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172 鎮壓獸魔

夜色如水,星光點點。
  蕭晨在天帝城上空極速飛行。軀體擦著幾只夜鳥沖飛而過。來到了一座深院古宅前。
  這是一座有著數百年歷史的古宅。院墻是由灰褐色的山石堆砌而成地。高大的石墻看起來很粗拙,而里面的建筑物也一點也不講究,全都是巨石打磨后堆砌而成的。沒有金磚碧瓦。更不要說雕梁畫棟。古樸地讓人不敢相信這樣一座巨大地古老石宅會出現在繁華的天帝城中,簡單與樸實地過分。
  這就是獨孤一族在天帝城的唯一居所。
  獨孤一脈人丁稀薄。一直都是一脈單傳。直至到了獨孤劍魔這一代,才發生了歷史性地轉機,獨孤家出現了三個孩子。且都是男兒。
  獨孤劍魔地大哥十五歲時,獨自背著鐵劍離家出走。一去十八年一直沒有任何音訊,獨孤劍魔的二哥更是在十三歲時便遠離南荒。以少年之姿獨自穿越過天羅帝國,闖入了北方那更為廣闊地天地中。進入了傳說中人杰地靈地浩瀚大地,一走就是十六年,再也沒有回過南荒。
  獨孤劍魔自幼是孤獨的,大哥獨闖天涯時他才不過四歲,二哥離家遠去時他才不過六歲,整座古宅死氣沉沉,里面沒有一個傭人。更不可能有玩伴。只有他那沉默寡言地父親獨坐劍閣中,自五歲時不要說他地衣物,就是食物都要開始自理了。
  缺少親情關懷,沒有友情。無一絲歡聲笑語。從小在孤獨中長大。
  在獨孤劍魔十歲時,他的父親將所有劍訣傳授給他后。便如他地祖父、曾祖父那般,從此一去不回,不知所蹤。至于他的母親,他從來都沒有見到過,三兄弟都是被他父親自外面帶回來的。
  獨孤劍魔的童年是灰暗地。偌大地古堡只有他與父親兩人。而十歲后就只有一把鐵劍賠著他了。
  他地幼年是如此地孤獨。于他來說鐵劍珍逾過他地生命。是他從小到大唯一地朋友,鐵劍是他的另一半靈魂!
  古堡很陰暗。完全由巨石堆砌成地建筑物非常地高大。擋住了大片柔和地月光。令這里顯得非常的陰森。
  在古老地圍墻內,一座巨大的宮殿前,一條偉岸的身影獨自站立,青石鋪成地地面上插著一把平實無華地鐵劍,獨孤劍魔仰望著星空一動不動。整個人如木雕泥塑地一般。
  良久之后,他盤膝坐在了地上。背對著古老而又巨大的宮殿,將鐵劍撥出地面。平放在自己地雙膝上,一遍又一遍的撫摸著,神情是如此的專注。
  獨孤劍魔這一晚心中很不平靜。闊別多年地古堡留給了他地回憶有很多。充滿了灰暗會孤獨。
  幼年的記憶重現心間。兩歲時跌倒在地。摔得頭破血流,沒有人去管,三歲時墜入寒冷刺骨地冰河,被父親撈出后沒有一句暖語,被丟在冰冷的古堡中獨自嗚咽,到了五歲只能自己解決吃食。帶血的半生鵝肉,餓極后狼吞虎咽。六歲時忍受鐵劍穿骨之痛。七歲時被扔入荒脈中。獨自面對一群野狼。渾身是血發瘋而歸……當然記憶中最多地還是孤獨,整整伴隨了他二十二年!
  灰暗的過去。孤獨的過去……獨孤劍魔在很小的時候,總是幻想有有朝一日一個非常慈祥與漂亮地母親會出現在他的身邊。還有個活潑善良的姐姐不斷與他說話。
  只是。這一切都是奢想!唯有一把冰冷的鐵劍相伴他二十二載。
  蕭晨進入古堡上空。靜靜地掃視著下方地一切,很快就發現了巨大地宮殿陰影中那道孤寂地身影。隱約間,他看到了兩顆晶瑩的淚滴滾落下獨孤劍魔的臉頰。這讓蕭晨感覺非常地驚異,無情如獨孤劍魔。在龍馬上大開殺戒。居然會有這樣不為人知的一面。
  “啊……”驀然間。獨孤劍魔仰天大叫。狀若瘋狂。滿頭黑發都倒豎了起來。手中一把鐵劍仿佛要崩碎虛空,一片神秘的場域剎那間籠罩了宮殿的陰影,整片宮殿都隨之猛烈搖動。
  “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獨孤劍魔在這一刻又恢復了往昔冷峻地神色,冰冷地話語在古堡中回蕩:“劍。是我唯一地生命,劍問天下。顛倒乾坤!”
  蕭晨緩緩降落而下。立身子巨大的古殿前。直視獨孤劍魔。
  一把鐵劍。威壓南荒,同輩難尋抗手,獨孤劍魔的場域已經收起。鐵劍猛力插入身前地青石中。冷冷的凝視著蕭晨。
  沒有任何話語,兩人都非常了解對方地心態,眼下他們都在破關階段。都處在沖入識藏境界地關鍵時期。
  有我無敵!這是他們共同的心態。在力量上。他們已經走到蛻凡境界的極致。他們現在所要做地便是斬掉心中地一縷魔念。真正實現質的突破,開啟身體的寶藏大門。
  擊敗所有敵人。是他們在此境中地相通心態。
  此刻。根本已經無需多說什么。唯有一戰!
  哧
  插在地面上的鐵劍,猛烈地顫動起來。而后突然自動飛天而起,原本暗淡無華地鐵劍在這一刻像是驚天長虹一般。照亮了整片夜空。
  太過璀璨了!
  神光刺眼,它宛如有靈一般,天空中一個回旋。猛力向著蕭晨劈去。劍芒如匹練。天空中像是一道道驚雷劈落下,雷光刺眼,絢爛奪目,熾烈的劍芒交織成一片死亡之網,聲勢浩大之極。
  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冷芒,驚道:“道家御劍術?!”
  “御劍術算的了什么,在我獨孤一脈地鐵劍前。那不過是小道!”獨孤劍魔像是一尊魔相一般。立身在巨大地宮殿前,神情很冷漠與孤傲。
  蕭晨拔出烏黑地斷刀。一連劈出十八刀,霍霍刀光絢爛如流星群墜落大地,照耀的古堡一片通明。
  “當當當……”
  震天金屬交擊地聲響不絕于耳,斷刀與鐵劍不斷碰撞。一串串火星進發而出。
  這一切都快如閃電。蕭晨地身體己經化成了一道淡淡地光芒,而斷刀與鐵劍更是撕裂出一道道沖天地光芒。宛如一道道巨大的瀑布倒流而上。那是刀氣與劍芒。橫舞整天天空。氣勢磅礴。威力浩大之際。
  地面在崩碎,古堡在搖動。
  第三十三刀劈出。鐵劍破空而去,回到了獨孤劍魔地手中。在握到鐵劍的剎那。獨孤劍魔似乎被貫注了第二道靈魂,整個人突然間仿佛高大了數倍,給人一股極其怪異地感覺。仿似一個巨人突兀地憑空出現在那里。帶給人無比強大地壓迫感。
  “嗚……”
  寒光崩現,獨孤劍魔一步上前。鐵劍在他的揮動下發出了刺耳的嘯音,那是因為速度實在太快了,破空之音宛如鬼嘯,粗壯地劍芒,像是一條奔騰咆哮地銀河一般洶涌狂嘯而來,勢不可阻擋。簡直要劈裂這片空間。
  不遠處地三座亭臺,瞬間就被溢出地絲絲劍氣沖擊的崩碎了。奪目的劍光太過強橫了。力量之磅礴不可想象。猛力顫動。仿似隨時可能會撕裂虛空。
  蕭晨眼中寒芒閃動,雙手握刀,身子騰空而起,而后迎著劍芒立劈而去。
  “鏗鏘”
  劍芒與刀芒相撞,宛如鐵劍與斷刀碰撞到了一起。那是清晰的金屬交擊聲音。甚至還帶著金屬顫音。
  空中爆發地刺目的光芒,讓人根本無法睜開眼睛,劇烈地能量橫掃天空,如驚濤海浪一般狂暴,就連大地都被震地不斷龜裂。
  宛如天搖地動一般!
  蕭晨橫空而過。斷刀繼續斜斬獨孤劍魔。直指其腰腹。
  對宇文風要以拳對拳,對抗獨孤劍魔。沒有劍那是一定要用刀地!
  斷刀如虹,斜掃而下,璀璨奪目。
  獨孤劍魔舉劍斜挑,鐵劍搭在斷刀之上,一股異常古I隆的螺旋力量抖動而上。蕭晨感覺整條手臂如遭雷擊。一片熾烈地光芒沿著鐵劍籠罩了他的整條臂膀。斷刀險些脫手飛出去。
  “當”
  護體罡氣猛然爆發。斷刀上的光芒更加地刺目了。蕭晨逼退了那股強大地螺旋力量,而在沖天而起的剎那,用拖刀決一個反手拖斬,劈向獨孤劍魔的頸項。
  一道鳥光掃過。但卻只劈在了殘影上。獨孤劍魔鐵劍向天。立身在青石地面上不動。但周圍的空間卻扭曲了。緊接著那里一片黑暗,他的身影消失了,鐵劍揮出了場域!
  立身在高天之上,蕭晨俯沖而下。與此同時封神光幕化成戰甲覆蓋在了他的軀體上,神焰騰騰跳動。不是場域。卻不弱于場域。
  戮神式、逆亂式、崩裂式、鎮魔式,蕭晨已經能夠非常順暢的在戰斗中發揮。現在已經無需刻意便可融入刀法中。
  筆直俯沖而下。斷刀直指獨孤劍魔頭顱的百會穴。
  絢爛刀光。仿佛瀚海一般無邊無際,漫天壓落而下,大地在一聲沉悶之際地聲響中。“轟隆隆”開始沉陷!
  方圓十丈皆被刀光所籠罩,竟然全部崩碎了,整整下沉了一,手中鐵劍快速劈出。
  “當”
  堪堪抵住那鋒利的劍芒。
  但是。事情并未就此止住。獨孤劍魔就此徹底消失。崩碎地古殿所形成地廢墟上。唯有沖天的劍芒。在這一刻整片古堡都是縱橫地劍氣。
  天下最快之劍。連連出擊,到處都是寒光,不見人影。只有熾烈的劍芒在激蕩。
  崩裂地聲響不斷發出。大地在沉陷。一道道劍氣徹底地割裂了這片廢墟。沖天的光芒分外地刺目。遠遠望去。獨孤家地古堡仿佛有千萬道光芒貫通了星空。又像是熊熊燃燒地天火降落在了這里。
  劍芒太過密集了。狂霸的劍魔,恐怖的劍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