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173 孤獨的劍魔

到蕭晨完全在憑著靈覺出刀,感覺哪里有危險,斷刀就劈向何方。
  熾烈的刀芒與璀璨的劍光交織在一起,形成一片片能量浪濤,肆虐在夜空中,天上的星光與月光完全被掩去了。
  這里殺氣沖天,鋒芒璀璨奪目。
  在成千上萬道劍氣中,“天下最重!”四字從獨孤劍魔的口中喝出,傳說中獨孤家有天下最重之劍法!
  天下最快劍法收斂,獨孤劍魔閃現出身影,鐵劍像是一座巨山一般緩慢壓落而來,明明讓人能夠看得清清楚楚,但卻無法躲避。
  天下最重,一劍封絕十方!
  “轟!”
  無形的場域太過沉重了,大地崩裂,附近的殿宇更是不斷的爆碎,一道巨大的光束仿佛直直沖入霄漢,這就是最重一劍的劍芒!
  蕭晨神色格外凝重,不敢有絲毫大意,心緒慢慢靜了下來,心中一片空靈,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眼前消失了,甚至連獨孤劍魔都消失了,在他的眼中只剩下那緩慢推來的一劍。
  緩緩地,蕭晨終于慢慢推出了手中的斷刀,不是四大散手,也非不滅印,這完全是沉浸到一種空靈狀態、晉升到一種奇妙玄境中后,憑著本能推出的一刀,一記神來之刀!
  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是在這種特定的環境下,戰斗的本能發出的,憑著直覺,這將是威力最為絕大的一刀!
  兩人的動作都非常的緩慢,鐵劍與長刀緩緩向一起撞去。
  在這生死危急時刻,兩人仿似置身事外一般。
  “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空云卷云舒。”頗有這樣一種意境。
  兩人不急不緩,沒有絲毫焦慮,沒有任何不安,平常的心,平靜的神色。
  天下最重之劍與蕭晨在空靈狀態下推出的一刀終于相遇了。
  這一刻,一股難言的壓抑感瞬間籠罩十方,刀芒與劍芒直沖高空!在夜空中格外的璀璨,天帝城這個區域所有人都看到了這天地異相。
  “轟隆隆”
  仿佛天外驚雷在炸響!
  沖天的刀芒與劍氣,與真實的雷光并無二致,真似貫通了天地。
  兩道巨大的光柱如果不是全部沖向了天空,獨孤家必將會被夷為平地!
  盡管這樣,許多建筑物都崩碎了,就連古老而高大的圍墻都是出現一道道巨大的裂痕,聲勢驚天動地的一擊!蕭晨與獨孤劍魔都被震飛了出去,他們不斷的咳血,如飄落的枯葉一般,萎靡不振,摔倒在血泊中。
  但是,每一個人的眼神都分外明亮,幾乎在同一時間騰躍而起。
  斷刀對鐵劍,蕭晨與獨孤劍魔沖到了一起。
  鏗鏘之音不絕于耳,蕭晨再一次沉浸到了那種玄境中,完全撇棄了四大散手,憑著本能出刀,雪亮的刀芒刺破了夜空,像是一條條奔騰咆哮的大河一般,在天空中橫行肆虐。
  獨孤劍魔同樣神勇,傳承于祖上的無敵的古老劍訣被他揮灑而出,鐵劍揮出的劍意早已不再局限于獨孤劍意,已經超脫出了這個范疇,他完全走出了自己的劍道之路。
  劍光璀璨,寒光刺目,千萬道光華,在夜空中綻放,絢爛而又瑰麗。但同樣可怕與恐怖,每一劍掃出,都足以撕裂一座巨大的宮殿,斬滅一切阻擋!
  激烈的大戰持續不斷,在刀芒與劍海中,蕭晨與獨孤劍魔足足激戰了數百回合,無法分出勝負。
  蕭晨沉浸在那種玄境中,直接揮灑出的刀意,根本不比打出的四大散手弱,這是戰斗本能的釋放,這是心中武意的升華,這是己身戰斗能力的蛻變與激進。
  并不是說這種玄境中的刀意勝過四大散手,只是在這種情況下的刀意發揮了最大的威力,最適合于眼下這種激戰。
  沒有無敵的玄功,一切還要看運展神通的人,戰場中瞬息萬變,唯有施展出合適的招法,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最簡單的一記招法,也可能會成為奪命一式。
  勢均力敵!
  場域對封神光幕是無效的,兩人拼的是蛻凡境界的真正修為!獨孤劍魔性格堅毅,威勢無匹,劍壓南荒,難逢抗手,這與其幼年經歷是分不開的。
  劍,就是其生命!
  兩人已經激戰了一個時辰,他們渾身都是血跡,刀與劍劃動時,除了奔雷般的聲音與滾滾劍氣、刀芒外,還形成了一股莫大的壓力,兩人皮膚的毛細血管都被壓破了。口中更是不知道吐出了多少口鮮血。只是,兩人都是堅韌之輩,沒有人會因此而動搖,一副不死不休的局面!
  “當”
  刀劍相擊,斷刀與鐵劍同時自蕭晨與獨孤劍魔手中飛了出去,他們的手骨同時骨折,傷勢同樣嚴重。
  蕭晨眸中神光湛湛,射處兩道璀璨神芒。在他看來,獨孤家以劍見長,如今鐵劍脫手,等若除掉了獨孤劍魔的利牙。
  旺盛的生命力涌動向骨折的右掌,而后在“喀嚓喀嚓”的響聲中,掌骨被接續,當然不可能立刻完好如初,但是足以讓他能夠出手,快似電芒一般劈向獨孤劍魔。
  獨孤劍魔的手掌發出了類似的聲音,同一時間接續好,以傷掌出擊,戰斗力絲毫不減。
  “我身即我劍!”獨孤劍魔冷笑道:“手中無劍,心中有劍,天地萬物,一草一木,都可為我之神兵!”
  說到這里,獨孤劍魔竟然詭異的提速,身體在剎那間快的不可思議,而后雙手合在一起,向著蕭晨沖來。
  在這一刻蕭晨震驚了,因為他發現前方出現了幻象,獨孤劍魔整個身體竟然化成了一把神劍,神光璀璨,向著他劈斬而來。
  獨孤劍魔決不可能身化神劍,這只能說是他的未來神通的提前顯現,這只是未來神通的雛形,造成了某種幻覺,但足以說明此刻劍魔的可怕。
  不得不說,蕭晨確實非常有戰斗天賦,越是在這種危險的境地下,就越發的冷靜,心緒快速平靜了下來,在剎那間晉升入到一種空靈的狀態。
  天地萬物全都在他眼前消失了,唯有前方的那把無堅不摧的神劍,獨自顯現在他的雙眼中。天地間一切都仿佛放慢了下來,包括那劈斬而來的獨孤之劍!
  蕭晨冷靜的可怕,一動不動,唯有當神劍臨體時,左手才輕劃而出,非常飄逸的一記掌刀,與以往大開大合、霸氣十足的招法截然不同,仿佛謫仙在揮灑神術一般,空靈無比,飄逸之極。
  玄妙莫測的一記掌刀,完全是一種本能,揮灑出了超塵脫俗的一刀!
  “當”
  掌刀與獨孤劍魔身體化成的神劍撞在了一起,兩人同時被震飛了出去。
  獨孤劍魔擦凈嘴角的鮮血,冷喝道:“不光身體是劍,這天地萬物都是我之神劍!殺——殺——殺——殺——殺!”
  崩碎的廢墟,那一片片瓦礫,那一塊塊地基石,那一條條斷椽……全部漂浮而起,而后發出萬重殺氣,都已經化成了劍光,向著蕭晨激射而去。
  天地萬物,一草一木,皆是神兵利刃!
  如果是另外一名九重天的高手,激戰一個時辰之后,在如此強橫無匹的威勢下,恐怕再也沒有一戰之力了。
  但是,蕭晨依然冷靜的可怕,內心空靈,身體則冷如刀鋒,身隨心動,神識意念主宰軀體。
  空靈的心境,漠視一切,看花開花謝,聽雨打芭蕉,世間榮辱皆忘。很奇怪的一種心境,他的心仿佛已經飛出戰場,靈魂仿似立身在飄渺的云端,以出世之心冷靜的俯視著這一切。
  但是身體卻在動作著,非常流暢的動作,玄奧的手法,空靈的掌刀,飄逸的身法,似孤寂沙漠降甘露,如空曠原野升朝霞。
  一切是如此的靈動,一切是如此的和諧,所有這一切恰到好處!
  掌刀飄逸空靈,沒有放過任何一塊瓦礫、巨石、斷椽……所有化成劍體的有形之質,全部被準確的截碎、掃落!
  大千世界繁華逝去,留下的只是無限的靜寂,此刻蕭晨的心態也如這樣一般,出奇的平靜與冷漠,宛如身處局外中。
  但卻一破百破!徹底將這一草一木,天地萬物化成的成千上萬道神劍擊潰了!
  獨孤劍魔一招手,將鐵劍引到了手中,他冷冷的對視著蕭晨,感覺到了這將是他有生以來最為危險的一戰,他強烈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蕭晨擊破“萬劍”之后,迎風而立,長發無風自動,平靜的看著前方的獨孤劍魔。
  “殺!”
  獨孤劍魔準備最后一擊,成敗再次一舉!
  鐵劍揮出的場域壓落下來,蕭晨的封神光幕光芒閃耀而出,抗擊劍之場域。
  獨孤劍魔濃密的黑發全部倒豎而起,鐵劍之上,一重重劍芒像是驚濤駭浪一般,向著蕭晨奔涌而去。
  蕭晨依然身處空靈狀態中,掌刀牽引奔涌而來的熾烈劍光,雖然身處險境中,但卻顯得從容不迫,隱約間,他覺得這種狀態就是識藏境界的門檻!
  突然間,一股極其不好的預感涌上了蕭晨的心頭,就是身在這種玄秘的妙境中,他那古井無波的心緒也難以平靜了,死亡的陰影浮上心頭。
  蕭晨想也不想,身體側飛而去,像是謫仙一般飄逸。
  但是,依然還是晚了!
  一桿神矛,赤紅無比,透發著熾烈的神芒,仿佛有無盡鮮紅的血水在其周圍熊熊燃燒,整整染紅了半邊天,化成一道血芒飛來。
  “噗”
  蕭晨雖然避過了胸膛這個要害,但卻被滴血的神矛自背后洞穿了左肋,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帶著飛出去足有上百米遠,而后狠狠的釘在了地上。
  鮮血噴濺,染紅了大地。
  血色神芒劇烈跳動的神矛釘在地上以后,猛烈的顫動了一陣,才平靜下來。
  蕭晨被生生的釘在了地上!
  “巴斯德古神矛?!”獨孤劍魔驚呼出聲,而后轉身朝著不遠處的黑暗中望去。
  一個棕發青年,步履沉重,緩緩的自黑暗中走來,身體很結實,肌肉如虬龍一般鼓起,**著一條古銅色的臂膀,刀削的面孔帶著一絲冷笑。
  “猜對了,這就是巴斯德古神矛,曾經弒殺過神的古矛!”棕發青年一邊走,一邊冷冷的道:“上面沾染了不止一位神的鮮血,到現在那些血跡都沒有干涸,始終在古矛上流淌。”
  將蕭晨釘在地上的巴斯德古神矛,真的是一桿邪異的神矛,不知道是何種材質鍛造而成的,竟然通體赤紅,上面刻滿了古老的神文,流轉著一道道血芒。最為可怕的是,真的有鮮血不斷自矛體滴落,閃爍著妖艷的血色光芒,流淌神血的巴斯德古神矛,血滴始終難以干涸!
  “你為什么要在背后出手偷襲?”獨孤劍魔并不領情。
  “因為他必須要死,決不能讓他活過今夜,神矛指印我來誅魔!”
  “我只聽說神矛弒過神,從來沒聽說它誅過魔,難道蕭晨是神嗎?”獨孤劍魔諷刺道,對眼前這個棕發青年背后出手,他眼中是不加掩飾的鄙夷,將鐵劍插在地上,而后冷冷的戒備著。
  “總之他是要死的,今晚我與兄長分頭尋他,但是他的速度實在太快了,連續轉戰幾個戰場,到現在我才尋到他。”
  就在這時,冰冷的聲音從前方響起:“你還有一個兄長嗎,這樣你們一起去下地獄不會寂寞的!”
  蕭晨雙手是血,不知道是神血還是他自己的血水,用力自地面拔起巴斯德古神矛,而后緩緩站起身來,古神矛自肋骨中穿過,隨著他的動作而顫動著。
  “你還沒有死?!”棕發青年很驚訝,接著面色轉冷,道:“那我親自送你去死吧!”
  “可惜一擊未將我殺死,你已經不會再有機會了!”蕭晨站了起來,雙眸中射出兩道冷芒,聲音寒冷刺骨,像是來自地獄的魔音一般:“你,還有你的兄長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