忙用力扯住,但是他的身體卻順著裹尸布震動前進的方向跟進著。
  目標,廢墟中央!
  染血的黑色神布宛如有靈一般。指引著一個方向,帶著蕭晨一步步向著廢墟中央接近。
  在這一刻,蕭晨的心怦怦劇烈跳動了起來,祖神的裹尸布指引著他前進,似乎將要有一番不凡地際遇啊。他從來沒有想到平凡的裹尸布竟然有靈性,一直都以為它不過是染了些圣血的不朽古布罷了。
  當蕭晨在來到神島的中央,立身在廢墟之上后。血布忽然間猛烈的一震。硬生生的脫離了他的控制,飛出了手掌間。而后在神島中央蕩起一股狂風。黑色地神布在空中猛烈地抖動著,廢墟中的瓦礫隨風而起,漫空飛舞。
  廢墟被清出一片空場。
  染血地黑色神布像是一桿標槍般拉直,直指廢墟的地基。
  地基完全是由堅硬的山石堆砌而成,不過都被打磨過,棱角并不粗糙,整齊的堆砌著,令地基顯得厚重而又堅實。
  蕭晨已經確定,這下面絕對有東西!
  只是不知道有沒有有兇險,經歷太多的事情后,愈發讓他小心謹慎,因為像這種上古遺跡最容易出現邪事。自經歷過死城一劫后,他每當看到古堡等古代建筑物總是感覺心有余悸。
  罡風涌動,蕭晨隔空劈開了地基,不死天翼已經展開,他懸浮在虛空中,如果有異常他會在第一時間撤離此地。
  巨石崩飛,地基被他震裂,兩旁的黑色土層全被能量大浪翻涌到了遠處,地基裸露而出,下方并無特別之處,沒有絲毫異常。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黑色的神布顫動的更加劇烈了,蕩起一股猛烈的狂風后忽然靜止了下來,而后像是重逾千斤一般飛快墜落。
  就這樣墜沉在亂石間,覆蓋在一處地基之上。
  靜靜觀看了一會兒,蕭晨沒有覺察到絲毫不妥,降落在神布近前,將它抓起。
  “嘩啦”一聲,染血的黑色神布將地基中的一個石楔子裹帶而出。
  很平常的石頭,呈灰褐色,很土氣的樣子,二指粗細,巴掌長短,一頭有些尖尖的,整體看來像個石鉆。當然,更像一個石楔子,本來它就是填充地基石巨石間的縫隙用的,結果被染血的黑色神布給裹帶了上來。
  蕭晨并未在意,以為地基下另有隱秘,但掀開巨石后卻什么也沒有任何發現。反而裹尸布不斷顫動,將那平凡普通的石楔子覆蓋住了。
  石楔子!
  這……蕭晨有些感覺非常驚訝,難道這有靈性的神布竟然是為這塊平凡無奇的長條形石頭而顫動?
  這只是尋常的一塊石頭啊!大山中隨處可見的那種,且壘砌這座宮殿地基的人顯然也將它當成了普通的墊腳料,根本未將它當成大材,就是為了填基石間的縫隙用的。
  怎么會這樣呢?
  蕭晨百思不得其解,觀察了很長時間也沒有發現絲毫特異之處,敏銳的靈覺沒有感知到任何能量存在的氣息,沒有一絲一毫的異常波動。
  很顯然蕭晨是最晚到達這里的人,早在他之前已經有很多修者趕來了,這座天神宮遺跡早已被翻了個底朝天,如果真有什么寶物恐怕很難瞞得過那些老不死,被眾人仔細搜過的地方能剩下什么好東西呢?
  不過,裹尸布直指這形似石鉆的平凡石頭,即便它在平凡,蕭晨也不可能真將它歸位凡石了。握在手中,翻過來掉過去的看,仔細感知才發現似乎比尋常石頭輕上一些,到有些像沉木。
  “咦,木頭?”
  想到此處,蕭晨驚訝的發現,如果當它是一端被打磨過的木塊也很像,越看越像是灰褐色的古木。
  太奇快了,怎么和平凡的石頭有些分不清呢?似石似木,難以辨別。
  用力向著一塊巨石砸去,料想中的巨石崩裂并沒有出現,形似石鉆的石條被崩落在不遠處,沒有絲毫的奇特之處。
  蕭晨小心的收了起來,雖然暫時看不出有什么用處,但是料想應該不是凡品。
  神島附近,不再修者出現,所有人都追兩頭幼小的圣獸去了。蕭晨有些自嘲的的道:“你們在前方爭奪疑似最強種族的圣獸,我在這里撿石頭。”
  靜靜的在神島附近等了兩天,也未見珂珂與小倔龍歸來,蕭晨的幻想破滅了,他決定不再等下去了,去荒脈深處看看。
  在接下來的一天中,他看到了一些修者的影跡,正是那些追尋幼小圣獸的人。當然這些人都是修為較弱者,落在了后面,那些強者早已消失在荒脈深處了。
  同時,蕭晨意外的發現了一些生活在山林中的土著,過著很原始的生活,如同野人一般。而在這樣一個小部落中當他看到某一情景時,立時如遭雷擊,他看到了這個原始小部落中有人在用硬木枝在粗木上鉆木取火。
  在這剎那間,仿佛有一道閃電照亮了蕭晨的心海,一時間讓他熱血沸騰!
  那自廢墟中得到的看似平凡的石木現在再也不平凡了,他知道那是什么了,燧人氏由何得道?源于此啊!
  這似乎是他得道的圣物啊,燧人鉆!
  現在想一想它的形狀,以及似石非石、似木非木的材質,蕭晨一下子聯想到了祖神得道的遂人鉆。
  所有人類都知道祖神當年鉆木取火的事情。
  但似乎從來沒有關于這件圣物的描述,仿佛從來也沒有人將之歸為圣物,不見其有任何威力,當年祖神從沒用它對付過敵手。
  但這畢竟這是一件非同尋常的器物啊!
  正在蕭晨心緒波瀾起伏,難以平靜時,原始山脈深處傳來陣陣龍嘯之音。
  是小倔龍!
  蕭晨驚喜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展開不死天翼,快如閃電一般向前沖去。
  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中,回蕩著龍嘯聲,就在前方,蕭晨快速沖過一片片山林,趕到了那里。只見小倔龍與珂珂皆安然無恙,除了它們之外,竟然還有三頭小獸在跟隨,祖龍之頭、祖龍之尾,渾身鱗甲神光燦燦。
  竟然是三頭小龍王!
  但這三頭小龍王絕對不是蕭晨以前在龍島上看到過的,蕭晨絕對不會認錯,在這之前肯定沒見過。
  蕭晨簡直不敢自己的眼睛,這是一件讓他目瞪口呆的事情,小倔龍與珂珂竟然不知道從哪里拐來三頭小龍王!
  太讓人無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