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170 一往無前

閉月羞花殿,一個帝宮般的風月之地,重重殿宇連綿成片,這里燈火通明,金碧輝煌,雕梁畫棟,輕歌曼舞,琴聲叮咚,玉笛悠揚,悅耳的妙音醉到人的骨子里。
  這里是一擲千金的銷金窟,這里有最醇香的美酒,最可口的佳肴,最曼妙的舞姿,最悅耳的歌聲……這里有著很多的“最”,當然其中頂級之“最”當屬美女。
  這里有最野的美女,如雌豹一般矯健婀娜,野性十足;這里有最烈的女人,像是不可征服的野馬一般,貞烈不屈;這里有最富才情的美女,可與你談風花雪月,可與你吟詩作畫,夜深人靜,紅袖添香,書香詩韻般的情境。
  純情的少女,動人的尤物,驚才絕艷的才女,風華絕代的成熟少婦……這是一片讓佛子也要醉倒的溫柔鄉。
  蕭晨靜靜的站在一座宏偉的宮殿之上,仰望星空,仿佛與下方的世界隔絕在不同的空間。
  上方是清冷的夜空,下方是嫵媚的紅塵,他心中一片寧靜,若有所感,若有所悟,心在九天仙闕前,身在萬丈紅塵中。
  修行,不僅要煉體,還要煉心。身在滾滾紅塵中,有時要隨心所欲,率性而為,破滅一切阻擋與束縛,有時又要以超脫的姿態,站在云端俯視滾滾紅塵,以出世之心觀蕓蕓眾生百態。
  煉體,煉心,長刀所向,一往無前!
  蕭晨已經將傷體調整到了最佳狀態,翩若驚鴻,夜空中留下一道殘影,無聲無息,一步邁入一座庭院中。
  這是他熟悉的地方,是閉月羞花殿玫瑰苑所屬的醉人居,乃是花魁冰琴與火舞的香閨宮闕,宇文風目前就在這里。
  滿院玫瑰,馨香陣陣。
  蕭晨大步向前走去,冰琴那精湛的琴技在這一刻展露無疑,琴音繞耳,讓人沉浸在一種奇妙的意境中。鶯飛草長,春花怒綻,一個爛漫少女在花叢中笑……一副生動的畫面,隨著琴音、流淌而來,恍若在眼前一般。
  “停!”
  宮殿中傳來宇文風的聲音。
  琴音止住了,火舞也停止了曼妙的舞姿。
  此刻,宇文風正**著上身,獨自飲酒,古銅色的強健肌體上如盤繞著一條條虬龍一般,剛健有力,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皮膚閃爍著寶輝。
  這是一個充滿野性的青年,眸子似野獸一般,透發著讓人心悸的光芒,冷、亮、兇!
  宇文風轉過身來,沖著殿外喊道:“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蕭晨推門而入,從容而又平靜,坐在一張貂皮龍椅之上,眸子如刀光一般犀利,直視宇文風。
  “呀……蕭兄來了……”曲線曼妙、身材玲瓏的惹禍尤物火舞,蓮步款款,裊裊娜娜而來,盈盈一握的小蠻腰要是水蛇一般在扭動,話語非常的柔膩與甜美:“蘭兒你們還不快過來。”
  不用她吩咐,旁邊那些機靈的小侍女就急忙開始用托盤送來美酒與佳肴了。
  宇文風像是蠻獸一般冷冷的掃視著蕭晨,大殿中的溫度似乎都開始急驟下降,驚嚇的幾名小侍女不斷的打冷顫,他站起身來俯視著蕭晨,道:“想在這里出手嗎?”
  “哪里都一樣。”
  “殺你不算辱沒我的拳頭!”宇文風就是如此的自信,大有睥睨天下,傲視同代之勢。三天前,他就是以如此姿態,在天帝城的城門轟殺蕭晨的,野性十足,魔性十足!
  “有我無敵!”蕭晨不想多說什么廢話,直接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野性的宇文風,漆黑的長發無風自動,一股可怕的戰意剎那間爆發而出,他森冷的道:“好,這種心態還算不錯。于我來說,你是必須要死的,有我無敵,你早已被我選中,你今夜即便你不來,我也會去找你的!”說罷,他痛飲一杯烈酒,而后狠狠的將酒杯摔在了地上,大步跟了出去。
  富有詩書華韻的冰琴,身材修長曼妙無比惹火的火舞,彼此間相視了一眼,跟隨兩人走出宮殿。
  “兩位都是英杰,今夜之戰注定名動南荒,我閉月羞花殿有一‘明湖’,兩位可在那里對決。”冰琴一身白衣,隨著夜風輕輕而拂動,如清麗的仙子一般出塵。
  火舞則更為直接,她扭動著柔軟的腰肢,吃吃的笑道:“名動南荒的一戰,有了英雄之氣怎能沒有美人相隨呢?我與冰琴姐姐愿在明湖之畔,以琴簫助陣。”
  “如果今夜你們開香閣,我很期待。”宇文風面上充滿了邪狂之色。
  “呵呵,就是真要開香閣,也只為勝者開。
  “好,你們今晚就等著陪我吧。”宇文風的神色顯得愈發狂野起來,眸子中的光芒越來越盛,他轉過頭來,森冷的注視著蕭晨,道:“今夜一戰,有美人相隨,勝者還有另一重大喜。”
  醉人幽香隨風而動,遠處傳來火舞吃吃的笑聲,風情無限,嫵媚惑人之極。
  皓月當空,明湖之畔,蕭晨與宇文風對面而立。
  月華如煙似霧,讓清亮的小湖籠罩上一層朦朧的清輝,說出不的飄渺與靈動。
  無話可說,無需多說。
  宇文風**著上半身,似鋼鐵澆鑄成的魔軀充滿了強橫之極、不可揣測的力量,一步邁出,便自原地消失了,空中只有一道若隱若無的殘影留下,速度太快了!
  一拳!
  非常隨意的一拳,狠狠的轟向蕭晨的頭顱!地面在搖動,湖水驟然泛起波浪,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強猛能量波動,瞬間爆發了開來。
  宇文風仿佛像是一座太古魔山一般,整個人透發著讓人難以揣測的強大力量,在這一刻他仿佛重逾萬萬鈞一般,地面都隨著他那隨意的一拳都崩裂了!
  魔軀留下一道殘影,直接到了蕭晨的面前,蕭晨不退反進,同樣的一拳轟出。
  “轟”
  兩拳交擊,像是九天驚雷奔襲而下,震耳欲聾的聲音劃破長空,附近的宮殿都一陣搖顫。十幾道人影快速向這里沖來,但是在冰琴與火舞的揮手下,又立刻無聲無息的退走了。
  宇文風狂如猛獸,兇如惡龍,魔軀快如閃電,大開大合,與蕭晨激烈交鋒。
  地面不斷的崩開大裂縫,宇文風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每一腳落下必然震動十方,這是蕭晨所遇到的最為狂野的對手。
  這是一頭名副其實的兇猛野獸!
  “轟”
  宇文風的拳風太重了,每一拳揮出都會有赤紅的光芒浩蕩而出,像是重重血浪一般可怖。每一次移動,都像是一座巨山在顫動一般,偏偏他的速度還快到極致。
  異常的強大與生猛!
  錚錚琴音響起,像是刀劍在交擊一般,緊接著簫音響起,琴簫和鳴,金戈鐵馬,仿佛有千軍萬馬在奔騰,琴簫將這種緊張的生死之戰的氣氛完全的烘托了出來。
  蕭晨騰空而起,而后自天空中踏下,于虛空中邁步,每一腳都重逾萬鈞,狠狠的踏向宇文風的前胸。
  這是修煉界中最為兇狂的天殺步!
  雖然是公之于眾的招法,但是沒有幾人能夠發揮到極致。在真正的修煉宗師身上,這絕對是恐怖的絕殺之勢,輕易不會施展的,因為動輒就會死人!
  天殺步,一步踏出,山崩地裂!
  蕭晨三步邁出,空間都已經扭曲了,雖然隔著地面還有近兩米高呢,但是大地卻不斷的崩碎,而旁邊的明湖更是如沸騰了一般,湖水猛烈的翻涌著!
  于虛空中邁步前行,第四步邁出,風雷陣陣,天空中仿佛刮起了陣陣的怒風,雷聲滾滾,一股難言的壓抑感充斥在湖岸。
  “吼……”
  宇文風狂野如惡龍,竟然舉拳直接轟擊蕭晨邁出的右腳,山一般沉重的拳頭,壓迫的空間劇烈扭曲,隱約間都要崩碎了一般。
  狂猛一拳狠狠的與蕭晨的右腳相撞,但是蕭晨眸若刀鋒,同樣的將己身力量提升到了極致,根本不退縮,因為他根本沒有給自己留退路,此戰只進不退!
  右腳承受那股狂暴力量的同時,左腳已經踏出,第五步依然堅定的踏向宇文風的胸膛。
  宇文風在南荒深處閉關修煉一年有余,自身功法萬獸魔訣已經臻至到一個全新的領域,他對自己充滿了強大的自信。
  依然的舉拳相抗,生猛的硬撼!
  崩裂的聲響不斷發出,大地像是被巨山碾壓過一般,不斷崩裂!
  蕭晨天殺步不斷踏出,空間大動蕩,最后空間都出現了一絲細微的裂痕。宇文風拳拳硬撼,不斷倒退,最后雙腿全部沉入崩裂的大地中,半截軀體被蕭晨生生轟進了土層。
  并不是說,他的修為不如蕭晨,而是在這一刻蕭晨主攻,且太過凌厲了,一時間的狂風暴雨確實讓他頗為被動。
  不過挨完蕭晨的天殺步之后,宇文風又如生龍活虎一般,一聲長喝,黑發亂舞,周圍的地面快速崩碎,他騰躍而起,狂野的沖向蕭晨。
  琴聲錚錚,像是古戰場降臨在湖畔一般,百萬雄兵在沖鋒,熱血在噴灑,白骨在被踏碎,陣前斬將,金戈鐵馬……琴簫和鳴非常應景。
  “轟”
  像是有一刻隕星墜落的明湖一般,隨著兩大高手山崩地裂般的大對決,湖畔被攪動起一股滔天大浪,白蒙蒙的水霧在月華下格外的朦朧飄渺。
  宇文風森冷如惡魔,狂野如兇獸,留下一道道殘影,與蕭晨已經進入了湖水中,他們踏波大戰,每每湖水無法承受他們的重量時,只需在荷葉上輕輕一點,便再次騰躍而起。
  近乎飛行的激戰!
  夜月下踏波而行,南荒青年一代最頂級的強者大對決!
  激戰到了現在,兩人都已經打出了真火,宇文風周圍的空間漸漸的扭曲與模糊了,一股刺目的血色光芒將他籠罩了,竟然是一種奇異的“場域”!充滿了血腥與殘暴的氣息,宇文風亂發狂舞,像是一個浴血的修羅一般。
  場域,一般都是識藏境界的強者才漸漸開啟的神通,蛻凡境界的修者只有極少數人才能有這種提前釋放潛能的際遇,毫無疑問狂野的宇文風絕對是最頂級的青年強者。
  蕭晨也曾經在別的青年高手身上見到過場域,因此也不算太吃驚,在很久前獨孤劍魔在龍島上時鐵劍就曾揮出了神秘的“場域”,此外蕭晨自己的“靈覺”也算是識藏境界的潛能的提前釋放。
  沒有人是上天唯一的寵兒,所有人都有著不同的際遇,蕭晨在修煉一途有所成就時,別人也有著非凡的機緣,也在昂首進步。最終,一切還是要靠他們各自堅韌的心性與不輟的努力。
  有我無敵!
  宇文風,年輕一代最為狂野的青年,確實有著足夠自傲的修為,確實可以睥睨青年一代。
  血色的場域一出,血腥氣息瞬間讓風云變幻,天地失色,十方都為之大動!
  成千上萬頭獸影在身后浮現而出,他修煉的萬獸魔訣已經有了很大一番成就,在閉關的這一年,他整日與兇獸廝殺,甚至還曾斬殺過一些傳說中的上古獸魂。
  萬獸魔訣煉獸魂!
  他因此而修煉出了可怕的血色場域————獸域!
  “蕭晨你去死!”身處場域中,宇文風整個人都已經看不見了,唯有赤紅的場域像是熊熊燃燒的神焰一般在劇烈跳動,又如千重血浪在翻涌,里面是無盡的獸影,張牙舞爪,仰天咆哮。
  仿佛能夠傷害到人的靈魂,一股極其可怕的力量隨著狂野而動的宇文風沖向蕭晨。
  月夜下,蕭晨身材挺拔,雙眸似星辰一般璀璨,透發出兩道犀利的光芒。他并不懼怕,滔天戰意爆發而出,一股極其強大力量爆發而出,震的湖水都倒翻了起來,殺意沖天!
  遇強越強!
  遇上這樣有場域的敵手,蕭晨像是覺醒的戰神一般,通體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北斗光幕透體而出,披在了他的身上,像是那遠古的戰甲復蘇了一般,充斥著慘烈的煞氣!
  每當璀璨的戰甲籠罩軀體一部分,都會發出陣陣金屬般的鏗鏘之音,最后北斗光幕徹底將蕭晨籠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