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169 地獄邪尸

李道遠似乎真的化成了一具尸體,完全是戰斗本能在主宰著他,別的意識都消失了,緊隨蕭晨其后不舍,殺了過去。
  九道碗口粗細的雷光將兩人都淹沒了,由他們共同承受著。
  蕭晨身上的八大神穴,同時綻放出無比絢爛的光芒,無盡的生命之能奔涌而出,瞬間籠罩了他的身體。
  “戮神!”
  “逆亂!”
  右手持斷刀,兩大散手被蕭晨融入刀法中,狂猛的劈出,他的眸子冰冷無比,以強悍的**與龐大的生命之能阻擋九道可怕的雷光,瞬間沖到了咒師劉子良身前不足三丈處。
  冰冷的刀鋒無情的劃過,血光迸濺,一條斷臂沖天而起,血水染紅了天空。
  “不可能!”
  劉子良飛快倒退,手撫著斷臂處痛苦的呻吟著,血水汩汩而流,疼痛令他的臉都已經扭曲了。
  蕭晨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生生穿越過九道雷光的封鎖,破入到劉子良的近前,雖然嘴角溢出絲絲血跡,但卻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劉子良重創了。
  蕭晨從一開始就知道暗中隱伏了一個高手,他不想同時對上兩名強者,那樣做會非常的危險,故此這一次拼著遭創,也要先解決掉一人。雖然沒有殺死劉子良,但是已經令其的戰斗力下降了一個等階。
  地獄邪尸劉道明此刻也穿越過了九道碗口粗細的雷光,看不到其是否遭創,最起碼目前他的行動并未受到影響,直接撲向了蕭晨。
  蕭晨此刻用拖刀訣,反手向后撩去,絢爛刀芒如星墜大地,化出刺目的神光,斜劈劉道明的頸項。
  劉道明完全被戰斗意識所主宰。敏銳的感覺到了這一刀的強橫,身子橫移出去兩丈遠,避其鋒芒,而后從側面撲擊而來。
  蕭晨沖過雷光之后,不死天翼發揮到極限境界。速度超越了咒師和靈士,完全避開了劉道明地再次攻擊,他直取遭受重創的劉子良而去。
  刷刷刷
  一道道殘影出現在天空中。劉子良忍著劇痛。不斷變換方位來躲避,他想要朝李道遠靠攏,意外遭受重創。他只能發揮出七成戰力而已,不敢再與蕭晨爭鋒。
  蕭晨不可能給他機會!
  速度快過劉子良,同樣快過李道遠,無視后方李道遠的追擊,蕭晨如殺神一般追殺劉子良。
  劉子良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在同代中少有人能及,但是今晚很不幸,大意之下完全沒有料到蕭晨竟然拼命一搏。穿越過九道碗口粗細的雷光給予他致命一擊。
  在他看來,蕭晨那完全是在拼命,是一個賭徒,這樣遭受重創讓劉子良非常地憋屈,沒有來得及展現出他的最強戰力!
  只是,劉子良不知道蕭晨的拼命并非是賭,因為蕭晨絕對有那種資本。旺盛地生命力讓他地創傷可以被壓制到最低點。且恢復力驚人。盡管吐血了,但蕭晨的戰力并未受到多大影響。八大穴道同時流轉出璀璨的生命精華,飛快地修復著他的傷體。
  這是一幅讓人吃驚的畫面,李道遠追擊蕭晨,蕭晨則追殺劉子良,似乎是自顧自的,完全忽略了其他。
  “斬!”蕭晨大喝,“鎮魔式”融入刀法出劈出,直接崩碎了咒術形成的光幕,一抹烏光擦著劉子良的頸項飛過,長發隨風而揚,斬落下一大截,一道淺淺的傷口出現他的脖頸上,險些被斬下頭顱。
  “殺!”
  又是一聲大喝,烏黑地斷刀橫掃天空,刀罡如匹練一般。
  光華耀眼,劉子良默念咒語,鋪天蓋地的光芒籠罩而下,抵擋蕭晨兇悍的轟殺。
  只是,斷刀仿似無堅不摧,以摧枯拉朽之勢劈開了無盡璀璨的光幕,生生開辟出一條通路,蕭晨眨眼即到,沖入光幕中劈斬劉子良。
  劉子良嚇得亡魂皆冒,有力使不出,失去一臂后,劇痛讓他難以集中精神施展咒術,實力大不如從前,根本無法對抗蕭晨。
  高手之戰,爭的就是一線先機,劉子良實力大退,又失去了先機,怎么可能擋的住蕭晨呢?
  “戮神式!”
  “鎮魔式!”
  “逆亂式!”
  蕭晨大喝,四大散手中的三記散手同時融入刀法中,斷刀像是收割生命地死神鐮刀一般,此刻分外地恐怖,烏黑的光芒仿佛撕裂了天空。
  致命一刀,狠狠地劈了出去。
  護體的光幕完全崩潰了,劉子良絕望了,速度不如對方,實力現在更不如,萬難抵擋這一
  “噗”
  血光迸濺,蕭晨一刀直接將劉子良腰斬了。
  “不可能!”劉子良發出了最后絕望般的凄厲尖叫,他是來殺蕭晨的,怎么能這樣死去呢?他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事實。在兩大高手同時出手的情況下,對方竟然這樣專門對付他,將之擊殺了!
  帶著不甘與不信,劉子良眼眸中的光芒漸漸淡去。
  “噗”
  血光再次迸濺,蕭晨揮刀立劈而下,將那兩截殘軀劈成了四瓣!
  停駐在高空,回過身來冷冷掃視追上來的李道遠,蕭晨長刀向天,殺了回去。
  已經開了殺戒,現在出手更加的凌厲,蕭晨大開大合,大戰地獄邪尸,烏黑的斷刀橫劈豎斬,刀氣沖天,一道道刺目的刀芒已經形成了一片能量大浪,不斷的洶涌噴發而出。
  “戮神!”
  “鎮魔!”
  “崩裂!”
  三大散手合一,蕭晨將那種毀滅性的力量貫注到烏黑的斷刀中,以一往無前的氣勢劈了出去。
  有我無敵!
  沒有留下半步退路,完全封死了自己的逃生之路,一擊要有個了斷,要分出個一結果!
  狠男人的生死激戰!
  不光對敵人狠,對自己也夠狠。逼自己于絕境中爆發出最強力量。
  一刀封絕十方!
  李道遠避無可避,鬼魅般地身影在黑霧中連續做出不可思議的動作,身體仿似變形了一般,堅逾精鋼的雙掌以極其刁鉆的角度夾住了斷刀。
  但是三大散手合并在一起的力量是不可阻擋地!再加上蕭晨的第四記散手“逆亂式”也同時打出了,強如地獄邪尸之體也難以承受。
  雙掌無法夾住斷刀。任烏黑的刀芒破入黑霧中,“鏗鏘”一聲斜斬在了李道遠地左肩之上。
  刀鋒生猛地劈裂了進去,但是卻沒有斬下這條臂膀。斷刀被卡在了里面。蕭晨非常的震驚。李道遠的身體到底處在一種什么樣地狀態?融合了幾大散手竟然無法將之斬斷,真的太過強橫了。
  戮神式、鎮魔式……力量源源不斷,像是滔滔大河一般激滾而出。斷刀如萬萬鈞重山一般壓落,不斷加力,蕭晨就是想卸掉對方的一條臂膀。
  “吼……”
  地獄邪尸第一次出聲,仰天大吼,聲震長空,亂發舞動,血眸中射出的光芒更加的冰冷了,奮力扭動身軀。而后生生的掙脫了出去。
  李道遠的那條臂膀沒有脫落身體,雖然被蕭晨劈開了一道可怖的傷口,但根本沒有點滴血液迸濺而出,身體完全尸體化了,血液早已不再流動。
  在虛空邁步,仿佛踩在了真實地地面上,天空竟然隨著蕭晨的腳步而顫動。那是天地元氣在澎湃。蕭晨的氣勢越來越盛。
  而后,就在剎那間。刀芒沖天,蕭晨一刀接著一刀的劈出,連續十八刀全部立劈向李道遠,十八股璀璨的光芒像是陣陣流星雨劃破長空一般。
  天帝城中仰望星空的人吃驚的發現,這些流星地光芒太過絢麗了!照亮了一方天空。
  “當當當……”
  陣陣金屬交擊地聲音不絕于耳,李道遠的手臂不斷與蕭晨地斷刀側面相撞,他連續化解了十一刀,但是那無匹的刀芒漸漸壓制住了他。
  最后七刀像是奔動的雷光一般,無法阻擋!
  “噗”
  連續被劈中,七刀全部劈在了李道遠的身體上,不過卻沒有劈在相同的位置,被李道遠成功分散開了。
  一道道可怖的傷口縱橫交錯在邪尸上,其中最后兩刀竟然劈出了血跡,地獄邪尸之體宣告被斬破,完瓦解了,李道遠將要恢復到原來的肉身境地中。
  蕭晨準備再次出手,但就這個時候一個人腳踏五彩祥云,沖天而上,抱住了已經支撐不住的李道遠。
  “伍行風!”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神光,長刀向天,望著曾經的大敵,而后大步向前,于虛空中前進。
  “蕭晨你想趕盡殺絕嗎?”伍行風的神色寒冷無比,道:“我很想出手,但是你已經受創,這樣戰勝你很無趣。”
  蕭晨并不多說什么,他知道伍行風并不是狂妄,對方確實有著絕頂的實力。盡管大敗過伍行風,但對方也再次進步了,想要分生死,恐怕將要經歷一場很痛苦的戰斗,蕭晨不會忘記上次激戰時的兇險。
  “殺!”
  退縮是不可能的!
  蕭晨舉刀劈斬,戮神式直取伍行風胸腹。
  伍行風眼眸似電,土行拳崩裂而出,黃蒙蒙的光芒像是無盡塵煙在沖起,向著蕭晨席卷了過來。
  “當”
  刀與拳相交,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仿佛一道天雷在天空中撕裂開來。
  殘影一道道,瑞彩千萬條,蕭晨大戰伍行風,在天空中攪動起無盡能量駭浪。
  刀光霍霍,仿佛連綿成了一片刀山,到處都是刀芒。
  伍行風的五行神拳更加凝練了,一拳轟出天搖地動,金、木、水、火、土五行大神通包容世間萬法,最為古老的玄奧神通,在伍行風這一天羅翹楚身上大放光彩。
  五行神通將要再現上古輝煌!
  倒翻而去,隨后擺腿出腳,蕭晨右腿橫掃而出,與伍行風狠辣的火行拳碰撞在了一起,轟隆一聲天空中仿佛燃燒起無盡大火,漫天都是神焰在熊熊燃燒。
  半斤八兩,兩人依然是勁敵,短時間內絕對無法分出勝負。
  伍行風已經將蘇醒的李道遠推開了,全力以赴大戰蕭晨。
  斷刀已經被收起,蕭晨以拳對抗伍行風的五行神拳!
  天空中兩大高手激烈爭鋒,眨眼間一百招就過去了,但是依然無法分出輸贏,能量浪濤劇烈翻涌。
  最后,伍行風大喝道:“殺!”
  連續五拳,一拳比一拳慢,但是一拳卻比一拳的力量大,像是一座座巨山一般不斷撞向前方。這是他最近領悟出的五行神通,傳承于上古的絕學有著太多的奧秘等待著后人去參悟。
  蕭晨竭盡全力,也打出了五拳,不滅印、戮神、逆亂、鎮魔、崩裂,五道神芒閃耀天際,天空中驚雷陣陣,雷光閃閃,爆發出可怖的死光。
  這注定是一個沸騰的夜晚。
  五拳過后,兩人皆噴出幾大口鮮血,而后各自后退,不再出手。對峙半刻鐘后,伍行風頭也不回的退走了,蕭晨也沒有追擊,默默調息了半個時辰,而后橫空而去。
  第二目標,宇文風!
  極速飛行,在低空中飛過***通明的一片片建筑物,蕭晨出現在一片宮殿群中,竟然是“閉月羞花殿”,宇文風目前正在這個帝宮般的***之地靜修。
  這注定將是一個不眠之夜,如果讓人知道蕭晨今晚連續生死激戰,必將會引起一片軒然大波。
  瘋狂的人,瘋狂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