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181 喜歡蘭諾

蕭晨回到大廳中,侍者送來一杯醇香美酒,金色的酒水宛如蜂蜜一般粘稠,芬芳滑入喉嚨間,一股烈火仿佛燃燒了開來,而后又化成一股甜香的氣流隨著呼吸飄漾而出,這種感覺真的太美妙了。
  諸葛胖子走了過來,咂舌道:“曼德家族確實有錢啊,這種‘金夢露’頂的上普通一家半年的生活費。”
  海云天也走了過來,努了努嘴道:“霍夫曼對你瞪眼呢。”
  果然,霍夫曼正惡狠狠的盯著這里。
  蕭晨仰頭喝下這杯金夢露,大步向那里走去。
  “別亂來!”海云天提醒道,這可不是尋常的場合。
  走到近前時,卡娜絲等女子也恰好轉到哪里,卡娜絲人很鬼精靈,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笑嘻嘻坐壁上觀。
  霍夫曼與一群大家族的少爺公子站在一起,挑釁的看著蕭晨,嘴巴無聲的張合著。
  “他媽的,這個雜種在辱罵你呢?”諸葛亮很氣憤。
  蕭晨很平靜看著霍夫曼表演,對方的口型的確是在污言穢語。
  “他在罵些什么,海云天你來給我翻譯下。”
  “他在罵你混蛋,說你有本事的話過去。后面的話語很難聽。”海云天也極度鄙視霍夫曼。
  附近都是年輕人,許多人都注意到了這里的情況。
  蕭晨轉過頭來對卡娜絲道:“霍夫曼確實在罵我嗎?”
  “當然,用不用我們姐妹忙你翻譯一下,沒想到你這么笨,連唇語都不懂!”卡娜絲無情的打擊著,而后笑嘻嘻的開始翻譯,她可是樂得蕭晨抓狂發怒,非常愿意在這里火上澆油。
  卡娜絲與幾名大家族的少女,鶯鶯燕燕,開始認真的翻譯,當然是添油加醋的打擊蕭晨。
  “他說了,你這個混蛋,有種過來啊!”
  “懦夫過來打我啊!”
  “小子我早晚整死你!”
  “怎么小子你害怕了,怎么不敢過來啊?有種就過來打我呀!”
  “小子過來打我呀?!”
  ……聽到這里蕭晨笑了,對著旁邊的海云雪等其他一直未言聲的人說道:“你們都看到聽到了吧?不是我自己看錯聽錯,有這么多人可以作證,對面那個家伙叫我過去打他。古堡半個主人卡娜絲親自給我翻譯呢,絕對沒有錯!盛情難卻,既然他犯賤,我就滿足他的愿望!”
  說著,蕭晨大步流星就走了過去。
  “啊?!”旁邊的人傻眼。
  胖子和海云天卻笑了起來。
  卡娜絲尖叫:“蕭晨你混蛋,竟敢利用我!”
  “我說兄弟姐妹們,有想打人的沒?跟我一起上吧,不用負責的,這個家伙犯賤,求人打他!”說到這里,蕭晨已經到了那群公子哥中,一巴掌將霍夫曼扇倒在了地上,而后開始狂踹。
  “嗷嗚……”霍夫曼痛的發出了類似狼嚎般的聲音,異常凄慘,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蕭晨真敢動手。
  “真的可以白打?”霍夫曼平曰囂張慣了,自然有不少仇家,不遠處一名公子哥這樣問道。
  “當然,這里所有人都可以作證!”
  “呼啦”一聲,男男女女圍上來十幾人,狂踹被蕭晨暴扁的霍夫曼。
  霍夫曼悲慘的叫聲簡直不像人類發出的。
  當中參與毆打的貴族小姐比男人還要兇狠,各個帶著興奮之色,宛如腳下只是一個沙袋而已,一只只小腳丫恨不得每一腳下去都踩出沙子來,仿佛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游戲一般。
  卡娜絲用玉手揉著太陽穴,有些頭痛的道:“這個家伙太混蛋了,居然利用我!”
  “我覺得這個家伙很陰險!”
  “比獨孤劍魔還要混蛋!”
  旁邊幾個與卡娜絲玩的很好的貴女在補充,不過她們當中出現了幾個叛徒,有幾人已經興奮的沖過去參與暴扁霍夫曼的行動了。
  “我干!劉老七你也敢打我?!”
  “王家的小賤人你他媽的往哪踹呢?想讓我斷子絕孫?嗷嗚……”
  霍夫曼哀嚎的同時,不忘記惡狠狠的發狠話,當然換來的是更兇狠的擊打。
  看的旁邊幾個公子哥臉色驟變,有些人想動手,但是看到殺神一般的蕭晨,一個個都退縮了,現在誰都知道這個家伙不好惹、不能惹!不然,會死的很難看的。
  蕭晨出手那是根本不留情的,片刻間踹斷了霍夫曼十三根骨頭,而后從容的退了出來,讓那些與之有仇的少爺小姐繼續收拾他。
  掃過身邊的這幫公子哥,頓時讓一群人噤若寒蟬,在他們的心目中蕭晨絕對比不近人情的獨孤劍魔還要可怕。
  “李東波,欠我的兩萬金幣什么時候還給我?”蕭晨似笑非笑的看著人群中的李東波。
  “啊,這……我會盡快還上的。”李東波羞怒與驚懼并存。
  “不行,必須給我個準確的時間!”
  “十曰內!”李東波臉色憋的通紅。
  “好,一言為定,我這人很守信諾,最討厭別人失信,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話語很冷,這是**裸的威脅。
  “羅古奧欠我的三萬金幣什么時候還。”蕭晨又將目光轉移到了卡娜絲的堂兄身上。
  這些公子哥感覺蕭晨真不是一般的狂妄,這可是在曼德家族的古堡中啊,居然就這樣逼曼德家族的少爺還錢,太囂狂了。
  “十曰內給你!”說完這句話,羅古奧氣的扭頭就走。
  “嗷嗚……痛死了……死人了!”霍夫曼發出的聲音已經不屬于人類的范疇,鬼哭狼嚎。
  這里的搔動早已驚動了大廳中所有人,不過絕大多數人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直到最后得到消息的曼德家族的主事人得知,才趕緊過來制止。
  正是卡娜絲與齊拉奧的父親,這是一個神態威嚴的中年人,同樣是一頭水藍色的長發,雖然已經人到中年,但仍然很英武與瀟灑。
  “住手,這是怎么回事?”
  直到這時霍夫曼的噩夢才終結,渾身上下血肉模糊,已經沒人樣了,可謂慘不忍睹。
  聞訊從貴賓會客室趕來的里根家族的人,看到他這個樣子氣急敗壞,一個中年人恨恨的看著四周的人,道:“誰做的?竟然敢在曼德家族的宴會上鬧事,太不給曼德家族的面子了吧?”
  他一下子就將曼德家族給套上了,就是想讓曼德家族解決問題,嚴懲兇手。
  這時,不少在貴賓會客室商談斗獸大賽事宜的老輩人物都走了出來。
  “不怪別人,只怪霍夫曼自己,是他自己要人打他的,犯賤!”人群中一個公子哥小聲嘟囔。
  “你說什么呢?站出來大聲說話!”里根家族的那個人乃是霍夫曼的親叔叔,怎能不生氣。
  “確實是霍夫曼自己讓人打他,犯賤!”又有一名貴小姐支聲。
  “確實如此!”
  “本來就是這樣!”
  “他自己犯賤!”
  ……所有參與毆打者,全部叫嚷起來,這些人都是有勢力背景的年輕人,雖然吃過霍夫曼的暗虧,但這么多人也不懼怕他們家族。
  “不信的話,可以問曼德家族的卡娜絲小姐,身為宴會主人的女兒,我想她不會說謊話吧。”
  有人將卡娜絲推出來當擋箭牌。
  “卡娜絲你過來,說說到底怎么回事?”他的父親威嚴的看了她一眼。
  卡娜絲郁悶的挪動了過去,回頭看了一眼,發現蕭晨竟然如局外人一般,托著高腳酒杯正在人群外看戲呢,絲毫沒有參與的意思。這真是讓她氣不打一處來,但也沒有任何辦法,現在可不能將事情鬧大,最好趁現在霍夫曼已經昏迷過去了,趕緊和稀泥,快速平息這件事情。
  “霍夫曼中邪了,非要人打他!”清脆的話語在大廳中響起,頓時引起一片哄笑聲。
  “把這個不爭氣的東西給我抬回去!”霍夫曼的叔叔對著兩名手下怒喝了一聲,而后頭也不回的沖入了貴賓室。
  “宴會繼續,希望大家忘記剛才的不愉快!”卡娜絲的父親說道。
  “方才非常愉快!”不得不說,參與毆打的人中真有幾個人才,如此回應,頓時引起一片笑語,方才緊張的氣氛倒也因此而消除了。
  音樂聲響起,大廳中的燈光暗了下來,翩翩舞姿上演。
  不少年輕男女都已經下場。
  蕭晨很不適應,他來自人間界,所謂的男女有別禮教影響很大,現在看到這些年輕的男女們翩然起舞,他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可惡的家伙,敢陪我跳舞嗎?”卡娜絲驕傲的如同小鳳凰一般,挺著豐滿的胸脯走了過來,挑釁的看著蕭晨。她身材嬌小,不過卻曲線玲瓏,人長的很甜美,長長的睫毛,水靈靈的大眼,只是神態卻很倨傲。
  “……”蕭晨有些無語,這有什么不敢呢?直接拉起她的手,就走進了場中,按照人間界的禮教習俗來說,他又不吃虧。
  不過,蕭晨的舞姿實在讓人不敢恭維,一個旋身差點讓卡娜絲給扔出去。
  “你要死啊,簡直像個野獸!”已經來到場中,卡娜絲狡黠的笑了起來,道:“蕭晨你說如果我大喊非禮,你想別人會怎么看你呢?”
  “我想你不至于這么無聊吧。”昏暗的燈光下,蕭晨一副無所謂的神態。
  “如果有比這更嚴重的安排呢?”卡娜絲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
  蕭晨心生警覺,如果任這個美少女胡來,說不得他還真的會狼狽不堪。一道精純的元氣,瞬間順著他的雙手沖入了卡娜絲的身體中,禁錮了她的語言能力,也束縛住了她的肢體,完全由蕭晨艸控著她舞動。
  “唉,既然你要壞我的名聲,不如我先成全你算了。”蕭晨不懷好意的在她豐滿的翹臀上用力扭了幾把,痛的卡娜絲眼淚差點流出來。
  她清楚的知道,翹臀一定青紫了,且清晰的感覺到,蕭晨這個混蛋居然在揪著她的軟肉“刻字”,竟然是“蕭晨的小跟班”這個幾個字。
  卡娜絲抓狂了!
  偷雞不成蝕把米,今晚她真的是吃了大虧,這種虧有股難言,都無法對她的哥哥講。
  最最郁悶的是現在無法出聲。
  這個家伙太混蛋了,居然還在揪,不,是摸!
  感受著少女的體香,溫香暖玉在懷,這個少女想算計自己,蕭晨可不是一根古板的木頭,該收繳“利息”那是毫不客氣的。
  正在這個時候,卡娜絲的老爹貝利頓尋到了這里,正好看到蕭晨與卡娜絲,當時臉就黑了。
  他媽的,小子你的手放哪了?放我女兒的臀部上了!還如此的不老實,活膩歪了吧?
  盡管貝利頓脾氣很好,但是看到這種情景,也有想罵臟話的沖動,這個小子太他奶奶的混蛋了,對我曼德家族的寶貝丫頭居然如此膽大調戲,真不是個東西!還有,卡娜絲這丫頭真是不像話,你怎么能如此縱容他呢?
  當然,這肯定是冤枉卡娜絲了,由于有其他舞者阻擋,貝利頓看不到卡娜絲此時的狀態。
  當貝利頓黑著臉出現時,蕭晨大大方方的松開了卡娜絲。
  卡娜絲獲得自由的剎那,當時就要張牙舞爪的撲上去,結果看到了自己臭著臉的老爹,頓時羞憤的險些哭出來。
  “蕭晨你和我去貴賓室。”貝利頓說完這句話扭頭就走。
  卡娜絲在背后叫道:“老爹你幫我教訓他,他欺負我的!”
  “哼!”貝利頓黑著臉哼了一聲,連頭都沒有回。
  “乖,別鬧了,也不看這是什么場合,等我回來。”蕭晨知道貝利頓誤會了,當下本著越描越黑的想法,表現出一副很和藹與溺愛的態度。
  “去死!去死!去死!”看著蕭晨滿臉笑意的離去,卡娜絲真恨不得一頭撞在他的后背上,惡狠狠的對著他的背影喊道:“姓蕭的你等著,我和你沒完!”
  進入十號貴賓室后,貝利頓自始至終都沒有給蕭晨好臉色看,非常冷漠的道:“我知道你擁有一頭龍王,現在請你過來是想問你是否參加這次斗獸大賽。”
  “我還沒有決定呢,我將小倔龍當成了伙伴,不想違背它的意愿,不知道它愿不愿意參賽。”
  貝利頓面無表情的遞給蕭晨一塊銀牌,道:“凡是圣獸,都不用參加淘汰賽,直接進入終極王戰。參加與否隨你,你先把這塊銀牌拿走吧,不愿參加的話只需丟掉就可以了。”
  很顯然,臉色黑黑的貝利頓現在懶得與蕭晨多說什么,直接交代完事情就下逐客令了。
  蕭晨嘿嘿的笑著,也不多說話,揣起銀牌就走。當然出來后,他直接從后門離開了,避開了曼德家族的寶貝丫頭。
  回到居所,珂珂也已經回返了,小家伙今晚可是有著重要的使命,夜探曼德家族獸王斗獸宮,回來后便興奮的對著蕭晨比比畫畫,告訴他所見所聞,蕭晨聽的心理有數了。
  “小倔龍你想參加斗獸大賽嗎?”
  孤傲的小倔龍點了點頭。
  珂珂也似模似樣的拍了拍自己圓滾滾的小肚皮,而后驕傲的挺起了胸脯。
  “你也要參加?”
  “咿呀!”珂珂認真的點了點頭。
  時間匆匆而過,小倔龍這些曰子來都在與青龍王對決,同時利用龍族神通幫助青龍王恢復神智。
  斗獸大賽淘汰賽已經開幕,天帝城中喧囂不堪,每天都有精彩獸戰!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