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168 龍參的威力

蕭晨地的決定非常瘋狂,不是去挑戰,而是去殺所有人。一戰接一戰,連續十場戰斗。想要在極限生死戰中超超越自我。晉升入更為廣闊地天地中,實現**與神識地蛻變、升華。
  只是,稍有不慎,他今天就有可能殞命天帝城中。
  傍晚很快來臨了。胖子與海云天已經派人探清了大部分人地住處。
  蕭晨一直站在庭院中,望著落日地余暉。一戰過后他可能會開啟身體地寶藏之門。更有可能會重傷垂死。如這夕陽一般殘留不了多久。
  他迫切需要這一戰,他不想在有限的光陰內無所作為。四十五歲達到長生境界談何容易。沒有一絲一毫的時間容他揮霍。有限地生命不能浪費。他要在最短地時間內變到最強。
  嗖
  庭院中的氣流飛快流動,一道白光破空而來,白殼小鳥龜如同人類一般,臉上竟然充滿了生動地表情。此刻的它似乎非常地憤怒。在院中飛快奔行了一圈。如風一般迅疾。
  而后一雙炯炯有神地黑亮眼睛。死死的盯住了地上的老參皮。緩慢爬了過去。充滿了不甘、遺憾、惱怒地神色。
  而后,它竟然直立而起。像是個巴掌高地小人一般,一雙眼睛快速在院內幾人地臉上掃過,當然也包括了珂珂與小倔龍。
  “誒。一只白殼小鳥龜。這不會就是那個守護老參地靈龜吧?”胖子看到這來歷詭異地小龜,感覺非常的驚奇。狐疑的道:“我買那株老參時,賣家說了。白殼小鳥龜早就被挖參者分開賣掉了,它怎么可能又出現呢?真是遺憾啊。如果將這白殼小鳥龜與那老參放在一起燉了。肯定是絕世大補藥!”
  嗖
  白殼小鳥龜快如閃電。騰躍而起。而后如人一般立在空中。扭腰、曲臂、出手,快速打出了兩拳。
  “砰砰”
  “嗷……”
  兩拳全部打在胖子地眼眶上。諸葛胖子頓時如狼一般痛叫起來,惱羞成怒的喊道:“他媽地,這是什么龜,怎么會打拳?!”
  胖子的雙眼一片烏黑。完全腫脹了起來。像熊貓眼一般。
  “媽的,我居然中了鳥龜王八拳!”胖子真地惱了,這種不可思議地事情居然發生在了他地身上,完全不可想象。
  蕭晨與海云天哈哈大笑,雪白小獸珂珂更是已經笑翻。唯有小倔龍一眨不眨的盯著白殼小鳥龜。
  “我打,我踩!”惱怒的胖子抬腳踩向地上直立著地小龜。
  “嗖”
  “嗷……”
  諸葛胖子再次中拳,白殼小鳥龜騰跳而起。如風一般迅疾,猛力揮動拳頭。打在了胖子的鼻子上。
  “我靠。流血了。流血了,我居然被只鳥龜打地流鼻血了?!”胖子痛地長嚎了起來。對于眼前這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感覺有些敢相信。怒視著地上地小龜,而白殼小鳥龜也正氣呼呼地盯著他呢,場面有些讓人忍俊不禁。
  “你個鳥龜王八蛋。究竟就是從哪里跑出來的妖孽?我靠。我從來沒有見到過這么古i隆地事情!”說到這里。胖子怒視著蕭晨與海云天,道:“你們兩個還笑。還不快過來捉龜,這是一一只妖怪啊,他媽地我居然被一只龜給打了,你們還不過來幫我收拾它。”
  “行了,我認得這只龜。你雖然被它打了,但也算不上丟人。”蕭晨可是知道,這絕非一只龜。這是一頭龍!
  “不行。不能這樣算了!”胖子不依不饒。
  海云天看著有趣。想上前抓住小龜,結果砰砰兩聲。他的臉上也中了兩拳,白殼小鳥龜地速度實在太快了。讓人眼花繚亂,捕捉不到它地移動軌跡。
  “妖孽啊,真地是妖孽!連海小白臉都被一只小龜給打了。”胖子驚的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蕭晨也是很驚訝,小鳥龜地速速地確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如果力量也跟上來。那么這只小龜絕對會成為一個非常恐怖地存在。
  白殼小鳥龜惱怒地庭院中轉了幾圈,非常地不甘的最后看了看那些老參皮。而后又看了看小倔龍與珂珂,最后風馳電掣而去。
  被小龜這一攪鬧,天色已經黑暗了下來。蕭晨已經將身體調整到了最佳狀態,而后騰空而起,在夜色中極速飛行。
  第一目標,禮親王府!
  那里有伍行風、李道遠、劉子良三位天羅翹楚。乃是天羅國二十五歲以下最強地三位青年高手。
  在天空中俯瞰天帝城,下方仿佛籠罩著重重龍氣,仿似真的是一座天成地帝王之城。萬家***通明,龍云之下一片璀璨。
  行動如風。蕭晨劃破長空,留下幾道殘影,進入禮親王府。
  不得不說,諸葛家與海家地能量非常大。竟然完全摸清了王府內的布局,蕭晨按照得到的那些信息。徑直前進。
  他輕飄飄如飛葉一般,無聲地落在一片庭院中,夜蘭香迎風送出芬芳。滿院都是香韻,摘下一片花葉。在上面刻上四字:出來一戰,而后蕭晨抖手打入了***處。
  刷
  幾乎在同時間。一道人影沖出房屋。如鬼魅一般出現在蕭晨地近前。
  蕭晨直接沖天而起,后方地那條影跡緊隨其后。飛上了高空。與此同時,又一道人影在黑暗中,悄悄潛升入黑暗地天空中。
  早己遠離了地面,冷笑在高空中晌起:“蕭晨你自尋死路來了嗎。三日前城門那道死亡之光未能奪你性命。三日后你就這樣迫不及待地送上門未了?我正想去尋你呢!”
  說話地人是天羅國三大青年強者之一地李道遠,乃是一名實力非常可怕的靈士。
  “少說廢話。今天我是來殺人的,不見血是不會歸去的。”蕭晨今日是為戰而戰,不再多說什么,展開不死天翼。化成一道流光沖了過去。
  上來就是一記崩裂式。四大散手蘊含無上道之印記,乃是震古爍今地絕學,威力強大無匹。
  “喀嚷嚷”
  技近乎道。一道道能量光芒撕裂而出,像是有成百上千道閃電在狂舞。
  “哼。在死亡之光面前,你所謂地的一切最強殺式都如土雞瓦狗一般難堪我一擊!”李道遠冷笑連連。身形如宛如鬼魅沖了上來。喝道:“毀滅之光。”
  漆黑地夜空中。一道刺目地光芒撕破黑暗。向著蕭晨掃來。這是非常少見的異能——一毀滅之光,專門剝奪人的生命之能,像是死神的鐮刀一般恐怖。
  無聲地碰撞,而后能量大浪劇烈地翻涌,天空中仿佛化成了一片翻騰的沸水一般,整片天空都搖動了起來,強大地能量大浪生生將蕭晨與李道遠掀飛了出去。
  夜空中刺目的光芒像是一輪太陽當空懸掛。
  蕭晨飛退地剎那,,快速定住了身形,而后整個人與手中斷刀合一。橫空而過。破滅一切阻擋,穿過重重能量浪濤,直取李道遠。
  絢爛地刀芒像是銀河墜落九天,垂落下一道巨大而又璀璨的匹練。刀芒立劈而下,斬向李道遠的頭顱。似乎想要將他劈為兩半。
  李道遠驚詫于蕭晨地速度。快速閃向一般。毀滅之光奔涌而出,濃重的死亡氣息蔓延開來,天空中仿佛一片粘稠地死水遮攏了空間。
  蕭晨怡然不懼,大開大合。手中斷刀橫掃八方,大有氣吞山河之勢。璀璨地匹練所過之處,所有死亡之光全部崩潰。
  “不過如此!”蕭晨平靜地吐出這四字。
  李道遠并無任何情緒波動。在這一刻雙眸突然閃爍出血紅色地光芒懂孔以及眼白都消失了,唯有兩道可怖的紅光透發而出。在夜空中顯得分外的邪異與可怕。
  “來自幽冥地獄的力量融入我身吧!”李道遠地聲音很低,但卻很沉悶。仿佛在幽冥地獄中回蕩一般。說不出地陰森恐怖。
  黑色的霧氣快速自四面八方涌動而來,將李道遠重重包圍了。無盡黑暗中唯有兩點血光透發而出。冰冷地注視著蕭晨,沒有一絲人類情感。有的只是毀滅與死寂的氣息。
  那仿佛早已不是人類的眼睛。而是一雙來自地獄地死亡之眼!
  李道遠發出一聲低低地嘶吼,像是地獄中的惡鬼在咆哮一般,快速向著蕭晨沖來。無盡地冥霧包裹著他,整個人都已經處在絕對地黑暗中。
  黑霧猛烈地翻涌。李道遠像是變成了一具惡尸一般。竟然放棄了靈士的各種術法,如武者一般沖到近前與蕭晨近身死戰。
  “當”
  “砰”
  “鏗鏘”
  他身體堅逾精鋼,似乎已經不是血肉之軀,手臂與蕭晨手中地斷刀碰撞在一起時,竟然發出了金屬交擊般的聲響。
  黑色地冥霧在涌動,蕭晨的靈覺也無法探清黑霧中地李道遠。只能看到一雙血紅地眼睛透過黑霧。冰冷的看著他。
  這種景象很邪異,蕭晨已經在對方身上感覺不到任何生命波動。那仿佛只是一具冰冷的尸體而已。一具來自地獄地邪尸!
  “當當當……”
  震天刀響不斷,李道遠那冰冷地手臂。不斷擊在斷刀的側面,他與蕭晨地速度此刻都已經快到了極點。只見一團朦朧地黑霧與一條修長的身影不斷變換方位。留下一串串殘影。
  冰冷如尸!
  蕭晨收起斷刀后,用拳頭與李道遠不斷碰撞,發現他地體溫超乎想象的低,根本感覺不到血液的流動,那根本就是一具尸體地特征。
  這是一場勢均力敵地激戰。蕭晨不管他是人是尸,他求地只是同代中強大地對手,此刻地他并未因敵人的強大而不安。反到越來越戰意高昂。
  亂發狂舞。出手如電!
  一伸手,一抬腿。無不有風雷之響,天地元氣仿佛在因他而浩蕩!
  戮神式!
  成千上萬道細小地實質化刀劍不過三寸長,全部刺向前方的冰冷邪尸。
  天空都在顫抖,虛空仿佛都要崩碎了。如今地戮神式比之以往要強上太多了,畢竟蕭晨的修為每日都在精進。
  這是一股發自靈魂地戰意。被寄托在了無數地刀與劍中。
  “哧哧”
  破空之響不絕于耳。籠罩在李道遠身前地黑霧洶涌澎湃。竟然凝聚成一個黑色地漩渦,像是一頭遠古惡獸張開了巨口,將無數道霞光都吞噬了進去。
  蕭晨地雙目中射出兩道奇光。這一次他真的看清了,李道遠地動作雖然快速閃電,但是關節等部位卻似乎非常地不協調。真的有如老尸一般僵硬。
  且。他周圍地空間竟然是破裂的。一道道細小的裂痕中涌動出絲絲黑氣,仿佛真的連通著另外的一片世界——幽冥地獄!
  這是什么異能?竟然能夠借來地獄的力量,不得不讓蕭晨吃驚,但是他并不懼怕,這樣地敵人才真正值得他盡全力死戰的強大對手!
  “哈哈……”不遠處傳來大笑聲。早先尾隨在蕭晨與李道遠身后、潛入空中的黑影此刻顯露出了真身,他笑道:“李道遠施展出了‘地獄邪尸’這種禁忌絕學。看來他真的動了殺心,蕭晨你死定了。”
  蕭晨冷冷地向后瞥了一眼,發現那是一名咒師。三天前也曾經在在城門口對他出過手,這應該就是天羅國三大高手中地另外一人劉子良。
  劉子良并不打算作壁上觀,收起笑意,眼眸中射出兩道冰冷地光芒,而后兇狠的出手了。九道碗口粗細的巨大的雷電。伴隨著他地咒語而狂暴的轟向了蕭晨的后背,出手無情。上來就想取蕭晨性命。
  他絲毫不覺的圍攻蕭晨是一種恥辱。反而陰冷的笑了起來。道:“姓蕭的。我早就想整死你了。只是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罷了。現在李道遠完全化成了戰斗邪尸,再加上我的話,殺如你殺狗一般容易!”
  刷
  蕭晨不死天翼展開。快如閃電,留下一道殘影。竟然舍了李道遠,而后迎著九道硫口粗細的閃電沖了過去。
  在可怖的雷光中沖擊!
  他的眼中是無限的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