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179 拍賣戰族古兵

自從遇到蕭晨之后,燕傾城可謂倒霉透頂,先是被抓當女奴,狼狽的一塌糊涂。而后,又被逼修煉碎魔種神大法,名義上蕭晨是她的鼎爐,但是其實她卻受制于蕭晨,自此之后根本無法對之出手。
  每每想到這些事情,燕傾城雖然不至于動殺意,但卻也是恨的牙根都癢癢。往昔,也曾經有過光明遠大的理想,但是眼下她只有一個迫切的愿望,早點修成碎魔種神大法,擺脫與蕭晨間的尷尬聯系。
  看到這個曾經的頭號大敵,修為愈漸精深,燕傾城泛起一股無力感。她已經聽說了蕭晨昨夜的瘋狂舉動,為了沖破九重天,四處挑戰青年高手,一夜間數場生死大戰,連挫強敵。
  雖然還沒有得到確切消息,但是燕傾城隱隱有一種感覺,眼前這個可惡的家伙多半有可能會沖關成功。如果是那樣的話,她想擺脫蕭晨就更加困難了,碎魔種神大法想要擺脫鼎爐束縛,首先就是要功力超越鼎爐。
  “謝謝!”蕭晨接過請帖,對著燕傾城笑道:“改天請你吃飯。”
  “哼!”燕傾城冷哼了一聲,秋水般的眸子瞥了他一眼,扭動柔美的仙軀轉身就走,冷冰冰的聲音帶著一絲嘲諷,道:“你不是想請我去閉月羞花殿吃飯吧?”
  “呵呵……”蕭晨并不在意,表情很誠摯的道:“都是一家人,去哪里都一樣。”
  燕傾修長美好的嬌體一頓,氣的回過頭來,道:“誰和你是一家人?!”
  蕭晨很平淡的道:“你們長老親口對人說已經把你許配給我,為此有人用弒神兇器巴斯德偷襲我,我險些被那桿戰族古兵崩碎!這樣的事情都發生了,你們不死門還想抵賴不成,亦或是你自己突然想變卦?”
  “你……”燕傾城氣極,道:“我根本就沒有聽說過,你少要耍無賴,不然別怪不死門不客氣。”
  “那好,我現在和你一起去不死門,當面向你們的長老討個說法,如果不是真心想將嫁女,為何這樣算計我?”蕭晨一點也不臉紅,且理直氣壯。
  燕傾城如果修為高深,真想給蕭晨來兩下,最后氣的嬌哼一聲,展開不死天翼,頭也不回的逃掉了。
  “快追啊!”諸葛胖子邊擦口水便道。
  “有什么好追的,等過幾天我閑暇下來,直接去不死門領老婆。”蕭晨回答的很干脆,但卻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聲音清晰的被天空中的燕傾城捕捉到了,聞聽此言豐姿絕世的燕傾城身子一側歪,險些自空中墜落下來。
  “蕭晨你去死吧,做你的千秋大夢去吧!”
  “是不是做夢,等過幾天去你們門中時你就知道了。”
  看著逃之夭夭而去的絕美身影,諸葛胖子滿臉羨慕之色,道:“能夠娶到和海云雪齊名的美女,就是死也值了。”
  “砰”
  旁邊,海云天直接一腳,又將胖子踹飛。“死胖子你真不是個東西,這么多年來居然一直意yín我姐姐……”
  “庸俗!這是暗戀,你懂不懂?”死胖子倒在塵埃中兀自在辯解,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一點也不臉紅。
  下午,正通拍賣行關于戰族古兵巴斯德的競拍終于落下了帷幕。
  成交價格為八十萬金幣。
  當得到這個消息的剎那,諸葛胖子立刻跳了起來,叫道:“暗箱操作,絕對是暗箱操作!”
  胖子拍著大腿肯定道:“按照中午時的勢頭,不要說沖過一百萬金幣,就是沖過一百五十萬也不算太難。怎么可能八十萬金幣成交了呢,一定有重大黑幕!”
  海云天也很氣憤,他曾經去過現場,了解過情況,知道這個價位相對于巴斯德古矛本身的真正價值來說確實偏低。
  結果,當派出去了解內幕的人回來后,他們兩人立刻閉口無言了。因為諸葛家族與海家涉嫌在黑幕里。
  天帝城的幾個大家族聯合出手,一起涉嫌暗箱操作,強大的威懾力讓其他高價競拍者,最終無奈選擇放棄。
  天帝城,幾大家族的老不死們聯合競拍下巴斯德古矛,準備一起研究這桿古戰族流傳于世的兇兵。
  畢竟,巴斯德古矛的價格太高了,就是大家族也眼暈,最終玩了這樣一手。
  諸葛胖子與海云天都有些尷尬,這畢竟涉及到了他們各自的家族。
  蕭晨倒也沒有太過氣憤,這個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無法去較真,不然會死的很難看的。
  不過幾大家族的老不死也算賣給了蕭晨一個面子,派人來傳話,他蕭晨結下的梁子,無需擔心了,巴斯德古矛的正主,將由幾個老不死接下。
  未達到那一高度,蕭晨無法了解老輩間如何解決問題。
  相對來說,這個結果也算不錯了,憑空得到八十萬金幣,無論放在哪里,這都真是一筆讓人咂舌的巨大財富。
  但是,蕭晨知道巨額金幣很快就會像流水般花出去,因為他要購買天地靈粹。這一次,將不再購買一般的老參靈芝,他全權委托給了胖子,要買就買那些罕見的寶材!
  聽到蕭晨講如何花這筆錢時,錢雖然不是胖子的,但他卻肉痛無比,不斷喃喃著:“真是一個敗家子啊!南荒這么多財力雄厚的大家族,也沒見哪一家瘋狂買天材地寶啊。”
  毫無疑問,在胖子眼中,蕭晨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敗家子。在海云天眼中,蕭晨是一個走火入魔,無可救藥的瘋狂修者。
  “你確信真有那種傳說中的罕世寶材?”畢竟金幣數量巨大,蕭晨也怕平白打水漂。
  “只要你這敗家子真舍得花錢,貨絕對假不了。天帝城中,最起碼有五六株稀世靈物!南荒是什么地方?萬里疆域,是天地靈粹生長的一片凈土,當然會有絕世珍品!我說的那幾株,都是鎮店至寶,每一株都在二三十萬金幣,連那些大家族都覺得買下來太過肉痛,導致一直無人問津。也只有你這樣的敗家子,才會不拿錢當一回事。”
  初步預測了一下,八十金幣差不多可以讓蕭晨神化三個穴道,且還要精打細算,買準、買對罕世靈粹才行。
  “這件事就交給你了,不怕花錢,但確保一定要是稀世珍品!”
  一般的天地靈粹對于蕭晨來說作用微乎其微,他需要龍參那樣的絕品,但那是可遇不可求的。
  “好吧,這兩天我先去幫你砍那株九品蓮臺的價格。”胖子還是第一次掌控這么多金幣,雖然不是自己的,但是一時間卻感覺腰桿倍兒硬。
  傍晚時分,天帝城中一陣大亂,巴斯德古戰矛被人搶走了!
  買家代表當場被人崩碎成一團肉泥,幾乎所有人都沒有來得及反應,一道烏光裹挾著赤紅血矛遠遁而去。
  喧囂不堪,不少高手皆出動了,但是根本追到那道烏光。
  直到晚間才有傳言稱,是巴斯德古矛原來的正主出手了,搶走了赤紅血矛,遠離了天帝城。
  這一夜晚,又如昨日那般,鬧的沸沸揚揚。
  當然,這一晚的主角不再是蕭晨,而是西方小部落的那個超級強者。據小道消息傳說,某一大家族的一個老不死都被巴斯德古矛的正主給擊成了重傷,口吐鮮血不止。
  盡管很多高手一路追了下去,但結果很遺憾,未能將巴斯德古矛索回。
  這一夜,許多人無眠。
  不過蕭晨卻睡的很安穩,巨額金幣已經到手,連需要付給拍賣行的傭金,都被幾大家族墊付了。戰族古兵的遺失,已經與他無半點關聯。
  正主向買家出手,轉移仇恨,這對于他來說,實在是一件好得不能再好的消息。
  第二日,這件事情天帝城中被傳的盡人皆知,幾大家族都失了顏面,但卻也沒有任何辦法。
  離開南荒追進西部,那是不可能的,傳說那個小部落雖小,卻是戰族的后裔,雖然血脈早已不純,但也不是好惹的。
  “有趣啊,有趣!”
  “哈哈,這是天大的諷刺。”
  ……不少人幸災樂禍,同樣也有不少人深感惋惜,一件弒神兇兵未能留在南荒,確是一件憾事。
  第二日晚間,胖子口中的那個重要宴會開始了。
  地點,曼德家族府中。
  斗獸大賽即將開始,曼德家族、諸葛家族、海家乃是天帝城中三大斗獸宮的主人,曼德家族掌控有獸王斗獸宮、諸葛家族掌控有玄黃斗獸宮、海家掌控有洪荒斗獸宮,他們將主持這次斗獸大賽,在賽前特此舉辦了一個宴會,邀請了很多名流與重要參賽者。
  夜晚星光搖曳,曼德家族的古堡氣派恢弘,在夜色下像是山岳一般給人以沉重壓迫感。
  “請出示您的請帖。”站在古堡前的迎賓侍衛首領一絲不茍的檢查著每一位客人的請柬。
  蕭晨與胖子、海云天來到時,正好碰到霍夫曼與李東波進去,當霍夫曼看到蕭晨時眼睛都紅了,回頭狠狠的瞪了一眼。
  曼德家族的古堡出入之人絡繹不絕,自然皆是一些有些勢力的貴族和超級修者,當然少不了貴婦、小姐等女眷。
  寬廣的大廳金碧輝煌,數百人赴宴毫不擁擠,水晶吊燈灑出的光芒,將大廳烘襯出絢麗無比。眾多貴族與修者,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頻頻碰杯,熱絡的交談。
  前方,一個身軀挺拔,長相極其英俊的青年,一頭水藍色的長發仿佛有光華在流動,即便站在人群中,也顯得如此與眾不同,身上有著一股說不出的氣質。
  顯然,他是一個很受歡迎的人,身旁有不少人,且多半為女性,豐滿的少婦,美貌的少女,將他環繞在中間。不過這些鶯鶯燕燕,雖然舉止優雅,但眼中的那份火熱,卻與她們的身份有些不符。
  “看到了嗎?這就是曼德家族的那個變態,是卡娜絲的親大哥。”海云天向蕭晨介紹。
  蕭晨已經不止一次聽到人這樣稱呼卡娜絲的大哥了,這明明是一個英俊瀟灑的青年,但卻被人在修煉一途上稱之為變態,可以想象他的強大與可怕。
  曾經在天帝城的城門見過他,那一次數位九重天的高手都對蕭晨出手了,但這個藍發青年那一次卻未發動攻擊,讓蕭晨沒有摸清其實力。
  “你這個家伙……居然敢來我家?!”一個明眸善睞的藍發少女,甩動著一頭漂亮的長發,氣呼呼的來到了蕭晨的近前。
  “我怎么不能來,我是被邀請來的。”蕭晨看到卡娜絲,不自禁想起了上次在溫泉仙境中看到朦朧玉體,臉上泛起一絲笑意。
  卡娜絲一雙水靈靈的大眼頓時涌起了怒火,她從蕭晨的神色猜到了對方在想什么。
  “你這臭家伙太齷齪了!”說著,她回過頭來沖著那名豐神如玉的藍發青年喊道:“大哥過來,這個家伙欺負我。”
  藍發青年聞言沖著身旁的幾名少女莞爾一笑,向著蕭晨他們這里走來。
  不遠處,霍夫曼與李東波皆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