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183 第一神通——熔兵煉體

天眼通、天耳通等是較為常見的大神通,他心通、不死術等則較為少見,至于傳說中的脫胎換骨、掌控時間、極限速度等神通則更為稀罕。
  蕭晨破入識藏境界,可熔兵煉體,絕對算是一個罕見的大神通,是最適合他的不二法門。
  識藏,慢慢開啟身體封印之門,挖掘出身體內蘊藏的寶藏,各種傳說中的神通需要己身苦修才能夠漸漸開啟。
  第一個神通給了蕭晨一個驚喜,他更加期待以后所能夠獲得的神通!
  烏黑斷刀化成的刀氣,猶如滾滾長江,又似滔滔大河化成了一股清流,在蕭晨體內流轉,隨著他心念意動,斷刀光芒一閃,出現在他手中。
  現在蕭晨當然還沒有達到徹底熔化斷刀的實力,如果他修為夠深,完全可以消融斷刀于血肉中,從此這個世上再無斷刀,他的身體某一部位取代斷刀而存在。
  刷光芒一閃,斷刀沒入蕭晨的左掌中,輕輕揮動左臂,一道璀璨刀芒斜斬而出,發出嗚嗚的異嘯聲。滔滔不絕的刀氣噴涌而去,形成一股白茫茫的雪亮光幕,威勢不可阻擋,直接斬斷了天地間的雨幕!
  雖然無法消融斷刀,但是他的左掌藏匿著烏黑斷刀,等若手握烏黑鐵刀在手,將不懼怕神兵利刃的劈砍,同樣能夠傷敵于無形中。
  熔兵煉體,身體就是一方天宇,可以將一切煉入體內,達到高深處不會僅僅局限于各種神兵利刃,就是將一座太古魔山煉化,藏于體內也不是問題,甚至是江河湖海!
  蕭晨破入識藏境界,第一次開啟封印之門獲得的能力,絕對是一個威力奇絕罕見的大神通。
  暫時無法將斷刀煉化,蕭晨走入屋中取出一把尋常的鋒利匕首,而后心念略微一動,就將之納入了左掌中,意動的剎那匕首徹底消融在血肉中了,輕輕向著一截木椽切去,瞬間斬斷。
  匕首徹底被熔煉了,蕭晨感覺自己右掌有了匕首般鋒利的特性,這簡直不可想象,如果熔煉許多神兵利刃入體,豈不是說他等若一個人形兵器、一個移動的武庫?!
  這種神通未免太過變態了!
  接下來,蕭晨連續熔煉了幾把刀劍,結果如推測的那把,完全消融在了血肉中。
  漆黑的天空,壓抑無比,無盡黑暗中突然想起一聲厲嘯,整座天帝城都發生了震動,嘯聲是如此的突兀,仿佛從九天之上浩蕩而下,又似從遠古洪荒破碎虛空穿越而來。
  接著,震天雷響爆發而出,黑暗的天空中出現一道道巨大的雷光,天地間一片通明。
  一桿神戟、一方鐵印在天帝城上空爆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縱橫沖擊,無盡的虛影都在剎那間崩碎了,那是一條條身著古老甲胄的上古人的虛影。
  幻象嗎?
  沒有人知道。
  “唉”
  天帝城突然劇烈搖動了一下,仿似一個巨大的生命體發出了一聲嘆息,而后所有的雷光全部沖入大地,沒入了天帝城中。
  當雷光漸漸暗淡下去時,蕭晨看的分明,所有虛淡的古人再次充實起來,而后化成一道道流光向著天帝城飛來,在夜色中融入了古城內。
  狂暴風雨就此止住了,在這個漆黑的夜晚,確實有不可思議的異相出現在天空中,但比起龍島死城當時的景況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既不恐怖可怕,也不算神秘莫測。
  但是,這是表面現象而已,蕭晨深深感覺到了天帝城籠罩著一股磅礴不可揣測的力量,根本不下于當日的龍島死城。
  這說明天帝城這座上古遺留下來的古城隱藏著不為人知的重大秘密。
  不然,大殺器黃金神戟與烏黑鐵印是不會沖入高空黑暗中去的,它們乃是通靈的古物,一定發覺到了什么重大的隱情。
  滔天的烏光閃爍,烏黑鐵印在剎那間從黑暗的天空中墜落而下,向著珂珂頭上的七彩圣樹沖來。
  雪白小獸不要看平時很迷糊,但其實卻很機靈,它可是見識過鐵印的厲害之處,生怕烏黑鐵印狠狠的砸下來,嗖的一聲化成一道白光逃離了這里。
  烏黑鐵印并沒有像想象中那般擊砸而來,仿佛不過是將七彩圣樹當成了一個寄身之所,速度越來越慢,最后懸浮在院中。
  珂珂好奇的看了看,而后驚喜的化成一道光芒沖了過去,想要收走那枚烏鐵印。就在這時,蕭晨心中一動,叫道:“珂珂,等一下。”
  小東西疑惑的飛落在地,不解的看著蕭晨。
  “讓我來試試。”
  剛剛體悟了熔兵煉體的大神通,蕭晨想試試看,能否將這件上古大殺器煉入身體中。
  心念一動,烏光閃耀,鐵印并沒有抗拒,直接沒入了蕭晨的左掌中,幾乎在剎那間蕭晨感覺左掌粉碎了,劇烈的疼痛讓他險些大叫出來,接著骨骼不斷發出響聲,所手掌骨骼重組起來。
  同一時間,左掌的烏黑斷刀被生生迫出了體外,同時本已熔煉在左手的的匕首、長劍等,慢慢在他的身體中重新凝聚成形,而后全部被逼出了體外,不過掉落在地上時已經成為一堆廢鐵,皆碎裂了。
  霸道的鐵印,有它在根本容不下其他凡兵,就是烏黑斷刀都被逼了出來。
  在蕭晨左掌心出現一個指甲蓋大小的烏黑鐵印的印記。
  黃金神戟殺氣沖天,在天空中留下一道天火般的璀璨金光,而后如一顆流星一般劃破長空,隕落向大地一般,搖曳出一道長長的尾巴光,沖入庭院中。
  它似乎感應到了烏鐵印的氣息,在七彩圣樹與蕭晨之間一陣顫動,璀璨的神光耀的人睜不開雙眼,莫大的威壓讓蕭晨、珂珂、小倔龍都仿佛被定住了一般,承受著難以想象的巨大壓力。
  蕭晨一咬牙,心中一橫,再次展開熔兵煉體之神通,對著黃金神戟出手了。熾烈的神光不斷閃耀,蕭晨再次感覺到了右手掌崩碎的聲響,以及骨骼重組的聲音,劇痛讓他滿頭都是汗水。
  黃金神光閃爍,最后所有光芒全部斂去,蕭晨的右手掌心出現一道黃金神戟印記!
  將兩件上古圣器融入了雙掌中,這對蕭晨來說的確是一次大膽的嘗試,不過他驚異的發現似乎很難控制兩件大殺器,難以再將它們重新順利取出。
  將兩件圣器消融于血肉中,那不可能的!最起碼他現在還不行。
  想要發揮出兩件大殺器的威力,居然也不行,蕭晨幾次嘗試,發現很難揮出黃金神戟與烏黑鐵印的神力,不過他的雙手卻變得堅硬如神兵寶刃一般。
  可以肯定,如果不是對上神戟與鐵印這樣的上古圣器,一般的神兵利刃難以損傷他雙掌分毫,恐怕就是對上巴斯德古矛,也見不得能夠被刺穿。
  “咿呀……”
  珂珂不滿的叫了起來,跳到蕭晨的肩頭,抓住他一縷長發,大眼睛撲閃撲閃的,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蕭晨笑了,道:“你要這兩件兇兵干嗎?還不如放在我身上呢,最起碼能夠發揮一些用處,放在你的寶樹中只是純粹的收藏品而已。”
  小東西不滿的發出了哼哼聲,最后伸出毛茸茸的小爪子在蕭晨面前晃了兩次。
  蕭晨明白是什么意思,要兩株絕品天地靈粹來換。
  “呵呵,好,沒問題。”
  自始至終,小倔龍都在旁觀看,當雷光隱去后,它已經恢復了平靜與孤傲的神態。
  蕭晨再次嘗試熔煉尋常的刀劍,結果發現能夠納入體內,但是如果生要熔煉的話,只能化為一堆廢鐵被迫出體外。
  有上古圣器這種存在,不允許其它凡兵熔煉于體內,只能寄存,尋常的兵刃在兩件圣器面前,顯得太過脆弱了。
  蕭晨將自己身上那些零零碎碎的東西全部擺了出來,包括:珂珂的七彩玉蛋殼、烏黑斷刀、燧人氏裹尸布、鎖白殼小烏龜的鐵鏈、鳳凰神羽,遂人鉆。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東西,不能丟掉。
  結果蕭晨小心嘗試了一番,六樣東西中的五種可以收之于體內,但卻不能被熔煉,如果非要熔煉的話就會被強行迫出體外,還好沒有像那些凡兵一般生生粉碎。
  最最出乎蕭晨意料之外的是遂人鉆,這第六件東西竟然可以熔煉入蕭晨的身體中,并未被黃金神戟與烏黑鐵印排斥,說明這是與它們一個級數的圣器!
  蕭晨忍受著骨骼粉碎的劇痛,將之煉入自己的左腳中,腳心出現一個小小的遂人鉆印記。
  有些不可思議,似石非石似木非木的遂人鉆,看起來普普通通,如果丟到石堆中根本不會被人主意,但它卻能夠在兩件上古大殺器面前,穩穩在蕭晨的身體中占據一席之地。
  蕭晨愈發肯定,燧人氏得道時的圣器,絕非表面看起來那般簡單,一切都是因為他的修為還不夠,無法了解到這枚石鉆的威力。
  當然,現在所說的熔煉,并非是真正消融三圣器,這只是一個初始階段而已。想要真個將它們消融于蕭晨的血肉中,恐怕在很長的歲月中都只能是一個夢想而已。
  云收雨散,漫天星光灑落而下,那些天地異相仿似根本沒有出現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