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171 有我無敵

北斗光幕,神光絢爛,宛若黃金戰甲一般,透發出無盡殺伐氣息!
  北斗光幕,也被蕭晨稱作封神光幕,曾經被他極其看重,但隨著四大散手出世,北斗光幕處在了蕭晨戰技的邊緣地帶。不過,這一次穴道神化進一步加強之后,旺盛的生命精元在八道有如明月般的神穴內不斷流轉,北斗光幕仿似受到了滋養一般,比之以前強盛了數倍。
  像是復活的古甲一般,既可形成北斗光盾,又可化成光芒耀眼的戰甲。
  封神光幕重新煥發活力后,這是蕭晨第一次披甲對敵!他感覺到了宇文風的強大與可怕,這是一個不能以常理度之的魔性青年高手,識藏境界才能夠產生的場域一般人根本無法抗衡!
  就在這時,宇文風已經攻到了,赤紅獸域爆發著令人心悸的波動,一股凌厲而又恐怖的血煞氣息迎面撲來,重重血浪染紅了天空,血紅色的神焰騰騰跳動。
  萬獸奔騰的聲音響起,震耳欲聾,更有蠻獸怒吼的滾滾音波激蕩而來,可怖的音波竟然直接讓湖水不斷炸裂開來,就在那一瞬間蕭晨感覺頭痛欲裂,音波竟然直接穿過肉體,傷害他的靈魂!
  最后,北斗光幕連蕭晨的頭部也徹底籠罩了,只剩下一雙眸子閃爍著冷芒。
  “轟”天空都在顫動。宇文風帶動著場域而來。聲勢實在太過驚人了,一拳揮出,空間徹底扭曲,場域能夠影響空間,爆發出最強地力量。
  蕭晨騰空而起,戮神散手連連揮動,赤紅地血芒不斷被斬破,而后他頭下腳上從天空俯沖而下。以強擊強!沒有絲毫退宿之意。
  場域帶動著奇異的力量,在它所籠罩的范圍內,一切外力都最大限度的被化解,而己身揮出的力量卻被不斷的加強放大。
  “轟隆”
  湖水沸騰,無盡血光沖天,萬獸咆哮,湖水竟然被蒸發起無盡白霧,整片湖面都被霧氣籠罩了。
  蕭晨被一股龐大的力量沖擊的倒飛而去,宇文風踏波而行。身體像是一道血影一般,如風似電般迅疾。
  “去死!”
  宇文風是如此地狂暴,萬獸魔訣通天地動一般。血光中的他仿佛魔神附體了一般,溝通天地之力,澎湃的天地元氣從四面八方聚攏而來,因場域而聚,因他揮拳而狂暴。
  他連續揮動魔拳,十三拳一拳重過一拳,明湖中大浪滔天,湖面竟然生生被他分開了。露出了湖底的淤泥,六分之一的湖水竟然都被他打上了高天。
  蕭晨翩若驚鴻,快速調整好,竟然逆著血色光芒而上,直撲宇文風,不是他莽撞不知死活,而是他覺得可以硬撼宇文風。只是需要在最近的距離內找到場域的突破口。
  戮神!
  鎮魔!
  崩裂!
  三大散手融合在一起。貫注在蕭晨的雙掌中,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一重接著一重。像是驚濤駭浪,又像是一片隕星劃破長空,無盡神光淹沒了小湖,令天上地明月與星光都黯然失色。
  鋪天蓋地!
  蕭晨這一次毫不保留,幾乎動用了所有力量。
  只是赤紅獸域實在太過妖邪了,仿似自成一片天地,內蘊無上法則,竟然無視這么磅礴強盛的能量浪濤。
  重重能量巨浪,仿佛擊在了虛空中,赤紅血芒騰騰跳動,翻涌起滔天血光,洶涌而來。
  宇文風徑直穿越過重重駭浪,每一步邁出都憑空出現在湖面的另一個地方,快速沖到了蕭晨地身前,萬獸魔訣之“平亂式”打出,轟然一聲巨響,血色光芒爆發而出,一頭上古蠻獸的虛影咆哮著沖向蕭晨。
  崩裂的聲響傳出,蕭晨雖然竭盡全力阻擋,但還是被生生的轟飛了出去,口中吐出一大口鮮血。
  “哈……哈哈……哈哈哈……”宇文風仰天長笑,囂張不可一世,他從血色獸域中顯現出身影,森寒的道:“我已經修煉出場域,你憑什么和我斗?你如何與我斗?殺你并不是困難的事情。在我的赤紅獸域面前,你的一切力量都如鏡花水月一般,難以對我產生絲毫作用。因為你根本不可能撕裂我地獸域,你——不——行!”
  琴聲與嘯音沉重起來,叮叮咚咚,嗚嗚咽咽,在幽靜的湖畔隨風飄蕩。
  蕭晨抹去嘴角的血跡,雙目中的光芒更加熾烈了,沒有一絲畏懼之意,心中那不敗的戰意越來越盛,他今晚就需要這樣的敵人,血液在這一刻沸騰了,從本質來說他是一個狂人,只是平日沒有表現出罷了。
  平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是他的準則,現在狂意被激發而出。
  蕭晨站在湖面,踏波前進,整個人氣勢越來越盛,到了最后他地身體竟然沖騰起一道熾烈地光芒,像是有一把巨大的利劍沖上了高空。
  整個人晉升入到了最為強勢地戰斗狀態中。
  戮神!
  鎮魔!
  崩裂!
  逆亂!
  四大散手同時出手,目標只有一個點!那就是宇文風的喉嚨部位。
  盡管有血霧阻擋,但蕭晨的敏銳的靈覺已經牢牢鎖定了那一點!
  戮神式,成千上萬道細小的霞光凝聚成了有形的刀劍!
  鎮魔式,仿佛黑漆漆的地獄之門敞開了,一道道似神文般古老地巨型文字排列在空中。鎮壓向前方!
  崩裂式。似乎破碎了虛空,一道道裂痕遍布空中,仿佛單獨開辟出一片新地空間!
  逆亂式,以紛繁復雜的有形手法,打出了玄奧難明的道之印記,顛倒陰陽,一道道光束不斷掃落向赤紅血光,竟然要反向破開赤紅獸域!
  四大散手全部集中向宇文風喉嚨一點。爆發出的力量不可想象!磅礴如淵海,勢不可阻擋!
  壓倒一切阻擋,粉碎一切有形之質!
  宇文風終于變了顏色,強如他修煉出了場域,也感覺到了極其危險的壓迫感,尤其是喉嚨,竟然因寒戰而起了一層小疙瘩。
  他如鬼魅般倒退,可謂如流星般迅疾,瞬間消失在原地。
  但是蕭晨如影隨形。已經牢牢的鎖定了他,四大散手融在一起,同時爆發而出。直指他的咽喉。
  宇文風臉色一變再變,他狂野如兇獸,在南荒深處修煉一年有余,整日與蠻獸為伍,有著野獸般的敏銳直覺,對于危險最是敏感不過。
  刷刷刷
  兩人不斷移形換位,明湖中仿佛有兩道光影糾纏在了一起。
  “轟”
  四大散手融合在一起地力量終于爆開了,宇文風一手護住咽喉。一手撐開赤紅獸域接下了這至強一擊。
  兩人全都倒飛了出去,各自吐了幾口鮮血。
  “要的就是這種感覺!”蕭晨自語著,盡管負傷,但是眼神卻更加明亮,他感覺封印身體寶藏的門戶仿佛被生生推開了一道縫隙,封印之門在松動!
  宇文風穩定住身形,沒有任何言語。踏著湖面一步步走來。速度很慢,但卻異常沉重。這片湖泊上方仿佛有重重大山降落而下,這是一股難言的壓抑感,讓人喘不過氣來。
  赤紅獸域在不斷擴大,一條條惡獸魂影奔跑而出,將蕭晨包圍了,將明湖淹沒了!
  遠遠望去,這里血光沖天,赤紅場域生生將蕭晨困在了里面。
  蕭晨并不懼怕,以為就在方才身體寶藏封印之門松動的剎那,那八個神化的穴道竟然綻放出奪目的光芒。
  頭頂百會穴,雙腳踝商丘穴、雙肩肩井穴、雙手勞宮穴、胸部中庭穴被幾條能夠被幾條光束貫通連接到了一起,不再像以往那般只能感覺到,卻無法看到,現在甚至光以肉眼都能夠看清。
  那是一道道金色的線條,將八大神穴連在一起,貫通了頭顱、四肢、胸腹,形成了一個“大”字,金色光線透體而出,北斗光幕愈發強盛,形成了近乎真實的黃金戰甲。
  生命精元像是決堤地洪水一般,奔騰咆哮,在剎那間涌向蕭晨全身各處,本應消耗一空的力量在一瞬間全被被填滿,而且更加強盛。
  熾烈的光芒將蕭晨完全地淹沒了,那赤紅獸域雖然將他籠罩了,但卻無法逼近他身前!
  這是一股浩瀚如海般的生命元氣,蕭晨的肉體在短短一剎那間接受了一次最為純粹的洗禮,變得更加的強盛了。
  眸子光芒璀璨,身著黃金神甲,蕭晨并指如刀,一步邁出,身形直接出現在八丈開外,直取宇文風,竟然沖破了赤紅獸域的禁錮之力。
  “不可能!”宇文風露出了震驚之色。
  “轟”
  手掌如刀,連續抖動,螺旋形的力量沿著宇文風的拳頭沖進了他地身體中,硬是破開了他體表那層赤紅血芒。
  “噗”
  宇文風狂噴三大口鮮血,身子被震飛了出去,有些不敢相信,震驚的道:“場域,你竟然在方才修出了場域?!”
  他感覺這是場域的力量,生生瓦解了他的赤紅獸域。
  “場域算什么,這個世上沒有無敵的神通,只有無敵的人!”蕭晨跟步上前,掌刀再次揮出,璀璨刀芒斜斬宇文風胸腹。
  “這絕對是場域!”宇文風從新施出赤紅獸域,拳頭硬撞蕭晨的掌刀。
  “轟隆隆”
  崩裂地聲響發出。漫天地神光將明湖淹沒了。宇文風與蕭晨同時吐血,只不過宇文風后退了一步,蕭晨前進了一步!
  只進不退!蕭晨大有破釜沉舟之勢,可謂氣勢如虹。
  八處被神化地穴道被金色地線條連通在了一起,仿佛形成了一個新的神之循環脈絡,力量生生不息,模仿出了真實的場域。
  雖然不是場域,但卻不弱于場域!
  隱藏在神穴中的精元經過幾次流轉后。雖然又全部退回去了,但是這個模仿出的場域卻沒有消失,融于北斗光幕中,金色的神甲爆發的光芒與赤紅獸域地作用一般,影響周圍的空間,其他力量很難轟進來,卻可以最大限度的發揮自己的力量。
  其實,蕭晨最大的收獲是體內產生的金色線條,它連通了八大神穴。將來究竟有什么變化,現在還很難說。
  掌刀如虹,蕭晨氣勢越來越盛。
  蕭晨以強擊強。大開大合,生猛的轟殺宇文風!
  宇文風一向以力量見長,以狂野著稱,但現在蕭晨完全是以他的做派在反攻,狂霸無匹,勢猛力沉。
  兩大高手轉眼間又激戰了上百回合,打的明湖怒浪滔天。
  宇文風被蕭晨生生壓制了!
  這是一種難言地失敗感,因為蕭晨完全是以力抗力、以強擊強。用宇文風的長處反壓制他。狂,比你還狂!
  猛,比你還猛!
  在自己最強的領域被人擊敗,最為難受。
  “吼……”
  宇文風仰天怒吼,騰空而起,與蕭晨接連硬撼最后三拳。
  “轟”
  “轟”
  “轟”
  在震耳欲聾地聲音中,在刺目的光芒中。清晰的骨碎聲響傳到了交戰兩人的耳中。
  宇文風倒飛了出去。拳頭在輕微的顫抖著,其中四指竟然骨折。
  而蕭晨的手掌也劇痛無比。掌骨出現了一道裂紋,他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傷裂之處的血肉在痙攣。只是,他沒有任何猶豫,舉起出現裂紋地手掌,依然如刀般向著宇文風劈去。
  無奈!
  憤怒!
  宇文風斷折的拳頭,不斷的顫抖,他努力想握緊,卻怎么也無法將五指并攏,最后仰天發出一聲長嘯,如飛一般向著閉月羞花殿外逃去,身形似鬼魅般在一座座宮殿上騰躍而過。
  蕭晨殺意早已涌起,不死天翼展開,快速沖了過去,很快就追上了宇文風。
  “轟”
  一記掌刀劈出,宇文風高大的魔軀直接被能量大浪掀飛了,鮮血狂噴。但他也落在閉月羞花殿的院墻之外,看著前方的內河,他毫不猶豫的直接沖了過去,一頭扎入河水中。幾乎在同時,蕭晨也沖入了河水中,只是敏銳地神識卻無法搜尋到宇文風地蹤影,未聞未看便先覺的靈覺竟然失效了。
  沒有做任何停留,蕭晨沖出河水,靜靜立身于天空中,默默調息,修復傷體。
  直至半個時辰過去后,他才再次睜開眼睛。
  不遠處,火舞扭動著玲瓏起伏地曼妙嬌體,裊裊娜娜而來,一身白衣勝雪的冰琴也立身在閉月羞花殿的大門前。
  “蕭兄,我們今晚準備送勝者一份大禮呢。”火舞神態嫵媚之極,一雙水汪汪的大眼一眨不眨的凝視著蕭晨,充滿了挑逗的韻味。
  “今天的大禮我先記下,改日再來領取。”說罷,蕭晨騰空而起,向著遠空飛去。
  “下一個,獨孤劍魔!”
  直至蕭晨遠去多時,內河數百米的下游,宇文風從河底的淤泥中掙扎了出來,渾身都是泥漿,他如受傷的野獸一般,眼中兇光閃閃,而后發出了一聲憤怒之極的吼聲。
  太過憋屈了,堂堂宇文風,連場域修出來了,號稱南荒無敵的青年強者,竟然被蕭晨逼的躲入河底淤泥中,真是天大的打擊!
  “我要變強!我——要——變——強!”宇文風仰天悲嘯。
  與此同時,閉月羞花殿的地宮中傳來陣陣若隱若無的龍嘯聲,宇文風的眸子似刀光一般冷冽,遙望那片巍然矗立的殿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