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165 其人之道

這種目光讓四人很不好受,蕭晨的傷體再次狠狠的遭創。
  “你算什么東西,蛻凡九重天就以為無敵了?”
  “今日虐你到死為止!”
  惡狠狠的聲音在廢墟中回蕩著。
  蕭晨一邊咳血一邊冷笑道:“我蛻凡九重天的修為不算什么,但是你們的家族能夠找出一個在我這般年齡的青年高手嗎,我可以橫掃你們家族青年一代的所有人,再給我幾年時間就連你們在我面前也如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蕭晨的失敗并不是自身修為的原因,而是敵人太強大了,高出了他一個輩分。他不斷頂撞四人,只是為了拖延時間。
  似乎被說到了痛處,四人再次惡狠狠的下毒手,折辱蕭晨,他的骨頭又碎裂了幾處。
  “老輩人物不能輕易對后輩出手,你們真的不顧那些規矩了嗎?真的要將不要臉進行到底嗎?”蕭晨到的目光充滿了輕視之色。
  “哼,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現在斬了你誰能發現?方圓十里內都沒有人影,只有野獸,你如果死了也是白死!嗯,所有人都會認為你是爭奪圣獸幼崽的過程中殞命于南荒中。”
  “你們果真無恥啊,四個中年人如此對付下一代人,果真是什么的家族出什么樣的敗類!”
  冷笑在廢墟上回蕩,四人目光冰冷,盯著蕭晨。
  “你可以逞口舌之利,我們慢慢折磨你,看看到底是誰更痛苦!”
  “今天我雖然被你們折磨,但你們四個也死定了。”蕭晨冷笑著,道:“你們的家族不是一直懷疑我的身份嗎?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們,我來自南荒最深處!”
  “不可能!”深處陰影中的那個中年人顯然吃了一驚,道:“我們已經認真調查過了,你來自人間界,并非南荒最深處。”
  “你們可以去這片荒脈深處去問問,肯定有人看到我帶著四頭小龍王在山林中出現過,那是來自南荒最深處的小龍王!”蕭晨的聲音很寒冷,道:“你們以為折辱我不算什么嗎,等著看吧,你們必然要形神俱滅!”
  聽到這些話,四人不由自主停了下來,不再出手。那名靈士沖天而起,快速向著荒脈深處飛去。
  其他三人靜靜立在場中,默默無聲。
  僅僅一刻鐘,那名靈士便飛了回來,沖著另外三人點了點頭,道:“有人曾經看到過他與幾頭小龍王短暫的接觸過。我殺死了兩人,但據那兩人說還有兩人也曾看到了,早已離去多時,未能尋到。”
  四人的目光森寒無比,一齊望著蕭晨,有些猶豫,有些決絕,不斷變換。
  正在這個時候,蕭晨突然大喝道:“定住他們四人!”
  四人聞言就要出手,但是絢爛的七彩光芒鋪天蓋地而下,一瞬間將這里淹沒了,四人全部被禁錮在了燦燦霞輝中。
  雪白小獸珂珂回來了,抱著一棵多半尺長的黃金老參王,正在憤怒的盯著他們,不遠處小倔龍也在低低的嘶吼著,對著他們露出了兇光。
  “好!”蕭晨咬著牙,道:“珂珂你就這樣先給我定住他們,一會兒我親自出手!”
  四位識藏境界的高手布下的“域場”已經消失了,完全被珂珂的神異力量沖潰了,被七彩“牢獄”徹底取代。
  蕭晨咬著牙掙扎著坐了起來,而后開始調息,陣陣寶輝自身體透發而出,骨頭發出個“嘎嘣嘎嘣”的脆響,經過短暫的運轉玄功,斷裂的骨頭暫時接續上了,勉強能夠讓蕭晨行動了。
  拔出那把烏黑的斷刀,蕭晨搖搖晃晃走上前去,毫不手軟,直接斬下四只左掌。
  “啊……”
  “啊……”
  慘叫聲在廢墟上空激蕩。
  “放心,我不會讓你們很快死去的。”
  四人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蕭晨身邊的雪白小獸竟然有禁錮他們的能力,這簡直不可想象。血淋淋的斷掌,讓他們痛的冷汗不斷冒出。
  “你們四個似乎很喜歡折辱人,今天我好好的伺候伺候你們,讓你們自己也享受一番這種樂趣。”
  蕭晨現在真的恨極了這四人,烏黑的斷刀再次揮出,四只左耳被切下,與此同時籠罩在四人身上的朦朧光輝潰散了,他們露出了真容。
  四人皆是金發,都在四十歲左右,滿臉痛苦之色。
  “原來是里根家族的人,開始我還以為是諸葛家族的人呢,這次我一定不會放過霍夫曼的!”
  四人皆露出怨毒的神色,狠狠的盯著蕭晨。
  “你們這種神色我非常不喜,如果求饒或者痛呼,多少會減輕一些我心中的憤怨。”說到這里,蕭晨手中的烏黑斷刀再次揮出。
  “噗噗”
  血光迸濺,四條小腿被蕭晨剁了下來,現在他心中可沒有任何慈悲與不忍,方才被四人折磨的他渾身骨頭斷裂多處,早已憋了滿肚子的怒火。
  “啊……”
  “啊……”
  劇痛讓四人不得不慘叫,根本難以承受這種痛苦。
  “我抽霍夫曼嘴巴,那是他罪有應得,殺人放火,強jiān女學生,他壞事都做盡了,如果不是顧忌你們的家族,那天我都想活刮了他!”蕭晨的話語很森然,道:“你們折辱我,不過是為了一個敗類報仇而已,這是什么理由呢?現在就讓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吧,你們不是想折磨死我嗎,我讓你們自己也嘗嘗這種滋味。”
  蕭晨連續揮出四掌,將四人的骨頭也震裂多處。
  既然是死敵,當然沒有什么仁慈可言。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蕭晨鐵了心不想放過他們,手起刀落,四人的右小腿也脫離了身體,血水噴濺的很高,染紅了廢墟。
  “蕭晨你不得好死!”
  四人惡毒的咒罵著。
  “你們四人不是說對付我像碾死臭蟲一般容易嗎?”
  蕭晨再次揮刀,四人的手臂與雙腿全部被斬落,血水汩汩而流,血霧在林間彌漫。
  蕭晨提著四人,直接將他們扔到了一處蟻穴旁,森林中的毒蟻格外的兇悍,不一會兒就爬滿了他們的軀體。
  凄慘的叫聲讓人頭皮發麻,聽起來分外的痛苦與凄厲。
  一刻鐘后蕭晨走了過去,道:“我給你們個痛快吧!”
  手起刀落,四道烏光閃爍過后,四人的頭顱被斬下,斜飛到了遠處的樹梢上,血霧在林間飄動。
  蕭晨帶著珂珂與小倔龍離開了這里,而后在一處隱秘的絕崖上開始療傷。骨頭斷裂對于蛻凡境界九重天的蕭晨來說并不算多么可怕的傷勢,他修煉的是寶體之術,要將己身修煉為能夠對抗神器的寶身,軀體最是強韌不過。不過三日間骨骼就完全的接續上了,在這期間骨節劈劈啪啪作響,分外嚇人。
  這三日來,荒脈中發生了不小的轟動,里根家族的四位高手被人斬下頭顱掛在樹梢上,引得不少人關注。
  又休整調息了一夜,第四日蕭晨帶著珂珂與小倔龍直接返回了天帝城,他對于那兩頭有可能是最強種族的幼小圣獸并無興趣,不想在那里蹚渾水了。
  回來時剛剛進入天帝城中就遇到了熟人,身材高大的獨孤劍魔手持一把鐵劍正在與人對峙,那是一個具有魔性的青年,給人以野性十足的感覺,才外場內還有一名藍發青年面帶微笑的看著這一切。
  周圍聚集了不少修者。
  “獨孤劍魔與宇文風要開戰了!”旁邊有人小聲議論著。
  當蕭晨接近場中時,獨孤劍魔、宇文風、藍發青年像是有所感應一般,同時向他望來。蕭晨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體內力量瞬間被激發而出。
  “轟”
  四大高手都外放出了強大的能量波動,現場中竟然出現一片“域場”!
  與此同時,北地翹楚伍行風帶與另外兩人,也出現在此地,在這一刻也外放出了最強能量波動。
  “轟”
  出現的無形“域場”進一步加強。
  “有意思!”
  不遠處再次傳來桀驁不馴的聲音,又有人自不同的方位同時向著場內走來!
  在這一刻,由青年頂峰強者們激發出的“域場”瞬間狂猛的變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