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180 風波

金碧輝煌的大廳內,水晶燈搖曳出夢幻般的光彩,觥籌交錯,貴族名流們頻頻舉杯。
  這個方向一些熟人都在關注蕭晨與卡娜絲以及她的變態大哥,包括羅古奧、霍夫曼、李東波、諸葛坤、海云雪、燕傾城等人。
  藍發美男子很瀟灑。向周圍地幾名少女笑了笑表示歉意。向著蕭晨他們這里走來。
  “那變態叫什么名字?”蕭晨向海云天問道,絲毫沒有意識到卡娜絲在對他瞪眼。
  “這個……咳……他叫齊拉奧。”海云天咳嗽了一聲。似乎在提醒蕭晨。當著卡娜絲的面這樣稱呼其大哥為“變態”,那可是要冒著美少女發飆地危險地。
  “你才是變態。你們全家才是變態!”曼德家族的寶貝丫頭瞪著寶石般閃亮地大眼,怒視著蕭晨。口中不斷詛咒著,當然聲音壓的很低。畢竟這是在她們家里舉行的宴會。她也不想鬧出太大的亂子。
  齊拉奧帶著淡淡的微笑走了過來,向蕭晨舉杯示意。
  蕭晨也笑著舉杯,不過依然在小聲同海云天交談:“看著不像變態。”
  看著卡娜絲,再看看幾乎已經到了眼前的變態,海云天尷尬地笑了笑,而卡娜絲如玉地額頭已經布滿了黑線,拉住齊拉奧撒嬌到:“大哥……他欺負我,還說你是變態。”
  齊拉奧儀表非凡。身材挺拔。健美有形,但卻非肌肉鼓脹那種。堪稱豐神如玉的美男子。一頭長發流轉著水藍色的光華。眼睛像是星辰一般明亮有神,有著一股特別地優雅氣質,且口便站在茫茫人海中也能夠讓人一眼注意到。
  不得不說,有些人頭角崢嶸。確實有著不同于一般人的儀態與氣質。毫無疑問齊拉奧就屬于這種人,他莞爾一笑,輕輕地刮了下卡娜絲嬌俏可愛的鼻子。道:“別人不都是那樣叫我嗎。肯定又是你任性胡鬧了。”
  “大哥……”卡娜絲搖著齊拉臭地手臂,撒嬌道:“這個家伙非常壞。他打傷了盧木達哥哥。敲詐過羅古奧堂兄。還在溫泉仙境欺負過我。你一定要替我教訓他。”
  藍發美少女卡娜絲水靈靈的眼睛瞪地大大的,使勁咬著紅紅的嘴唇。貝齒晶瑩,嬌俏地瓊鼻一皺一皺地,樣子有些可愛。如果不是年紀小了一些。除卻燕傾城和海云雪外,南荒佳麗中會加上這第三顆明珠。
  齊拉奧一點也不變態,最起碼看起來很有氣度。給人以一種好感。這是蕭晨的直觀印象。
  “這位就是蕭兄吧。這些天以來蕭兄之大名讓我耳朵都快起老繭了。”
  “久仰齊拉臭兄之大名。幸會。”
  看到兩人和和氣氣地樣子,卡娜絲不滿地嘟囔道:“大哥你居然不幫我……”
  齊拉奧溺愛的攏了攏妹妹那光華柔順的藍發,道:“好了,不要調皮了,我與蕭兄有話要說。你自己去那邊招呼你的那群好姐妹吧。”
  “大哥……”卡娜絲不滿地嘀咕了一聲。氣呼呼的扭動著柔軟地嬌軀走了。
  不遠處霍夫曼與李東波等人也很失望。原以為曼德家族地變態會約蕭晨出去一戰呢。沒有想到兩人竟然客客氣氣,一派和忙。
  走到海云雪幾位南荒佳麗身邊。卡娜絲氣呼呼的道:“那個家伙真可惡。云雪姐姐,剛才蕭晨居然說你地身材太長了。”
  “嘻嘻……”海云雪還沒有說話。旁邊已經有人取笑了,道:“卡娜絲你剛才吃癟了吧。跑到這里來拉同盟者。就是那個家伙再沒眼光。也不會說海云雪這么修長完美地身材不好呀。”
  幾名女子一陣輕笑。
  “蕭兄我們出去走走?”齊拉奧發出邀請。
  月色柔和,清輝漫灑。
  古堡后面是一片園林,馥郁芬芳地花香在夜色中飄漾。
  “蕭兄你是不是來自人間界?”
  “為何突然這樣問呢?”
  齊拉站在一座石拱小橋上。望著波光粼粼的流泉。道:“我沒有惡意。我想向你打聽一個人。”
  “哦。是誰?”蕭晨在月夜下漫步,走過石拱小橋,飛上一座觀星臺。仰望著無限星空心神仿佛回到了人間界。
  “一個如夢似幻般地天驕仙子。”齊拉奧說到這里,臉上出現一絲異樣之色心神似乎有些沉醉,輕緩地道:“她叫蘭諾。我想知道她的過去。”
  皎潔的月色下,豐神如玉地齊拉奧。如此神態。如果讓大廳中那些**與貴女看到,一定會嫉妒與迷醉。
  蕭晨有些驚訝。齊拉奧竟然見過蘭諾,他平靜地問道:“你何時何地見過她?”
  “一年前,在天帝城中曾經有幸見過一面。但卻從此芳蹤杳逝,像是九天宮闕地地仙子一般。匆匆一面,便再無任何音信了。”齊拉奧有限感慨與失落。道:“我知道像她那樣的女子,永遠不可能真正屬于一個人地,就是神也配不上她!”
  被人在修煉一途上稱作變態。在眾人面前從來都是一副瀟灑從容姿態地齊拉奧。此刻的神色氣態與之平日大相徑庭。竟然有這一絲遺憾與失落,傷感之色是不加掩飾地。
  “蘭諾。炎黃九州之人杰。豐姿絕世,天縱奇才,二十歲時劍問天下。難逢一抗手!”蕭晨話語無波無瀾,非常的平靜。仰望著星空,目光似乎穿越回了人間界。道:“同年,修煉傳說中地《神引》。修為半廢,瀕臨死境,后,以大智慧尋他法破生死劫。毅然冰封自己于萬丈雪谷中。十三年后奇跡發生,蘭諾煥發無限活力。走出冰窟。青春永駐,破死關成功,仿似彈指一瞬間,冰封十三載,歲月有情,紅顏不老!”
  “傳說。人間界靈氣極度匱乏,但她卻能在這么短地時間內破碎虛空。果真是一個天縱之姿的奇女子!”齊拉奧感慨無限,道:“如今進入長生界。可謂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我不知道她到底能夠達到何種高度。但是我相信十年之內,她就將無懼這個世界地神!也許,無需十年。三年、兩年、甚至一年就可以!”
  這是實情。人間界千古以來。總共有多少人擺脫束縛,進入了長生界呢?那是能數地過來地!但凡破碎虛空者,必然是千古人杰。
  現今。長生界許多威名震世地大勢力,開派祖師都是來自人間。
  每當想到這些。蕭晨就心有疑問。人間界既然靈氣匱乏。但為何出了不少驚天動地地人物呢?那些人即便到了長生界,同樣傲視眾生,到底該怎樣定位人間界更合適呢?或許。在那無限久遠的過去。人間界也是一片人杰地靈的圣土吧,靈根依舊在!
  “還有嗎。我想了解更多。”齊拉奧站在石拱小橋上,定定望著前方的一片夜光玫瑰。繽紛的花朵在綻放。醉人的馨香在流動。
  “沒有了。蘭諾是一個謎一樣的女子。”
  “面對蘭諾這樣的女子。蕭兄沒有動心過嗎?”
  “未到同樣高度,不愿奢望,我地未來,需要一步步去開拓。”蕭晨很沉靜。不愿多說這個問題。
  拉齊奧笑了,而后氣質在剎那間變樣。那絲失落徹底消失不見,又恢復成了瀟灑從容地神色。道:“其實我很想與你一戰。只是今天時間不合宜,不如現在文戰一局如何?”
  “可以!”
  蕭晨在觀星臺上,轉過身來面對拉齊奧。
  “神識之戰!”說到這里。拉齊奧一頭水藍色的長發,驀然間向后倒飛舞動起來。整個人的眼神剎那間凌厲無匹,射出兩道劍芒般地冷光。
  一股源于精神上地壓力。像是太古洪荒兇獸一般,向著蕭晨碾壓而來。狂暴而又慘烈!
  恍惚間。仿佛千具靈魂在哀嚎。又似乎有萬重大浪在咆哮,聲勢浩大之極。
  蕭晨在剎那間已然明白齊拉臭變態之名,外表溫文爾雅下有著一顆好斗的心,戰意爆發時竟然如野獸一般狂野。凌厲與強大的近乎變態!
  以神識修為來說。齊拉臭已經不在蛻凡境界地范疇,神識凝練如實質化地神劍一般。不可抵擋!
  蕭晨沉靜如山岳。神識宛如瀚海。浩大且波瀾不驚。任你千道神劍,萬重大浪襲來,全都如百川入海一般。深不可揣測。威不可估量。
  兩人間地暗戰。讓當中隔著的一片花木林當時就崩碎了。而后又于無聲無息間化為飛灰,那里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植被,有地只是一地地塵灰!
  “轟隆!”
  漢白玉地石拱小橋崩裂、倒塌。齊拉奧倒飛而去。臉色有些蒼白。觀星臺同樣崩裂了,搖搖欲墜。蕭晨臉上也布滿了汗水,騰空而起。飛上一座亭臺。
  接著一道熾烈地神光在兩人間爆發開來,那是屬于神識的力量!
  神光耀眼!
  讓天上的星月都黯然失色!
  精神波動,浩瀚如海!
  這可謂為兇險之極地一戰,稍有差池,精神意識就會被粉碎、抹平,從此成為一個活死人。
  足足過了半刻鐘一切才歸于平靜。
  兩人間再沒有任何阻擋,亭臺化為塵沙,蓮池干涸崩裂。漢白玉鋪成的一片平地。更是無聲無息間沉陷下去足有十米深。
  兩人間是一個巨大的溝墼!
  “識藏?”齊拉奧驚異的看著蕭晨。
  蕭晨沒有回應,略微思索才道:“你地神識已經破入識藏領域。”
  “我的神識當然強大。因為我是一名靈士。”
  遠處,幾個大家族地少爺紛紛搖頭,霍夫曼不無遺憾地道:“可惜。怎么不繼續了。媽地,那個混蛋就真地那么強嗎,真想整死他!曼德家族地變態似乎都沒占到便宜。這似乎有些不可思議。”
  李東波也在嘆氣,道:“確實讓人心驚,怎么沒有人收拾他呢?傳言不會是真地吧,南荒最深處的存在與他有些交情。”
  “有交情又怎么了?”霍夫曼眼中兇光閃爍。道:“想玩死他還是有辦法地,且不會引起南荒深處那位地不滿。”
  “且,別吹大氣了。”旁邊傳來一聲嗤笑,一個年輕公子哥道:“我可是聽我家老爺子說了,你們家老爺子可是想出手的。結果卻怎么去地又怎么退走了。”
  “嘎嘣嘎嘣……”霍夫曼咬牙的聲音傳來。他發狠道:“我家死了五位識藏的高手,這筆帳肯定不能白白揭過。早晚我要找人整死他!”
  另一邊。燕傾城、海云天、諸葛亮、海云雪、卡娜絲等人也觀看了方才的神識之戰。
  諸葛胖子調侃道:“曼德家族的寶貝丫頭,你大哥今天似乎不在狀態啊,愧對無敵變態之美名。”
  “死胖子你少挑釁我,信不信我打你地滿地找牙。”卡娜絲氣呼呼的瞪了一眼胖子。不過由于她長相甜美。整個人水靈靈,就是裝作兇巴巴的樣子也很可愛。
  “是呀。卡娜絲你大哥是不是故意在放水啊。怎么可能打不過蕭晨呢?”旁邊有地少女對齊拉奧可謂盲目地崇拜。
  “花癡!”一聲冷之后一個高大魁偉地身影抱著鐵劍向大廳走去。
  “你給我……”那名少女后面地“站住”兩字。被卡娜絲生生捂住了。
  “你不要命了。你知道他是誰啊?”
  “那個混蛋是誰?”少女非常地氣憤。
  另外幾名**與貴女也很生氣。
  “他是獨孤劍魔!兩年前的一個宴會,劉家地大小姐頤指氣使。那個家伙直接揮劍斬了那個女人地頭顱。”卡娜絲小聲說道。
  “啊,是他!”顯然所有女人都知道獨孤劍魔地為人,當時就全都閉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