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193 九命不死身輪回

六頭圣獸各展大神通,激戰可謂精彩而又緊張,就是老輩人物都跟著情緒波瀾起伏,所有人的心緒都激動無比。
  就在這個時候,被蕭晨鎖在身邊的雪白小獸,終于再也忍不住,就這樣憑空消失而溜掉了,不用想也知道它要去做什么。
  當然,此刻眾人的目光不會注意到一頭雪白小獸正在斗獸宮轉悠呢,因為現在斗獸臺上的大戰進行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黃金獅子王睜開了輪回之眼!
  可怖的烏光成了天地間的唯一!湮滅了其他一切色彩,天空中的太陽都似乎變得暗淡無光了。
  “嗚嗚……”竟然有陣陣鬼嘯發出。
  “轟”
  天地震動,仿佛發生了山崩海嘯一般,能量大浪狂暴涌動。
  就在這個時候,烏光撕裂了空間,一個巨大的門戶洞開了,一條無盡的陰森隧道突兀的出現在天空中。
  短暫的死寂過后,隆隆之響突然從巨大的黑洞中傳出,仿佛有古老的鐵門在被推開一般。
  “嘩啦啦”
  鐵索搖動的聲響傳出,陰森恐怖無比,仿佛陰間的惡鬼要出來拿人。
  “天啊,真的是地獄之門!”
  “陰間的門戶被打開了!”
  “可怕的力量竟然直接將對手打入輪回中!”
  ……眾人深深的被震撼了,即便老輩人物也不例外,黃金獅子王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恐怖,如此神通真的不該出現在一頭幼小的圣獸身上。
  年歲在百歲開外的一些老人想起了某些傳說,當時心中就一哆嗦,只是他們有些不明白,毀滅與輪回這兩種禁忌神通為何都集中在了黃金獅子王身上呢?無法理解,不可想象,推測者感覺脊背有些發涼。
  五彩孔雀王長鳴,五色光華閃耀,想要飛遁向遠方。
  但是,黃金獅子王的第二只豎眼太可怕了,已經成功開啟了輪回之門,陰間殿門推動的隆隆聲響,以及巨大的鐵索嘩啦啦的恐怖響聲,帶動起一股極其可怕的力量,黑霧翻涌,生生將孔雀王吞噬了進去。
  璀璨的霞光在黑霧中閃耀,號稱可以刷盡萬物的五色神光,連連震動,抵擋著來自輪回的吞噬力量。
  這是一個無比緊張的時刻,水晶大屏幕前所有觀戰者都屏住了呼吸,眾人的心神已經飛向了戰場中,仿佛跟隨著孔雀王墮入了輪回。
  當年上古那位,五色神光刷出,神佛避退,無物不收,無物不刷,無人能擋!
  天上地下,難逢抗手。
  可以說,五色神光堪稱一種無敵神通。只是眼下的小孔雀王畢竟太過幼小了,五色神光雖然是一種禁忌大神通,但是它還遠未修煉到極致境界,不可能如上古那位刷盡萬物。
  要知道它現在對抗的可是地獄的力量,這已經不完全是獅子王的能量,黃金獅子以輪回之眼強行開啟輪回之門,后面的力量是來自陰間。
  光芒漸漸暗淡,地獄門在漸漸關閉,那個陰森恐怖的黑洞在慢慢的變小,即將完全消失。
  到了此刻,所有人都感覺脊背發寒,很多老輩人物都在倒吸冷氣。
  這頭黃金獅子王絕對不是識藏境界的人所能夠對付的!太逆天了,這是一頭光想想就讓人生寒的圣獸王,如果它順利成長起來,實力不可想象。
  “快,馬上動用所有力量,一定要將這頭黃金獅子的底細給我查出來。”
  “查出它的主人是誰!”
  “不惜一切代價,挖地三尺,也一定要給我掘出最有價值的信息!”
  ……各個貴賓室中,許多人都在下達著意思相同的命令。
  而更多的人在惋惜,五彩孔雀王就這樣死了嗎?被黃金獅子王強行打入輪回中,這真是一個讓人扼腕嘆息的重大損失。
  許多老人甚至有痛心的感覺,如果讓小孔雀王順利成長起來,禁忌大神通五色神光也許會重現當年上古一戰時的無敵風采,如此戰死太過可惜了!
  輪回的力量在消失,陽光灑落而下,天空中的地獄之門已經將要完全關閉,黑洞越來越小,最后只剩下了一個黑點,將要徹底的消失。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點青光自那黑點透發而出,隨后點點漣漪般的波動,在天空中蕩漾開來,將要消失的地獄之門居然驟然間動蕩起來,一道青光無法阻擋的沖出!
  化成黑點的地獄之門,在剎那間被撐開了。
  刺目的青光成了天地間的唯一,生生破開了輪回的力量,綻放出千萬道霞光,一道道瑞彩倒卷天地間,一條條彩霞鋪天蓋地而下。
  伴隨著一聲孔雀長鳴,宛如撥開云霧見日月一般,天地間剎那生輝,五彩孔雀王竟然沖出了輪回,殺出了地獄之門,回到了這個世上。
  尾羽已經展開,光華奪目的亮麗色彩讓世間的一切“美”都要黯然失色,而在開屏的尾羽中有一根青色的羽毛格外的與眾不同。
  漫天的光彩,近半都是它綻放而出的,青霞閃耀,三尺長的青羽像是一把圣劍一般,光芒燦燦,流動著一股浩大磅礴的力量,光氣勢就足以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五色混沌神羽之混沌青羽!”
  “這……不可能!”
  “這不是屬于當年那位存在的嗎?”
  老輩人物已經不顧身份,許多貴賓室中都傳出了驚叫聲。
  當年那上古那位存在,五色神光刷盡萬物,無人能擋,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他有混沌之氣化成的五行神羽,五羽如五道圣劍一般可以斬滅一切阻擋。
  混沌青羽斬斷輪回的力量,孔雀王破開禁錮飛了回來。
  五彩孔雀王宛如浴火重生一般,周身霞光跳動,彩霧氤氳,仿佛再現了祖先昔日睥睨天下的風姿。
  沒有人敢打混沌青羽的主意,因為種種傳說表明,上古那位似乎應該沒有死,他的后代誰敢輕易下手?
  看著彩屏正中那根青羽,黃金獅子王豎眼連連跳動,但最終沒有再睜開,與孔雀王再次對峙起來。
  “吼……”
  黃金獅子王仰天吼嘯,聲音滾滾如驚雷一般劃過長空,強勢是它的性格,是它的實力體現。一眼代表毀滅,一眼代表輪回,即便孔雀王有混沌青羽又如何?它足以能夠抗衡。
  突然間,獅子王化成一道金光,向著地面撲去,竟然以出人意料的速度舍棄了對手,直取金子而去。
  它最初的目的就是想瓦解這對組合,眼下孔雀王很不好滅殺,它改變了攻擊目標,想要乘其不備殺死金子。
  孔雀王想要阻擋已經來之不及,盡管五色神光遁代表了天下第一等的速度,但是黃金獅子的速度也在此列中,先動作起來的它很難被追上。
  此刻,金子的九命不死身化成九道光芒,正在圍著白虎狂攻猛打,不時沖入凝聚成形的古老金屬字符間,給白虎造成了相當大的壓力。
  面對突如其來的獅子王,金子顯得有些措手不及,它已經看到對方開啟了第二只眼豎眼,輪回的力量正在鋪天蓋地而下。
  即便是擁有九身九命,但現在處在攻擊范圍內,也很難全身而退。
  白虎同樣憤怒,輪回的力量也將它籠罩了,烏光充斥天地間,地獄門在它們上空開啟。
  此外,還有一頭小獸分外不滿,正是珂珂,在外面轉了一大圈,小東西終于賊頭賊腦的溜了進來,恰逢獅子王想將對手打入輪回,而它正好在烏光的邊緣地帶,強大的力量險些一剎那就將它吞沒。
  “咿呀!”雪白小獸不滿到了極點,氣呼呼的對著空中的黃金獅子叫嚷著,隨手一劃拉就將身邊的烏光給撥開了。
  貴賓室中,蕭晨頭痛的靠在了藤椅上,雙手緩慢的揉著太陽穴,這個小東西到底還是下場了。
  不過,現在它這個樣子太怪了,已經不再是雪白的樣子,像極了一頭金色的小猴子。仔細看看,還真就是一頭金色的小猴子,它本就能如人一般直立行走,現在不僅套了張猴皮,還似模似樣的穿了衣服,樣子不倫不類。
  這是珂珂在外面轉了一大圈的成果,蕭晨不讓它下場,小獸也明白是怕惹出亂子,有時候它很迷糊,有時候卻又很鬼機靈。
  斗獸宮每天都會有斗獸戰死,珍惜品種的毛皮都會被妥善處理,販賣到北方。珂珂在斗獸宮轉了一大圈,選中了一張金色的猴皮,便胡亂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加以偽裝。更加讓人無言的是,它還專門從某間貴賓室的小少爺那里“借”了一身衣服,穿在了自己的身上,防止金色的獸皮脫落。
  如此偽裝自己,再加上直立行走,一般人真的會以為這只是一只一尺多高的金色小猴子而已。要不是蕭晨對它太熟悉了,從那雙靈動的大眼一下子就辨認出了它,說不定還真會被蒙騙過去呢。
  各個貴賓室中,所有水晶大屏幕前,眾多觀戰者吃驚的張大了嘴巴,怎么突然多了一只小猴子?不是六頭圣獸嗎,怎么突然出現了第七頭?
  “哪來的一只小猴子?”
  “幻覺,一定是幻覺!”
  “不會吧,我一定眼花了,怎么會出現第七只小獸?”
  ……這個時候,地獄之門再次開啟,已經將要把金子與白虎吞沒,兩獸不再搏殺,皆展現出自己的神通,抗衡那股可怕的黑暗之力。如果被打入輪回,今生一切都完了,心高氣傲的它們怎會甘心呢?尤其是被人突然出手所制。
  黑霧雖然將他們淹沒了,鐵索的聲響也漸漸清晰,但是兩獸在奮力掙動,璀璨光芒照亮了黑暗,金子掃出一道道金芒,與此同時小白虎周圍懸浮的字符也都顫動了起來,浩蕩出可怕的能量波動。
  而這個時候,黃金獅子王已經撲到了地面,隨著它的臨近,輪回的力量更加的強盛了,它誓要將兩獸打入輪回中。
  但就在這一刻珂珂動了,化成一道金光沖到了剛好降落在地的黃金獅子前,而后如瞬移一般憑空消失,再次出現時竟然已經穩穩的坐在了獅子王的背上,正氣呼呼的抓著那如金絲般光芒閃閃的獅鬢呢。
  各個貴賓室中,仿佛傳出了下巴掉在地上的聲音。
  幾乎所有觀戰者都目瞪口呆,這頭小猴子什么來歷,怎么突然騎到黃金獅子王的背上去了。
  太瘋狂了!
  眾人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這第七頭小獸到底是怎么混進場中的?竟然敢對獅子王出手?!
  摔碎一地下巴,眾人太過驚訝了。
  黃金獅子王意外遭人打擾,驚的在剎那間閉上了輪回之眼,緊接著渾身金光耀眼,爆發出一片刺目的黃金神火,想將珂珂甩飛出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看到了,小獸竟然在被拋出去的剎那,氣呼呼的抓住了黃金獅子的獅鬢,像是倒背口袋一般干凈利落的將獅子王倒扔了出去,它自己輕靈的落在了原地,手中是兩大把光燦燦如金絲般的獅鬢。
  驚的各個水晶大屏幕前的所有觀戰者都徹底傻眼!
  居然將黃金獅子王給扔了出去?!如果不是它的一雙小爪子中還攥著兩大把黃金獅子最珍貴的鬢毛呢,眾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膽大包天的小獸給人以不真實的感覺,驚的所有人都有些發木發傻。
  “我今天沒喝多啊,怎么感覺暈了。”
  “我……也感覺頭昏腦脹。”
  “我剛才一定看錯了,一定是在做夢呢。”這位一邊自語著,一般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結果立刻痛叫了起來。
  “幻覺,該死幻覺怎么又出現了?”
  ……斗獸臺上,珂珂立在場中,驕傲的挺起了胸脯。
  “伊呀呀呀……”
  接著它氣呼呼的嘟囔了起來。
  如同幼兒學語般的稚嫩聲音,清晰的通過水晶大屏幕傳到了每個人的耳中