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188 人戰

沖進屋子,胖子嚇得險些昏過去,蕭晨也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雪白小獸太夸張了,居然背回來一個大口袋,里面霞光閃耀,瑞彩千條,鼓鼓漲漲,也不知道塞了多少天材地寶。
  大口袋比珂珂還要高很多,和這個近一尺長的小獸比起來,一米五長的大口袋夸張的離譜!
  布袋早已經打開,雪白小獸陶醉無比,正在里面高興的打滾呢,一雙大眼睛已經笑的瞇成了月牙狀。
  胖子緊張的差點坐在地上,結結巴巴的道:“完了完了,‘南荒靈粹殿’被抄家了,珂珂將他們一品堂中的所有靈粹都給抄來了。這他媽的……價值不可估量啊!被查出來的話,我們吃不了兜著走,要按雙倍價格賠償!”
  蕭晨也感覺一陣頭痛,這么多的天材地寶被盜,絕對是轟動天帝城的大事,想要平靜的善了根本不可能,這得值多少錢啊?!
  珂珂一雙明亮的大眼骨碌碌的轉動著,而后跳了起來,攔在蕭晨與大口袋之間,那意思是別想讓我換回去,打死也不干!
  蕭晨要抓狂了,使勁的揉著太陽穴,這件事情處理不好,少有差池就是一樁大禍。
  “他媽的,南荒靈粹殿是干什么吃的?這么多的寶貝,難道就沒有一個高手坐鎮守護不成,就不怕被人給洗劫了?!”蕭晨懊惱的抱怨著。
  諸葛胖子感覺無言,你的雪白小獸把人家的一品堂給抄了,怎么反倒怪起人家了?胖子一陣腹誹,同時感覺頭痛欲裂,無力的解釋道:“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南荒獸王之戰第一日,第一場就是兩頭龍王決戰,天帝城幾乎所有高手都跑到斗獸宮觀戰去了。看守一品堂的三個老不死皆擅離職守,我親眼看到他們進了斗獸宮的貴賓室。”
  “龍王之戰不是早就完了嗎?”蕭晨無奈的抱怨著。
  “龍王之戰確實落幕了,但是后面還有兩場獸王戰呢,既然去了,你以為他們會只看一場就回去?”
  “珂珂你……唉!”蕭晨真是被氣的沒脾氣了,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雪白小獸卻興奮無比,宛如打了一場打勝仗般,再次鉆進大口袋中去折騰了。
  “不行啊,一定得還回去,不然會引起公憤的!”蕭晨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對,而且要趕早,趁著三個老不死沒回去前原封不動的送回。”胖子也感覺很棘手,南荒靈粹殿那是一方大財閥,財力非常的雄厚,在南荒有著很大的話語權。
  “咿咿呀呀……”雪白小獸不樂意了,自大口袋中探出頭,氣呼呼的嘟囔著,似乎在說這是它勞動所得,堅決不送回去。
  胖子有些無語,你這也算是勞動所得?干脆直接住進靈粹殿算了!
  “不行,珂珂你必須要還回去,不然后果非常嚴重的,我們會有大禍的。”蕭晨不得不耐下心來與小東西溝通。
  經過百般開解,許下重諾,雪白小獸才噘著嘴巴不情愿的點了點頭,當然不可能完全送回去,那株九品蓮臺理所當然的被扣押下了,此外雪白小獸又從當中劃拉出一小包精品,留著打牙祭用。
  嗖白光一閃,珂珂拉著大口袋消失了。
  等待中充滿了焦慮,半個時辰過去了也不見小獸回返,最后蕭晨直接沖天而起,準備去南荒靈粹殿拼命,就是暴露也無所謂了,小獸決不能有閃失!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珂珂晃晃悠悠的回來了,小肚皮圓滾滾,打著飽嗝,時不時還留戀的回頭看看。
  昏倒!
  不用想也知道,將東西還回去后它在人家那里大快朵頤,短期內肯定不會發生“靈粹饑荒”了。
  “好了,終于還回去了!”胖子長出了一口氣,盡管將九品蓮臺留下了,但畢竟只是諸多天地靈粹中的一株而已,雖然堪稱絕品,但終究已經積壓兩三年,一直沒有賣出去。成本價格也不過十幾萬金幣而已,直至最近斗獸大賽開幕,他們才開始瘋狂提價,這樣遺失了的話盡管會鬧出一場大風波,但也總比整座一品堂被抄家強多了。
  南荒靈粹殿旗下有一品堂、天材軒、地寶閣等數座寶店,皆有鎮店之絕品靈粹,一品堂的九品蓮臺就是它們的鎮家之寶。
  傳說佛陀便有一座九品蓮臺,當真堪稱絕世珍品,經佛陀祭煉后不僅能夠生死人肉白骨,更是威力奇絕的集攻守于一身的靈寶,是修煉界夢寐以求的圣器之一。
  一品堂的九品蓮臺當然沒有這樣神異,但也是天地自然生成的一株寶材,是少有的成型蓮臺。玉光點點,通體晶瑩如玉,它能有臉盆般大小,入手之后一片溫潤,像是暖玉一般燦燦放光。
  “唉,可惜了,才臉盆般大小,如果再養個幾萬年,說不定能成為佛陀蓮臺那般的圣物!”胖子充滿遺憾的看著這個寶材。
  這無疑是不現實的,誰人能活幾萬年?哪個人能夠守的了那么久?長生不死之人也不愿花無盡歲月去等待。商人重利,發現了這株靈粹,肯定不會放任其自然生長下去的。
  諸葛胖子道,這本是南荒深處一座巨山頂上的小湖中的一株數千載的古蓮結成的蓮臺,巨山之上有著一些佛家遺跡,料想在那很久的過去一定有神佛顯現過。
  聞聽此言,蕭晨心中也是有些遺憾,說不定真的與佛陀的九品蓮臺有些關聯,或許真是那宗佛教圣物的蓮子結出的呢。
  剝開如玉般的蓮臺,一陣馨香迎面撲來,里面有四顆龍眼般大小的蓮子,像是翡翠一般通體碧綠,光華閃閃,奪目無比。與一般蓮子的顏色大不相同,且大的太多了,真如神物一般,香氣讓整座庭院都芬芳無比。
  四顆絕品翡翠蓮子,頓時讓珂珂陶醉似的閉上了雙眼,感覺即便將那么多的靈粹都還了回去,留下這宗重寶也值得了!不過此刻它已經沒有多少胃口了,已經在一品堂吃的飽飽的了。
  蕭晨感覺要壞事,急忙蓋住了四顆晶瑩剔透的翡翠蓮子,而后將珂珂、小倔龍、青龍王都召喚了過來。不偏不倚,三頭圣獸都分到了一粒,第四顆蕭晨留給了自己。
  “快吃下去,不然香氣彌漫開來,會惹人注意的!”
  說罷,蕭晨當先將光華閃閃的翡翠蓮子放入口中,剎那間蓮子化成一口磅礴的靈氣,沖入了五臟六腑間,由匯聚到了百脈中,但最終被脊柱那條線上的中樞穴剝奪走了,燦燦神光凝聚成一個亮點,中樞穴被神化!
  旺盛的生命精元噴涌而出,在蕭晨體內一陣沖擊,而后與其他被神化的穴道建立起了聯系,金色的線條像是脈絡網一般,將它們溝通!
  半刻鐘后一切都平靜了下來,蕭晨睜開了雙眼,對于神化穴道他已經不再感覺吃驚,可以料想在以后的修煉歲月中,會經常發生這樣的事情。
  雪白小獸珂珂像是嚼糖丸一般,嘎嘣一聲咬碎翡翠蓮子,不過不等它品嘗,一股靈氣就沖入了它的體內,這讓小東西非常遺憾,只能回味時似的咂了咂嘴。
  至于如玉般的被剝開的蓮臺,蕭晨也沒有浪費,將之搗碎,全部敷在了小倔龍的傷口上,光滑點點,蓮臺也蘊含著無盡的天地精華,與小倔龍體內的寶樹遙生感應,靈氣全部自傷口流淌進其體內。
  可以明顯的看到,小倔龍身上那些恐怖的傷口在愈合,而玉質般的蓮臺則在快速的枯萎,最終化成粉末脫落了下來。
  七彩寶光閃耀,蕭晨將小倔龍送回了房屋內,料想再過一夜它便會無恙了。
  青龍王這些天來,神智在慢慢恢復,不過卻非常的沉默,甚至有些低落,它并不排斥蕭晨,顯然已經認出了這個昔日的朋友,享用完翡翠蓮子就默默的回到屋中,繼續修復心靈的創傷。
  胖子觀看了整個過程,羨慕的不得了,可惜他的體質太差,根本無福享用翡翠蓮子。
  傍晚,斗獸宮傳來消息,另外兩場獸王戰也有了結果。一米長的黃金獅子王,秒殺對手,直接晉級。小白虎也表現不俗,經過一番戰斗,重創另一頭小獸王而順利晉級。
  南荒靈粹殿九品蓮臺失竊,風波如預料那般來臨,從下午到晚間鬧的沸沸揚揚,諸葛胖子理所當然的成為了被懷疑的對象,誰叫他這些日子以來經常去砍價呢!
  胖子很郁悶,就只聞了幾口香氣而已,就遭人懷疑,而正主卻像沒事人一般去不死門赴宴了。
  天帝城中的不死門占地極廣,像是一片園林一般,里面佳木蔥蘢,更有亭臺樓閣,小橋流水,飛瀑流泉,景色美輪美奐,宛如仙境。
  蕭晨腹誹,在這寸金寸土的天帝城,各大勢力的居所或是古堡、或是宮殿,花園那更是少不了的,連綿的房屋與廣闊的園林,這是多么大的一筆財富?太奢侈了!
  “是你?!”
  進入園林風格的不死門,蕭晨正好碰上燕傾城,婀娜秀麗燕傾城身著一身藍白相間的長裙,將修長富有活力的玉體襯托的曼妙無比,玉顏不施半點粉彩,素顏顯得清麗脫俗,美麗無雙的容顏讓石人都要心動。
  “怎么不歡迎嗎?”蕭晨一副散散漫漫的樣子,同往昔與敵人對決時的凌厲樣子相比大相徑庭。
  “這里當然不歡迎你!”燕傾城很矛盾,修習碎魔種神大法,現在已經不能離蕭晨太遠了,最起碼要住在一座城市中,然而面對這個昔日將她俘虜的大敵,怎么看都覺得不順眼。
  “怎么說話呢?有你這樣待客的嗎?我可是來不死門領你回家過日子的!”
  “你……”燕傾城氣的玉臉通紅,看著蕭晨那副懶散的模樣,恨不得甩過去一巴掌,但是她不得不克制,輕哼了一聲,道:“自己做白日夢吧!”說完,她扭身就走。
  刷蕭晨一展不死天翼,再次來到了燕傾城的身后,也不多說什么,就是跟著她一路走了下去。
  “你跟著我干嗎?”
  “我為什么不能跟著你?”
  完全是滿不在乎的語氣,讓燕傾城格外惱怒,任何人都不會如此對她無禮,就是窺視其絕代姿容,心有欲望,但也無不對她恭維有加,不敢拂逆其意,這個家伙卻如此的放肆,實在可惡透頂!
  “蕭晨你……”燕傾城銀牙咬著紅潤的下唇,氣道:“你要找長老的話就快去吧,再與我糾纏下去別怪我喊人了。”
  “我怎么覺得有點像美女與惡霸的對手戲?”
  “難道你不是惡霸嗎?”燕傾城輕靈如花蝶,翩翩然飛到看空中,就要想著花園深處飛去。
  “你的意思我是惡霸?那要不來點既成事實,要不然我總覺得被你冤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