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174 流淌神血的巴斯德古神矛

巴斯德古神矛赤紅如血,弒殺過神祗,且不止一位!沾染的神血永遠不能洗凈,是傳說中的弒神古矛。
  如今,突兀出現在這里,一切都顯得那樣的不尋常。
  棕發青年并不算高大,但卻很健壯,一條左臂**在衣外,古銅色的肌肉鼓鼓漲漲,顯得非常有爆發力。
  并不算英俊的臉上掛著冷笑,眼中射出兩道寒光,盯著緩緩走來的蕭晨。
  此刻,蕭晨血染戰衣,挺拔的身軀完全被血水染紅了,巴斯德古神矛生生洞穿了他的左肋,肋骨都被擊斷了兩根,大量的血水隨著自傷口處流出。
  但是他卻仿佛感覺不到疼痛一般,緩慢而又有力的走來,任那赤紅古矛不斷顫動,血色的矛體上的雕刻著的古老神文,發出的妖異紅光將他那刀削般的剛毅面容映襯的顯得更加堅毅。
  入鬢的長眉下,一雙眸子冰冷如刀鋒,一股無形的“勢”沉重如山岳,浩瀚如巨海。鋪天蓋地的殺意死死的鎖定了前方的棕發青年。
  “咚!”
  “咚!”
  ……每一步邁出,大地都輕微的顫動一下,蕭晨像是一座巨山一般緩緩移動而來,一股沉重的氣勢壓迫的人喘不過氣來。
  漸漸的,棕發青年臉色驟變,他吃驚的發覺,蕭晨的腳步聲有著一股難言的魔力,竟然與他的心臟跳動同步,到了最后心率與腳步聲重合了。
  “咚!”
  “咚!”
  ……這是一種音殺之功,蕭晨此刻已經出手了!
  在這一刻,他仿佛已經融入了這片天地中,感受到了大地的脈動,與之合一!
  腳步聲穿透進大地,引導大地蘊含的磅礴地元力,升騰出地表!
  非常有韻律的腳步聲,緩慢卻沉重有力,一步落下,這方空間都為之震動,棕發男子頓時氣血上涌,臉紅如血,心臟仿佛要跳出喉嚨。
  在這一刻,他的心臟仿佛被控制住了,仿似被人抓在了手中,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碾壓著。
  與天地合一!
  蕭晨仿似已經融入道境,感悟到了天地之大道!
  融入天地,感受道之印記,達到天人合一。在這一刻,蕭晨的一切動作都顯得那樣的自然與和諧,他仿佛在揮動著這片天地,**與神識融入一片奇異的領域中。
  “轟!”
  猛然間,蕭晨狠狠一腳踏下,比之先前的步子重了很多!
  “噗”
  棕發青年臉色潮紅無比,雙眼幾乎瞪凸了出來,張嘴噴了一大口鮮血,在剎那間身體一陣猛烈搖動,差一點直接摔倒在塵埃中。
  “轟!”
  蕭晨雖然已經身受重傷,但在這一刻氣勢卻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整個人立身在這方天地中,仿佛真的“合道”了!
  “啊……”棕發青年一聲大吼,想要擺脫這種難言的壓迫感,再這樣下去他的心臟非爆裂不可。心臟的跳動,完全被腳步聲所主導,必須要突破出這種情境。
  “轟、轟、轟、轟、轟!”
  這個時候,蕭晨連續向前邁了五步,一步比一步沉重,與大地脈動合一!
  棕發青年再也承受不住,竭盡所能,仰天怒吼,想以音波破掉那難以忍受的脈動。
  只是,這五步似乎沉重如巨山,威壓不可抵擋!
  “啊……”
  棕發青年噴出一口血劍,身子像是被巨山撞擊了一般,橫飛了出去。
  蕭晨身上插著赤紅如血的神矛,一步步走來,一股不可想象的力量在這片空間激蕩,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帶動了這方天地的力量!
  “砰!”
  倒在廢墟上的棕發青年,發狠一般猛力向著地面砸了一拳,而后狂噴三大口鮮血,身子如遭雷擊,倒飛了出去。
  總算破除了那種難言的壓迫感,逃出了那片仿佛是神之領域的空間。
  未真正動手,他便已遭創,眼眸中是不加掩飾的寒光,他兇狠如野獸般盯著蕭晨,森冷的道:“被巴斯德古矛洞穿,遭遇重創,你還有能力出手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嗎?”
  “殺你足夠了。”
  “哈……哈哈……”棕發青年怒極大笑,道:“方才我太大意了,墜入你的戰斗節奏中,現在我看你還能奈我何?!”
  獨孤劍魔抱著自己的鐵劍,遠遠在站在一旁,仿佛事不關己,一副漠然的神態。
  蕭晨緩步前行,赤紅的巴斯德古矛一直沒有拔出身體,不是他不想拔,而是他不敢拔,他怕拔出的剎那精氣神也會被抽離而出。
  這桿神矛將他傷的太重了,左肋被擊穿,肋骨折斷,筋脈受損,修為受到了非常大的影響,如果不是因為精元旺盛,他可能被古矛最開始蘊含的莫大沖擊力生生給擊碎了!
  關于巴斯德古矛有很多的傳說,古老相傳,這桿赤紅如血的古矛是西方某一個小部落的神物,小部落有著非常悠久的過去,每代都有天生的半神出現。
  傳說,他們是實力堪比神靈的古戰族的后裔,古神矛是戰族流傳下來的武器之一,要知道戰族當年曾經殺了不少神靈!
  可以說巴斯德古矛來歷非同一般,只是棕發青年難以發揮出它的威力。
  “哈哈……你果真是強弩之末,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現在連神矛都不敢拔出來!”棕發青年大聲的冷笑著。
  蕭晨的確傷勢嚴重,但是神識卻愈發的強大了,**雖然遭受重創,但氣勢卻如貫日長虹一般熾盛。
  “感謝你為我送來弒神古矛,巴斯德神矛將成為我的戰利品,而你必將死在此矛之下!”
  說到這里,蕭晨的身影突然消失,一步邁到棕發青年的身前,一記掌刀斜劈了下去。同時另一只穩定住巴斯德古矛,使之不能顫動,刺向棕發青年。
  掌刀無風,輕飄飄仿佛不著力一般,唯有一道淡淡的光芒閃過,根本沒有破空之風雷嘯音。
  古神矛則截然相反,血色光芒刺目無比,血芒激射出去數米遠,擦著快速躲避的棕發青身體而過,險些將之洞穿。
  “記住,殺你的人叫莫利咖!”棕發青年喝完,身形如鬼魅一般沖到近前,直取巴斯德古矛而去,想要握住神矛之桿,從而將蕭晨挑起來。
  但是,蕭晨怎么可能給他這個機會呢?沒有多余的動作,事實上他不敢做出太過劇烈的動作,左腳向后方輕滑、轉動半步,右腳斜向前踏出一步,左手握住穿過左肋的鐫刻著古老神文的赤紅血矛,矛鋒在虛空中劃出一道道血影,一片血幕鋪天蓋地而下。
  凄艷的紅,刺目無比,熾烈的鋒芒冷森迫人,被古矛洞穿的蕭晨竟然將這巴斯德古矛當作了自己的武器,封絕了棕發青年莫利咖的所有前進之路。
  “嘿!”
  莫利咖一聲冷喝,一拳向著血幕轟來,他本是九重天的高手,雖然被蕭晨最初的步音擊傷了,但是強大的戰力并沒有受到多大影響,直接硬撼。他臉上掛著陰冷的笑容,就是要硬碰,他料定遭過重創的蕭晨無法承受。
  只是他有些失望了。
  蕭晨動作如行云流水一般,輕飄飄的就橫移了數米遠,從側方用巴斯德古矛掃來。
  已經無需刻意,蕭晨已經完全可以自由沉浸到與獨孤劍魔激戰時的空靈狀態中,一股股刀氣流轉如星光,又似迷蒙的薄霧一般籠罩了蕭晨,在這一刻他整個人仿佛化成了一把出鞘的絕世寶刀。
  眼中無敵,唯有一個目標,仿似稻草人一般,沒有引起他過多的心緒波動,那是他要斬殺的目標,僅僅是一個目標而已!
  眼神冰冷的可怕,蕭晨沉浸到這種玄妙的狀態后,整個人的戰斗本能被提升到了最高點,一切是那樣的靈動,他不再狂暴,不再霸氣,但飄逸間殺伐之氣卻有增無減!
  “噗噗”
  蕭晨側過身子,流云飛袖,染血的戰衣輕飄飄掃過之后,右掌猛力切下,狠狠的與莫利咖對撞了兩下。
  棕發青年莫利咖有些不敢相信,蕭晨居然敢和他硬碰,但事實上他知道自己錯了,這種狀態的蕭晨太可怕了,兩擊讓他如遭雷擊一般,右手掌險些崩裂。
  識藏境界的曙光!
  蕭晨絕對即將觸摸到了識藏境界,這是莫利咖得出的結論!必須要殺死蕭晨,就在現在,就在此刻!再也不能耽擱下去了,不然這個敵人今后將是他的噩夢!
  激戰,慘烈的大戰!
  蕭晨生命力旺盛如往昔,仿佛沒有受到絲毫影響,心靜如水,眸冷若冰,身堅似刀!
  雖遭重創,但卻宛如踏入到了一片新的領域中,蕭晨的一切動作都妙到毫巔,渾若天成,立身于這片天地中,與道合一!
  遠處傳來一聲清嘯,一條人影快速閃電一般,眨眼間就來到了獨孤古堡,而后騰躍過獨孤家的高大石墻,一個棕發青年狂撲蕭晨而來。
  而就在這時,蕭晨的眸子驀然射出兩道駭人的神光,左手松開了洞穿自己的巴斯德古矛,雙手皆化成掌刀劈向莫利咖。
  莫利咖眼中充滿了嗜血的光芒,他的兄長到了,蕭晨死定了!似乎已經不需要他兄長出手了,因為就在這一刻,他竟然抓住了穿透過蕭晨身體的巴斯德古矛,用力握住,而后猛的將蕭晨挑了起來,臉上充滿了殘忍的笑容。
  但是莫利咖的笑容很快凝結了,被挑起的蕭晨沉重如太古魔山,壓的他雙臂欲折。蕭晨的雙手已經牢牢的握住的赤紅如血的矛桿,狠狠的壓落了下來,矛鋒本就是穿過蕭晨的身體沖前的,此刻不可阻擋般觸到了他的腹部!
  在這一刻,莫利咖充滿了恐懼!
  “敢傷我弟弟?!”不遠處傳來一聲暴喝,莫利咖的大哥尤闌穆已經飛快沖到了,目眥欲裂。
  此刻,天地萬物都早已在蕭晨眼中消失了,心中唯有一個信念,那就是讓矛鋒洞穿莫利咖的身體!
  磅礴不可想象的力量浩蕩而下,雖然心境寧靜與空靈,但是蕭晨的身體內積蓄的力量卻似銀河墜落九天,滔滔不可阻擋!
  尤闌穆慘烈大叫:“弟弟!”
  即便他的速度非常快,但也快不過巴斯德古矛的速度。赤紅如血的神矛一寸寸刺入,而后噗的一聲刺入莫利咖的身體中!
  莫利咖驚駭欲絕,他沒有想到本已遭受重創的蕭晨,竟然是這樣的可怕,依然不是他所能夠抗衡的!在力量上他根本擋不住,在氣勢上他也有著很大的差距,他根本不是蕭晨的對手,即便對方身受重傷!
  血浪噴濺,赤紅血矛巴斯德洞穿了莫利咖的腹部,蕭晨立身在了地上,亂發狂舞,忍受劇痛,仰天一聲長嘯,血矛從他左肋穿過,而后被他握在了雙手中,生猛的將莫利咖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