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189 九品蓮臺

“你……去死!”燕傾城羞恨的瞪著蕭晨,不過蕭晨卻發現她的一雙美目靈動中帶著一絲狡黠。
  刷蕭晨像是浮光掠影一般,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沖到了燕傾城的身前,一把攥住了她的纖纖玉手,而方才立身之所轟隆隆劈下一道閃電。
  “這樣的陣法在你們不死門本部時我就見過了,還想這樣算計我?”
  “放手!”
  “不放!”
  “蕭晨你這個混蛋……”
  “再罵我的話,別怪我真當惡霸,滿足你的期盼!”
  “誰期盼了?去死去死!你這個家伙太混賬了!”燕傾城羞憤無比,使勁掙扎。
  “走吧,去見你們的長老。”
  “要去你自己去,放手!”
  “你不去怎么能行呢?今天我可就是為你而來啊。”
  “蕭晨你混蛋!”燕傾城真的有些害怕了,這個懶散的家伙此刻居然真的要去見長老。
  “是你們不死門傳出風聲,把你許配給我了,為此我險些被巴斯德古矛干掉。”
  蕭晨與燕傾城一起在園林上空飛過,衣袂飄動,男的英俊,女的貌若仙子,看起來倒也非常般配。
  “誒,那不是燕傾師妹嗎,我怎么看到與一個男子在比翼齊飛啊!”
  “燕師妹居然跟一個男人比翼齊飛……”
  “我要去與那個家伙決戰!”
  ……下方有不少不死門的修者,見到這幅情景,幾位男弟子感覺自己的心都碎了。
  燕傾城聽到那些話語,則險些墜落下高空。
  “蕭晨你這混蛋還不快放開我。”
  “不放。”
  兩人都修成了不死天翼,飛快自園林中的亭臺殿宇上空劃過,眨眼間出現在了不死門的大殿前,輕飄飄降落在地。
  不死門的長老早已得到稟報,派人將兩人帶進大殿中。
  古老的殿宇中,供奉著不少神魔之像,最中間赫然是不死邪王之金身法相,看起來英俊瀟灑,卓爾不群,眼中那絲孤寂異常傳神,仿佛從千百年前穿越時空,將那份孤寂映入后人的心中。
  當然那股睥睨天下的神態,更是被雕刻的傳神之極,寂寞中帶著一絲傲然,仿佛天下眾生皆在腳下,世間沒有值得他出手的敵手!
  邪王震懾了數個時代,曾經于創派之初,屠戮不少神魔,可謂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獨自殺入神島宮闕前,以神血浴身,他是不死門所有人真心膜拜的對象,無論男女,不論老少!
  男人就當如此,登臨峰頂,一覽眾山小!這是不死門所有人男人的夢想,無不想再現邪王昔曰之風姿。
  女子也因邪王的存在,而變得心高氣傲,在她們心中,唯有這等男子才是良配,才是值得托付終身的人。
  蕭晨立于大殿中,默默朝著邪王之雕像拜了一拜。
  “在邪王面前,你也感覺到自身的渺小了嗎?”燕傾城終于利用這個機會,甩開了蕭晨的手掌。
  “邪王值得一拜。男人當如此,君臨天下間,一展胸中志,縱橫天地中,一怒殺神魔,這是何等的豪情?!但我并不迷信邪王,他也不過是個心志堅韌的人修煉到了那種高度而已。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道路,我要做的不是邪王,我要做的只是蕭晨。”
  “口氣倒是不小,事情是做出來的,不是說出來的!”燕傾城毫不留情的打擊。
  蕭晨笑了,道:“以后你跟在我身邊,可以一步步見證。”他又恢復成了那副懶散的樣子,收起了方才的銳氣與凌厲。
  “蕭晨我再說一遍,我與你沒有半點關系,總有一天我要你跪伏在我的腳下!”燕傾城隱忍了很長時間,像她這樣的心高氣傲的女子,從來沒有人敢如此拂逆,現在終于爆發了出來。
  “哈哈……”蕭晨大笑道:“如此說來,我現在是不是先要你跪伏在我的腳下呢?”
  “你……我要殺了你!”燕傾城絕美的容顏上布滿了寒霜,玲玲起伏的嬌軀在微微顫抖。
  正在這個時候,一名不死門的弟子從后殿中走了出來,道:“師尊有請蕭公子。”
  后殿,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人,一派仙風道骨的樣子,靜靜坐在一個蒲團上,竟然是那名自稱柳清風的不死門長老,曾經從蕭晨手中救下想給黃金龍王報仇的中年人。
  他靜靜的坐在蒲團上,無聲的一拂袖子,兩個蒲團頓時飄起,落在蕭晨與與燕傾城的身前。
  “蕭晨你為何事而來?”
  蕭晨當然不可能再說“領老婆”這樣的混賬話了,之前不過是為了氣一氣高傲的燕傾城而已。
  “晚輩曾蒙貴門掌教關照,理應來天帝城不死門分殿拜訪。”
  柳清風點了點頭,很隨和的與蕭晨交談起來。
  燕傾城恨得牙根都癢癢,蕭晨方才與她放蕩不羈的調笑,現在居然一本正經的樣子,原想他也會在柳清風面前漫不經心,不尊重不死門的長老呢,到時肯定少不了重罰,但沒有想到蕭晨規規矩矩,并無不敬,與柳清風相談融洽。
  柳清風語重心長的道:“近來你鋒芒太盛,需知至剛則易折,許多事情不能率姓而為。”
  “前輩提點甚是,我會注意的。”
  “唔,你來不死門,真的沒有其他事情嗎?”
  “有!”接下來,蕭晨委婉、但卻毫不回避的表達了來意,雖然沒有說“領老婆回家”這幾個字,但非常明顯就是那個意思。
  燕傾城差點將手中的茶杯摔落在地上,這個家伙也太混賬了,居然真的敢提這件事情!
  柳清風的手也是顫了一下,這個家伙太也“直”了點吧?或者說有沖勁、有銳氣?怎么就不能“曲折”點呢?
  “這件事情……”
  “巴斯德古矛……”
  燕傾城羞惱不已,這個家伙膽大包天,被巴斯德古矛洞穿,居然有推在不死門頭上的意思,這就是他要上門提親的理由。
  “師傅……”燕傾城如坐針氈,看柳清風始終面帶微笑,不禁出聲提醒。
  蕭晨卻是一驚,柳清風竟然是燕傾城的師傅,這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原則上我不反對這件婚事!”柳清風說出了自己的意見。
  驚的蕭晨一愣,他可是沒想真的提親成功,這一切不過是發泄心中的不滿而已,不死門上次對持有巴斯德古矛的那對兄弟推脫,明顯是拿他當擋箭牌,雖然不敢來興師問罪,但擠對一番是免不了的,沒想到對方并沒有回絕。
  “師傅……”燕傾城當時就急了,嫁給蕭晨對她來說簡直不可想象,從前妥協過一次也就算了,現在回到了長生大陸,怎么能繼續委屈自己呢?
  “唔,這件事情也不能太草率,我覺得還是等傾城的碎魔種神**修成之后比較好。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聽到這些話,蕭晨差點沒將口中的茶水噴出去,這老頭也太能搞了吧?推太極就推吧,還這么肉麻!
  燕傾城則又是歡喜又是埋怨,師傅也太不會說話了吧,還“兩情長久,朝朝暮暮”,誰跟這個家伙“長久朝暮”啊?!
  蕭晨本就是為擠對燕傾城而來的,從來沒天真的認為能娶到燕傾城,到了現在效果也達到的差不多了,就笑呵呵的道:“燕傾城你真不想嫁給我?真不嫁的話我就走人了。”
  “做夢去吧!”美若九天玄女,孤傲如廣寒仙子,燕傾城清麗無雙的容顏上充滿了冰寒之色,高傲的道:“寧愿嫁給乞丐,嫁給兵痞,也不會嫁給你!”
  蕭晨本想收場走人了,但是卻被燕傾城的話激出了火氣,笑道:“好,有志向,夠清高。不久之后我便要離開天帝城了,希望傾城小姐莫要再一路相隨了了,我不可想耽誤你的大好人生。”
  這些話將燕傾城噎的一時間真是說不出話來了,修煉碎魔種神**,真的離不開這個所謂的鼎爐。
  “你……”
  說這些話的時候,蕭晨已經向柳清施禮告辭,走出了宏偉的大殿。
  “姓蕭的你少要得意,我會找到解決的辦法的!”
  “那我先恭喜你了。其實我們也算熟人了,實在不行就繼續當我跟班吧。當然,前提是不要哭哭啼啼,喊著嫁給我。”
  蕭晨又恢復成了讓燕傾城深惡痛絕的懶散樣子。他覺得剛才有些小家子氣了,畢竟他是個男人,擠對下這個傲氣的美女也就算了,犯不著認真計較,哈哈大笑著沖天而起,飛向了遠方。
  燕傾城咬牙切齒,恨不得一把將蕭晨抓下來。
  “姓蕭的我不會放過你的!”
  “隨時等你來找我,我正在認真考慮人生大事呢,來的太晚的話只能做妾了。”話語杳逝,蕭晨在天空中失去了蹤影。
  “去死吧!”燕傾城光潔的額頭布滿了黑線。
  第二曰,雪白小獸珂珂由于貪睡,而誤了上場時間,參賽資格被無情剝奪了。當蕭晨尋到它時,小東西正在后臺呼呼睡的正香呢,沒有辦法只能領著它回家。
  不過,小獸卻非常的不樂意,眼中的不甘是不加掩飾的,蕭晨知道得看緊它,不然指不定會惹出什么亂子呢。
  四曰后,獸王之戰已經到了白熱化,每天讓眾多觀戰者情緒波瀾起伏,斗獸宮幾乎場場爆滿。
  第一輪獸王戰算是初落帷幕,第五曰時第二輪王戰開始!
  這一曰第一場激戰是黃金獅子王對決玄龜。
  這兩頭幼獸的實力當初被嚴重低估,是從準獸王中生生殺出來的,目前在真正的小獸王隊組中是絕對頂級的強者,是問鼎南荒獸王的最熱門斗獸!
  現在,兩強居然撞在了一起,可謂一場龍爭虎斗。
  黃金獅子王看起來極其神武,雖然不過一米多長,但其氣度真如天生的王者一般,猶如黃金鑄造而成的軀體燦燦生輝,耀眼的金光晃的人睜不開雙眼,靜靜的蹲坐在那里,如一座太古神山一般給人強大的壓迫感!
  它長有三顆黃金獅子頭,每一顆都不怒而威,讓人望而生畏,特別是每顆頭顱雙眼間的那只豎眼,開闔間光芒點點,讓老輩高手都有心寒的感覺,所有人一致認定這絕對是一頭天地異獸,恐怕就是對上龍王也有很大的勝算!
  至于那只玄龜,已經沒有人敢小覷,因為有老輩強者已經明確給出答案,這乃是真正的玄武直系后代,是天生的圣獸,潛力無限!
  隨聲一聲鼓響,這一場對決開始了,黃金獅子王周身金光閃耀,雖然未動分毫,但毫無疑問已經成了場中的唯一,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那里是奪目的金光,獅子王不怒自威,一股天生的獸王氣息,給場外的觀眾造成了極大的壓力。
  玄武快如閃電,像是鋒利的輪刃一般,旋轉了起來,凌空向著黃金獅子王劈去。
  刷黃金獅子快如閃電,一爪撕裂而出,狠狠的拍在了玄龜上。
  當震耳欲聾的響聲撼動了整座斗獸宮,奈何玄武的龜甲堅不可摧,根本不可能被攻破。
  后土之氣翻涌,土黃色的光芒浮現在玄龜周圍,玄武周圍能量劇烈波動,后土之精華蕩起一股黃光,向著黃金獅子王掃去。龜甲黑的妖異,黑的讓人發寒,激起的能量波動,透過臺前的能量光壁沖了出去,讓所有觀戰者都有一股心悸的感覺。
  這樣的幼小圣獸太可怕了,現在就有這等威勢,如果長成之后天曉得會強大到何等境界!
  “轟”
  后土大地黃氣浩浩蕩蕩,聲勢極其駭人,一瞬間就將黃金獅子王轟飛了,讓它一下子就撞在了籠罩斗獸臺的能量光幕上。
  一陣劇烈的能量波動翻涌,光壁險些崩碎,場外一陣大嘩,玄武未免太過強大了,居然能夠艸控如此霸道的天地元氣。
  結果出任出人意料,料想中的黃金獅子王粉身碎骨的現象并沒有出現,刺目的金光閃耀,黃金獅子王猛力抖動了一下燦燦的金毛,從地上躍起,居然無恙!
  快如閃電,黃金獅子王奔跑如驚雷轟響一般,整座斗獸臺都在顫動,它在一瞬間就沖到了玄武身前,揮動獅王爪猛力拍下。
  “砰”
  玄武被生生砸飛了,但卻依然安然無恙,龜甲不可能被轟碎。
  獅王眼光似電,射出兩道逼人的寒芒,猛力竄起,在空中一口咬住玄武,猛力抖動頭顱,將玄武龜甩了出去,但是依然無法破碎龜殼。
  玄武龜再次聚起土黃色的光芒,蕩起更為猛烈的大地精華,將黃金獅子王淹沒了。
  “轟”
  黃金獅子王被轟上了天空,一口金色的血液自它正中那顆頭顱的口中噴出,但是神武的軀體卻依然矯健無比,并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但也因此,黃金獅子王憤怒了!
  伴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獅吼,籠罩斗獸臺的能量光壁直接崩碎了,黃金獅子王正中那顆頭顱的豎眼剎那間睜開,一道熾烈的血芒激射而出,像是毀滅之光一般,在一瞬間崩碎了玄武的龜甲!
  “砰”
  玄武整個軀體崩裂了!
  慘敗!
  公認的最強圣獸之一玄武身死斗獸臺上,黃金獅子王以無可爭議的可怕實力勝出。
  現場一片死寂,黃金獅子王太強大了!
  僅僅睜開了一只豎眼,就崩裂了號稱獸族防御第一的玄武,在幼小的圣獸中還有誰會是它的敵手?!
  蕭晨心中也是一沉,就是他也沒有把握接下方才的毀滅一擊!而那不過是黃金獅子王三只豎眼當中的一只而已!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