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182 暢爽

烏云翻滾,傍晚時分,漆黑如墨的云朵都快壓落到地面上來了。
  眼看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
  大街上已經看不到一條人影,偌大的天帝城仿佛陷入了死寂,所有聲音都消失了。
  難言的壓抑感,從黑暗的天際向著大地撲來,仿佛有一層森然的陰霧,瞬間籠罩了大地。
  蕭晨的居所,海云天與諸葛胖子匆匆告別,他們神色不是很好,對著蕭晨言道,晚間暴風雨來臨時不要輕易出去。
  當問到為什么時,兩人也說不太清,說是天帝城故老相傳下來的,每年都有會有一兩場特殊的暴風雨,所有人無論是平民百姓還是實力強大的修者,最好莫要出去走動,以免受到驚嚇。
  臨去時海云天小聲道:“老人們都說,此城可能真的是傳說中的天帝城,名字并非胡亂取的。安穩的呆在屋中,不會有任何事情發生的。城內的居民早已習慣,每年也不過一兩次而已。”
  說罷,他與胖子就急匆匆的離去了。
  烏云壓落的越來越低,仿佛都已經觸碰到地面,但是依然沒有雷聲,有的是只是一股沉重的壓迫感,仿佛十萬重大山在緩慢降落下來。
  大街小巷鴉雀無聲,天帝城中仿佛失音了一般,再無任何聲響!
  一個難言的心悸,讓人發自靈魂的戰栗!
  珂珂與小倔龍非常的不安,它們似乎預感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在庭院中不斷仰望黑暗的天空。
  蕭晨覺得這種情景有些熟悉,當時龍島死城出現時,似乎也是這般的壓抑與恐怖。
  死城?!
  天帝城?!
  想到這些,蕭晨心中突然劃過一道光亮。傳言,沒有人知道天帝城究竟是在何年何月建造的,根本無從考證,只知道它似乎已經存在無盡歲月了,但是高大古老的城墻卻根本不用修葺。
  難道說……天帝城與龍島死城是同時期的古城?
  那么,豈不是說這座城市,自那遙遠的過去到現在,已經歷經無盡歲月了?
  真的是一座上古時期就已經存在的神秘古城嗎?
  蕭晨有一種感覺,猜想可能是真的!
  珂珂與小倔龍皆警惕的望著黑暗的天空,它們的神情似乎很凝重。
  蕭晨也感覺到了強烈的不安,不過這種感覺還是與龍島死城出現時有著重大區別的,最起碼沒有感覺到死亡的氣息,有的只是只是讓人深深的畏懼,仿佛有一個龐大的生命體正在從那古老的沉睡中蘇醒而來。
  “轟隆隆”
  天地間忽然電閃雷鳴,一道道縱橫交錯的閃電,劃破了黑暗的天空,撕裂了方才的沉悶。
  瓢潑大雨降落而下,天地間一片水幕,暴風驟雨開始了。
  嗚嗚的風聲聽起來有些嚇人,吹的屋頂的瓦片都嘩啦啦作響,所有的雨水都被吹的在天空中倒卷著,形成一股股瀑布般的水柱。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閃電的光芒的映射下看到的,當雷電閃過后陷入黑暗時,只能聞到恐怖的聲音,而看不到任何景物。
  漆黑如墨!天地仿佛被蒙上了一塊不透光的黑布。
  就在這個時候,蕭晨腰際的烏黑斷刀突然劇烈顫動了起來,仿佛要劃破長空而去一般。
  蕭晨覺得很驚訝,這把漆黑如墨,異常沉重,但卻從來沒有顯現出不凡的斷刀,今日竟然顫動了起來,實在有些奇異。
  要知道斷刀不過一尺多長,卻足足重有幾百斤,但是如果不貫注元氣的話,卻砍不斷任何凡鐵,更不要說削斷神兵利刃了,一直以來都顯得很平凡普通,從來沒有過有特殊的表現。
  當然那些所謂的神兵寶刃也斬不斷這把斷刀。
  似乎,它不欺軟也不怕硬。
  蕭晨伸手牢牢的抓住了刀柄,用力握在手中,感受著烏黑斷刀的震動,一股滄桑與久遠的古老氣息仿似迎面撲來,隨后他感覺到了一股犀利無匹的刀氣!
  一道璀璨光芒直接斬破虛空,劃入了黑暗,向著漆黑的天空中劈去。
  無聲無息,黑暗的天空中,沒有絲毫異樣波動傳出,無盡的黑暗仿佛直接吞噬了那道刀芒。
  就在這時,蕭晨忽然感覺到了一股凌厲的戰意,自斷刀直入他的心間,一股本能驅使著他來到了院中,而后開始揮刀演練。
  刷刷刷刀芒如雪亮的閃電一般,在黑暗中翻滾,在大雨中奔騰,蕭晨手中斷刀像是煥發了生命一般,宛如一條墨龍在翻騰,激射出一道道神光!
  斷刀傳給蕭晨的與其說是戰意,不如說是刀意!并非真正的刀法,但是卻向蕭晨表達了一種意境,一種屬于刀的意境!
  只可意會不可言傳,蕭晨沉浸到了一種奇妙的狀體中,雖然沒有人指點他習練刀法,但是完全憑著心中感悟的那股刀意,在揮灑、在劈斬。斷刀如虹,漆黑的刀體閃爍出璀璨的神光,蕭晨感覺不得不發刀,不得不揮灑,想要將一股沖天的殺意與戰意舞出。
  “轟隆隆”
  天地間電閃雷鳴,蕭晨獨自在滂沱的大雨中揮刀,一道道刀光直沖黑暗的天際,殺氣凜然,刀芒不可阻擋!
  就在這個時候,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雷聲,蕭晨聽到了若隱若無的廝殺聲,無盡黑暗的天空在雷光的閃耀下,出現一條條古老的身影,身披古甲,手持神兵,天空中有許多古人在激戰!
  珂珂與小倔龍也沖到了大雨中,緊張的仰望著天際。
  蕭晨手中斷刀并未停下,仰望著天際,一邊揮刀一邊觀看那若隱若現的大戰。
  “嗡”的一聲輕響,珂珂頭頂的七彩圣樹突然間光芒大盛,而后一道金光沖天而起,激射入高空中,竟然是一桿殺氣沖天的黃金神戟!閃爍出刺目的金光,像是有一片黃金火焰在跳動一般。
  緊接著又是轟的一聲巨響,黑霧彌漫,一方鐵印也從七彩圣樹中沖出,剎那間飛上了黑暗的天空。
  黃金神戟與烏黑鐵印,乃是失落在龍島上的上古圣器,當日珂珂胡亂闖禍,這兩件古老的器物曾經轟碎了一座座山峰,險些釀出大禍。
  不曾想,它們竟然跟著脫離了龍島,這是雪白小獸從未想到過的,這時它興奮的不斷的咿呀亂叫。
  蕭晨也非常的震驚,兩件圣器竟然隱在七彩圣樹中,實在出乎意料。
  黃金神戟與烏黑鐵印,沖入漆黑的天空中后,空中激戰的虛影都在剎那間虛淡了下去,而后那隆隆的雷光也在一瞬間消失了,風聲也止住了,天地間陷入一片黑暗中。
  黃金神戟與烏黑鐵印這兩件上古大殺器仿佛隨著雷電與古人的身影一同消失了,再也沒有顯現。
  “咿呀……”
  珂珂頭頂著七彩圣樹,在大雨中不斷焦急的叫著,七彩神光將它籠罩了,沒有一絲雨滴能夠落在的它的身上。
  霍霍刀光最后閃動了幾下,蕭晨收刀而立,心中那股刀意徹底的揮灑了出來,仰望著大雨不斷傾灑的漆黑天空,他現在可以肯定,天帝城是一座上古就存在的古城,不然怎么會有種種神秘之處呢?此時此刻,籠罩在天地中的莫大壓迫感,與龍島死城有著異常神似的特質,只不過是少了那種死亡氣息而已。
  異常的壓抑,天空中雖然沒有雷聲,且瓢潑大雨竟然開始落地無聲,地面上仿佛在憑空出現水花,異常的安靜,天地間一片死寂。
  但就在這種極其異常的境地中,蕭晨感覺自己體內像是發出了破碎的聲響一般,識藏境界竟然在這種完全窒息的感覺中全面突破!
  仿似某種禁錮被打破了,由原來的初入識藏境界,變成了徹底的、全面的晉升入了這一領域,不穩定的境界現在鞏固升華了!
  一道道寶光繚繞在他的身體上,蕭晨的身體骨骼發出一陣陣劇烈的聲響,骨肉都在瘋狂的蠕動,這是真正蛻變時身體的自然反應。
  識藏,開始自身的寶藏,神通將自此涌現!
  就在這個時候,蕭晨破入識藏境界后的第一個神通出現了。
  熔兵煉體!
  手中斷刀仿佛熔化了一般,化成一股璀璨的刀氣,融入了蕭晨的身體中。
  蕭晨大吃一驚,并不是因為不了解這種情況,而是因為知道這種神通太罕見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第一大神通,竟然是傳說中的熔兵煉體,這可是修者夢寐以求的寶體啊。
  不過,吃驚過后想想就明白了,并不算意外,因為他走的就是修煉寶體的道路,伴隨而來的神通自然與此有關。
  熔兵煉體,傳說中可化一切神兵于身體內,當然這只是初級階段,隨著修為日漸加深,完全可以徹底化去神兵,使神兵消融于血肉之軀中,從而使身體的某一部分完全取代原來神兵的種種特性!
  從此,血肉之軀就等若天兵寶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