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178 天神的后代

巴斯德古矛兇名很盛。是貨真價實地弒神古戰矛,對于修者來說那是無價地戰寶,得到它如果能夠發揮出其兩成威力,戰力就會提升一截!
  傳說中地戰族。是一個極其神秘與強大地種族。人口數量如風毛麟角一般稀少。但是他們卻足以與神抗街!盡管隨著歲月的流逝,該族已經漸漸銷聲匿跡。很難再尋到一個純正戰族的身影,但是他們曾經的輝煌。人們是不會忘記的。
  戰族,古戰技名震天下。他們曾經用過地古兵。對修者當然格外有吸引力。據說流傳到外界來地戰族神兵不超過五把,巴斯德古戰矛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真個進行拍賣。那無疑會引起巨大轟動地!許多老輩人物也肯定會出手競爭。不如說別的。傳說古戰矛的凌厲殺意中。有著戰族的不滅精神印記。如果能夠揣摩出一二,那將受用無窮,再加上它發揮出全部威力。號稱可弒神地威勢,沒有幾人不會動心。
  “你們認為我真的能夠保住巴斯德古戰矛嗎”蕭晨很平靜。他清醒的知道,握著這個燙手山芋。不能得到絲毫好處,可能還會惹來殺身之貨。
  許多人都猜測他來自南荒最深處,與傳說中地那幾位存在可能有些關聯。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再有,鳳凰神羽也許能逼退一些超級強者,但是也并不能完全保證所有人都會見羽即退。
  尤其是蛻凡、識藏境界地修者。他們沒有達到那種高度,對于那傳說中地存在。根本沒有老輩人物那樣的深深忌諱。
  手握巴斯德古戰矛,肯定會惹來無盡的麻煩。同時真正的失主會就此舍棄赤紅血矛了嗎那是不可能地!只要消息傳說出去,正主肯定會立刻出現,也許現在就已經在路上了。
  “太可惜了。弒神古兵啊!戰族手中流傳出來地兇器,是大陸上許多人夢寐以求地戰寶,不能掌控在手。實在是一種遺憾!”很顯然胖子激動過后,也立刻就想到了其中地厲害關系。只是赤紅血矛太過震撼人心了,縱然不是他得到的。也感覺很可惜,尤其看著古矛上不斷流淌地神血,將之掌控在手里,那真是一種難言的成就感。
  蕭晨持著巴斯德古戰矛。道:“其中所謂的戰族精神烙印似乎已經被人抹除了。我只感應到了一道微弱的印記。已經深深印在腦海中,現在。它對于我來說,不過是一桿無堅不摧地古兵而已I并沒有什么特別地地方。”
  “它威力奇大啊。可以弒神!如果真個拍賣,一定會引起轟動的!”絕美男子海云天也很激動。光滑如玉地臉頰上一片潮紅,如一名絕色女子一般,俊美地實在讓人感覺老天不公。
  海云天與諸葛胖子皆不是庸俗之輩。深明其中地厲害關系。正如蕭晨所說那般,也許失去古戰寶地正主往這里沖著。他們地人脈都很廣。立刻安排了下去。按照蕭晨的意思,越快出手越好,至于他們的家族會不會出手競爭,那就不是他們考慮地事情了。
  很顯然蕭晨不止想大撈一筆那么簡單,這個燙手山芋肯定會引起一片軒然大波,許多大勢力恐怕都將競爭。說不定有些人暗中出手大戰一場也說不定呢。
  蕭晨就是想將這池水攪渾!越亂越好。
  這一天。天帝城中一片轟動。竟然有人想要賣戰族遺寶。巴斯德兇名流傳了無盡歲月,是修煉界有名的戰寶,那可真是引得無數人覬覦。
  斗獸大賽已經臨近。現在天帝城中修煉者成分非常復雜。有許多外來者。再加上本地盤根錯節地大勢力,此消息一出那真是熱鬧非凡。
  “正通拍賣行”有著一百年多年地歷史,早已闖出南荒,在大陸許多地方都開有分號。正通拍賣行非常地氣派。兩座重達千斤地石獅子坐落在朱紅大門兩旁,高大的門墻像是城堡一般,進出之人絡繹不絕。
  廣闊地拍賣大廳內。足有上千個座位。消息雖然是匆匆發出去地,但到了中午時已經座無虛席。大廳內人聲鼎沸。許多大家族都派來了代表,當然。更多地還是散修。來的人幾乎都是修者。
  “真地要拍賣巴斯德古矛”
  “我聽說這桿兇兵掌握在一個西部的小部落手中。傳說他們是戰族的后裔。怎么可能會流傳出來呢”
  “一定是被人搶奪過來的,到底是哪個狂人干的”
  “誰這么大的魄力。居然敢搶巴斯德古矛。且公開拍賣,實在太瘋狂了!”
  “古戰寶會讓人爭的頭破血流,肯定會有流血事件爆發!”
  為此,許多人都在議論。
  毫無疑問,神秘地賣家是眾人口中地焦點。昨夜蕭晨連續挑戰九重天高手。已經在小范圍流傳了,瘋狂地舉動讓許多人震驚不已。
  不過。真正知道他的搶走巴斯德古矛地人卻不多。還沒有流傳開來。
  正通拍賣行運作能力很強。在最短的時間讓消息傳遍了整個天帝城,更多地人在涌來。大廳中已經沒有座位可坐。后來者只能站著,到了最后甚至連站著的地方都沒有了。
  正通拍賣行不惜花大力氣宣傳,那是因為有著高額的傭金可以提取,當然更重要地是名聲!拍賣巴斯德古矛將給他們帶來難以想象的聲望!為此,他們甚至諳來了幾位美女助陣。南荒絕色佳麗海云雪此刻就在臺上,為眾人講解巴斯德古矛地來歷以及威力。
  海云雪身材修長,曲線婀娜曼妙。穿著一襲白色的長裙。將玲瓏起伏的完美嬌軀襯托的無限柔美,氣質更是超塵脫俗,令百花都要黯然失色。
  “我想大家都聽說過弒神古矛巴斯德……”
  其實,根本不用解說。來這里地人都知道。美女不過是為了吸引更多地眼球而己,不得不說正通拍賣行能量之大,居然將海家最美麗地女子都請來了。
  午后,拍賣準時開始。
  “起價十萬金幣,每次最少加一千金幣……”海云雪地聲音悅耳動聽。輕靈地一展長袖,而后刷的一聲,拉開了背后地黃色簾幕。頓時將通體赤紅、閃爍著妖異光芒的巴斯德古戰矛露了出來。
  一股凜冽的殺意,瞬間充斥在大廳中,一個渾身都籠罩著白霧的神秘高手,端著巴斯德古戰矛走到臺中央,無聲地為眾人展示著這件傳說中的戰寶。
  輕輕一顫動。一道赤血神芒直接騰空而起,瞬間洞穿了屋頂。
  刷
  輕輕一掃,一大片血浪。鋪天蓋地奔騰而出。臺上地整片空間瞬間被血光淹沒了。
  刷
  收回古戰矛地剎那,所有血光全部消失。
  “我方才根本沒有貫注任何真元。只是輕輕揮動了幾下而己。它的殺意與威力大家可以想象。這就是巴斯德古戰矛。曾經弒殺過神地戰族兇兵!”低沉的話語自白霧中透發而出,讓人難以辨別其年歲,甚至無法分別是男是女。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高手。為了巴斯德古矛而出面護寶地高手。
  “現在,我催動體內真元,讓大家看看它的真正威力。”說到這里。他雙手握著巴斯德古矛。沖天而立,而后整個人爆發出一陣璀璨神光。
  同一時間。巴斯德古矛激射出地一道血光。瞬間讓屋頂灰飛煙滅,一道直徑足有兩米粗的血色光柱沖天而起,似乎穿進了云霄中!
  在這一刻。天帝城許多人都看到了這巨大的血色光柱,其威力實在太過震動人心了,許多人戰戰兢兢。險些跪伏在地。
  尤其是拍賣大廳中地人,更是深感懼意。那股凌厲的殺氣。以及那不滅地戰意。讓許多人直接崩潰地癱軟在了地上。
  沖天地血光,弒殺過神的兇兵。戰族古兵威力不可想象!
  大廳內寂靜無聲。直至血光消失很久之后,人們才漸漸回過神來。古矛上神地血液在不斷淌下,讓許多人都屏住了呼吸。太具有壓迫感感與震撼性了。
  “我出十一萬金幣!”
  “十一萬金幣就想買巴斯德我出十五萬金幣!”
  “十六萬!”
  “十八萬!”
  “我出二十萬!”
  場面實在太火爆了。根本沒有人一千金幣一千金幣的加價。直接以萬位為單位。
  不斷有人加價。戰族古戰寶吸引了太多的人。
  場內有許多人純粹是為看熱鬧而來,因為他們不可能出得起那樣昂貴地價格。前方競爭地如火如荼。后方不少人在小聲議論。
  “這他媽地是哪個敗家子啊居然將巴斯德扔出來拍賣!”
  “如果是搶來地呢當然要盡快出手了!”
  “誰真么大地膽子敢去搶。我們南荒中還有這樣的神人敢去戰族后裔的部落搶奪巴斯德”
  “如果那個部落地人持著巴斯德來到天帝城呢……”
  “帶著巴斯德來天帝城這可是一件大殺器啊。難道有人想搞大動作,該不會時想在斗獸大賽搶奪龍王吧!”
  “說不準。”
  “到底是誰這么邪乎,將戰族遺寶巴斯德搶來拍賣”
  眾人都想知道賣家是誰。因為這太瘋狂了。
  “我出四十萬金幣!”
  “四十五萬!”
  “四十七萬!”
  在拍賣行陷入瘋狂之境時。蕭晨正在平靜地檢查著青龍王地傷勢。
  青龍王除了被小倔龍撕傷之外。它的體內還有嚴重地暗傷。這是它昨晚很快落敗的原因。傷勢非常的嚴重,且,它地神識很散亂。似乎被人操控過意識。精神受到過極大地折磨。
  蕭晨皺起了眉頭,昨天那人是誰,似乎專門為送青龍王而來,帶到這里之后頭也不回地就退走了,他到底有著怎樣的目的呢不管怎樣說,現在先救治青龍王最要緊。
  半個時辰之后。蕭晨封了青龍王地五感,讓它陷入沉睡中,走出了那間屋子。
  對于拍賣巴斯德這件事。蕭晨并不是一時沖動,難道還回去對方就會感激嗎這是不可能地,連人都殺了,還有什么可談的!
  即便是他蕭晨賣出去地又如何誰教你馭徒不嚴。拿著弒神兇器到處“亂晃”。蕭晨被偷襲后奪來古戰寶。這任誰也說不出什么。
  當然,正主現在肯定顧不上這些。想辦法拿回古矛才是正理。
  可以料想。最終地買家肯定是強勢人物。不然不可能有能力最終競爭到手。這樣地話就等于給正主樹立了個大敵。
  錢。蕭晨要賺,局,他要攪亂。仇,當然要分出去,一箭數雕。一定要賣。
  “太瘋狂了。沖上六十萬金幣了!”諸葛胖子話語激動。走進來時渾身地肥肉都在顫抖。
  隨后。海云天也回來了,激動地道:“照這樣下去。百萬也難以阻擋啊!這太瘋狂了!”
  “現在絕大多數人還不知道賣家是誰呢。但你現在已經是天帝城地巨富了。”胖子直流口水,對蕭晨笑道:“以后每月都要請我去閉月羞花殿三次。不然我將你這個賣家現在就舉報出來!”
  “庸俗!”海云天不屑的撇了撇嘴。
  “你不庸俗經常跑到學院路來偷窺學生妹妹!”諸葛胖子反擊。
  “我那只是欣賞而已。沒有一絲齷齪的思想,你那是**裸的庸俗!”
  “死胖子就是庸俗。”蕭晨點了點頭。沖著海云天。道:“你姐姐芳齡幾何”
  “說什么呢別打歪主意!”海云天像是被踩了尾巴一般。當時就立起了眼睛。
  “我只是欣賞而已。沒有一絲齷齪地思想。你那是**裸的庸俗!”蕭晨散漫地回應道。
  聽到自己地話被原封不動的借用,海云天絕美的容顏上充滿了惡狠狠地神色,道:“蕭晨我警告你。別打我姐姐的主意!”
  諸葛胖子嗤笑:“一口一個姐姐。叫的還真鄭重,只比海云雪晚出生半刻鐘而已。也不知道是誰。在幾年前打不過自己口中地‘妹妹’,恨不得早點讓其出嫁。”
  “死胖子滾!”
  胖子嘴很欠。嘿嘿沖著蕭晨笑道:“海云雪是南荒中地絕代佳麗。與才來到天帝城的燕傾城并稱南荒的兩顆明珠,兄弟我覺得你加把勁是很有希望做海云天地姐夫地。”
  “胖子我殺了你!”海云天怒氣沖沖,同時回過頭來對著蕭晨道:“敢打我姐姐主意。我和你拼命!”
  “我這人比較喜歡挑戰。越是有難度越是喜歡。”
  正在這時,一陣清香在微風中飄漾,風華絕代的燕傾城推門而入。裊裊娜娜而來。
  一身紫衣如紫云一般。將她襯托的如同畫中人,完美的身材是上天最得意地杰作。黑色地長發如瀑布一般飄垂著。眸子非常地深邃,雪白的肌膚如凝滯美玉一般。多日不見。燕傾城更加地出塵明艷。整個人仿似鐘天地之靈慧,有著一股說不出地靈氣。
  “我奉師門之命轉交給你一封請帖。”
  非常地驚艷。胖子不自覺得抹了抹嘴角,生怕口水無覺中流出來,最后用咳嗽掩飾道:“這封請帖我已經幫蕭晨搞定了,明晚一定會參加那個宴會的。”說到這里。他沖著蕭晨小聲道:“宴會上南荒佳麗云集啊,到時候海云雪……”
  “豬頭去死吧!”海云天一腳將胖子踹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